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诡村

第八十五章 解除契约

    我心有不忍,给她披上外套,一个人走出了卧室,已经下午三点多了,窗外的光线依旧十分强烈,我整个人昏沉沉的,刚下楼就看到了不远处的老奶奶,她阴冷的注视着我,眼神锐利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看来她还是没有打算放过我,我给杨嘉乐打了个电话,我们约好在一家咖啡店见面。

    杨嘉乐带着杨凝过来的,两个人点了杯咖啡,杨嘉乐问我有什么事,我犹豫了半天,说:“杜伟韬这两天出了点事,你看能不能解决一下?”

    杨嘉乐搓了搓手,问:“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他找到了自己女朋友的灵魂,把她饲养在了一个玻璃瓶子里,每天喂一滴血,但是最近他好像控制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杨凝惊呼:“他竟然找到了小钰,在哪找到的,貌似她已经死了八年了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对,确实死了很久了,好像有人要追杀她。我忐忑的看了眼杨凝,小钰说杨凝也是追杀的对象,我斟酌着不知道这件事该不该告诉她。

    杨嘉乐眼睛里闪烁着精光,舔了舔舌头,说:“这件事交给我了,关于鬼魂我最拿手了。”

    我心头莫名一紧,忙说:“你可不能伤害她,只需要帮忙让老杜减轻痛苦就好了,让他好过点。”

    杨嘉乐眯着眼说:“你放心,先带我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我们走在喧闹的街头,不时穿过人群,杨嘉乐背着手,不时看着四周的商铺,似乎很感兴趣,我看他走的如此缓慢,忍不住说:“今天我们不是来逛街的,你带我们来这里干嘛?”

    杨嘉乐深沉的说:“难道你就没有发现,这一路走来一直有人跟着你吗?”

    杨凝紧张的四下观望,忙问:“在哪?”

    杨嘉乐严肃的说:“不要回头,否则会被发现的。”

    杨凝快速和我站在一旁,并肩走着,这条商业街人声鼎沸,不时可以听到店铺门前放着的流行歌曲,我呼了口气,说:“算了吧,还是坐车走吧,如果她想跟踪,就一直跟吧,反正我也无所谓了。”

    杨凝诧异的说:“难道你知道是谁在跟踪你?”

    我点头,一定是老奶奶,从我下楼开始,她就一直在暗处观察着我,杨嘉乐看了我一眼,大有深意的说:“看来那个佳佳对你很感兴趣,她跟踪你可不是一天两天了。”

    我怔在原地,难道跟踪我的人是她?我快速回头看了眼,身后人来人往,并没有看到她的身影。

    杨嘉乐摇着头:“我早就说过不让你回头,现在人早藏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想不通,她为什么一直跟着我,她到底又是什么人?难道和金队长一样?

    杨嘉乐叹了口气:“没意思,太没意思了,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我带着他们来到了杜伟韬家里,我敲了敲门,一直没有回应,打了电话,杜伟韬沙哑的说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听到他沙哑虚弱的声音,我疑惑的问:“你不在家吗?”

    杜伟韬说在,刚才没听到,我告诉他就在他家门前,杜伟韬很快开了门,开门一瞬间,明亮的光线照进屋子里,杜伟韬快速捂住了眼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一瞬间,但我也看到了他双眼发黑,脸色苍白,就像熬夜过度的病人,杨嘉乐关上门,杜伟韬才把双手放下来。

    杨凝惊讶的说:“你这是怎么了,才几天不见,你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?”

    杜伟韬无力的走动着,咳嗽了下,说:“还不是因为小钰。”

    杨嘉乐眯着眼问:“她在哪,带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打开卧室,指了指远处的角落,房间里很黑暗,窗帘什么都拉上了,小钰缩在床脚,不住的哆嗦着,她的头发很长,在地面散落着,全身透露着一股说不出来的诡异。

    杜伟韬沙哑的说:“我能感受到她的痛苦,她怕伤害我,一直缩在那。”

    杨嘉乐拽出杜伟韬的手臂,拉开他的衣袖看了眼,皱起眉头说:“你是不是和她订了契约?看这样子,好像方法不太对,应该是出现了反噬。”

    我看杜伟韬的手臂上乌黑一片,忙问:“有没有什么方法解决?”

