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诡村

第六十六章 面具人

    万村长问:“你通过那个灵媒见到雪茹了吗?”

    我说:“雪茹没见,倒是见了一个怪物。”

    万村长面色一沉,再也不说话了,车内的灯光昏黄,大家都很安静,我抽了根烟,打开车窗,弹了弹烟灰,看了眼夜空,深夜里星光闪烁,月亮竟然呈现了猩红色。

    我大叫一声:“快走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不知所以,不过听到我这句话,立刻发动车子往前冲,这时,只听轰隆一声,车子后面落下了一个东西,通过后车灯,我才发现是一个空调外机。

    杜伟韬惊的一头冷汗,忙问我咋回事,我说:“啥也别问,一直往前开,用最大马力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猛踩油门,车子飞了出去,后面再次落下来几个空调外机,这些外机险些命中车子,我在后座上看的心惊胆颤。

    一直冲出巷子,杜伟韬才把车子停下来,杜伟韬扭过头,紧张的问:“老刘,这到底咋回事啊,你和我说说啊。”

    我严肃的说:“项潜坤回来了,不知道为什么,他想杀我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面色凝重,一双眼睛瞪的老大,吃惊的说:“他,他不是死了吗?而且尸首分家,惨不忍睹,难道说他复活了?”

    我说:“对,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,但他确实复活了。”

    万村长朝着车窗外吐了口痰,嚷嚷着说:“这气不能忍,奶奶的,你带我去找他,我把他给干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别激动,人家……”

    我还没说完,万村长推开车门走了出去,我忙追上去,谁知跑到一个拐角,他不见了。

    我紧张的看了眼头顶上方,乌云遮住了月亮,四周漆黑一片,笼罩着诡异的气息。

    我在高楼之下徘徊,心惊胆战的四处观望着,我摸了摸兜里,竟然没有可以用来防卫的东西。

    我思索片刻,觉得这种地方还是趁早离开的好,万村长本领高强,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,正要离开,我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了一声口哨。

    我慌忙转过身,却发现没有人,等再回过头的时候,一个面具人站在了我面前,我吓了一跳,忙往后退。

    我紧张的问:“你是谁?你要干嘛?”

    他不说话,拽着我就往前拉,力气大的惊人,我只能喊救命,这声呼喊起了作用,他发疯了一样拖着我,把我放在了他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我使劲拽着他的头,猛一用力,只听咔擦一声,他的头竟然被我拽了下来,我无比恐慌的注视着这一切,他竟然没有流血,还在背着我跑。

    我摸了摸他那颗头,里面塞的竟然全是海绵,我心里一紧,呼吸急促了起来,难道说这个面具人是个人偶?

    我拿掉面具,映着月光隐约可以看到他的面孔,他的嘴巴一张一合,毫无色彩的说:“主人让我带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这时,一个带着连衣帽的黑衣人拦在了我们前面,他冷冷的指着人偶,愤怒的说:“把他放下,他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我定睛一看,这不是项潜坤吗,面具人偶把我放下,两个对峙着,一个是死人,一个是人偶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扭打在一起,此刻也顾不上我了,我发现他们两个,一人拿着一把刀子,朝着对方的身体捅,不过谁都死不了,毕竟他们本身就不是活人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打的难解难分时,一个巨大的空调外机从楼上掉了下来,只听哐当一声,外机砸到了他们两个身上,他们两个瞬间趴在一起被砸扁了。

    杜伟韬从远处急忙跑来,看到眼前的场景,猛地怔在原地,捂着嘴说:“我靠,这怎么死了两个人,还这么惨烈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他们不是人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倒吸了口气,忙问:“那他们是啥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一个是不人不鬼,一个是人偶,带连衣帽那个就是项潜坤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再次一惊,又问:“那他们是被谁搞成这个样子的?”

    我心头一沉,快速抬起头,只见明月高悬,然而楼层上却一个人也没有,这时我才意识到,更奇怪的是,这么大的声响,竟然没有一家住户开灯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全身止不住的颤栗,我不记得哪里有这么一个小区,来的时候一直都是老杜在开车,走的什么路线我也给忘了。

    我心里越加忐忑不安,这不会是时空扭曲吧,或者说我们活在梦境里?我捏了下自己的脸,却又无比真实。

    我忙问:“老杜,这到底是哪里?你对这个地方有印象吗?”

