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诡村

第六十九章 命中人

    杨嘉乐嘴角微微上扬,背着手在前面带路,我们一直走到他的居所,两日未来,他的房间明显经过了装饰,阴暗的房间里贴着很多诡异的海报,房顶悬挂着一张张塔罗牌。

    我问:“婷婷她们在哪?快把她们放了?”

    杨嘉乐诡异一笑:“我为什么要听你的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费劲千辛不就是想要我的眼睛吗,如果你放了她们我就把眼睛给你,否则我就废了双眼。”

    杨嘉乐紧盯着我,深沉的说:“混沌太极,轻清者为阳,上浮而为天;重浊者为阴,下凝而为地。虽然是一双极好的阴阳眼,不过你误会了,我对你的眼睛并没有兴趣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好一会才说:“既然你不想要我的眼睛,又为什么在通灵的时候给我造了一个噩梦,让你酒吧里的那个美女取我的眼睛,还有你为什么派人追杀我?”

    杨嘉乐皱起眉头,诧异的说:“这些我并没有做过。”

    我怒气冲冲的指着他:“你就不要给我装了,除了你还能是谁?那个空间就在你酒吧所处的小区位置,那个诡异小区和你的酒吧很像,都可以封闭出口,原本是不存在的。”

    杨嘉乐面色一沉,闪亮的眼神顿时变得复杂起来,喃喃:“难道说背后还有人在捣乱?”

    他这一说,我也有点不确定了,婷婷在他手里,他没必要骗我,如果他都没有发现那个空间,这说明背后的那个人比他要厉害。

    杨嘉乐指着我说:“如果是真的,我会调查清楚的,你最好不要骗我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特码没必要骗你。”

    杨凝忍不住了,问:“哥,你到底带我们来这里干嘛?”

    杨嘉乐沉重的说:“我在找我的命中人,只有他才能救我。”

    杨凝紧张的问:“你,你是快要死了吗?”

    杨嘉乐轻点了下头,拉开自己的衣服,我一看大惊失色,只见他的身体已经腐烂了大半部分,隐约可以看到跳动的心脏。

    杨嘉乐直视着我说:“这都是师傅惩罚我的时候留下的后遗症,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想要杀掉赵婷婷了吧。”

    我全身一抖,原来是这个原因,怪不得他如此愤恨。

    杨嘉乐拉好衣服,继续说:“曾经有个大师给我算过一卦,说我想活命,就要找到命中人,只有他才能救我。”

    我心虚的问:“你该不会怀疑你的命中人是我吧?”

    杨嘉乐说:“大师曾告诉我,他说我的命中人,必定是涅槃重生之人,有着无与伦比的能力,这些年我找了很多地方,觉得你很相似。”

    我非常不解,我只是一个普通人,一个屌丝而已,哪能成为这种人,无与伦比的能力就更扯淡了。

    杨嘉乐盯着我说:“我之前让你抽过塔罗牌,你抽到的是一个吊人,这张牌象征自我牺牲,虽然他身体灭了但是精神永存,正如传说中的凤凰涅磐,又如北欧神话中的奥丁献身于绞架才学会魔法、文字、咒语以及诗歌。”

    我张了张嘴没有说话,杨嘉乐又说:“你死过一次,但是又复活了,这应该就是凤凰涅槃了,你的阴阳眼是无与伦比的,所以我除了你实在想不到别人。”

    我彻底哑口无言,杨凝在一旁也是非常惊讶,我在想他这些年是不是找命中人找疯了,根据他的胡乱逻辑,定在了我身上。

    杨嘉乐说:“如果你肯救我,我就放了赵婷婷他们,并且答应你以后再也不害她们。”

    我咳嗽了下,问:“那大师有没有和你说,怎么样才能救你呢?”

    杨嘉乐摇了摇头:“这个倒没有和我说,我还没来得及问他就走了,不过我试过你的血液,也抽取过你的精力,但是都没有用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这个需要慢慢想,如果真是我,我一定会救你的,不过现在你得把婷婷她们放了。”

    杨嘉乐打开了房间里的柜门,带着我们走了进去,里面就是酒吧内部了,婷婷被绑在最里面的房间里,楚楚可怜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快速给她们松了绑,婷婷畏惧的看着杨嘉乐,问我:“你怎么来了,你不知道这里很危险吗?他会杀了你的。”

    杨嘉乐摆了摆手,说:“你放心,我不会对你们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婷婷诧异不解的看了我一眼,我小声说:“回家再给你解释。”

    老奶奶本来就有伤在身,被抓过来后,整个人萎靡不振,婷婷一直扶着她,我从最里面的房间里走出去,来到了酒吧大堂里,我找了半天,就发现一个肥胖的面具人,那天就是他说关门了,把我扔出去的。

    那个面具人叫杨嘉乐少爷,杨嘉乐介绍说:“他是我的奴仆,叫做阿满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其他人呢?”

