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诡村

第七十章 鬼王

    我见老奶奶如此恐慌,便知道大事不好了,这个地方确实诡异,进来之后,浑身都不自在。

    我们忙不迭走进了酒吧里,杨嘉乐关上门,好奇的问老奶奶:“刚才为什么这么急,你看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老奶奶抖动着嘴巴说:“我抬起头的时候,看到了一只诡异的眼睛,它在盯着我们。”

    杨嘉乐面色一凝,摸着下巴不说话了,他的眼神里似乎也带着恐慌。

    婷婷说:“为什么天上会有一只眼睛?”

    老奶奶阴沉着脸说:“很可能是某人通过某种介质在窥视着我们,有这种能力的人远非我们可以对抗的,如果他想杀我们,恐怕易如反掌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越发不安,这说明那天晚上,他并不想杀我们,要不然我们三个早死了。

    老奶奶动了动黑色的大眼睛,把我和婷婷拉到一边,小声说:“你们不是要去灵水村吗,赶快动身吧,不要在这里停留了,这里已经不安全了。”

    我深思熟虑了下,既然事情如此严重,我们确实不如避避风头,暂时离开这里,灵水村虽然危险,但是有老婆婆和管叔他们在,应该相对安全些。

    离开杨嘉乐家里,我和婷婷收拾东西,准备即刻启程,为了不引人注意,我通知了杜伟韬和万村长,在尚乡村汇合。

    老奶奶向我们交代了一些事情,独自一人回了老家,我们火急火燎赶到尚乡村时,万村长他们已经等了许久了,他们两个站在巫水桥上,抽着烟注视着汹涌澎湃的河水。

    风声呜咽,河水翻腾,波澜壮阔的黑水河呈现出大片的死气,我听人说这里的水原本就是死水,人不能喝。

    万村长忙给我递了根烟,欣喜的说:“总算把你给盼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接过香烟,抽了口,记得第一次见到万村长的时候就是在这里,也就是因为他,我才走到了今天,活的如此狼狈。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从他让我走上这条路的时候,我就没有想到有一天,我们会再次并肩走在一起,握手言和,人生真的很操蛋,出乎意料的事太多了,谁也不知道下一步会走向何方。

    万村长对灵水村的路线轻车熟路,当时就是他指点我的,所以毫不费力,我们就到了灵水村。

    我首先到了老婆婆家,她的屋子里空荡荡的,一往如常,凌乱不堪,看来她确实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我去管德柱家看了看,发现他们也不在,万村长说:“别犹豫了,我们还是先去那个寒冰洞吧,老婆婆被困在里面,应该还没出来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你怎么知道她还没出来?”

    万村长说:“我探查过了,那个寒冰洞洞口被封住了,里面透露着一股阴森的气息,必定凶险莫测,刚才你也看到了,老太婆并不在家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我记得上次和你说了婆婆的情况后,你说了句糟糕,中计了,便火急火燎的跑了,那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万村长说:“在此之前,有人告诉我说,老太婆一切安好,以后他肯定会把雪茹交给我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那个人是谁?”

    万村长摇了摇头:“我答应过那个人不会说出来的,这是我的承诺。”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既然他不愿意说,我也不能强求。

    杜伟韬说:“既然来了,不妨先带我去找我的女朋友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行,刚好她女朋友藏身的地点就在不远处的林子里,上次她还在那里跟踪我来着。

    我带着杜伟韬来到了阴暗的树林里,清冷的下午,林中透露着诡异的气息,我隐约看到树林深处,有灵魂在飘荡着。

    我停下了脚步,之前管德柱说,这里以前死过很多人,大多数是惨死的,冤魂不散,很容易惹上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杜伟韬诧异的问:“怎么不走了?”

    万村长深沉的说:“他有点怕了,这个地方是灵水村的禁地,很多脏东西都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脸色一白,慌乱的注视着四周,说:“难道说这里面有鬼?”

    万村长阴冷的说:“确实有,而且还不少,不过,如果它们不想现身的话,你看不到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问:“那我能看到我的女朋友吗?”

