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诡村

第七十八章 咬伤

    腥臭味扑鼻而来,我们快速捏住了鼻子,杜伟韬紧张的问:“这是什么地方,感觉好诡异。”

    婷婷举着手电筒,皱起眉头说:“应该存放死人尸体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光线覆盖下,我看到墙壁上挂着不少尸体,他们被铁链子绑住,俨然成了干尸,沸腾的血水池里也飘荡着不少尸体,这里就像一个修罗场。

    婷婷拿着手电筒照了半天,问:“老奶奶在哪?我怎么没有看到她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指着远处的血水池,严肃的说:“她就在那下面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紧张的问:“她在那里干嘛?那水池里是血吗?太恐怖了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说:“她在那里面吸收煞气,来助她完成进化。”

    说罢管德柱走到了血水池边,慢慢蹲下来,面色凝重的看着下面,水池中涌出的气泡更多了,突然一双枯瘦的手伸了出来,一下拽住了他,这一下来的猝不及防,吓得我全身不由的一抖。

    管德柱面色凌厉,猛一使劲把那东西拽了出来,我定睛一看,原来是老婆婆,此刻的她完全变了样子,白色的眼睛变得血红一片,皱纹横生的脸部仿佛裂开了,分外恐怖。

    老婆婆恶狠狠地拽着管德柱的手,咧着大嘴,一下咬住了他的胳膊,我在远处看的心惊胆颤,忙说:“快帮忙啊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发颤着说:“怎么帮忙,你看看周边。”

    我看了眼四周,心头再次一紧,只见四面墙壁上的死人都下来了,正往我们这边而来,身后的石门也不知何时关上了,根本没法出去。

    虎子跑到了管德柱身边,两个人对抗着老婆婆,我们三个人只有婷婷会点驱魔的功夫,那些干尸来了,我们根本没法抵抗。

    婷婷把手电筒递给我,严肃的说:“你们在这里等着,千万不要乱走。”

    说罢婷婷冲了过去,我看她手起刀落,不断的用匕首刺进尸体里,却并没有起什么作用,管德柱冲我大喊:“刘明,接住。”

    阴暗的光线里,我看到寒光一闪,伸手接住了飞过来的东西,竟然是一把匕首,刀柄带着螺旋的阴阳鱼。

    这种匕首一共有两把,一把应该在警局物证室,另一把一直被老婆婆拿着,看来管德柱夺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把匕首扔给婷婷,这下就顺利多了,那些鬼东西一旦碰到匕首就会倒下,不多会地面上躺下了不少干尸,我欣喜万分,这样下去应该不会再有什么事了。

    谁知这时,只听一人大叫了声小心,我听这声音是女音,非常陌生,诧异的回望了下,只见面前出现了一道黑影,他就伫立在我面前,伸出了黑色的匕首,那个位置正对着我的心脏。

    一个人死死地拽住了那个黑影的手,这才没有让它得逞,要不然来这一下我可就完了,我颤巍巍的往后退了退,暗自捏了把汗,看向那个救我的人。

    这个女子现出了身影,我见过她,正是杜伟韬的女朋友,杜伟韬惊喜的说:“小钰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小钰说:“有人要杀你们,我必须要来。”

    她和那个黑影子纠缠在了一起,两个人在黑暗里打的难解难分,也不知他们是何时跟过来的,我竟然没有一点发现。

    杜伟韬担忧的说:“小钰,你一定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我惊慌的打量着四周,就怕再出现类似的情况,刚才实在太悬了,真是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凄厉的惨叫声传来,管德柱那边燃起了一道火光,我看老婆婆被大火燃着了,扑通一声躺在了地面上,再也不动分毫。

    婷婷腾出手来,跑到了我身边,我说:“你快去帮一下小钰吧。”

    那个黑影把小钰踹倒在地,很快消失在墙边,也不知道它跑哪里去了,婷婷把小钰带到了杜伟韬身边,杜伟韬哽咽的说:“原来你一直在保护我。”

    小钰说:“鬼母婆婆要杀你们,我怕你有危险,就偷偷跑了出来,暗中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鬼母婆婆是谁?”

    婷婷说:“就是那个鬼王。”

    我若有所思的点头,随后问:“你认识那个女鬼?”

    小钰说:“当时我被人追杀,就是过来投靠的她,自然认得。”

    我疑惑不解,便问:“你是怎么知道有这个地方的,以及怎么知道有这个鬼母?”

