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诡村

第七十四章 恶灵

    婷婷的泪水肆无忌惮的涌出,很快弄湿了脸颊,她的眼睛很纯净,纯净中又夹带着难以言说的悲伤,我心头一软,再次把她拥入怀中。

    我深情地说:“婷婷,不管你做了什么,我都原谅你,你知道你是爱我的,这些年来,我都能感受的到。”

    我情不自禁吻住了她,这份感情我已经难以自拔了,什么谎言什么真相统统被我抛到了脑外,这一刻就算让我为她去死,我也会毫不犹豫。

    杜伟韬咳嗽了声,我转过身才发现,他们都在后面看着呢,虎子脸颊通红,不时抬起头打量我一下,然后再低下头。

    我紧紧握住婷婷的手,走出竹屋,通过询问,我了解了她母亲的事情,在她很小的时候,她母亲被人谋害,尸骨无存,她奶奶无意间发现,她母亲的灵魂在灵水村禁地的最里面,那是阴气最重的地方,常人去了根本无法承受,只有阴眼才行。

    我注视着婷婷的双眼,坚定的说:“我一定会帮你的。”

    婷婷猛烈的摇了摇头:“你不能去,至少现在不能。”

    我问为什么,一旁的管德柱说:“你太弱了,目前的你连个小鬼都对付不了,去了只有死路一条。”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:“那我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管德柱笑着说:“等你的双眼彻底稳定了,你的阴阳眼便能发挥最大作用,到时候那些小鬼就不敢靠近你了,在此期间你再学点本领,应该就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我摸了摸自己的双眼,难道说这双眼睛真的有这么厉害吗?他们总说我这双眼睛是与众不同的,不同与一般的阴阳眼,可我真的感受不到它到底特殊在哪里。

    走在回去的路上,婷婷瞥了眼老婆婆家,然后怔怔看了许久,我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婷婷说:“我总觉得不太对。”

    虎子问:“哪里不对了?”

    婷婷说:“你看到门口的那只大白鹅吗,它主要是负责看门的,按平时来说,它会一直注视着外面,但是它低着头好像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说:“它也会累的,休息下不是很正常吗?”

    婷婷摇了摇头:“奶奶一共有两只鹅,它们会轮流看门的,如果呆在门口,它们是绝对不会睡觉的。”

    婷婷狐疑的走了过去,到了院子门前,婷婷弯下身,看了眼大白鹅,忙和我们说:“它死了。”

    我们快速走上前,我低下头,发现大白鹅蜷缩在一起,它的嘴角带着血迹,那双眼睛闭上了,我拍了拍,它一动不动,确实是死了。

    婷婷慌忙跑了进去,我们忙不迭跟上,凌乱的房间里,光线昏暗,眼前的地面,桌椅碎裂,很明显有打斗的痕迹。

    婷婷冲进了卧室,急促的叫着:“奶奶,奶奶。”

    我们走进去的时候,老婆婆正躺在冰冷的地面上,婷婷紧紧抱着她,声音无比哽咽,我发现老奶奶的脑瓜子上开了一个血口子,她瞪大双眼注视着来人。

    管德柱弯下身,试了下鼻息,叹息着说:“她死了。”

    我全身冰凉,实在难以置信,这才多大一会,她就被人杀害了,老奶奶的实力我们有目共睹,能把她杀了,恐怕那个人更加厉害。

    婷婷心痛的抱着老奶奶,无助的抽泣着,我打了个激灵,忙问:“那个优昙婆罗能不能救她,当时我快死的时候不就是被那棵植物救了吗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无力的说:“她已经彻底死了,灵魂消散了,那棵优昙婆罗救不了她的。”

    我忙问:“那雪茹的灵魂呢?”

    管德柱说:“应该是被人带走了,我感受不到雪茹的灵魂。”

    难道说那个人进来杀害老婆婆就是为了取走雪茹的灵魂?我喉咙发紧,突然想到了万村长,他不择手段做了这一切不就是为了雪茹的灵魂吗?

    我仔细观察着四周,在老奶奶的手中发现了一个东西,那是一个破旧的布袋子,她紧紧握着,根本拽不下来,我弯下身,看这袋子如此熟悉,不就是万村长的东西吗。

    我指着那个布袋子,慌张的说:“这是万村长的,看来是他入室杀害了老婆婆。”

    婷婷面色一凝,悲伤的问:“难道他没有死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他从林子禁区里走出来了,算是死里逃生,我找你的时候还遇到他了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疑惑的问:“那个万村长是谁?”

