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诡村

第七十六章 卸磨杀驴

    我脑子里一团乱麻,这事情实在太复杂,太诡异了,自从接触了这个村子,谜团就像雨后春笋般接踵而出,一直困扰着我。

    我不知何时睡着的,醒来的时候,婷婷已经不见了,卧室里空荡荡的,床头的木柜被打开了,那个破旧的照相机放在了里面,我记得是昨天晚上,阿顺给我的。

    我拿出来看了看,应该是没电了,根本打不开,看来只能回去后充电再看了。

    阳光透过窗户照了进来,我诧异的看了眼外面,宅院已经被摧残的不成样子,门外的篱笆墙全倒下了。

    我趴在窗户边看着残破的院落,难道说我们回来了?回到了管德柱家里?而我就在之前的卧室?

    我快速走出卧室,堂屋里乱糟糟的,桌椅碎裂,门也坏了,管德柱正在安装,杜伟韬正在一旁帮忙。

    阿顺从另一侧的卧室里走出来,伸了个懒腰,朝我打招呼,我走到他身边,诧异的问:“我们这是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    阿顺摸了摸头,问我:“明哥,你这是啥意思?什么回来?我们去哪了吗?”

    我解释说:“我们昨天晚上不是进了那个通道了吗?就是那个用阵法摆列的屋子,我想问的是,我们是什么时候从那里出来的?”

    阿顺摇了摇头,一脸迷茫,这时婷婷走来了,我问了下这个情况,婷婷把我拉进了卧室,小声说:“这个房子很奇怪,其实我觉得我们一直从未离开。”

    我惊讶的瞪大了眼睛,竟然从未离开,这是什么情况,我问:“难道我们昨天晚上没有进那个屋子?”

    婷婷眼神复杂,她搓着手,停顿了下,说:“我们确实进了那个屋子,我觉得那个屋子和这整个房间都是相通的,它们之间存在着某种联系,所以今天早上醒来的时候,我们又回到了原卧室。”

    我疑惑的点头,这个问题管德柱应该知道,我们走出卧室,帮忙收拾东西,我不时看一眼管德柱,他很安静,做起事来非常认真,对我而言他是非常神秘的,隐藏的很深,往往这种人才是最可怕的。

    我再次想起了昨晚,我在黑暗的空间里看到的另一个人,他和管德柱一模一样,似乎等了我很久了。

    我再次看了眼管德柱,他也在观察着我,双眼对视,他深邃的目光犹如一汪深潭,根本看不透。

    杜伟韬很快挡住了我的视线,他在我面前小声说:“刚才我在林子旁边看到小钰了。”

    我紧张的问:“你去那里干嘛,不要命啦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说:“我不经意看了眼外面,在暗处发现了她,然后就一直跟着她,她和我说,让我们快点走,这里已经不安全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当然知道这里不安全了,关键我们怎么走,这个村子处在半山腰,下面山林茂密,阴暗深处全都是脏东西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说:“管叔说了,他可以送我们走,并且答应我把小钰也带走。”

    我看了眼管德柱,他还在安装木门,整个人置身于阴影里,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,我抖动了下,问:“小钰不是在那个鬼林里吗?管叔怎么帮你把她带走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双手一摊:“这个我就不知道了,不过我相信他,管叔既然说了,就肯定有他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婷婷在一旁听完,走到了管德柱身边,他们两个小声讨论着,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,我只见管德柱点了点头,一脸严肃。

    经过了简单的收拾,屋子里整洁多了,管德柱把我们召集起来,说:“好了,我现在带你们去找王婆婆。”

    这时我才算明白,婷婷刚才和管德柱的对话,应该说的就是王婆婆的事情,她一直心怀愧疚,想让王婆婆入土为安。

    管德柱收拾好东西,发给我们每人一张黄色纸符,带着我们走出了院子,阿顺不愿意去,就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看他不时的打量着罗盘,紧蹙眉头,便问一旁的虎子:“这东西靠谱吗?”