    杜伟韬毫不犹豫的说:“这是长虹路188号,忘川小区。”

    我呆在原地,慌张的说:“我们这里哪有长虹路啊,更没有什么忘川小区,谁会这么傻,取这样的傻逼名字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怔怔的站在那,眉头一紧,吸了口气,说:“这样一想确实没有。”

    我又问:“那你当初是怎么进入这个酒吧的?”

    杜伟韬说:“当时有一个宣传单被风吹了过来,宣传的就是这个酒吧,还说有个人能通灵,可以帮助大家看到死去的亲人,我脑子一热,当时就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定是陷阱,杜伟韬兴许就是被选定的人,那个背后的人利用杜伟韬把我也拉了进去。

    搞不好这里是一座死城,想到此处,我全身冒了一股冷汗。

    “啪嗒”一声响,我打了个激灵,发现项潜坤又动了起来,他挣扎着想从空调外机下爬出来。

    杜伟韬忙说:“老刘,我们快走吧。”

    我也想走,却听这时身后传来了一道响亮的声音:“别想着走了,暂时你们走不掉了。”

    我快速转过身,万村长正站在远处,他手中拿着一个铁棍,抽着烟眯着眼看着我们。

    我暗骂了声,我靠,转到头来,不会是他要害我们吧。

    万村长说:“我检查过了,这四周的出口都被封了,我们都出不去。”

    我冷冷的问:“这不会是你搞的鬼吧?”

    万村长甩掉烟头,气愤的说:“要是我做的,不至于这么麻烦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那你刚才跑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万村长说:“我在救你们。”

    他指着正在挣扎的项潜坤,眯着眼继续说:“看到了吗,如果刚才不是我,你早死了。”

    我抽了口气,惊讶的看着万村长,真的难以置信,那个巨重无比的空调外机竟然是他扔下来的,而他给人的感觉弱不经风,难道说他一直在隐藏实力?

    万村长拍了拍手中的铁棍,走到项潜坤面前,使劲来了两下,项潜坤再也不动了。

    我喘了口气问:“我们怎么才能出去?”

    万村长沉重的说:“等。”

    我喃喃:“等?”

    我疑惑不解,难道说傻逼一样干等就能出去吗?这不太切实际了吧。

    万村长大有深意的说:“等他累了,我们再找出口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不解的问:“啥意思?等谁累了?”

    万大师指着我们头顶,问:“你觉得那个月亮像什么?”

    我抬起头,仔细打量着,弯弯的月亮旁边笼罩着一小团分叉的乌云,看起来很像眼睫毛,我惊讶的大呼:“像眼睛,一只眼睛。”

    万村长点头说:“有人在上面看着我们呢?他在关注着我们的一举一动,所以我们的一切都暴露了,暂时不能行动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颤抖着说:“那个人真厉害,竟然能跑到天上注视着我们。”

    万村长说:“不是天上,可能是一个玻璃瓶子,也可能是一个水盆,或者别的什么东西,这个地方原本是不存在的你懂吗?我们被人引了进来。”

    我全身瞬时绷紧了,我之前猜的没错,这个地方并不存在,应该是哪个高人弄的幻境,他把我们骗进来,说不定要在这里面杀害我们。

    万村长摸了摸凝重的脸,突然趴在了地面上,我发现他对着地面的那只耳朵一直在动,万村长听了几秒钟,快速抬起头说:“有人过来了,我们快躲起来。”

    我抬起头,见上面的那双眼睛还在盯着我们,这不是躲在哪里都不行吗?

    万村长站起来,指着旁边的高楼说:“我们快点进去,到了里面,那双眼睛看不到。”

    我们三个慌忙跑进了高楼里,里面漆黑一片,静的可怕,所有的房间都紧闭,我这一看,也没法躲啊。

    万村长沉声说:“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我们跑上了楼顶,这时我才发现,所有的楼几乎是连在一起的,站在楼顶看着那只眼睛,似乎更加真实可怕。

    万村长说:“既然他要玩,我们就玩死他。”

    我们跳过楼层,翻过一栋栋楼房,再从下面折返,一直跟他们绕圈子,身后的脚步声非常急促,他们走着,有不少人散了,我们在楼层里潜伏着,等待失落者。

    终于被我们抓到了三个人,我们换上他们的衣服,带上面具,摇身一变成了他们自己人。

    我们把那三个人绑起来,藏在了最阴暗的楼层角落里,万村长嘿嘿一笑说:“让我们把他们一网打尽吧。”

    我看那三个人一动不动,就像死了一样,感觉不太对,等下一波人从这里经过,我们穿插在了人群里。

    我心里惴惴不安,想找杜伟韬聊聊,却发现大家一模一样,根本不知道谁是谁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