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诡村

第八十二章 狼图腾

    我担忧的看了眼杨大宇,就是不知道他会不会受到牵连,我对着阴暗的空间里拍了几张照片,报警之后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走出兴隆夜总会,外面的夜色已经非常浓烈,寒月高悬,冷风呼啸下,偶有三三两两的行人走在阴暗的街道。

    杨嘉乐把大宇带到了家里,他在一旁点了根蜡烛,捏着大宇的下巴塞进了他嘴里一个东西,我看大宇眼睛瞬时瞪大了,身体抖动的厉害,正要阻拦,婷婷对我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杨嘉乐咬破手指,点在了大宇额头上,我看大宇坐直了身子,再也不动了,倒是那个蜡烛的火苗不时跳动着,红色的火焰很快变成了蓝绿色。

    杨嘉乐眼神带着狂喜,双手探在大宇头部,竟然慢慢的拽出了一个人的影子,那是一个面目狰狞的女子,她使劲挣扎着,就像一个吸附在人身上的寄生虫,一直不愿意出来。

    杨嘉乐冷冷的笑着,诡异的笑声让我背脊发凉,他略一使劲把那个女鬼拽了出来,那女鬼颤巍巍的跪在地面上,精神惊恐。

    我看他掏出一个玻璃瓶子,把女鬼装了进去,忙问:“你打算用来干嘛?为什么不问问她是谁指使的这一切?”

    杨嘉乐阴冷的说:“你别急,在此之前先让我折磨折磨她,等她见识到我的手段怕了,自然会把一切都说出来,目前你们只需回家安心等待就好。”

    我看杨大宇躺在地面上,睡得像个死猪,问:“那他没事吧?”

    杨嘉乐刚说了声没事,大宇一屁股坐了起来,惊慌的四处观望,看到我之后,杨大宇轻呼了口气,抹了把额头的汗水说:“明哥,我做了一个噩梦,一个女鬼要以身相许。”

    杨凝露出了鄙夷的神色,我说:“你特码那不是做噩梦,是春梦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咽了口吐沫,紧张的说:“关键那是假的,女鬼勾引我,是想上我的身。”

    我踹了一脚,说:“你小子长点记性吧,整天色米咪的,女鬼不勾引你勾引谁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忙拍了拍屁股站起来,敬畏的看着我,随后他打量着四周,诧异的问:“明哥,这是哪,我怎么在这?”

    杨嘉乐眼神里闪动着精光,靠近杨大宇,轻声说:“你被女鬼带过来的,你忘了,好像有人在你身体里留下了东西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哆嗦了下,激动的摆着手说:“我忘了,你别胡说。”

    杨嘉乐无所谓的笑了两声:“行了,你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送杨大宇回去之后,我再三叮嘱,千万不要再去那些不三不四的地方,杨大宇不时点头,不过我觉得像他这种死性难改的人,这话估计起不了多少作用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,已经夜晚十一点多了,婷婷躺在我的胸口,问我:“你不觉得今天的事情很奇怪吗?”

    要说奇怪,貌似这一段时间经历的所有事情都不可思议,让人难以理解。

    婷婷说:“杨大宇把我们带进了地下一层的实验室,我觉得最大的目的可能是想让我们发现那个地方,毕竟如果想杀害我们的话,可以在任何地方,但她偏偏选择了实验室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她在那里或许只是想取我的眼睛。”

    婷婷摇了摇头,说:“我觉得还是不对,希望明天可以找杨嘉乐问清楚。”

    婷婷很快睡着了,我翻来覆去睡不着觉,半夜爬起来抽了根烟,我站在阳台上,感受着凉风,整个人精神多了。

    楼下黑洞洞的,一个人也没有,今晚星光惨淡,我猛抽了口烟,不经意看到了对面的楼层,一个乌鸦停在那直勾勾的看着我,血红色的眼睛在黑暗里妖异极了。

    我这一紧张一口烟抽入了肚子里,整个人呛得脸颊通红,止不住的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等我再抬起头时,那只乌鸦已经不见了,我朝着对面的楼层看了眼,那里一片黑暗,什么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我感到自己的眼睛非常疼痛,我回到洗手间里,对着镜子看了眼,发现自己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,就连自己身上也发生了奇异的变化,我的手臂上胸膛上冒出了奇怪的纹路,就像是血迹。

    我万分不安的摸着那些冒出来的纹路,却没有一点感觉,我看纹路不断扩散开,使劲的用水搓着皮肤,皮肤搓的通红,那些纹路不但没有消散,反而印的更深了。

    我心乱如麻,全身起了鸡皮疙瘩,婷婷出来上厕所,看到了我这副模样,惊慌失措问:“阿明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我茫然的说:“我也不知道,皮肤上突然出现了这个东西。”

    婷婷走上前摸了摸我的皮肤,问我有没有什么感觉,我摇了摇头,这东西太奇怪了,就像烙在了血肉里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诡异的纹路停止了扩散,婷婷惊讶的说:“这个图像好像一头狼。”

    我仔细看了眼,还真像,尤其是那双异常尖锐的眼睛,只是为什么我身上会冒出这副图案?

