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诡村

第七十二章 吞食鬼魂

    这句话像是一股电流,一下子击中了我的心脏,我整个人呆在原地,全身颤抖的厉害。

    这对我们几个而言恐怕都是晴天霹雳,我们面面向觎,眼中填满了疑惑,听杜伟韬说,他女朋友死了八年了,四年后是我,然后接着婷婷。

    难道说八年前,我们几个都已经计划在内了?这该是一个多大的阴谋?可我始终想不明白,为什么要选定我们几个?杀了我们又有什么意义呢?

    婷婷迷惑的问:“你女朋友真是这么说的?”

    杜伟韬郑重点头:“我没有必要骗你们。”

    虎子抖了抖身体,笑哈哈的说:“估计是开玩笑的,我在这里村子里呆了这么多年了,从小就没有接触过外面的世界,又没有多少人认识我,杀我干嘛。”

    看到我们严肃的表情,虎子捂住嘴突然不笑了,管德柱皱眉说:“这件事情我们需要好好想一想,看看有没有什么关联,我觉得应该没有这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我觉得也是,我们这些人之中,不在同一个年龄层,而且并不是所有人都认识,地理位置也不同,既然被选定,就肯定有关联。

    回去的时候,我们路过老婆婆家,我看她家大门敞开,门口窝着一只大白鹅,心头一喜,难道说老婆婆回来了?

    我朝房子里看了眼,果然看到了老婆婆的身影,婷婷快速跑了进去,我也忙不迭跟上,老婆婆见我们进来了,喘着气说:“小伙子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老婆婆,能再次见到你,我真的太高兴了,上次把你搁在山洞里,我一直过意不去。”

    老婆婆说:“你们那也是没办法,我能懂的,不过你说这话,我爱听。”

    我记得之前来的时候,老婆婆还不在呢,应该是刚回来的,这也就是说她在山洞里呆了好多天,我问:“你找到雪茹了吗?”

    老婆婆摇了摇头:“我在山洞里并没有发现她。”

    难道说是被人转移走了?管德柱说雪茹的身上有很大的秘密,也不知道是什么,她也是被选定之人,难道说背后的那个人看上她这一点?

    老婆婆转动着白色的大眼睛,盯着我说:“你不会骗我吧?”

    我忙举着手说:“我哪敢骗你啊,再说你给我下了蛊,我这条小命都在你手里攥着呢,我这不是找死吗?”

    老婆婆笑着说:“你小子的蛊虫明明被人取出来了,还在这骗我呢。”

    我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,婷婷一脸惊讶的问:“谁给你取的,我怎么不知道?”

    我说:“是万村长,这不是他帮我忙了吗,我这才答应他来这里帮忙寻找雪茹。”

    老婆婆阴沉着脸,一屁股坐起来,激动的问:“寻找谁?”

    我狠拍了下自己的嘴巴,真管不住这张嘴了,一说多了就容易露馅。

    看着老婆婆怒瞪的大眼睛,我呼了口气,轻声说:“雪茹,准确的说是雪茹的灵魂。”

    老奶奶转了转眼睛,往我身边靠了靠,又问:“万村长是谁?”

    我说:“这人你应该知道的,他说雪茹是他最爱的女人,他们两个青梅竹马,而且他就是在这个村子里长大的,对了,还有之前那个匕首,他说也是雪茹送给他的。”

    老奶奶朝着地面吐了口痰,说了声:“放屁,雪茹是我一手带大的,在这个村就没有和他青梅竹马的男孩子,就算是金大诚也是后来才接触的。”

    我一屁股坐下,难道说万村长又在骗我?

    我紧张的问:“那这个人你到底认不认识啊?”

    老奶奶歪着头,不屑的说:“你要说起来我还真认识,他不是灵水村的,而是古宇村的,以前来过这里,看上了雪茹,一直对雪茹穷追不舍,那把匕首就是他偷走的。”

    我不解的喃喃:“古宇村?那是哪?”

    婷婷说:“那是我老家,你之前去过的,不过那是很久以前的村名了,我们村现在改名了。”

    我恍然大悟,原来是那里,老奶奶继续说:“那小子不是什么好人,本来他在家里已经订了亲事了,后来爱上了雪茹,回去之后就把他未婚妻害死了,听说扔进了井里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一咯噔,难道说在婷婷老家的那口古井里,死去的女鬼正是万村长的未婚妻?怪不得那女鬼一直愤恨负心汉,怪不得她知道那把匕首。

    所有的事情迎刃而解,揭开了真相,我却被真相震撼到了,我实在没有想到万村长竟然做过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老婆婆阴沉的说:“他销声匿迹了这么多年,终于出来了,现在在哪?你告诉我,我去问问他,找雪茹的灵魂到底干嘛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他在那片鬼林里,听说那里是你们的禁区。”

    老婆婆疑惑的问:“他去那里干嘛?”

