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诡村

第六十五章 噩梦

    婷婷打开我的手,说:“认真回答我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肯定是先折磨一个人再杀死他的好。”

    婷婷紧盯着我,眼中带着前所未有的严肃:“这就说的通了,那个人应该知道彩蝶就是奶奶,可他还是下手了,而且他应该知道你是我的男朋友,所以给你下了降头,如果他想杀我,完全可以趁我最虚弱的时候动手,他就是想通过这种方法来折磨我,最后再杀掉我。”

    我全身一紧,颤巍巍的站在那:“你的意思是说那个酒吧神秘人就是要杀害你的人。”

    婷婷郑重点头:“八九不离十。”

    我抽了口气,原本我只是有些怀疑,看婷婷如此坚定,应该是真的,我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,紧张的说:“那你就更不能去了,你去了只会更危险,况且奶奶如今的情况你也知道,她需要你的保护。”

    婷婷问我:“那你呢?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:“你放心,我不会有事的,我有帮手。”

    婷婷疑惑的盯着我,我知道她一定好奇我那个帮手是谁,不过我并没有告诉她,到了晚上,杜伟韬过来找我,我把万村长也约了出来。

    杜伟韬看到眼前人大吃一惊:“万村长,你怎么也在这里?”

    万村长指着我说:“我拜托这小子点事,不得不来。”

    我把他们两个带到烧烤摊下,喝着啤酒,聊起了今晚的行动,万村长哭丧着老脸,一脸憋屈,似乎不想去,不过他有求于我,所以这个帮他不能不帮。

    万村长从兜里掏出一个香包,递给我说:“如果你在里面遇到危险了,我又没法救你的话,你就把香料洒出来,喷到人身上。”

    我狐疑的接过,记得第一次他给我的香料是灵犀角香,那个时候我看到了很多鬼魂,画面冲撞下,最终使得我的阴阳眼提前被打开了。

    我心有余悸,紧张的问:“我会不会也中招啊?”

    万村长笑眯眯的从兜里又掏出两个药丸,分别给我和杜伟韬,说:“你们两个吃了解药就不会中招了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一口咽了下去,我迟疑了会才吃,万村长低下头,诡异的笑了,那一抹笑容让我全身发寒,我就怕他再阴我一次,如果不是需要他帮忙,我真的不会找他。

    我们在烧烤摊下,这一聊就到了十一点多,四周已经没人了,老板见我们一直没走,估计也不好意思收摊,寒风扑朔,夜间已经很冷了。

    吃完最后一根烤串,杜伟韬挥了挥手,我们才上车,到了那个阴暗的小道里,已经将近十二点了,我紧攥着手中的香袋,注视着阴暗的墙壁。

    不多会,前面裂出了一道口子,忘川酒吧展现在视线里,万村长眯着眼看了会,撸起袖子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酒吧里十分阴冷,烟雾翻腾,透露着一股诡异的气息,我惊奇的发现,这里一个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杜伟韬疑惑的打量着四周,指了指最里面的那个房间,万村长严肃的说:“我先进去。”

    他进去后,门快速关上了,我只听到里面拳打脚踢的声音,应该是在打架,不多会,万村长颤巍巍的跑了出来,鼻青脸肿的不成样子。

    我问:“刚才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万村长咧了咧嘴说:“里面黑灯瞎火的,啥也看不见,我被拉进去就是一顿痛打,你看看我这伤口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气愤的说:“这都是些什么人,下手这么狠。”

    我小心翼翼的靠近那扇门,猛地踹了一脚,门开了,我拿着手电筒,照着里面,视线所及之处,竟然是一道道黑色的影子,我心里一紧,这些都不是人,而是鬼。

    杜伟韬撸起袖子,就要进去,我忙把他拉了回来:“老杜,别冲动,这里面不太对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疑惑的问:“哪里不对了?”

    我还没回答,只觉得身后一双大手给了我一个很大的推力,我全身一晃,跑进了那个阴暗的房间里,杜伟韬也进来了,我慌张的望了眼身后,这才发现,身后的那个人并不是万村长。

    我惊讶的望着他,他冲着我们嘿嘿一笑,啪嗒一声关上了门,屋子里陷入了永久的黑暗。

    杜伟韬紧张的说:“这是咋了,老刘,你的手电筒呢?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们中计了,我手电筒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忍不住骂了声:“卧槽,是谁在打我,有总你出来,别给我在这装神弄鬼。”

    我看身边不时有人影闪动,忙拽着杜伟韬的手:“老杜,别激动,跟我走。”

