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诡村

第八十一章 诡异实验室

    我喊了声大宇,他并没有答话,准确的说他应该没有听见,我上前拍了拍他,他也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我正疑惑不解,杨大宇站了起来,身体僵硬的朝着门口走去,杨凝直直的看着杨大宇,诧异的问:“他这是梦游吗?”

    婷婷斟酌了下,搓着手说:“这个不好说,我们还是跟上去看看吧,看他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我们一路跟着杨大宇,只见他转了几个弯,去了地下一层,我看下面十分黑暗,什么都看不到,不由得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婷婷谨慎的说:“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下去了,这下面透露着一股阴森森的气息,有什么我们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其实我也不想下去,但是考虑到杨大宇的安危,却又不能不去,奶奶的,这家伙总是在拖后腿。

    我摸出了那把匕首,之前管德柱给我的纸符还剩一个,我递给杨凝用来防身,婷婷拿着手电筒叹了口气,无奈的跟着我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下去了之后,我才发现里面空间很大,透露着一股福尔马林的气味,四周非常黑暗,微弱的光线只能照亮一小片天地。

    杨大宇不知道去哪了,一切空荡荡的,每走一步都会传来清脆的声响,这声音让人提心吊胆。

    婷婷照着远处,突然停了下来,光线直直的定在一个物体上,她紧张的说:“阿明,你看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我定睛望去,心头一紧,那里好像是一个巨大的玻璃瓶,由于反光的原因,看的并不是很清楚。

    杨凝小声问:“要去看看吗?”

    我迟疑不定,怕是什么危险的东西,一时不敢靠过去,突然婷婷拿着手电筒快速一转,我看到了杨大宇,不过他很快消失在了玻璃瓶后面。

    我忙追过去,已经找不到他了,这时我才发现后面竟然有这么多巨大的玻璃瓶子,婷婷拿着手电筒靠近,光线映照下,我们彻底惊呆了。

    我发现面前的玻璃瓶子里装着一个人,她的长发在水中飘散着,绝美的脸庞让我心神一动,这不是别人,正是彩蝶。

    婷婷惊讶的捂住了嘴巴,慌乱的说:“她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我也非常吃惊,自从老奶奶被杨嘉乐刺杀,彩蝶的尸体就被警方带走了,按理说应该在停尸间等待家人认领,就算捐献出去了也应该在医院或者某个人体研究所啊,怎么会在这里呢?

    反射的灯光下,杨凝脸色苍白,惊恐的注视着玻璃瓶子,这里面应该是福尔马林液体,不时的朝着上面冒着气泡,浓烈的气味不断刺激着鼻腔。

    婷婷用手电筒照了照别的地方,我看这四面有解刨台,还有各种小玻璃瓶子,瓶子里面是各种器官,我疑惑的喃喃:“难道说谁在这里面做实验?”

    猝不及防,婷婷猛地一下把我拉到了一边,我全身颤了下,心也开始狂烈的跳起来,我忙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婷婷扬起手电筒,对着玻璃瓶子说:“你看。”

    我看了眼面前的瓶子,心头跳动的更厉害了,不知何时,彩蝶的眼睛睁开了,正瞪大眼睛盯着我们。

    杨凝惊恐的问:“她是不是还活着?”

    我抽了口气,说:“她不可能还活着的,如果是活人不可能放在这里面。”

    杨凝疑惑的看着我,其实说完这话,我也心虚,毕竟死人哪能突然睁开眼睛呢,莫非彩蝶的身体里藏着一个灵魂?那个灵魂复苏了?

    身后有脚步声传来,清晰的声响在耳边回荡着,不断打击着脆弱的心,我心神不宁的转过身,看到了杨大宇,他阴森的冲我们笑着,咧着嘴说:“你们都要留下,我要把你们都装进瓶子里。”

    我看他双眼血红,脸色苍白的可怕,这一定是中了什么魔障。

    杨大宇疯了一样冲过来,婷婷拦住他,一脚把他踹翻在地,杨大宇摔了个狗吃屎,又快速爬起来,手中竟然拿着明晃晃的刀子。

    婷婷手脚伶俐,这次直接把他摁倒在地下,杨大宇咧着嘴呜呜着,我从他血红色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个鬼影。

    我快速解开杨大宇的腰带把他捆了起来,这时只听哗啦一声巨响,身后的玻璃碎裂了,福尔马林液体四溅纷飞,搞的我全身都湿露露的。

    我心头一紧,知道大事不好了,忙拿着手电筒往后看,谁知手电筒还没转过去,一个破碎的玻璃杵在了我脖子上,我的右手只觉得一痛,手电筒掉落在了地面上,闪了两下灭了,眼前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婷婷惊慌的跑过来,担忧的叫着我的名字:“阿明。”

    身后的人冷冰冰的说:“不要过来,否则我要他的命。”

    婷婷应该是停了下来,因为我再没有听到脚步声,我紧张的说:“彩蝶,我们有话好好说,你别激动。”

    身后的人冷冷一笑:“我不是什么彩蝶,我只知道现在要带你去见主人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你的主人是谁?”

