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诡村

第七十三章 欺骗

    万村长咳嗽了下,问我:“雪茹找到了吗?”

    我支支吾吾立在那,并不想说,毕竟他曾杀害过自己的未婚妻,这样的人搞不好心如蛇蝎,他一直在隐藏,说不定找雪茹也是另有目的。

    万村长说:“你就不要再隐瞒了,刚才我看到你们进了王老太婆家里,她回来了对吧?”

    我看他眼神瞬间充满了精光,问:“你找雪茹到底要干嘛?”

    万村长说:“还能干嘛,当然是救活她,她是我最爱的人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仅仅如此吗?”

    万村长眯着眼说:“是不是王老太婆和你说了什么?你可一定不要相信她,她一直藏着雪茹的灵魂另有目的,她不想让雪茹复活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她为什么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复活?”

    万村长说:“因为雪茹的身体里隐藏着很大的秘密,老太婆每天都会在夜晚跳入溪水河里,然后通过优昙婆罗变成雪茹的样子,感受年轻的快感,顺便研究她的身体。”

    我诧异不解:“她的身体不是被别人带走了吗?身体的秘密难道不也随着身体消失了?”

    万村长摇着头,郑重的说:“她的身体和灵魂戚戚相关,如果你想了解一切,只得到身体是不行的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一紧,忙说:“所以你想尽千方百计也想让雪茹复活对吧?”

    万村长激动的摆着手,说:“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,我是真的爱她,我可以为了她放弃一切,我甚至为了她害了自己的未婚妻,这种牺牲难道还不足以表明我的心吗?可她还是不明白,结果跟了那个人,落得了丧命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有句话果然说的没错,爱情能够让人失控,让人发疯,我没想到这个事情的真相他竟然亲口说了出来,杀害自己的未婚妻,这和禽兽有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我说:“你可能没想过你的未婚妻一直都在恨你,我差点没有死在她的手里。”

    万村长无奈的说了句抱歉,凉风习习,我站在阴暗的山道里,思绪纷杂。

    兴许那次老婆婆和管德柱起了矛盾,就是他在暗中做鬼,应该是他破坏了优昙婆罗,老婆婆怪罪在管德柱身上,扯断了他的一只手。

    我背对着万村长,摆了摆手:“我已经带你来到了这里,你也知道了雪茹的下落,我没有什么义务再帮你了,你好自为之吧。”

    万村长沙哑的说:“你必须帮我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我为什么要帮你?”

    万村长拍了拍我的肩膀,阴冷的笑着说:“如果你想知道当年的真相,你就必须帮我,同时我还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,你永远也不敢想的秘密。”

    我猛然转身:“你知道当年的真相?”

    万村长咧了咧嘴,挑动着眉头:“当年所有的一切我都知道,我知道是谁干的。”

    我忙问:“是谁?”

    万村长眯着眼说:“等你帮了我,我自然会告诉你的。”

    我不确信的打量着他,之前他还说对我当年的事情一无所知,这时又说知道当年的一切,我不禁怀疑话的真实性。

    万村长说:“我知道你怀疑我,不过为了证明我对当年的事情有所了解,我可以给你点提示,当时你们四个人被鬼东西追杀,一路逃到了树林里,项潜坤被鬼树杀死了,张阳是被你杀死的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些话,当年的一幅幅画面仿佛慢放的镜头,不断呈现在我的脑海里,我全身颤抖,额头流出了豆大的汗水,难道说这一切都是真的,张阳是被我害死的?可是为什么?

    我激动的拽住万村长的衣领,愤怒的说:“当年的事情一定是你做的,要不然你怎么可能会这么清楚。”

    万村长拍了拍我的手,咳嗽了下,说:“我可以发誓那件事并不是我做的,不过我不否认我有参与。”

    我把他扔在地上,怒气冲冲的盯着他,情绪已经高涨到怒不可遏的地步,终究他还是承认了,既然参与了也算是帮凶,我所经历的一切,痛苦、失忆、愤恨,惨淡的人生,同样也是他造成的。

    我甩过手,转身离去,坚决的说:“我不会再帮你了,你一直在欺骗我,是你造成了我悲苦的生活,以前是,现在也是。”

    万村长对着我嚷嚷:“你太单存了,你以为只有我一个人在欺骗你吗,你知不知道有些人欺骗了你一辈子,那个秘密你就不想知道吗。”

