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诡村

第六十四章 谋杀

    坐上车回去,杜伟韬问我:“你不是有事情要告诉我吗?”

    我想了半天,重重的说:“我好像见过你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猛地来了个急刹车,还好带着安全带,要不然我真能被惯性力甩出去,我拍了拍胸口,平复一下呼吸。

    杜伟韬紧张的问:“你在哪见到她的?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也不确定是不是她,但是和她很像,在灵水村的时候,我见到了她的灵魂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脸色一白,喃喃:“竟然又是灵水村,她怎么跑到那里去了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当初她是在哪被害的?”

    杜伟韬难过的说:“就在我家楼下。”

    我思考着,他家和灵水村相距甚远,她女朋友死去后怎么会跑这么远,这是什么情况,难道说她女朋友和灵水村有什么联系?又是一个未解之谜。

    杜伟韬握紧了拳头,重重的说:“不管是不是她,我都要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别急,等我忙完了这边的事,我带你去,那里太危险了,你一个人不但进不去,很可能会丧命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无力的把手搭在方向盘上,向我要了根烟,蹙起眉头抽起来,我知道他心里难受,本想着劝两句,手机铃声响了。

    我看是杨凝的电话,接了电话烦躁的问:“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杨凝说:“你过来一趟吧,武珞路这边发生了一起命案,死者是彩蝶,也就是婷婷。”

    我全身一颤,无力的坐在那,心突突的跳起来,婷婷刚回自己的身体,那个彩蝶是老奶奶,杨凝说彩蝶死了,也就是说老奶奶被害了,但是除了我们三个,没有人知道现在的彩蝶是老奶奶,这说明那个刺杀的人想害的还是婷婷,只不过被老奶奶顶包了。

    我一直很诧异,为什么老奶奶突然之间和彩蝶交换了身体,难道说她知道会有这次危机?故意替婷婷死一次?

    杜伟韬问:“老刘,你怎么了?脸色怎么这么白啊。”

    我忙说:“快开车,带我去一趟武珞路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把烟头扔出窗外,快速开着车向前而去,到了路口,那边已经聚集了不少警察,他们正在封锁现场,旁边也有很多人在拍照。

    我忙不迭走下车,向着那边跑去,同事们纷纷打招呼,杨凝沉重的说:“你终于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点头,看了眼现场,彩蝶躺在冰冷的地面上,双眼瞪大,她的胸口插了一把刀子,那把刀子我很熟悉,刀柄带着交叉的阴阳鱼,纹路斑驳。

    我紧张的摸了摸腰间,发现自己的那把匕首不见了,这时才想起来,在武珞路旁边一个地下道里,当初假婷婷追杀我,我一时慌乱丢了匕首。

    一定是事后,有人拿到了这把匕首,害了老奶奶,她的死因和婷婷很像,都是用的这把匕首,也都是插入胸膛,就连位置都很相似,难道说是同一个人干的?

    杨凝把我拉到一边,小声问:“这把匕首不是你的吗?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把匕首丢了,我实在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杨凝安慰我说:“你也不要太伤心,事情总会水落石出的,不过我比较担心的是,那把匕首上会不会只有你的指纹。”

    对于这个,我也有点担心,如果这是一场精心布局的阴谋,恐怕我是逃不掉的。

    杜伟韬赶过来,只看了一眼,就瞪大了双眼,他忙走到我这边,紧张的说:“怎么会是她。”

    我无力的摆着手,如果我知道,我就不会在这迷茫的站着了,新来的队长很快赶到了,他让技术人员检查了会,把彩蝶的尸身运走了,新队长走的时候,不忘朝我笑了下,笑容里带着一丝诡异。

    这个队长太不寻常了,他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,上次帮我隐瞒田大队长死因,包括打他的时候,变形回复原样的脸,都让我觉得非常奇怪。

    我刚要问一下新队长的事情,不经意看到了远处的巷子,婷婷正站在那朝我招手。

    我咳嗽了下,说:“不好意思,我有点事先走了,你们聊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迷惑的问:“不需要我的车送你吗?”

    我摆了摆手,转了一圈,从后面跑到了深巷里,婷婷在那等了我许久了,一脸焦急,我喘了口气,说:“婷婷,奶奶被害了。”

    婷婷低声说:“我已经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我严肃的说:“你不应该出来的,很明显,背后的人想害的是你,奶奶的死应该是个意外。”

    婷婷紧拽着我的手,说:“我们回家吧,这些我都知道。”

    到了家里,打开卧室,我发现老奶奶正坐在床上,心里不由得一紧,愣在了原地,老奶奶瞪着我说:“怎么,怕我?”