    杨嘉乐疑惑的说:“你说的是那些摆设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之前不是还有别的面具人吗?”

    杨嘉乐打了个响指,哦了一声,带着我到了旁边的大木柜里,拉开柜门后,我看到里面放着几个面具人,他们一动不动就像死了一样。

    杨嘉乐说:“他们说白了就是摆设,在秘术的控制下顶多动一下肢体,在酒吧的时候,你可曾见到过他们说话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我进来也有两三次了,确实没有发现他们说过话,说话也就只有两个人,一个是那个阿满,另一个就是那个大美女。

    我问:“还有那美女去哪了?”

    杨嘉乐说:“这个事我还想问你呢,那天晚上你离开的时候,是我让她把你从房间里架出去的,然后就一直没有回来。”

    我揉了揉额头,这就奇怪了,我记得当时她把我架到了大堂里,然后杜伟韬接过我走了出去,还真没有注意她。

    我问:“她在你这里平时都干嘛?”

    杨嘉乐说:“还能干嘛,当然负责接客了,把客人带到我面前。”

    也就是说,那天晚上我进去的时候,是她带着我进了最里面的小房间里,但是当时我中了万村长的幻香,这一过程迷迷糊糊,不记得了。

    杨嘉乐看了下自己的手心,一拍额头,说:“我可能太小看她了,那个女的不简单,我能感觉到,我给她下的降头没了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一颤,难道说前天晚上的噩梦,是她给我弄得?在我们接触的时候,我根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杨嘉乐握紧了拳头,咬牙切齿的说:“如果让我抓到她,我一定让她生不如死。”

    我打量着这些面具人,顺便摸了摸,拿下了他们的面具,呈现在视线里的,是一个没有五官的人偶,这些面具人和追杀我的那些面具人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我不相信有这么巧合,兴许杨嘉乐那天晚上真的想干掉我们,可是又有些说不通,如果我真的能救他的命,他不可能害我。

    我问:“那个酒吧的门你还能打开吗?”

    杨嘉乐说:“能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打开吧,我要出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杨嘉乐走到酒吧大堂一面墙边,伸手对着墙面一摁,随着咔擦一声,那面墙裂出了一条缝,随后出现了一道门,我看的目瞪口呆,真是太神奇了。

    走出酒吧,四周是一栋栋高楼,我数了下,一共有八栋楼,这里正是那天晚上我们遇害的空间。

    我回过头,厉声质问:“你还不承认,这个空间是不是你搞得鬼,然后你让人偶在这里杀害我。”

    杨嘉乐诧异的说:“什么空间?”

    我指着四周,愤怒的说:“这里并不存在,在我们市里,其实是没有这个地方的,这整个区域就是一个诡异的空间。”

    杨嘉乐不可思议看着周遭,眯着眼在原地打量了半天,转过身说:“你不说我还真没发现,原来竟然会发生这种事情。”

    见我不信,杨嘉乐说:“你不会真的觉得这是我干的吧,一个小小的酒吧还好说,关键这是整个小区啊,我哪有这么大能力,搞出这样一个巨大的空间。”

    婷婷说:“这确实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到的,他应该没这个能力。”

    我的大脑一片混乱,难道说另有其人?

    我寻着记忆,一步步往前走,一直走到了两栋楼之间的小道处,终于发现了死去的人偶和项潜坤,他们两个被巨大的空调外机压住,并没有被人清理走,那个人偶尸首分家,头颅孤零零的躺在冰冷的地面上。

    我带着他们走上前,指着那个面具人偶,问杨嘉乐:“这个人偶和你的一模一样,当时要杀我的人偶也是这个样子,你还有什么话可说。”

    杨嘉乐打量了会,猛踹了下人偶,骂了句:“操,这一定是有人陷害我,我不会做这种无聊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他突然回过头,说:“一定是那个叫做佳佳的女人,她知道我的人偶什么样子,搞不好用了什么方法制作了和我一样的,不过既然能杀你,那应该比我的厉害。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他,这一路走来,骗我的人太多了,婷婷也和我说过,不要相信任何人,这说明她可能也有类似的经历。

    杨嘉乐继续说:“我发现在这背后,一直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左右着一切,从那天抓住的假冒者就可以看出,当时我为了让她说话,自己受伤了也没能成功,还有这么大一个空间,远非一般人可以想象。”

    老奶奶阴沉着眉头,看了眼头顶上方,脸色一白,急忙说:“快走,别在这逗留了,否则我们可能都会死在这。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