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诡村

第八十四章 可恶的欺骗

    原来他想得到小钰,虽然不知道他是什么目的,但我隐隐觉得这或许和当年的事情有所关联,小钰逃到灵水村就是想寻找庇护,因为她说一直有人要杀害她,队长突然说出这句话,不禁让我怀疑起来。

    我忙说:“老杜,你可千万不能给他,我们一定还有别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重重的说:“你放心,只要我还活着一天就不可能把小钰给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我稍放松了些,又问:“那他是怎么知道小钰在你这里的?”

    杜伟韬一直蹙着眉头,说:“其实我也不清楚,今天早上来到警局的时候,他突然让我进办公室,然后在我耳边说他知道了我的秘密。”

    我疑惑不解,难道说新队长有超强的感知能力,他能够感受到杜伟韬身上携带的鬼灵,可是他又怎么能确定那就是小钰呢?

    杜伟韬继续说:“我从来没有在外人面前拿出过那个玻璃瓶子,真的很难理解,他怎么会知道。”

    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,必须要弄清楚,这个队长实在太诡异了,我问:“你以前听说过他吗?”

    杜伟韬吸了口气,说:“听说他是从省城调过来的,我私下调查过,叫做金光亮,出身军人世家。”

    我很好奇这样的一个人怎么跑到了我们这里做队长,正想着,杨大宇突然从身后伸出头,笑呵呵的说:“兄弟们,今晚要不要出去玩玩,我请客啊。”

    正在思考的我被他吓了一跳,我拍了下桌子,转过身愤怒的注视着他,这家伙从来都是大大咧咧,没轻没重的,真是烦死了。

    杨大宇做出防卫的姿态,慌乱的问:“明哥,你这是咋了?”

    我再次拍了下桌子:“突然从身后蹿出来,你特码想吓死老子啊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不好意思的摆了摆手,摸着头说:“我这不是忘了吗,下次绝对不会了。”

    我无奈的叹了口气,这种时候实在无心搭理他,他倒是自由快活,却从来没有想过别人的难处,杜伟韬一个人坐在那压抑许久了,也没见他过来慰问两句。

    杨大宇又问:“那今晚要不要出去快活啊,我买单。”

    我调侃说:“呦,你小子发了啊,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方,带我们去哪快活啊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再次变得嬉皮笑脸,打着响指说:“当然是兴隆夜总会了,我有那里的会员卡,超优惠的。”

    看到他这副犯贱样子,我就想上去踹两脚,这家伙果然是死性不改,昨晚刚在那里出事,今天又想着过去了。

    我说:“你这穷屌丝哪来的钱办会员卡,貌似那里消费很高吧,办个会员估计得上万吧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摆着手说:“这不是我办的,是队长送我的,他可是那里的老板啊。”

    我全身一抖,激动的一屁股坐起来,我怔怔的看着杨大宇,不确信的问:“你刚才说金队长是兴隆夜总会的老板?”

    杨大宇猛拍了下脑袋,抬起头说:“你瞧我这记性,现在已经不叫兴隆夜总会了,不过他是那里的老板没错。”

    我心头跳动的越发强烈,怪不得我报警之后没有警察过去,原来一直都是他在作祟,这个队长太不简单了,那个夜总会恐怕还有更多的秘密。

    杨大宇伸着头,挑了挑眉头,问:“明哥,去吗?”

    我拍了下杨大宇的肩膀,笑着说:“既然是你请客,那必须去啊。”

    话虽这么说,我心里却想着今晚能不能找到些什么,到时候一定要带着杨大宇和婷婷。

    说定之后,我回到了家里,婷婷正在做饭,我百无聊赖,翻开了自己的背包,拿出了阿顺给我的照相机,充电之后,我打开了电子相册。

    本来我是带着好奇心去看的,结果里面的内容让我为之一振,一幅幅惊悚的照片,让我全身颤栗,我看到了项潜坤他们死去的惨状,地面上黄色的树叶已经变得血红,强烈的画面感撞击着眼球,我的脑袋疼痛欲裂。

    我仿佛看到了张阳,他的面部扭曲,全身抖索着,似乎十分痛苦,他对我说:“兄弟,杀了我吧,求你了,我实在受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我呼吸急促,颤巍巍的后退,他却跑到了我面前,眼睛血红,狠狠地掐着我的脖子:“快,杀了我,我不想成为怪物,我快控制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我用匕首捅入了他的胸膛,带着热泪,带着痛苦,鲜血喷溅,我的身上全都是血红色,看上去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“阿明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我听到了婷婷急切的呼喊,她好像抱住了我,我慢慢睁开眼睛,呼吸急促,眼前的画面似乎很模糊。

    我喘着粗气问:“我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婷婷焦急的说:“你的眼睛布满了血丝,刚才一直在地上抽搐着,就好像中了什么魔咒,太可怕了,你现在好些了吗?”

