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诡村

第七十七章 小鬼

    我满腹疑虑的跟着他往前走,管德柱凝神注视着前方,没再答话,我们踩在地面的枯树枝丫上,嘎吱的声响不断回荡着,寂静的山林似乎多了一丝诡异。

    管德柱一路沿着山道而行,最后在一个洞口处停了下来,我看这洞口四周布满了凌乱的石头,幽暗的空间里似有寒光闪烁,左眼皮微跳了下。

    这个洞口再熟悉不过了,当初老婆婆就是被堵在了这里面,只是不知道是谁把这个洞口的石头扒开了。

    管德柱手中的罗盘指针直直对着洞口,管德柱指着幽黑的山洞,说:“她就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想到之前在山洞里所经历的一切,我一时不敢进去,毕竟里面危险重重,一旦进去可就身不由己了,杜伟韬没有进去过,往前走了走,诧异的问:“既然确认了具体位置,你们为什么不进去?”

    我犹豫了下,忐忑不安的朝山洞里看了眼,管德柱已经进去了,我提醒:“老杜,待会进去了,一定要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疑惑的点头,我们几个人走进了幽暗的山洞里,我摸了摸自己的腰间,发现手电筒并没有带,婷婷旁边闪起了一道亮光,她朝我晃了晃:“是找这个吗?”

    我一看,原来手电筒在她手里,我轻轻摸了下她的头,婷婷突然扒开我的手,手电筒快速往前一晃,一脸惊慌。

    我快速转身,发现光线照射的地方,什么都没有,便问:“刚才怎么了,婷婷?”

    婷婷说:“我刚才好像看到了一个诡异的影子。”

    我仔细的看了眼四周,发现并没有什么影子,我问了下大家,大家也说没有,看婷婷一脸认真,又不像是假的。

    难道说墙壁某个位置就是一个暗门?我慎重起来,提醒大家小心点,杜伟韬走了几步,诧异的问:“这个洞里面有水吗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问这个干嘛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抹了把脸,吸了吸鼻子说:“我觉得上面总是漏水,我的头发都湿了,这是什么水,怎么带着臭味。”

    我全身顿时绷紧,刚才婷婷看到的影子不见了,难道说?

    我长大了嘴,准备提醒大家,这时突然从头顶跳下来一个怪物,它就立在我面前,五官溃烂,全身露着红色的血肉,还有不少粘液在往下淌……

    我吓坏了,双腿发颤,杜伟韬更是一屁股坐在了地面上,我还没来得及呼喊救命,那怪物就咬了过来。

    好在管德柱及时出手,掏出一根绳子勒住了那个怪物的脖子,我快速往后退,和杜伟韬摔在了一起,杜伟韬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我说:“别叫了,快跑吧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颤抖着说:“跑不掉了,你看看这地下面。”

    我往下一看,心里一咯噔,这下完了,不知何时,这地面伸出了几双幽黑枯瘦的鬼手,它们死死的拽住了我们的脚脖子。

    紧接着地面上冒出了几个骷髅头,它们张大嘴巴,上下合拢着,咔擦咔擦正朝我们我们而来,我大喊:“快救我们,这地面上有东西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他们被突然冒出来怪物拖住了,根本无法腾出手帮忙,我心急如焚,从兜里掏出了管德柱给我的纸符,不管三七二十一,朝着骷髅头扔了过去。

    轰一声响,纸符自动燃烧,那个骷髅头很快被火光吞噬了,杜伟韬也忙从兜里掏出纸符,总算坚持了两分钟。

    眼看还有一个骷髅头冲了过来,我们没有什么可防卫的东西了,使劲挣扎着,可就是动不了分毫,我的心跳的剧烈,只听噗嗤一声,一个匕首飞了过来,刚好命中骷髅头。

    婷婷快速跑过来,抽出骷髅头上的匕首,刷刷两下就把我们脚腕处的鬼手切了下来,她这动作行云流水,一气呵成,看的我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杜伟韬猛烈的喘着气,拍着胸口说:“还好,还好婷婷出手及时。”

    婷婷快速转过身,又对着那个怪物脖子来了一下,一颗血淋淋的头滚落了下来,随后那个怪物轰隆一声倒在了地面上。

    那颗血淋淋的头颅滑落到了我们脚边,杜伟韬踢了下,本想把它踢走,谁知那颗血头咬住了他的鞋,根本甩不掉。

    杜伟韬全身乱晃,颤巍巍的说:“你们别愣着了,快来帮忙啊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走过来,随后掏出一张纸符,扔了过来,刚好落在那颗头上,顿时火光弥漫,杜伟韬猛晃了下,那颗头滚到了一边,总算脱离了危险,但是他的鞋子却着火了。

