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诡村

第六十八章 逃出生天

    老奶奶在远处咳嗽了声,我才不好意思的松开婷婷,低下了头,老奶奶敲了敲拐杖:“说说吧,消失的这一天两夜里,你干嘛去了?”

    我把大致情形说了下,婷婷说:“在第二天晚上,我亲自去了一趟忘川酒吧,并没有发现你啊。”

    我的心快速跳动了下,我不可置信的看着婷婷:“你,去那个酒吧了?”

    老奶奶说:“她去了,还是我陪她去的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那你们有没有看到面具神秘人?”

    婷婷摇了摇头,说:“我查遍了整个酒吧,发现那个酒吧很正常,没有所谓的面具人,也没有传说中的灵媒。”

    我疑惑的说:“你们不会搞错了吧?”

    婷婷说:“我去了你之前和我说的那个地方,没有发现那里有什么阵,更没有什么酒吧,后来我们找遍了全市,只有一家酒吧叫做忘川。”

    其实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里有酒吧叫做忘川的,杜伟韬第一次带我去的时候,我就觉得很诧异,难道说市里真的有一个酒吧叫做忘川?

    我说:“什么时候有空你们带我去看看吧,我觉得我们所说的肯定不是同一个,我说的那个只有周六日的双12点整才开门,平时进不去的。”

    老奶奶瞪着大眼睛说:“竟然有这样的酒吧,真的很奇怪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最奇怪的是那个神秘的面具人,他通过灵媒的方式,帮助别人的同时,一直给别人下降头,通过握手吸取别人的精力。”

    老奶奶严肃的说:“你的事情,婷婷都给我说了,你把手伸出来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我伸出手突然发现,原本只有一只手上有伤口,现在一双手上都有了,唇形的伤口一张一合,非常诡异。

    老奶奶看了眼,凝重的说:“这可不是一般的降头啊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你知道。”

    老奶奶凝了下眉头,说:“降头往往有两种,一种是利用降头来化解双方的失和或者增进彼此的感情,而另一种即是让人在不知不觉中受伤甚至死亡,你好像处于中间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有治吗?”

    老奶奶想了会,问我:“你知道自己是几月出生的吗?”

    说实在话,这个事情我确实记不清了,自从失忆后,我就再也没有过过生日,不过隐约记得父母说过,我想了半天,说:“大概是农历3到5月。”

    老奶奶点了下头,从兜里掏出一个项链,项链最下部吊着银白色的碑块,老奶奶拿着项链在我眼前晃了晃,说:“这是紫冰银结印符,稍后我在上面雕刻下“翟氒,爜爝”两阵,你戴一段时间应该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我仔细看了眼,这东西有这么神奇?戴上就能好?不过到了这个地步,我似乎没有选择的余地,只能试试了。

    我和婷婷说:“我准备再去一趟灵水村,还一个人人情,顺便帮老杜找他的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婷婷疑惑的问:“他的女朋友怎么会在那里?”

    我说我也不知道,这是个很大的疑惑,兴许见到他的女朋友才能搞清楚。

    婷婷又问:“还谁的人情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万村长,他救了我两次了,这么大的人情不能不还。”

    婷婷面色凝重,无力的说:“他之前就想害你,现在又来救你,恐怕目的不单纯。”

    这个事情我也想过,他说只是为了救雪茹,但是对我又有所隐瞒,比如他背后的人是谁,他并没有告诉我,所以我必须处处防备。

    说了半天,婷婷无奈的同意了,她说她也要去,这里的事情暂时可以搁在一边了,一直没有休息,我头昏脑胀,躺在卧室里很快睡着了。

    我做了一个噩梦,我走在一个阴冷恐怖的地方,地面上布满了死人的骨头,不时可以看到奇怪的虫子,恶臭味扑鼻而来,十分呛人。

    一个巨大诡异的影子出现在眼前,阴影盖住了我的身体,在他面前,我就像一个蝼蚁,他的五官狰狞,沙哑的说:“你的眼睛,我需要你的眼睛,这是我复活后最完美的一部分。”

    我被突然冒出来的鬼手抓住了,跪倒在他的面前,一个面目丑陋的小鬼掏出明晃晃的匕首,就要取我的眼睛,我发现那个小鬼竟然是杨嘉乐……

    我从噩梦中惊醒,全身冒出了一股冷汗,婷婷就在我身边,紧张的问:“阿明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做了一个很可怕的噩梦,有人要取我的眼睛。”

    婷婷心疼的看着我,给我擦了擦汗水,坚定的说:“你放心,我不会让任何人取走你的眼睛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这一路走来,我已经碰到好几次了,总有一些东西想要我的眼睛,管叔也说过我的眼睛很特殊,可我觉得除了能看到不干净的东西,没有别的用了,这样的眼睛还不如不要。”

    婷婷紧张的握住我的手,深情地注视着我,一字一顿说:“阿明,你千万不能有这个想法,这双眼睛对你来说很重要,如果没了这双眼睛,你就会死,彻底死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?”