    杨嘉乐阴沉的说:“最好的方法就是帮他们解除契约,如果一直持续下去,他会被拖死的。”

    我急忙说:“那还不快点。”

    杨嘉乐拉过去一张桌子,点了根蜡烛,摆放好三把椅子,然后又把小钰拽了过来,我看小钰眼神通红,焦灼不安的来回张望着,很像犯了毒瘾的犯人。

    最后她把目光定在了杨嘉乐身上,猛地张开大口,朝着杨嘉乐的左手咬了上去,我惊呼了口气,这一下下去恐怕得留下很深的伤口,一定会剧痛无比。

    杨嘉乐嘴角勾起一抹弧度,无所谓的摆了摆手,示意我们不用担心,不多会,小钰就把他放开了,杨嘉乐阴森的笑着说:“想吸我的血,那是不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他们三个在桌子旁坐下,杨嘉乐点好蜡烛,掏出匕首在三个人手心划出了一道口子,三个人紧紧握在了一起,我看蜡烛忽闪忽灭,三个人抖动的非常厉害,心里越加紧张不安。

    杨嘉乐嘴里一直念着奇怪的语言,我听了半天,没有听出什么意思,我想应该类似什么咒语。

    火苗跳动着,嘭的一声喷出老高,我吓了一跳,此刻的杨嘉乐面目狰狞,桌子都晃动了起来,他抽紧了脖子,半天说了几个字:“快,把蜡烛灭了。”

    我快速走上前摁灭了蜡烛,这时,他们才算停下来,杜伟韬和小钰扑腾一下倒在了桌面上,再也不动了,杨嘉乐坐在那仰着脖子,喘息粗气,额头冒出了大量汗水。

    我紧张的问:“成功了吗?”

    杨嘉乐捏了把汗,喘着气说:“没有成功,那个人太厉害了,我解不开,不过你也不要太担心,我已经减轻了他们的痛苦,对契约做了一些改变,这段时间应该不会再有事了。”

    杨凝不安的问:“刚才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杨嘉乐无力的说:“刚才我差点陷进去,如果不是及时灭了蜡烛,恐怕我们三个都玩完,这到底是谁给他们弄得契约,太强大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是灵水村的管德柱。”

    杨嘉乐面色一沉,咽了口吐沫,说:“你怎么又去那里了,你不知道那里是极其凶残之地吗。”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如果可以不去,我又怎么会犯险去那种地方呢。

    杨嘉乐说:“那个诡异的村子,隐藏着太多秘密,很多人死在了那里,我亲眼所见。”

    杨凝感叹着说:“是啊,毕竟我也去过,那里简直不是人呆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我已经去过几次了,在那里遇到了不少危险,就是那个村子打开了我奇异世界的大门,如果没有去过那里,恐怕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会有这么多离奇古怪的事情。

    杨嘉乐继续说:“我认识管德柱,那个老家伙好像和我师傅有交情,几年前我随着师傅上山找过他,不过后来我师傅就不见了,我不知道去了哪里,就像在人间蒸发了一样,我觉得可能被村子里的什么东西干掉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杨嘉乐开怀大笑,看来他确实恨他师傅,杨凝小声问:“哥,你这几年到底经历了什么?”

    杨嘉乐扭过头,笑容僵在脸上,突然变得阴冷无比,他咧着嘴说:“我经历了你永远也不敢想的事情,每天在死人堆里生活,在噬人如命的奇怪虫子中摸爬滚打,那种痛苦还不如死了。”

    杨凝脸色刷的一白,喃喃:“当年我只知道父母送你去学艺,却从来没有想到你会经历这样的事。”

    杨嘉乐猛拍了下桌子,愤怒的说:“不要给我提他们两个,如果可以我宁愿从来没有这两个亲人。”

    杨凝哽咽的说:“哥,你怎么可以这样,他们毕竟是我们的父母啊。”

    杨嘉乐嘿嘿笑起来,他盯着杨凝,恶狠狠的说:“难道你以为他们当年把我送出去,会不知道我将要经历什么吗,我告诉你,他们比我更清楚。”

    杨凝僵在原地,哆嗦着说:“这,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杨嘉乐站起来,阴冷的说:“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,一切都是你太天真了,我们的父母早就变得不人不鬼了。”

    杨凝的脸色再次一白,不信的摇着头,杨嘉乐没有搭理他,突然他猛颤了下,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,噗一声吐出了大量的鲜血。

    我吓了一跳,紧张的问:“你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杨嘉乐靠在椅子上,瞪大了眼睛,也不答话,就像死了一样,我心里顿时凉了半截,他该不会真的死在这了吧?

    杨凝紧张的走过去,不时的晃动着杨嘉乐,他一直瞪大眼睛,不动分毫,我试了下他的鼻息,身体猛地一颤,不由得往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我去,他真的死了。

    这太突然了,我们还不知道怎么回事,他就死了,实在难以接受,杨凝不时的拍打着他的脸,都已经绝望了,突然杨嘉乐猛抽了口气,从椅子上跃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再次被他吓了一跳,呼吸都屏住了,杨嘉乐距离我非常近,他大口的喘着气,一股腥臭味扑鼻而来,我不由得捏住了鼻子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