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诡村

第七十九章 疑惑

    杜伟韬拍了拍我:“你怎么了?怎么感觉失魂落魄的?”

    我指着面前苍凉的地面,说:“你知道这是哪吗?”

    杜伟韬摇了摇头,我说:“这就是我们出事的地方,你永远想不到当时有多么惨痛,无数的恶鬼扑来,奇怪的鬼树,惊悚的尖叫声……”

    杜伟韬脸色一白,忙摆手:“你别说了,我没有想到这里有你惨痛的回忆,刚才不该问的。”

    我盯着管德柱,问:“管叔,对于当年的事情,你到底知道多少?”

    管德柱安静的说:“具体情况我并不清楚,当我赶来的时候,你们已经出事了,我记得我好像回答过你。”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说实在的,虽然管德柱救了我多次,我还是对他有所怀疑,他这个人太过神秘和稳重,忍不住让人一窥究竟。

    管德柱抬起头看了眼树缝里的天空,提醒:“如果再不走,那才是真正的危险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紧张的说:“要不我们还是快走吧,抓紧时间下山,远离这个危险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我闭上眼呼了口气,转头离开,婷婷在我耳边小声说:“我知道你在想什么。”

    我惊讶的看了她一眼,婷婷对我眨了眨眼睛,然后指了指管德柱,我心头一颤,不愧是我的女人,竟然连我的心思都能猜出来。

    婷婷轻轻一笑,递给我一个匕首,我看了眼,原来是管德柱从老婆婆身上拿下来的匕首,古铜色的纹路在树缝阳光下散发着微弱的光芒。

    婷婷说:“你拿着吧,当你一个人的时候,用来防身最好。”

    我略一犹豫接下了匕首,说:“你并没有把老婆婆安葬,你带着她的骨灰准备怎么办?”

    婷婷悲伤的说:“我准备交给奶奶,她们毕竟是孪生姐妹,死后也算给她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看到老婆婆的死去,其实我也有些难过,这段时间接触以来,我发现她并不坏,就这样死了多少让人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我说:“老婆婆死了,杨凝和大宇身上的蛊虫不知道还能不能解。”

    婷婷说:“你放心,婆婆死后,没有人可以驱动她饲养的蛊虫,那虫子就没有任何危害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我算是松了口气,管德柱送我们到了山下,一路都沉默寡言,分别的时候,管德柱咳嗽了下,快速转过了身,我不经意看到了他的脸色,一团黑气蔓延在他的脸上,十分诡异。

    我忙问:“管叔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管德柱背对着我们摆了摆手:“我没事,你们回去吧,我只能送你们到这里了,就此别过吧。”

    他沿着山道向上,很快消失在了看不见的树林里,我怔怔看了许久,婷婷问我:“你到底在怀疑什么?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觉得管叔不太对劲,他好像有点问题,具体怎么回事我也说不上来。”

    婷婷说:“算了,不管他了,他一直就这样,神神秘秘的,很奇怪。”

    我狐疑的转过视线,回到了家里,杜伟韬带着女朋友回去了,婷婷再三提醒杜伟韬:“你们呆在一起的时间不要太长,如果有什么不适,及时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诧异的点了点头,似乎不太高兴的离开了,我问:“怎么,有问题吗?”

    婷婷沉重的说:“他们毕竟阴阳两隔,人鬼殊途,如果呆在一起太久,那个小钰肯定会吸取他的阳气,我怕杜伟韬受不了,还有就是,我隐隐觉得饲养小钰这种方法不太对,可到底不对在哪,我也说不上来。”

    其实管德柱做法的时候,我也隐隐觉得不太对劲,可我毕竟对这方面不了解,也就没有说什么,既然婷婷说出了自己心头的疑惑,那说不定还真有问题。

    我说:“昨天晚上的时候,我睡不着一个人出去走动,在那个黑暗的空间里,我看到了另一个管德柱。”

    婷婷惊讶的看着我,摆着手说:“这怎么可能,你一定是看错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虽然是晚上,但我觉得很真实,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婷婷皱起眉头,这时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,突如其来的敲门声吓了我一跳,我心想这才刚回来,就有人找上门,难道说我们的行踪暴露,被人知道了?