    杜伟韬心急火燎的乱蹿,搞了好大一会才把火扑灭,他靠在墙壁上,猛烈的喘着气,一边喘气一边说:“我说刚才你们怎么在外面犹豫着不进来,原来里面这么危险,早知道我就在外面等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说:“你一个人在外面可能会更危险,凡事都有两面,进来未必是坏事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仰起头,估计是想辩驳两句,突然脸色一白,惊慌的指着我们身后说:“你们看,那个怪物跑了。”

    我转过身,见那个怪物跑的飞快,不多会消失在了巷道里,最后留在视线里的只有那个惨红的身影。

    管德柱重重的说:“我没想到这个血尸如此厉害,没了头也能跑,是我大意了。”

    婷婷安慰说:“这个毕竟我们也没有想到,当务之急是找到老婆婆,不能再耽搁了,一旦被那个女鬼抓到了机会,她肯定不会再让我们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凝神注视着手中的罗盘,光线照射下,我看罗盘指针强烈的晃动着,应该是被什么干扰了。

    管德柱把罗盘放入怀中,又掏出了两个小木偶,扔在了地面上,说:“去吧,找到王老太婆。”

    那个小木偶欣喜的点头,快速消失在了黑暗里,杜伟韬诧异的说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管德柱眯着眼说:“这是我养的小鬼,等你走的时候,你也会有的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不可置信的指着自己:“我也会有?”

    管德柱点头,朝着黑暗的通道深处走去,背影格外深沉,杜伟韬在我身边惊喜的说:“老刘,你听到了吗?管叔说我也会有。”

    我很平淡的走着,不时点头附和,以杜伟韬的能力,他要是养小鬼,肯定会遭到反噬的,到最后搞的人不人鬼不鬼,就像万村长一样。

    管德柱应该不会害他,说他也会有,那么只有一种可能,之后,他需要养他自己的女朋友,也就是那个小钰。

    我没有揭穿真相,自顾自走着,婷婷轻轻拍了我一下,在我耳边小声说:“你注意到了吗,这个通道墙壁上不太正常。”

    我仔细的看了眼墙壁,喉咙顿时一紧,脚步也停了下来,墙壁两边竟然亮着不少双黑色的眼睛。

    婷婷小声说:“别停下来,不能让它们发现。”

    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,心神不安的往前走,心里的恐惧却越发强烈,这么多小鬼,如果一下子扑上来,我们根本应付不了。

    管德柱的身影依旧很阴沉,他慢条斯理的走着,似乎什么都不知道,我走上前轻拍了他一下,管德柱低声说:“无妨,它们迟迟没有动手,也是怕。”

    原来他都知道,我轻吐了口气,也是,这种事情我都发现了,他怎么可能没有察觉,我有一丝诧异不解,便问:“它们怕什么?”

    管德柱说:“它们怕我,上次把它们抓住之后,给它们留下了心理阴影,它们不敢贸然出手。”

    我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四周,发现两边的墙壁上,无数双眼睛忽闪忽灭,估计它们也是在衡量,我还是有些担忧,万一它们不顾一切冲上来,我们岂不是完了。

    管德柱从兜里掏出一张黄色纸符,递给我,又从兜里掏出了黑色的袋子,那个袋子我很熟悉,上次管德柱就是把它们装进了里面。

    果然那些影子看到了管德柱的袋子,一转眼消失不见了,不多会,小木偶跑了回来,它用手指了指前方,叽叽喳喳,做出一脸恐惧的模样。

    我看回来的只有一个木偶,莫不是出了什么事情,管德柱把木偶收入怀中,一脸阴沉的注视着前方。

    我紧张问:“是出了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管德柱摆了摆手,示意我不要说话,他迈着沉稳的步子,摸着墙边往前走,比之前谨慎了许多,看来确实遇到了问题。

    到了一处拐角,管德柱蹲了下来,捡起来一个东西,光线覆盖下,我看到了那个东西,不由得呼了口气,原来是是他放出去的木偶,只不过那个木偶已经四分五裂了。

    管德柱的眼神冰冷,他只是把木偶装进了兜里,若无其事的继续前进,有种异于常人的冷静。

    婷婷小声问:“小鬼出了问题,还能找到老奶奶吗?”

    管德柱声音很淡,带有一丝沙哑:“已经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我心头一颤,已经找到了?他是怎么找到的,难道说那个小鬼?

    管德柱加快了步伐,朝着远处走去,随后停在了墙边,他伸出手在一旁的墙壁上摸索着,只听咔擦一声,那面墙裂开了一道口子,口子越来越大,原来竟是一道门。

    管德柱一马当先走进去,顺势往里面扔了一道纸符,火光映照下,我看到了洞穴里的血水池子,池子里面冒着水泡,不时传来啪啪的声响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