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诡村

第七十一章 恶鬼追杀

    婷婷突然放下了我,冲了过去,那女鬼说了句自不量力,只一挥手婷婷就被撞飞了老远,我看她跌倒在地面上,心里疼痛不己,使劲挣扎起来,怒瞪着她。

    她问:“你有话要说?”

    我猛烈的点着头,女鬼把我放了下来,我一屁股坐在地面上,喘了口气,说:“你到底想要干嘛?我们在这里不过是想找个人,并没有别的意图,你不用这样吧。”

    女鬼冷冷的指着旁边的万村长:“他带走了我的孩子,你觉得我可能会放过你们吗?”

    万村长扑通一声跪下来,磕了几个响头,哆嗦着说:“我的祖奶奶,我不知道这是你的娃啊,我要是知道,打死我也不敢啊。”

    万村长从腰间掏出那个袋子,手一抖,那个小孩子跑出来了,他跑到了女鬼身边,凶狠的注视着我们。

    我说:“这存属误会,既然这事情都解释清楚了,你看能不能网开一面。”

    女鬼大笑一声,从上面落下来,嘴一咧,说:“既然你们来了,就别想走了。”

    万村长猛锤了下地面,气势汹汹的站起来,眼神无比坚毅,声音洪亮如钟:“那既然谈不拢,就只有殊死一搏了。”

    我见万村长深呼了口气,双手往脸上一拉,那张脸皮顿时脱落了下来,映在我面前的是一个满脸黑气的男人,他似乎没有面孔,我倒抽了口气,这该不会才是他的真面目吧。

    那女鬼看了眼,面色一凝,幽幽说道:“食鬼续命,单是看你这一点就不能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万村长侧过头说:“你们先走,不用管我。”

    我看他脸部全是黑气,那颗头似乎除了眼睛只有骨架了,双腿不由得一软,这些天和我在一起的,原来是个怪物,他一直带着脸皮,难怪可以变成万村长和大师。

    婷婷拉着我的手,急忙说:“别在犹豫了,再不走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我看了眼大师,快速跑了出去,不管他到底是什么,这份恩情我记住了。

    万村长嘶吼一声,我听到身后传来了震耳欲聋的声响,旁边的几棵树瞬时倒下,树下面竟然冒出了几个泥人。

    雾气弥漫,跑了老远,后面的情况已经看不清楚了,依稀还可以听见打斗的声响,他们应该斗的很厉害,我听到了小鬼凄厉的惨叫。

    我心里一喜,说:“看来大师还是占据上风的。”

    婷婷叹息着说:“能保住一条命就不错了,刚才的叫声是大师的,他一直吞噬小鬼延续生命,等他身体里的小鬼死完了,他也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他竟然为了救我们做了这么大的牺牲,我的心里更加过意不去,婷婷说:“你也不要太内疚了,大师应该不会死的,只要能逃出这片林子,他就没事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那女鬼不会追出来吗?”

    婷婷摇了摇头:“那个女鬼是出不来的,要不然灵水村早乱了,这片林子就是困她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我惊讶的说:“你知道这里的情况?”

    婷婷点了下头,无奈的说:“只是我没有想到那个女鬼还在,我一直以为她死了,连同我的母亲一并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难道说这个女鬼和她的母亲有什么关联?我第一次听到婷婷提起她的母亲,这么多年了,有关她的家世我还一无所知,我记得小的时候见到她,那时她就已经和奶奶相依为命了。

    我问:“你能告诉我,以前是怎么回事吗?我想知道你的一切,请不要再隐瞒我了。”

    婷婷拽紧我的手,说:“回去再讲,现在我们要做的只有一件事,那就是逃命。”

    我回过头才发现,后面跟过来好几个鬼魂,还有两个骷髅架子,骷髅架子手里拿着砍刀,跑的飞快,一边跑一边嘟嘟着:“快赶上啦,快赶上啦。”

    我加足了马力往前跑,操,这是什么玩意,我第一次遇到这种脏东西。

    婷婷把刀子甩了出去,命中了那个追赶而来的骷髅架子,直接把它定在了树上,那个骷髅架子嚷嚷着:“你们跑不掉的。”

    跑了这么久,我全身已经没有力气了,雾气太大了,根本辨不清方位,我们不知道出口在哪里,如果一直这样下去,我们很可能会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时间紧迫,找到出口成了迫在眉睫的问题,那个骷髅架子追了上来,婷婷一脚把它踹散架了,骷髅头滚了老远,上下合拢着双嘴,我突然觉得没有那么恐怖了,倒是有些戏剧性。

