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诡村

第六十七章 地狱公寓

    就这样转悠了半天,他们啥也没有发现,都坐在了楼顶上,一个人朝地上吐了口痰,说:“操,哪三个人去哪了?怎么一转眼的功夫没了。”

    大家面面向觎,谁也说不上来,不多会,两个面具人提上来三个捆绑的人,朝我们这边一扔,说:“大哥,我们这里的三个人被掉包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人忙说:“大哥,他们会不会穿插在我们中间啊,只有这样我们才找不到他们啊。”

    那个叫做大哥的人站起来,注视着大家,在我身上打量了会,说:“老三,你不是狗鼻子吗?给我闻出来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一咯噔,心想这下完了,要是被他闻出来,我们岂不是都暴露了。

    那个人趴在地上嗅了嗅,在我身边打着转,我心惊胆颤的看着他,如果他敢说出来,我第一个打的就是他。

    他闻了半天,突然指着我身边的人,大声说:“大哥,他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听,轮着拳头上去,对那人拳打脚踢,说来也奇怪,那个人忍受着这么多人的折磨愣是没吭声。

    我在原地犹豫着,不知道那个人是万村长还是杜伟韬,再这样下去,他会被打死的,我正想上前,旁边的人拽着我的手,对我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老二说:“行了,别打了,把他的面具拿下来看看,我看看是谁。”

    面具被人拿下后,我猛地一怔,鼻青脸肿的这人不正是万村长吗,这下装逼过了头,结果被摧残成了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老二阴冷的笑了,对着万村长又踹了两脚,我看不下去了,正准备出手,身边的人又拉了拉我,小声说:“别去。”

    我这一听,心里不由得又是一紧,这声音和万村长竟然一模一样,我狐疑的看着他,又看了眼跪在地面上的万村长,心急如焚,这是咋回事?到底哪个才是真的啊?

    终究杜伟韬还是没有忍住,冲了上去,跪在地面上的万村长,猛地站起来,拽住了杜伟韬,笑嘻嘻的说:“大哥,他是假的,我抓住他了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慌乱的说:“万村长,你咋啦?不认识我了吗?”

    万村长眯着眼,嘿嘿一笑,说:“认识你个头,你看看我是谁?”

    我看他的脸霎时间变了,原本还是万村长的面孔,突然变成了一张平脸,没有五官,没有表情。

    杜伟韬吓了一大跳,一屁股蹲坐在地面上,我也是吃惊不已,没想到事情变成了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我这才想起来,他们是人偶,那张脸肯定能来回变化,其实找出我们很简单,只要大家全部把面具摘下来就好了,但是他们没有这样做,说明他们也在陪我们玩游戏,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,万村长终究被人家将了一军。

    我抬起头,见那只眼睛似乎露出了笑意,我轻轻碰了下万村长,小声问:“这下怎么办?”

    万村长也不说话,面前的几个人商量着,准备把杜伟韬从楼顶扔下去,我心里一沉,这下玩大了。

    眼看他们拉着杜伟韬就要往楼边走,我忙说:“且慢,还有我呢。”

    他们转过身,一齐看着我,大师再也憋不住了,他从兜里掏出一个香袋,往天空一扔,粉末四溅,这个楼顶很快出现了白茫茫的一片大雾。

    万村长急忙拉着我,说:“快去救人,然后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大家乱成了一团,各自嚷嚷着,我快速拽住杜伟韬,把他拉了出去,气喘吁吁跑下楼,我问:“万村长,接下来怎么办?”

    万村长呼了口气说:“不能再和他们玩了,这样下去我们熬不过他们的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说:“我们必须得赶快出去啊,要不然就死在这了。”

    万村长蹙起眉头,说:“这里的一切我观察过了,这里一共有八栋楼,根据八卦阵排列的。”

    我见他嘴里不停的念叨着,天干,地支,两仪生四象,四象生八卦,手指头也在不断的动着,突然他指着一边,说:“生门就在那栋楼里。”

    我看那栋楼无比黑暗,透过玻璃窗口隐约可以看到明亮的大眼睛,我全身打了个冷颤,既然是出口,说不定那里更加危险,快要接近希望的时候,往往是最难的时候。

    楼上的脚步声更加清晰了,那些人偶都在往下跑,万村长严肃的说:“我们没有选择的余地了,快跑吧。”