    虎子说:“你放心,管叔算无遗漏,只要找准目标,就肯定能知道她在哪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拿着罗盘朝着山上走去,我看到茂密的山林,阴森森的树枝闪动着,心里总有些发慌。

    杜伟韬密切注意着四周,我看他眼神里充满期待,估计是想见到日思夜想的那个人,走进树林深处,突然杜伟韬身体一颤,紧紧盯着远处。

    我快速朝着那个方向看去,看到了一双枯瘦纤细的手扒在了树面上,心里不由得一紧,忙说:“那边有东西。”

    大家一起转过了视线,管德柱摸着胡子,阴沉的注视着那边,那是一棵很大的树,那东西藏在了树后面,一只手伸了出来,只是那只手有点太诡异了,让人看上去心里发寒。

    管德柱慢慢靠近,我们在身后小心翼翼的跟着,管德柱走到了树后面,时间仿佛凝滞了,大家谁都不说话,我看那边也没有什么动静,内心里非常忐忑。

    我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,拍了下虎子,准备过去看看,这时管德柱探出了头,冷冷的说:“严宽死了。”

    严宽?我想了半天,猛打了个激灵,严宽不就是万村长吗,我忙跑到大树后面,怔怔的看着这一幕,此刻的万村长身体萎缩,眼窝深陷,面容扭曲,十分恐怖。

    我紧张的问:“他不是杀害了老婆婆带着雪茹的灵魂跑了吗,怎么死在这了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说:“很明显他这是被人折磨致死的,死的时候非常痛苦,灵魂都没了。”

    我喃喃:“难道说是他背后的那个人?”

    管德柱面色凝重,扭过头问:“是谁?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也不知道,那个人好像有雪茹的身体,一直在要挟他,我的阴阳眼是被万村长开启的,而这最主要的还是那个隐藏在黑暗里的人指使的,很明显,达成目的后,他卸磨杀驴了。”

    虎子他们也都走了过来,看到这一幕,均吃惊不已,如今万村长死了,他身后的那个人也成了谜,那个人肯定杀害了万村长,取走了雪茹的灵魂。

    我问管德柱:“我记得之前你曾说雪茹的身体隐藏着很大的秘密,那到底是什么?”

    管德柱皱起眉头,沉重的说:“其实我也说不出来到底是什么,她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,当初严坤就是被她深深吸引无法自拔,才做出了大逆不道的事情,我一直觉得她的身体里有一种奇怪的力量,可是我还没有机会弄明白,她就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难道说有人想让她复活,就是为了得到她身体里的力量?可她已经死了几十年了,这盘棋下的可真大,她的死再次让我想起了小钰的话,可我还是想不出来,我、婷婷、杨凝、张阳、虎子之间到底有什么关联,为什么我们也在死亡名单里。

    管德柱叹了口气,掏出一张黄色纸符,甩到了万村长身上,顿时起了大火,他的身体在火光中逐渐消失。

    管德柱悲伤的说:“总算兄弟一场,这也算我能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了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把万村长的骨灰装了起来,揣进了随身携带的布袋里,笑容苍凉,他说:“一旦误入歧途,便永远也回不了头了,其实他为了雪茹,真的付出了很多。”

    我无奈的低下头,也许他这些年为了雪茹的复活疲于奔命,受尽苦楚,可他确实犯下了不能饶恕的错误,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,这句话说的一点都没错。

    收好骨灰,管德柱仰起头,看了眼茂密的山林,再次掏出罗盘,一马当先往前走去,他的背影十分苍凉。

    我跟上去问:“管叔,你觉得杀害万村长人会不会是金大诚?”

    管德柱脸色一变,问:“你为什么觉得会是他?”

    我说:“听说当年雪茹就是被他害死的,雪茹死后身体不见了,会不会是她带走了雪茹的身体,然后一直用来要挟万村长,骗他取得了雪茹灵魂,再次让雪茹复活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问我:“既然金大诚当年杀害了雪茹,为什么又让她复活?”

    我心里一紧,这确实是个很大的疑点,我在心中猜测,难道他是后悔了?或者想让雪茹复活得到她身体的神秘力量?

    我问:“雪茹当年的具体死因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管德柱摇了摇头,脸色依旧很阴沉,我以前在溪水的石台上看到,雪茹是被水底下什么东西拉进去的,她就是在那里死的,我并没有看到万金诚的身影,大家却都说她是被万金诚害死的,这事就有点蹊跷了。

    我再次问:“那你们是如何知道她被万金诚害死的呢?”

    管德柱阴冷的说:“因为我亲眼看到万金诚背着雪茹的尸身逃跑,当时他本来是被我们拦下来的,不过后来功亏一篑,还是让他跑掉了,在他的背后应该有人帮忙,那件事情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我记得以前管德柱和我说,他和老婆婆并不熟悉,老婆婆在这个村子里非常神秘,平时很少出来,我便问:“你们是指谁?”

    管德柱略一犹豫,说:“我和虎子,还有王老太婆。”

    我心头微颤了下,他还是骗我了,以前他和老婆婆携手拦过金大诚,说明还是和老婆婆认识的,既然出手相助,关系应该还不错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