    我背对着他摆了摆手,我不想知道,一切我都不想知道了,今后我要置身事外,归隐山林,远离危险,和婷婷过着简单的生活。

    万村长说:“难道你就从来没有想过你的婷婷也在欺骗你吗?她才是最大的骗子,她欺骗了你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我身体顿时僵住了,双脚停留在地面上,心跳加速,万村长继续说:“难道你真的以为那个婷婷爱你吗?我告诉你,在你小的时候,她和她奶奶就已经找到你了,从那个时候起,她们就别有所图。”

    万村长一句话说到了我的心坎上,婷婷曾和我说她小的时候就认识我了,但是因为我是阴眼,注定多灾多祸,招来脏东西,她们为了安全选择离开了我,不过后来她们又回来了,婷婷走进了我的生命里,自从分开后我们再没有见过,她回来肯定不会因为爱情。

    我捂住自己疼痛的头,小时候的画面再次呈现在脑海中,落日余晖下,我挥手向婷婷和老奶奶送别,老奶奶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微笑,她吹着笛子,让我头昏脑胀,倒在地面上翻来覆去,我的眼睛疼痛难忍,仿佛裂开了。

    我全身惊出一股冷汗,我始终不相信婷婷会骗我,可这一切确实有说不通的地方,她们找到我的时候,至少老奶奶找到我的时候,一定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。

    我喘着粗气,惴惴不安的往前跑,万村长在后面喊:“等你想好了记得来找我,一旦事情办成,我一定将当年的真相一五一十的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我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,快速跑到了老婆婆家里,我观察了半天,并没有发现婷婷,看来她并没有回来,老婆婆怪异的看了我一眼,继续抚摸着自己的大白鹅。

    我再次来到了管德柱家里,发现婷婷也不在,杜伟韬坐起来说:“还没找到她吗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阿顺摸着下巴说:“以老夫之见,她很可能去了一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我忙问:“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阿顺幽幽说道:“竹声风浪至,鸟语花香聚,全山独景绝,不堪来一回,这地方自然是秀颐园了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那个地方在哪?她为什么要去那里?”

    阿顺犹豫了半天,突然眼神一亮,笑嘻嘻的看着我:“明哥,你又来我家了,我等了你很久了,一直有个东西想给你看来着,结果忘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阿顺跑进了房间里,我无奈的拍了下额头,一到正点上,他这双重人格就出现了。

    管德柱咳嗽了下,说:“秀颐园说远不远,就是不容易进去,不过我可以带你们去。”

    我忙让管德柱带路,我一边走一边问:“你们怎么知道婷婷会去那个地方?”

    管德柱说:“婷婷其实是灵水村的人,后来才随奶奶搬走的,那个秀颐园曾是她母亲居住的地方,每当她回来的时候,她总会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我从来没有听婷婷提起过她的母亲,她和我说她从小和奶奶相依为命,她的母亲去世了吗?

    我问起管德柱,管德柱摇了摇头,不时叹息,也没说出事情的真相,我们各自沉默的走着,各怀心事。

    不多会,管德柱带我们来到了一片竹林里,凉风吹过,竹涛阵阵,一群鸟儿飞上了天空,这竹林十分茂密,应该经过有人精心栽培和设计,每走到一个地方就会出现不少路口。

    管德柱带着我们七转八转,总算来到了一片园子里,里面中满了许多花草,一个清澈的池塘中间竖立着一座竹房子。

    我深呼了口气,走上前敲了敲门,婷婷打开了门,带着些惊讶,我看她眼睛湿露露的,像是刚刚哭过,忍不住抱住了她。

    我轻声说:“你去哪了,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很久,我很担心你。”

    婷婷说:“我心里不舒服,就来这里静一静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婷婷无力的推开我,背过身去:“你不用管,我没有事。”

    我知道她一定是遇到事情了,只是不想和我说,似乎从林子里出来,然后再到老婆婆家,她就开始变得不太正常了。

    我还是抱紧了她,坚定的说:“不管你遇到什么事都要告诉我,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。”

    婷婷趴在我的怀里,颤动着身体抽泣起来,她哽咽的说:“对不起,其实以前我欺骗了你,我主动接近你只是因为你是阴眼,只有你才能帮到我,只有你才能帮我找到母亲。”

    我心头一痛,颤巍巍的问:“那,那你一直以来都是在欺骗我?”

    婷婷抹了把眼泪,悲痛的说:“我承认以前我确实在欺骗你,接近你也是带着别的目的,但是这几年来我从来没有欺骗过你,因为我已经完全爱上你了。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