    万村长说:“这要看她想不想见你,不过我劝你最好有个心理准备,既然是禁地,必然无比危险,这里恶鬼遍布,只怕你的女朋友也……”

    杜伟韬猛烈的摇着头:“不可能,小钰不会变成这样的,她不会的。”

    万村长叹息了声,喃喃:“你这副样子,倒是让我想起了自己年轻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我们一路前行,从外面看去并不大的林子,殊不知里面空间广阔,根本看不到尽头,阴暗的树荫里,隐约传来了邪魅的笑声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我们就迷了路,林子里起了大雾,我的手突然被什么抓住了,触手冰凉,我的心里猛地一紧,低头看去,原来是一个小孩子。

    他穿着改良旗袍,双眼圈发黑,专注的看着我,突然间冒出来这样一个孩子,我也紧张,毕竟他不是人。

    万村长在一旁小声说:“你别动,这种小鬼最适合养着了。”

    婷婷紧张的说:“你不要冒这个险,这里的小鬼可不简单,你快让他放手。”

    我动了动,发现右手被小孩子握的死死的,根本拉不开,便笑着说:“你把哥哥的手松开好不好,我给你糖吃。”

    小孩子眼神一动,看来是被我诱惑到了,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巴,这一幕把我吓了一跳,因为他的舌头太长了,伸到了鼻子上。

    他冲我笑了笑,眼神里散发着妖异的红光,他说:“哥哥,我饿了,你帮帮我好不好?”

    我忙说:“你快把我放开,我现在就给你掏糖吃。”

    小孩子摇了摇头,笑嘻嘻的说:“哥哥,我想吃你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一咯噔,也不和他兜圈子了,使劲的拽着右手,他张开大嘴,露出了满嘴锋利的牙齿,快速咬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,千钧一发之际,婷婷拉了我一把,把东西塞到了那个小孩子嘴里,我一看原来是手电筒。

    小孩子直接把手电筒咬断了,恶狠狠的注视着我们,再一看,不知何时,他的手断了,苍白的手抓在我的手臂上,我胡乱的拍打着,把他的手甩落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婷婷手中拿着匕首,拉着我往后退了退,小孩子更加愤怒了,不断的叫着妈妈,妈妈,万村长脸色一白,总算从兜里掏出一个袋子,一把蒙住小孩子,把他装了起来,我看那个袋子迅速收紧,被他揣到了腰间里。

    万村长惊慌的望着四周,忙说:“快走吧,再不走一会就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我转过身,发现杜伟韬不见了,四周雾气弥漫,根本不知道他在哪,我朝着四周大喊,并没有听到他的回复。

    万村长拽着我,眉头皱的紧紧的,脸色格外严肃:“快走,要有东西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甩开他的手,倔强的说:“我不能走,杜伟韬不见了,我要把他找出来,带他出去。”

    万村长阴沉着脸说:“关键现在这种情形,就算你能找到他,估计也带不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话刚说完,一股阴风漫卷而来,树木摇晃,不少枯黄的落叶飘了下来,我看地面上的黄土起起伏伏,一直朝着我们席卷而来,婷婷忙拉着我说:“快跑。”

    由于大雾的原因,我们也不知道出口在哪,只能往后方跑,不过跑了许久,一直没有尽头,身后的阴风仿佛爬向了脊背,我的背后冰凉一片。

    我停在原地,猛烈的喘着气,说:“婷婷,我跑不动了。”

    婷婷看了我一眼,脸色一白,我紧张的问:“我怎么了?”

    婷婷捂住嘴说:“你的双眼血红,布满了血丝,脸色非常苍白,看上去就像一个死人。”

    我摸了摸自己的脸,哆嗦了下,我觉得自己的脸已经没有感觉了,我怔怔定在原地,这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我失魂落魄的看着婷婷,婷婷猛然把我拽开,只听嗖嗖几声响,身后飞过来几根树枝,直直的插在了地面上,如果刚才婷婷没有把我拽开,恐怕我已经成了羊肉串。

    我惊恐的转过身,只见眼前的树林里飘荡着一个白衣如雪的妇人,她的眉毛呈现血红色,眼睛里透露着妖异的绿光。

    万村长猛然一惊,颤巍巍的说:“鬼王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一凉,以前看过鬼片,鬼王往往是最厉害的恶鬼了,可以说不费吹灰之力都能把对手解决掉,我紧张的咽了口吐沫。

    婷婷紧紧握着我的双手,小声说:“你别怕,有我呢。”

    一股冰冷的寒意蔓延进了身体里,我如坠冰窟,打着寒颤,牙齿都不听使唤了,上下抖动发出咔咔的声响。

    那个女鬼悬在远处,阴冷诡异的眼神注视着我,她举起双手,我发现自己突然飘了起来,脖子好像被一双手扼住了。

    我使劲蹬着腿,却找不到着力点,婷婷拽我又拉不下来,女鬼嘿嘿的笑了,大有深意的看着我,对着我说:“好一双阴阳眼。”

    我想说话,却又说不出来,呼吸都是问题了,她这是想要憋死我吗?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