    小钰无力的回答:“我在被追杀的时候,曾有一位大师救了我,他告诉我说,如果想活只有到灵水村的阴林里寻找鬼母,寻找她的庇护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喃喃:“怪不得这么久以来,我费尽千辛万苦去寻找你,可就是找不到你的灵魂。”

    小钰紧张的说:“你们必须要赶快走,要不然一定会死在这里的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坚定的说:“要走一起走。”

    小钰低下头,悲伤的说:“如果我走了,她肯定不会放过我的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走过来,稳重的说:“你放心跟他们走,她找不到你的。”

    小钰听到管德柱这句话,面色一喜,忙问什么方法,却见管德柱从兜里掏出一个小玻璃瓶子,瓶子四周紧紧贴着黄色的纸符,管德柱说:“只要你进去,然后让杜伟韬每天用血液喂养你,你们不但能心灵相通,鬼母也找不到你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紧张的问:“这行吗?”

    管德柱确定的说:“你放心,保管万无一失。”

    小钰迫不及待的钻进了玻璃瓶子里,杜伟韬略一犹豫咬破手指,把血液滴在了里面,血红色的液体落入瓶中,只见瓶口冒出了一股红色的烟雾。

    管德柱凝神掐指嘴中念念有词,不多会把瓶子递给杜伟韬,说:“好了,不过她现在需要休息会,你不要打扰她,记住,每天清晨,喂一滴血就好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感激的点头,小心翼翼的把瓶子收起来,我看管德柱眼中带着一丝猩红,不知为何,心里总有些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婷婷把老婆婆的骨灰收了起来,我们一起走出阴暗的山洞,到了外面,映着明亮的光线,我才想起来管德柱受伤了,他的左臂伤口处隐隐泛着黑色。

    我紧张的问:“管叔,你的伤口没问题吗?”

    管德柱拍了拍伤口,轻描淡写的说:“没有大碍,等我回去上点药就没事了,你们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虎子看了眼,惊慌的说:“这伤口必须要赶快处理,要不然尸毒恶化,后果很严重的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眯着眼说:“难道你还不相信管叔吗,我说没事就一定能解决。”

    虎子低下头不说话了,不过从他刚才紧张的神色可以看出,这个伤口不容小觑,管德柱倒是不以为然,慢慢悠悠的走回了家里。

    阿顺见我们回来了,忙端茶倒水,管德柱说:“阿顺,别忙了,快去把糯米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阿顺忙点头,跑进了一个侧间里,取出了糯米,管德柱把糯米敷在伤口上,只听滋拉一声响,他的伤口位置冒出了一股黑烟,管德柱仰起头,眉头微皱了下,呼了口气。

    包扎伤口的时候,我看到那些糯米全变成了黑色,他的伤口位置,黑色的印迹就像是毒素一般不断往外扩散。

    我还是有些紧张,心里惴惴不安,再次问:“管叔,这真的没事吗?”

    管德柱摆了摆手:“你放心吧,没事的,你们快收拾东西吧,不要再留在村子里了,等会我亲自送你们下山,一定要赶在日落前离开。”

    我狐疑的看了眼他的伤口,说了声好,我回到房间里,把东西收拾好,拿上了阿顺给我的照相机。

    把一切整理妥当,我们在门口集合,管德柱带着我们向着山下走去,已经是下午了,昏黄的光线照射下来,看着一地枯黄的落叶,内心深处营出一种前所未有的沧桑感。

    管德柱走在最前面,佝偻着身子,走的十分缓慢,我的眼睛一痛,脑海中闪过一副画面,同样是萧瑟的秋季,管德柱站在远处,他对着我诡异的笑着,狭长的眸子填满了血丝。

    我全身一颤,怔怔的看着管德柱的身影,不安的感觉再次填满了心脏,婷婷紧张问我:“阿明,你怎么了?你的脸色好苍白啊,是不是生病了?”

    我苦笑着说没事,本想含糊过去,婷婷一直追根究底,我叹了口气,本想说起这件事,管德柱在下面摆着手,大声说:“你们快点吧,马上就要到傍晚了,这片树林太深,大家必须跟紧。”

    我看管德柱站在下面一直盯着我,我眼神一颤,忙不迭的赶过去,管德柱说:“这个林子非常茂密,是山路之中最危险的地方,大家密切注意四周,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这个林子我来回穿过多次了,每次都是到这里了,遇到了奇怪的事情,所以印象深刻,到了一棵树前,我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那是一棵枯萎的树,树面上露出了一张鬼脸,铺满落叶的地面,再次让我想起了往事,当时我们几个就是躺在那里,他们三个四分五裂,场面极度惊悚……

    我至今都想不明白我为什么会杀害张阳,明明是一起共患难的同事,来到危险境地本应携手共进退才是。

    我经过了解,得知张阳的人品很不错,而且很聪明,大家在被恶鬼追杀的时候,跑到了这里,一切嘎然而止,画面仿佛定格了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