    收拾了骷髅架子,四周安静多了,婷婷密切注视着四周,小声说:“用你的阴阳眼看一下,那些追过来的小鬼都藏在哪里,我看不到。”

    我注视着浓浓的迷雾,还没看清楚,一条绳子突然从头顶上方落下来,缠住了我的脖子,直接把我拉了上去,我本想呼喊救命,却见婷婷也被拉了上去。

    她瞪大了双眼,眼睛里布满了血丝,楚楚可怜的看着我,我使劲挣着绳子,想要去救她,可此刻我自身难保,这时我才觉得能力是如此重要,我想大声呼喊,然而却发不出一丝声音,我心想也许我这一辈子就这么完了吧。

    绳子上方爬下来一个枯瘦的小鬼头,它紧盯着我,伸出手摸向我的眼睛,露出了贪婪的神色,我知道它一定是来取我眼睛的。

    突然它痛苦的尖叫起来,从绳子上落了下去,绳子一松,我也跟着摔下去,我觉得全身都被摔散架了。

    婷婷落在我的身旁,我忙扶着她,颤抖的站起来,婷婷吸了口气,有气无力的说:“有人救了我们。”

    我看了眼四周,只见管德柱从远处走来,穿着一身道士服装,手拿桃木剑,气势十足,突然他被什么绊住了,摔了个狗吃屎。

    阿顺和虎子忙把他扶起来,管德柱拍了拍衣服,咳嗽了下说:“没注意,一时没注意。”

    我欣喜的摆了摆手:“管叔,原来是你救的我们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走过来,摸着胡子,严肃的说:“我不是和你说过吗,这里非常危险,你怎么跑进来了,要不然被我发现,恐怕你们早死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这还不是帮助朋友找人,我也没想到这里如此凶险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摇着头叹息:“不听老人言,吃亏在眼前。”

    阿顺问我:“明哥,你有没有见到那个恶鬼?”

    我问:“哪个?”

    虎子说:“鬼王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见了。”

    阿顺眉头一皱,打量了我半天,诧异的说:“她竟然没有杀你,真的好奇怪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它是要杀我来着,但是被朋友救了,这不是刚好又遇到了你们,它们现在想杀我也杀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阿顺在我身边转了转,砸了砸舌头,说:“明哥,你的背后有一道黑色的手印,你有没有觉得有什么不适的地方?”

    我说:“全身发冷,脸部已经没有知觉了,还有就是眼睛很疼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说:“那个女鬼终究还是怕你的,要不然这一掌你早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怕我?”我不可置信的指着自己,我又没有什么能力,有什么可怕的?

    管德柱笑呵呵的拍着我说:“你的潜力很大,以后我会慢慢告诉你的。”

    我一脸迷茫,他是第一个这样和我说的人,我还想再问,管德柱已经转身往前走了,我看了眼身后,忙不迭跟上。

    刚走出阴森森的树林,我第一眼便看到了杜伟韬,他在外面转着圈子,很是焦急,似乎等了很久了。

    杜伟韬见到我,慌忙跑了过来,我问:“你是什么时候跑出来的?”

    杜伟韬说:“有好大一会了,我一直在这里等你,又不敢进去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之前是什么情况,为什么突然间你就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阴沉着脸说:“因为我看到了小钰,一时太过激动,就追了过去。”

    我继续问:“那你们见面了?”

    杜伟韬重重的点了下头,说:“我们确实见面了,她和我说了很多事情。”

    婷婷问:“那她为什么没有和你一起出来?”

    杜伟韬悲伤的说:“她现在被一个女鬼控制了,不能出来,而且就算出来了,我也保护不了她,她会被人杀掉的,当初她就是逃命到这里寻找庇护的。”

    我呼了口气:“有人要杀她?”

    杜伟韬再次点头,我心里疑惑不解,他的女朋友只是一个普通人,杜伟韬说我们曾经还是校友,试想这样的一个人被人谋杀取走心脏之后,就连灵魂都遭到追杀,要么她不同寻常就像我一样,要么她就是知道了太多秘密。

    我问:“你问清楚她死去的真相了吗?”

    杜伟韬叹息着说:“其实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被别人谋害,她和我说,当初杀害她的是一个带着面具的人。”

    我心头一沉,这个人该不会是杨嘉乐吧?他当初也带着面具杀害过婷婷,还有婷婷的奶奶,可是他是因为痛恨婷婷,至于老杜女朋友,这有什么关系?我觉得等回去了,一定要问清楚。

    杜伟韬看了我半天欲言又止,我说:“你有什么话就直说,别藏着掖着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犹豫了下,说:“小钰告诉我,那个杀害她的人无意间曾说,他还要杀掉你,赵婷婷,杨凝,张阳,雪茹,虎子。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