    我疑惑的问:“你知不知道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婷婷猜测说:“我觉得应该是某种图腾。”

    我心头猛地一颤,图腾是原始人迷信某种动物或自然物同氏族有血缘关系,因而用来做本氏族的徽号或标志,这种早已快要消失的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我身上。

    我问:“会不会是谁想要捉弄我,在我身体上做了什么手脚。”

    婷婷摇了摇头:“我看不像,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人会在身体上弄出这种标志,除非是纹身,可是你这并不是纹身,这标记就像融入了你的血液里,弄不掉的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越加忐忑不安,我上网查了不少信息,发帖询问了一些人,上面回答的五花八门,怎么说的都有。

    婷婷猜测说:“你这会不会是遗传下来的,到了一定年龄这个印迹就会出现?”

    我无奈的说:“我的家人都没有,只有我一个人才有,这应该不是遗传吧?”

    婷婷问我:“这几年为什么从来没有见过你的家人,也没见你们联系过?”

    其实对于这个事情我也挺苦恼的,当年失忆后,我们吵了一架,他们远走海外说要寻找治疗我的方法,结果再也没有回来,唯一的联系就是寥寥无几的书信,连个电话也没有。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悲伤如潮水般涌来,压抑已久的情绪瞬间将我淹没。

    婷婷又问了我一句话,让我全身颤栗起来,他说:“阿明,他们真的是你的亲生父母吗?”

    我激动的说:“他们从小将我抚养长大,当然是我的亲生父母。”

    婷婷靠在我怀里,轻声说:“对不起,这句话我不该问的。”

    我紧紧抱住她,轻吐了口气,她的询问在我的心头一直徘徊不去,说实在的,我确实和父母长的不像,小的时候,我们一直在城郊生活,也就是在那里,我碰到了婷婷和她的奶奶,后来父母在他们离开后就搬家了,我们来到了这个南方小城里。

    这份失而复得的回忆对我来说非常珍贵,在那口古井里,婷婷奶奶的笛声不断的冲击着我的大脑,也就在那时我才想起了这个过去,小时候的一切在后来的日子里越来越清晰明了。

    清晨的阳光跳跃进窗户,我被明亮的光线照醒了,我揉了揉眼睛,发现婷婷坐在窗户边,抽着烟深情的注视着外面。

    我皱起眉头,轻轻坐起来,抱住了她,我诧异的问:“你怎么抽起了烟?你以前可是从来不抽的。”

    婷婷脸上的表情很难过,她把烟摁灭,无力的说:“我想我母亲了,数十年来我一直在想尽办法救她,可是却一直无能为力。”

    我把她抱紧,深呼了口气:“婷婷,你不是有我吗,之前你也说了,那个地方我可以去,我能找到她。”

    婷婷摇了摇头,叹息着说:“可你现在的能力不够,我们必须要等,等你强大起来。”

    对于这个事情,其实我也非常苦恼,因为每次遇到危险,从来都是她保护我,而我却什么都做不了,在这方面我一直很愧疚。

    我问:“我能不能拜什么人为师?这样我就能变得更强。”

    婷婷再次叹了口气:“虽然世界之大,但是找一位良师真的很难,希望我们能尽快遇到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的师傅呢?既然他能教你也可以教我啊,或者你教我也可以啊。”

    婷婷猛烈的摇着头,她的脸色非常不好,似乎提起她的师傅她很紧张,想到杨嘉乐身上的问题,我不由得心里一寒,他说那好像是他师傅造成的,遇到这样的师傅恐怕我有九条命都不够。

    我紧张的握住婷婷的手,坚定的说:“我一定要努力求学,把自己变得强大起来,以后谁也不能欺负你。”

    婷婷靠在我的怀里,轻轻点头,这时刺耳的铃声响起,我烦躁的拿起手机,发现总是在不合时宜的当头,就会有人联系我。

    我看了眼来电显示竟然是杜伟韬,杜伟韬说:“老刘,新队长让你来上班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之前我没有请假,消失这么多天,他有没有说什么?”

    杜伟韬说:“队长就在我身边呢,你来吧。”

    我看他很快挂掉了,总觉得有些不对劲,心里惴惴不安,这个队长太神秘了,这么久以来,我一直不知道他在打什么算盘。

    婷婷站在我面前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我说:“这个局长大有问题,今天让我去上班,却从没提我消失的事情,还有我之前打他的时候,他的脸部变形扭曲了,后来很快恢复了原样。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