    我紧张的咽了口吐沫,问:“你,你不是死了吗?”

    老奶奶阴冷的说:“你就这么盼着我死?”

    我忙摆手说:“不是,只是没想到你,你还活着,我明明看到彩蝶她……”

    我话都说不全了,老奶奶拄着拐杖,敲了下地面,咳嗽着说:“确实有人要杀我,准确的说,是有人要杀婷婷,从那次婷婷找你被人杀害,我就已经预料到了,那个人肯定还会下手的,所以我早有准备。”

    我灵机一动,拍着手说:“难道你和婷婷上次一样,你出去的时候,其实彩蝶的身体里只有一魂一魄。”

    老奶奶欣慰的点头:“正是,我大摇大摆的出去,就是为了引出凶手,然后抓住他,只是没有想到他比我想象中的厉害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那你有没有看出他是谁?”

    老奶奶叹息着说:“他带着面具,我也看不出来他是谁。”

    忘川酒吧里,有许多人都带着面具,我不知道之前的谋杀和他们有没有什么关系,这个凭空出现的酒吧,就这样和我的生活联系到了一起,我相信这绝对不是偶然。

    我抚摸着手心里的伤口,心乱如麻,那个隐藏在黑暗之中的面具神秘人,他到底想要做什么呢?我轻呼了口气,希望今晚能有结果。

    老奶奶一脸阴森的注视着我,冷冷的问:“那个匕首为什么在别人手里?”

    我说:“在地下道的时候,我为了对抗那个假冒婷婷的人,不小心丢了。”

    老奶奶沉下头,猛烈的咳嗽了下,说:“看来有人去过那里,说不定有人一直跟着我们,如果这样的话,兴许那人杀害我的时候,已经知道我不是婷婷了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一颤,不禁紧张万分:“也就是说,那个人就是冲着你去的。”

    老奶奶坐在床上,无力的叹着气:“我说不准,但是很有可能是的,那把匕首差点要了我的命。”

    事情似乎变得更加深不可测了,我想了会,问:“那把匕首到底是什么来头,为什么很多人见到了都很吃惊?”

    老奶奶抬起头,满脸的皱纹拧在一起,她动了动干瘪瘪的嘴,说:“那把匕首,其实我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,反正有一定年代了,我小的时候爷爷奶奶一人一个,本来传给了我们,我不稀罕,后来都给了我双胞胎姐妹。”

    老奶奶的爷爷奶奶,我一愣,这得两百多年了吧,这匕首也算是古物了,而且自带驱邪属性,绝对不是一般人所能打造的。

    老奶奶说完,再次猛烈的咳嗽了下,喷出了一口鲜血,婷婷忙扶着她,不安的说:“奶奶,你别再动气了,好好休养吧。”

    老奶奶点了下头,躺在了床上,婷婷把我拉了出去,我在客厅里问:“奶奶这是咋了?刚才还好好的呢,怎么突然间就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婷婷伤心的说:“还不是之前的事情,奶奶被人谋害,虽说逃回来了,但也受了重伤。”

    我沉重的低下头,早知道这样我就不和她聊这么久了,我让婷婷坐下来,她看到了我的手心,拽住我的手,问:“你这是怎么了?什么时候受的伤?”

    我苦笑着把手放下,说:“之前不小心划到了。”

    还好上面贴着创可贴,她看不到伤口,要不然她还不紧张死,我轻呼了口气,把她抱在怀里:“最近呢,你就陪陪奶奶吧,不要再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婷婷推开我,又拉起我的手:“你在转移话题。”

    女人的直觉向来很准,我们一起生活这么久,有些事情确实瞒不过她,终究她还是把创可贴拿掉了。

    一个唇形的伤口呈现在了视线里,伤口张合着,仿佛在呼吸,婷婷捂住了嘴巴,惊诧的问:“阿明,你这是什么造成的?”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把事情的始末讲了一遍,婷婷皱起眉头说:“今天晚上带我一起去吧,我倒要会会那个人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一紧,忙说:“你绝对不能去。”

    婷婷问我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怕你有危险,那个人也带着面具,我怕他就是一直以来想要谋害你的人,如果你去了,不就是自投罗网吗?”

    婷婷反问:“如果真是那个人,你去了不也一样危险,他如果真的想害我,你觉得他会放过我身边的人吗?”

    我被她一句话冲的呆立当场,再也说不出话来,婷婷在原地转了两圈,严肃的问:“你觉得先杀死一个人好,还是先折磨一个人再杀死他的好?”

    我诧异的看着她,摸了摸她的额头,以前她可从来不会说这种话,莫不是发烧了?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