    我拉着他一直往前走,这才发现这个小间里竟然是个无底洞,一直都走不到尽头,就好像阿顺家的那个屋子一样。

    杜伟韬安静多了,一直不说话,我走了半天,觉得手脚冰凉,心里猛地一颤,我靠,我拽着的应该不是老杜吧。

    我紧张的咽了口吐沫,小心翼翼的转过身,只见一个人女的正站在我面前,她的脸几乎贴在我脸上,那是极致苍白的面孔,血红色的眼睛流着血,一双虎牙延伸出来,像极了电视剧里的僵尸。

    我大叫一声,拔腿就跑,她在身后追我,一边追一边诡异的笑着:“你跑不掉的,你跑不掉的。”

    轰隆一声,我被什么绊住了,跌倒在了地面上,那个女的扑过来,我不断的用脚踹她,心快要跳到了嗓子眼。

    我胡乱的摸索着,拿出了那个香包,抓起香料朝着她撒了过去,那女的尖叫起来,全身上下燃起了火光,这时我才看清楚,这人就是之前勾引大宇的美女,我还请她喝过酒。

    我无力的躺在地面上,目眩神迷,大脑无比昏沉,呼吸沉重,不知怎么就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睁开眼的时候,我发现我在一个阴暗的房间里,眼前是神秘的面具人,我们对立而坐,双手握在了一起,正中间的桌子上插着一根蜡烛。

    我额头的冷汗不时的往下冒,他阴冷的问我:“你刚才看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我无力的喘着气,看着周遭,问:“我怎么跑到这里来了?”

    面具人说:“你一直在这里,自从你进来后就在这里,难道你忘了吗?”

    我呼了口气,大脑无比疼痛,我说:“不对啊,我记得刚才我好像经历了一件无比恐怖的事情,难道是噩梦?”

    面具人说:“你进来之后,说要见一个人,然后你就一直坐在这里,从没有离开,难道说你刚才做噩梦了?”

    我喘了口气,问:“我刚才想见的人是谁?”

    面具人回答:“雪茹。”

    我全身一抖,我靠,我又中计了,万村长给我的香包是幻香,他给我的解药根本没用,妈的,他想通过我见到雪茹,不过刚才的噩梦是怎么回事?好真实啊。

    我忙把手拽开,全身顿时虚弱无力,力量仿佛被什么抽干了,面具人拍了拍手,说:“来人,把他送回去。”

    我扭过头,想要问他手上的伤口怎么回事,却发现自己已经太过虚弱,说话都很费力,最后的询问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,我透过面具,看到一双散发着亮光的诡异眼睛。

    那个人架着我走到了酒吧大堂,杜伟韬见到我,忙把我扶了出去,紧张的问:“你这是咋了?”

    我勉强挤出几句话,说:“我不知道,你怎么在这?”

    杜伟韬说:“我一直在这啊,等了你老半天了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万村长呢?”

    杜伟韬挠着头说:“他说这里不对,暂时出去了,要在外面等我们。”

    我在心里把万村长骂了个够,他把我当做试验品送进去,一探虚实,妈的,他自己在外面做缩头乌龟。

    杜伟韬扶着我进了车里,万村长坐在里面,歪着头打量着我,看样子已经等了很久了,我实在说不来话了,只能干瞪着他。

    万村长叹气说:“你也别怪我,我确实没办法,因为那里面太不正常了,不过你进去应该不会死的,毕竟他给你下了降头,本来就是要利用你。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他这啥意思,难道说他已经知道了咋回事?

    我不断的眨眼睛,万村长说:“那个面具神秘人很厉害,他通过不断的给别人下降头,然后通过别人手中的伤口,吸取别人的精力,所以千万不能和他握手。”

    怪不得我全身虚弱无力,话都说不出来了,我从来没有觉得这么虚过,万村长从兜里掏出一粒药丸,塞进了我的嘴里,笑着说:“还好我早有准备。”

    我吃了这粒药丸,万村长摸着胡子说:“我之前给你吃的药,是压制你体内精气的,所以他根本吸取不了你多少精力,现在又给你吃了解药,应该很快就能恢复了。”

    果不其然,吃了药之后,我整个人精神多了,也能说话了,我烦躁的说:“就算你要我替你试探,也不用给我制造一个噩梦吧。”

    万村长皱起眉头说:“我没有给你制造噩梦啊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一凉,难道说是那个面具神秘人?那天酒吧里的美女和我说了一些事情,会不会被他知道了,所以对她做出了惩罚?

    我问杜伟韬:“进去的时候,你见到勾引大宇的那个美女了吗?”

    杜伟韬摇了摇头,我心里很是愧疚,我不该请她喝酒,是我害了她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