    我不再犹豫,迈开大腿,朝着那栋楼跑去,到了阴暗的楼层里,我透过窗户往下看。发现那些人偶远远的观望着,不再进来了。

    杜伟韬说:“那些怪物应该找不到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我抬头看了眼夜空,见那只眼睛再次变成了血红色,我心里凉了半截,说:“不是他们找不到我们,而是他们不敢进来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喘了口气,紧张的四处观望,忐忑的问:“这,这里有问题吗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他们都不敢进来,你说有没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缩了缩脖子,取下了面具,盯着远处,这个楼道很安静,说一句话都可以传的老远,不知从哪里吹来的风,在楼道里回荡着,呜咽的声音足以令人窒息。

    万村长掏了根蜡烛,点燃后,往前走了两步,红色的火苗扑闪着,不多会变成了蓝绿色。

    我惊的抽了口气,万村长快速灭了蜡烛,又掏出三根香,点燃后朝着前面拜了拜,我们才上楼,结果走了半天,一直走不到楼顶。

    我记得这层楼也就是十几层,要是正常的话,我们早该上去了,杜伟韬坐在台阶上,喘着气说:“我们别走了,累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万村长严肃的说:“不走就会死在这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一屁股坐起来,问:“歇歇都不行吗?”

    万村长摇了摇头,又取出了蜡烛,他把蜡烛点燃后递给我,说:“你看看楼梯扶手。”

    我用蜡烛照了下,只见上面全都是黑色的手印,这时我才看清,这栋楼里面已经很破旧了,到处都是蜘蛛网,而那深不可见的黑暗里,似乎有什么蠢蠢欲动着,一股无形的压力直逼心脏。

    我说:“这里确实不能呆,必须一直往上跑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说:“为什么不往下走,或许出口在最下面呢?”

    万村长阴沉着脸说:“你没听说过十八层地狱吗,越往下走阴气越重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一脸惨白,我把蜡烛掐断,把最上面的一小截顺着楼梯缝隙扔了下去,光线照亮的地方,吓得我双腿发软。

    下面有太多的鬼东西,它们正在朝着上面跑,这里简直就是一个地狱,这栋楼说白了就是地狱公寓。

    我双手发抖,颤巍巍的说:“我,我们还是快跑吧,就算累死也要往上跑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,不再喊累了,我们三个用尽了吃奶的力气,总算爬上了楼顶,这时下面似乎响起了呜咽声,鬼哭狼嚎的,让人心里发怵。

    杜伟韬急了,忙问:“万村长,我们到了楼顶了,目前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万村长打量着四处,干脆果断的说:“从楼上跳下去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长大了嘴巴:“你开什么玩笑,从这里跳下去,就算摔不死也废了。”

    万村长转过身说:“信不信由你。”

    说着他第一个跳了下去,我并没有听到下面传来声响,难道说他没有落下去?我内心里还在挣扎,突然看到楼顶门口伸出了一双黑色的鬼手。

    我心里猛地一紧,忙说:“别犹豫了,快跳吧。”

    我一咬牙也跳了下去,就算摔死,也总比死在那玩意手里强,紧接着是杜伟韬,我跳下去之后,只觉得身体一轻,从另一个地方出来了。

    面前的街头,车水马龙,非常热闹,阳光从头顶照射下来很是刺眼,我揉了揉眼睛,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,我们出来了?

    万村长咳嗽了下,说:“小子,我又救了你一命,你该怎么谢我?”

    我这才发现万村长坐在地面上,他的脸上皱纹横生,可能是熬夜过度,眼睛里布满了血丝。

    我说:“你想让我怎么报答你?”

    万村长眯着眼,笑着说:“还是之前的事情,你陪我去灵水村,帮我找到王老太婆和雪茹。”

    他毕竟救了我两次,我也不好意思推迟了,便答应了他这个要求。

    杜伟韬坐在我后面,喘着气说:“我也去,我要找我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万村长诧异的看了眼杜伟韬,沉思了下,问:“你女朋友也在那?”

    杜伟韬无力的说:“我也不清楚,希望她是吧。”

    重获自由,我深呼了口气,面对着车水马龙的街头张开了双手,回归正常世界就是好,就连空气都是甜的。

    这时,手机叮铃响了几下,我忙掏出手机,发现有好几个未接来电和短信,都是婷婷发给我的。

    我快速给婷婷拨了个电话,婷婷紧张的问:“你在哪呢?怎么消失了一天两夜,我找你都快找疯了。”

    一天两夜?我说怎么有点萎靡不振,原来熬了两夜,先前在那里我一直处于精神紧绷状态,所以才感觉不到困意。

    我说:“婷婷,你别急,我这就回去。”

    电话挂断后,我向他们两个告别,急匆匆的赶回家,推开门,婷婷紧紧抱住了我,说了一大堆深情的话,我心里一酸,忙吻住了她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