    我透过猫眼,往外看了眼,有些紧张,因为门外面是杨嘉乐和杨凝,我们没和他打招呼就离开了,他们一定会非常生气,尤其是杨嘉乐,毕竟他觉得我能救他的命,我的离开就等于放弃他。

    敲门声更加急促了,杨嘉乐在门外嚷嚷着:“如果你再不开门,我就破门而入了。”

    我忙把门打开,杨嘉乐当即抓住了我的衣领,恼羞成怒把我摁在墙边,说:“好啊,你小子可以啊,竟然瞒着我偷偷跑掉,如果不是我在你家门前安了监控,恐怕我现在都不知道你回来了呢。”

    我忙说:“你放手,有话好好说。”

    杨嘉乐怒气冲冲的说:“我不放。”

    杨凝和婷婷一起劝说,他也没有放手,我说:“如果你再不放,你就不要想着让我救你了。”

    杨嘉乐快速把我松开,笑嘻嘻的站在我身边,忙对我捶肩捏背,整个人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变,他紧张的问:“你知道怎么救我了?”

    我咳嗽了下,说:“你这个应该是一种奇怪的病,不过你放心,肯定有方法治疗,你别急。”

    杨嘉乐叹了口气,说:“我能不急吗?”

    他拉开自己的衣服,敞开胸口让我看,我这一看,又是一惊,只见他的胸口位置已经完全溃烂了,一直快延伸到了脖子,内脏都快腐蚀掉了,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活下来的,实在太奇怪了。

    杨嘉乐拽着我,祈求的说:“你一定得救救我,如果再这样下去,我整个人都没了,只要你能救我,你让我干什么都行。”

    我安慰说:“你放心,既然我说了要救你,那就肯定会救的,只不过你要给我点时间。”

    杨嘉乐问我多久,我掰着手犹豫了半天,杨嘉乐阴冷的说:“一个星期,我只能给你一个星期,如果你一个星期内救不了我,我就让你们都陪葬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顿时凉了半截,早知道我就不说能救他了,这家伙把我当成了他的命中人,真不知道到底是哪位大师给他算得卦,他这么就信了呢?现在这个年代,混吃混喝的神婆多了,说不定他被人忽悠了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我突然想起,好像小钰也说她是经过一位大师指点才去的灵水村,上次我也见到了一位大师,他算卦确实很准,说的八九不离十,难道说真有这么一个高人?

    正犹豫着,电话铃声响了,我看了眼竟然是杨大宇的,自从我走后,也不知道他什么情况了,身体的问题好了没有。

    我快速摁了接听键,杨大宇兴奋的说:“明哥,你终于回来了,队长说,你明天别忘了上班,让我提醒你一下。”

    他那边噪音很大,应该是在歌厅里,旁边不时有美女殷勤的呼唤声,我问:“什么队长?”

    杨大宇打了个饱嗝,有一句没一句的说:“我们警局的队长啊,就这样先挂了,我还在忙。”

    很快挂断了通信,我再发过去发现他不接,我心里狐疑不定,我已经有好多天没有上班了,又没有请假,他们竟然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,那个新开的队长竟然让我明天去上班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疑惑在我的心头挥之不去,那个新队长是怎么知道我回来了?

    杨凝在一旁说:“你那个大宇兄弟最近和新队长打的很火热,两个人整天出去花天酒地。”

    我阴沉的说:“那个新队长大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婷婷问:“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次回来的时候,老杜就和我说新队长很奇怪,我当初还不信,后来发现他和假婷婷走的很近,又打情骂俏,又是办公室偷晴,我当时不知道情况,非常生气,就走进了办公室,对着他的脸就来了两拳,你们猜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婷婷紧张的问:“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的力道很足,一拳打下去,如果是一般人的话,他的牙都该被打掉了,脸上肯定也会肿起来的,不过他的脸部似乎很柔软,一拳被我打变形了,过不多会又回复了原样,非常的诡异。”

    杨凝惊奇的说:“怪不得你上次和队长起了冲突,大家都在拉你,竟然有这种事情,真的太奇怪了。”

    杨嘉乐拍了拍手,说:“这有什么,交给我吧,今晚我抽空去给你试探下,我倒要看看这家伙到底是什么做的。”

    我忙说:“你别冲动,目前我们什么都不清楚,暂时还是不要打草惊蛇的好。”

    杨嘉乐说:“你还记得在我酒吧里的那个美女佳佳吗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当然记得,当初就是她把大宇迷的神魂颠倒,结果把大宇害的也够惨。”

    杨嘉乐说:“我最近见到她了,她似乎一直在勾引我,每当我追到一个巷子里她就不见了,奇怪的是,我发现她好像会变脸,我怀疑她潜伏在我身边很久了,说不定上次假扮赵婷婷的人也是她。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