    “哪来这么多废话。”

    她勒紧了我的脖子,一直拉着我后退,我被她拽紧了,那个破碎的玻璃就在我脖子旁边,她稍一用力就能刺进我的脖子里,所以我们都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我惶惶不安的往后退,只觉得黑暗越来越浓,前面的一切已经都感受不到了,我听到啪嗒一声,身边响起了什么声音,身后的女子惊慌的动了动,问:“是谁?”

    没有人回答,我只感觉到身边有人不屑的笑了声,身后的女子更加紧张了,她拿着破碎的玻璃杵在我脖子上,我隐约觉得已经流血了。

    我喉咙发紧,忐忑不安的说:“你到底是谁?可千万别害我,再靠近的话,这女的估计要破开我的喉咙了。”

    我艰难了说了这句话,四周安静极了,我本以为那人离开了,谁知身后的女子尖叫了声,颤巍巍的放开了我,我听到她脚步凌乱,应该是站立不稳,往后退了几步,随后啪的一声跌坐在了地面上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她最后的声音是非常沙哑的,就好像喉咙被什么堵住了一样,我仿佛听到了血肉模糊的声音。

    依旧没有什么人回答她,静谧的空间里,我小心打量着周遭,呼吸也急促了起来。

    婷婷捡起手电筒,担忧的问:“阿明,你还好吗?”

    我说还好,应该被人救了,婷婷拍了拍手电筒走了过来,光线闪了几下恢复如常,这时我才看到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杨嘉乐眯着眼说:“这次可是我救了你,该怎么报答我。”

    我疑惑的问:“刚才是你?”

    杨嘉乐架着手,挑了挑眉头,笑呵呵的说:“你看看这四周,除了我还能有谁。”

    我看了眼地面上倒下的彩蝶,她的脖子被划破了,裂开的伤口触目惊心,不过她本来就是死人,并没有流血,按理说这样的伤口不应该让她死去,但是她却死了。

    我问:“你之前不是追踪佳佳去了吗,怎么突然跑到了这里。”

    杨嘉乐无奈的摊开手,说:“我确实追她去了,她绕了一大圈,一直和我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,如果是之前她早就消失了,我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,她这是在调虎离山,所以我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杨凝呼了口气,说:“哥,还好你回来的及时,要不然阿阳就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杨嘉乐拍了拍胸口,说:“你们放心,只要有我在,他就没事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杨嘉乐瘪下去的身体,心里不由得一紧,难道他没有感觉吗?

    婷婷走到我身边,摸了摸我的脖子,担忧的说:“你受伤了。”

    我呐呐的笑了笑,这种小伤还不碍事,婷婷从兜里掏出了一盒东西,抹到了我的脖子上,我觉得脖子一凉,痛感没了,伤口也出乎意料的愈合了。

    杨嘉乐注视着四周,眯着眼说:“这应该是一个秘密的实验所。”

    其实我也有这个猜测,四周泡着不少的人体器官,福尔马林的液体气味四处洋溢着,应该是在做什么实验。

    杨嘉乐嗅了嗅,他伸出手指着旁边转了转,手指直直定在了东南方向,随后挥了挥手说:“跟我走。”

    我们跟着他来到了一处解剖台,我看上面躺着一个女子,灯光映照下可以看到她绝美的容颜,我看她的四肢还有脖子处都是用绳子缝上去的,不禁让我想起了项潜坤。

    杨凝观察了半天,惊讶的说:“这具尸体不是同一个人,这是几个人组合拼接成都的。”

    我心头一惊,问:“你是怎么看出来的?”

    杨凝安静的说:“肤色,如果你仔细观察,你就会发现她们的肤色有着细微的差别。”

    我惊讶的看了眼女尸,并没有发现太大诧异,不得不惊叹她的观察能力。

    远处的杨大宇嚷嚷着,在地面上来回滚动,光线照过去,我看他全身抽搐,就像是得了羊癫疯。

    杨嘉乐指着大宇问我:“他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他被恶灵上身了。”

    杨嘉乐眯着眼,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,说:“把他交给我吧,我最喜欢这样的了。”

    他走到杨大宇身边,看了看杨大宇的眼睛,欣慰的点头,似乎很心奋,我紧张的问:“你想把他怎么样?”

    他把杨大宇提起来,扭着头诡异笑着说:“我想把他身体里的恶灵搞出来,遇到我算它倒霉。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