    婷婷仰起头说:“你的结拜兄弟,严宽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脸色一沉,背着手不说话了,我听到他沉重的喘息声,看来他也很生气,怪不得阿顺认识万村长,原来万村长是管德柱的结拜兄弟。

    婷婷打量了老婆婆一会,略一犹豫,使劲拽出了老婆婆手中的布袋子,她轻蹙着眉头,当即打开了袋子。

    我惊呼了口气,还没来得及阻拦,一股黑烟从袋子里面冒了出来,婷婷咳嗽了下,忙把袋子扔掉,站起来不断的拍打着身子,我把她拉到身边,凝神注视着那团烟雾。

    黑色烟雾滚成了球状,带着诡异的笑声,在房间里回荡着,管德柱站在最前面,当即掏出了一张黄色纸符,那东西似乎很怕,快速钻进了老奶奶的身体里。

    杜伟韬在身后探着头,紧张的问:“那是啥玩意?”

    虎子说:“应该是恶灵。”

    原来万村长吃的竟然是这个东西,难怪他整个人狰狞不堪,骨瘦如柴,看上去就像一个怪物,肯定是受这些恶灵的影响。

    我不安的看着老婆婆,恶灵钻进了她的身体里,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状况,管德柱拿着黄色纸符,正准备走上前,老婆婆突然坐了起来,猛地抽了口气,她呼气的声音非常响亮,吓了我们一跳。

    我的心咚咚咚跳起来,喉咙发干,不过视线却没有移动半分,老婆婆机械性的扭过了头,白色的瞳孔转动着,没有一丝色彩。

    管德柱扬起手,大喝一声:“既然出现了,那就不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我见管德柱手中的纸符燃烧起来,气势逼人,老婆婆诡异的咧着嘴笑了下,猛地跳起来,一晃眼跑到了窗户边,只听轰隆一声,她把窗户撞破了一个大口子,逃跑了。

    我们随着管德柱追出去,举目四望,已经看不到她的身影,远处是阴森森的山道和茂密诡异的林子。

    婷婷打量着四周,沮丧的说:“都怪我,如果不是我好奇打开那个布袋子,或许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。”

    我安慰说:“这不怪你,毕竟你也不知道那里面是什么,况且婆婆已经死了,你不用太过自责。”

    婷婷悲痛的摇着头:“人死之后本应该入土为安的,结果却出现了这种事情,这是我一手造成的,我能不内疚吗。”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问:“还能找到婆婆吗?”

    虎子说:“这里地势复杂,恐怕想要找到她,难了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阴沉着脸,不多会从兜里掏出一个罗盘,那个罗盘我见过,之前阿顺就是用那个罗盘来寻找他,不过那罗盘一阴一阳,我看这罗盘两个指针不时转动着,看来是合二为一了。

    管德柱说:“应该是可以找到她的,只不过需要点时间。”

    婷婷扭过头说:“只要能找到她就好,我可以等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对着我们轻点了下头,用手转了下指针,随后皱了皱眉头,说:“容我想一下那老太婆的生辰八字。”

    我们一直在原地等着,风声呜咽,头顶被黑云遮盖,眼看快天黑了。这时远处的树林里晃动起来,呼啦啦几声响,不少乌鸦飞向了天空,大片的雾气弥漫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向着那个方向看去,隐约看到了树林里有不少怪物正往这里赶来,有骷髅架子,有腐烂的死人,有女鬼……

    我的心头不由一紧,全身都在发颤,我说:“管叔,不好了,有很多怪物朝着这边来了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阴沉着脸,望了眼树林的方向说:“这就是你的阴阳眼,现在发现与众不同了吧,然而这才只是刚开始,往后你会有更大的能力。”

    我已经无心去想这些了,危机迫在眉睫,那些怪物一旦冲过来,恐怕我们根本无法应付,我已经想到了惨痛结局,或许我们会被它们撕的粉碎……

    管德柱深呼了口气,喃喃:“看来她还是忍不住了,决定在今晚动手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问:“谁?”

    管德柱说:“鬼王,是她驱使的那些鬼东西,她想要抓到刘明,毁掉他的阴阳眼。”

    我全身一震,原来是她想要我死,怪不得这一路走来,一直有人要杀我,搞不好项潜坤、赵宇飞他们都是在那女鬼帮助下复活的,可我的心头又有一丝疑惑不解,我发现并不是所有人都要害我,有些鬼怪是想要我的眼睛,一个想要我的眼睛,一个想要毁掉我的眼睛,难道说这背后有两大势力?

    我正想着,远处的树林里传来了震天的声响,我回过头,发现有不少树木倒下了,树林里的鬼怪欢呼雀跃的涌来,我仿佛看到了那些怪物中间的女鬼,她正邪魅的对着我笑。

    管德柱拍了拍我的肩膀,沉声说:“快走吧,这里不能再逗留了,等他们出来了我们都会死的。”

    我喘了口气,心慌意乱的问:“它们这么多,我们能躲哪去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背对着我,一边走一边说:“不要想太多,跟我来就是了。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