    婷婷摇了摇头,说:“我也不是很清楚,但是你这双眼睛是和灵魂融为一体的,你当初的复活应该和这双眼睛有关。”

    很多人都说我的眼睛与众不同,万村长开启了我的阴阳眼,噩梦也就由此开始了。

    这次万村长让我再去灵水村,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只是单纯的寻找雪茹,他这个人隐藏的很深,不过我希望这一趟可以弄明白一切。

    中午时分,杨凝把我叫了出去,这一天来,她一直联系不到我,同样很焦急,我们在一家咖啡店坐下。

    杨凝说:“那个人好像不是我的哥哥了,我觉得他变了,很陌生,很奇怪。”

    他的哥哥确实很神秘,藏着一身本领,让人看不透,不过亲人之间联系紧密,直觉是最准的,杨凝说他变了,应该是真的和以前不一样。

    杨嘉乐给我的感觉是阴冷、诡异、难以捉摸,他是婷婷的师兄,所用能力却和婷婷千差万别,这也是奇怪的地方,想到今天的噩梦我的心头更是紧张万分,是他,他想要取走我的眼睛。

    杨凝靠近了些,小声说:“今天他走的时候,我偷偷去他的房间里检查了下,我发现在房间里的木柜后面还藏着一个空间,我走进去之后,整个人都惊呆了,你知道我看到了什么吗?”

    我好奇的问:“看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杨凝深呼了口气,说:“我看到了好几个死去的面具人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顿时一紧,忙问:“他那个空间的格局是不是很简单,空间里非常阴暗,中间放着一个桌子,桌子上有蜡烛滴落的痕迹。”

    杨凝忙点头,随后不可思议的盯着我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我没有回答,再次问:“你之前说,你通过某种方法得知张阳还活在世上,是不是通过灵媒的方法,而且帮助你的人就是你哥哥。”

    杨凝又是一惊,不过很快再次点头。

    我的心突突跳起来,怪不得他在家的时候用蜡烛让死人说话,怪不得他可以把那死人抽干,原来他就是忘川酒吧的面具神秘人,那个空间肯定连接着忘川酒吧。

    婷婷告诉我说,杨嘉乐想杀她不止一两回了,因为曾经一起学艺的时候,婷婷学的比他好,他一直受师傅的处罚,他很恨婷婷,这么说的话,当初在灵水村杀害婷婷的面具人很可能就是杨嘉乐,之前杀害老奶奶的面具人也可能是他,我们一天两夜的追杀遭遇也可能是他干的。

    我心凉如水,怎么都没有想到会是他,原来敌人一直就在身边,我忍不住暗骂了声,大口的喝着咖啡。

    突然杨凝不动了,脸色非常紧张,我疑惑的朝着她的视线看过去,这才发现,杨嘉乐就坐在不远处,他直勾勾的盯着我们,深邃的眼睛发着亮光,嘴里勾起一抹狡黠的笑容。

    我的心顿时抽紧了,忙拉着杨凝往外面走,杨嘉乐静坐在那,摸着下巴看着我们离开。

    到了门外,我喘了口气说:“你可能不知道,其实你的哥哥是个杀人狂,我不在的这一天两夜里,差点没有被他杀掉,包括婷婷的死也是他干的。”

    杨凝一脸惨白,紧张的问:“那我怎么办?我泄露了他的秘密,他会不会害我?”

    这个我还真不清楚,我看了眼咖啡店的落地窗,发现杨嘉乐已经不见了,我忙说:“先别讲这么多了,跟我走吧。”

    还没走几步,杨嘉乐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,笑着问:“你们要去哪啊?”

    我紧张的咽了口吐沫,说:“我们想去哪不用你管。”

    杨嘉乐说:“那这样吧,去我家里坐坐如何?”

    我想说不去,杨嘉乐用手指对着我晃了晃,然后从兜掏出手机,正对着让我看,他给我播放的是一个视频。

    我看了眼,顿时大惊,只见视频里,婷婷被绑在了椅子上,旁边的还有老奶奶,那个阴暗的房间里很熟悉,正是酒吧最里面的屋子。

    我毫不犹豫的说:“我跟你走。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