    我无力的说:“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婷婷把我扶到沙发上,不时的搓揉着我的胸膛,我闭上眼,缓了好大会,喝了杯水,才好转过来。

    婷婷捡起照相机,看了眼相册,生气的说:“你怎么又看以前的东西,我不是说过吗,以前的事情不能再回忆了,你们两个之间会产生冲撞的。”

    我无奈的摆了摆手:“一时好奇,没忍住。”

    婷婷观看着照相机突然不说话了,我看她脸色格外严肃,忙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婷婷把照相机收起来,装作若无其事样子,说: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我觉得不太对,快速把照相机拽了过来,这一看我愣在了沙发上,这张照片竟然是万村长和管德柱,他们并肩站在阴暗茂密的山林里,身后的地面上还躺着四分五裂的死人,那个地方我再熟悉不过了,正是当年我遇害的地方。

    我全身绷紧,照片带给我的震撼让我的心剧烈的跳动起来,这说明当年的事情,管德柱也可能有参与,这一路走来,他很可能一直在欺骗我,就像万村长之前和我说的,其实所有人都在欺骗我。

    婷婷把我搂在怀里,轻声安慰:“兴许不是你想的那样,到时候我们问清楚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我咬了咬牙,说:“不用问了,那个管德柱应该真的有问题,现在杜伟韬也出事了,小钰,他快控制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婷婷脸色一沉,把我抱得更紧,她哽咽的说:“对不起,如果当年不是我,也许你就不会经历这么多事情了,阿明,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,你惩罚我吧,打我骂我都可以,只要你别赶我走。”

    我推开婷婷,一脸茫然,疑惑的问:“这又是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婷婷犹豫了许久,说:“还记得你小的时候吗,当时你挥手送我和奶奶离开,其实那个时候你的阴眼还没有完全开启,是奶奶,她用笛声帮了你一把,如果没有那件事,或许你之后就不会经历这么多,对不起,阿明。”

    婷婷哭的梨花带雨,这些年我的所有经历她都知道,她肯定受不了了,深深地内疚自责才让她多年之后,说出了这个真相。

    我深沉的注视着窗外,说实在的,我从来没有这么失落过,万村长说的没错,她欺骗了我一辈子,一直以来都是带着目的和我在一起,我悲惨的生活都是她和她奶奶造成的,她们才是源头。

    可是我是真的爱她,见不得她流泪,人非圣贤孰能无过,况且她有难言之隐,我紧紧把她搂入怀中,这一刻仿佛什么都不重要了,只要我们能在一起就好。

    老奶奶从一旁走出来,对着我们摇了摇头,她叹了口气,说:“婷婷,你终究还是优柔寡断,如果你下不去手,还是让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婷婷拦在我面前,凄苦的说:“奶奶,如果你想要杀他,就先杀了我吧。”

    老奶奶用拐杖戳了下地面,阴冷的说:“婷婷,你就不想见你的母亲了吗?只要杀了这个小子,鬼王就答应把你母亲还回来,数十年来,难道你把她忘了?”

    婷婷咬着牙说:“我想见她,但是我不能以牺牲阿明为代价,除非我死。”

    老奶奶摇着头叹息:“看来你终究还是爱上了他,不可能回头了。”

    婷婷悲伤的说:“其实从四年前那件事发生之后,我就已经完全爱上他了,你知道的不是吗?”

    我心里颤抖的厉害,怎么突然之间变成了这种情况,老奶奶是什么时候过来的?她竟然要杀我。

    难道说她们和女鬼之间达成了协议?以前她们从来没有这个想法,也就是说这个协议是这两天达成的,那个女鬼联系到了她们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,我看到的那只乌鸦,应该是婷婷的奶奶派过来的。

    我紧紧盯着老奶奶,她全身散发着阴森的气息,那双大眼睛带着诡异的亮光,她看了我一眼,咧着嘴怒气冲冲的说:“婷婷,但愿你不会后悔。”

    说罢,老奶奶甩手走出门外,啪一声关上了门,随后房间里陷入了久违的寂静,我失魂落魄的走到卧室,难过像是潮水一般袭来,瞬间将我淹没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怎么睡着的,醒来的时候,婷婷就趴在我身边,她呼吸均匀,皱着眉头,眼角湿润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