    我不好意思的说:“本来我是陪朋友进去找人的,就把万村长带过去了,后来我们遇到了鬼王,他为了让我们先走,就一个人留在那了。”

    老婆婆拍着手,哈哈大笑说:“那这下他就出不来了,死了好啊,这世上又少了一个祸害。”

    我紧张的问:“他真的出不来了吗?”

    老婆婆阴冷的说:“就算我进去也是九死一生,以他的能力怎么可能出的来,那个女鬼活了不知多少年了,一直是最大的祸害,若不是那片林子困住了她,恐怕这个村子都完蛋。”

    竟然这么厉害,我的心里五味杂陈,万村长如果真死在那里了,恐怕我要内疚一辈子,这已经是他第三次救我了。

    我问:“那个女鬼有什么名堂,为什么这么厉害?”

    老婆婆阴沉着脸说:“这个我真不知道,那个女鬼存在太久了,凡是进入那片林子的人几乎都死了,没有人知道她的过去。”

    老婆婆说罢看了眼婷婷,婷婷脸色一白,沉重的低下了头,全身抖动着,似乎十分痛苦,老婆婆无奈的摇了摇头,叹息了声:“你们最好不要去那里了,会没命的,听到了吗,婷婷。”

    婷婷没有说话,转身跑了出去,我疑惑的看了眼老婆婆,老婆婆摸着下巴说:“小伙子,不该问的别问。”

    我站起来,跑出门外去追婷婷,杜伟韬他们在门口等着,他们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一脸迷茫,我向四周看了看,并没有发现她的身影,便问大家:“婷婷去哪了?”

    杜伟韬指着远处的山道:“她朝着那个方向跑了,我刚才打招呼她也不说话,是发生什么事了吗?”

    我无奈的摆了摆手,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我深吸了口气,朝着那个山道跑去,阴暗的山道风声呜咽,枯黄的树叶纷飞,放眼望去,满眼荒芜。

    我找了半天,并没有发现她的身影,便对着四周大喊:“婷婷,你在哪?”

    没有人回答,只有空旷的回声在周遭打旋,我喊累了,在原地喘着气,突然有人在身后拍了我一下,我打了个激灵,以为是婷婷,忙转过身,这一看顿时吓了我一跳。

    面前是一个枯瘦的老人,皮包骨头,眼窝深陷,全身笼罩着一股死气,那双眼睛呈现血红色。

    他伸出行将木就的手,张了张嘴,半天憋出一句:“刘,刘明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格外沙哑,说出这句话仿佛废了好大劲,我直直的看了他老大会,发现他那双眼睛格外熟悉,我喉咙发紧,颤抖了下,问:“你,你是万村长?”

    他轻点了下头,我不可置信的看着他,这副模样与之前也相差太大了吧,简直判若两人好吗。

    我问:“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?”

    万村长指了指自己,没有说话,我在想这该不会才是他最终面目吧,难道是一直饲养小鬼,遭到了小鬼的反噬,最终搞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?

    万村长颤抖的指着自己的腰带,我狐疑的低下头,原来在他的腰部放着一个袋子,他似乎虚弱到了极点,风一吹就能倒下。

    我搓了搓手,见他眼神跳动着,应该是让我帮忙,我拿下他腰间的袋子,万村长又指了指自己的嘴巴。

    我愣了片刻,把袋子送到他嘴边,解开袋子的一瞬间,一股黑烟冒了出来,万村长紧紧拽住袋子,把整个头都伸了进去,他全身颤抖的厉害,躺在地面上像是癫痫发作。

    我在一旁吓坏了,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,一时又不敢上前,不多会万村长拿下了袋子,深呼了口气,我看他的面容扭曲,双眼充血,紧张的咽了口吐沫。

    万村长摸了摸自己的脸,声音依旧格外沙哑,他指着我:“你别怕,很快就会好的。”

    果不其然,等了几分钟,他的脸好多了,眼睛也不再血红,他坐在地面上系好袋子,打了个饱嗝,说:“多亏遇见了你,要不然还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你刚才是怎么了?是得了羊癫疯吗?”

    万村长脸色一沉,瞪着我说:“我刚才在补充营养。”

    我紧张的看了眼那个袋子,说:“也就是说你在吃东西?”

    万村长点头,我心里更加疑惑不解,刚才我拿那个袋子的时候,觉得非常轻,里面就好像没有东西,而且打开的时候,里面冒出了一团黑气,难道说是鬼魂?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