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诡村

第八十六章 监控

    杨嘉乐拽住我的衣领,气喘吁吁的说:“时间不多了,你快点找方法救我。”

    我紧张的问:“你刚才是怎么了?和你的伤势有关?”

    杨嘉乐脸色苍白,他放开我,过了会平静了下来,说:“伤势越来越严重,已经快腐烂到心脏了,如果你再找不到办法救我,我恐怕真的要死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放心,我一定会救你的。”

    我本想说出灵水村的优昙婆罗,那棵树可以恢复伤口,就一定可以救他,这时门外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,我们面面向觎,这会是谁?

    我快速走到门口,透过猫眼却看不到任何人,敲门声再次响起,越发急促,却很无力,听声音是从下方传来的。

    我问:“是谁啊?”

    回声很弱,略带沙哑:“是我,佳佳。”

    我心头一紧,忙把门打开了,她靠在门口,随着门一开倒在了屋里面,我看她的胸口一片血红,好像受了很严重的伤。

    我本想去扶她,杨嘉乐把我拉到了一边,看了眼佳佳,小声说:“以防有诈,让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他把佳佳扶到客厅沙发上,佳佳伸了伸手让我过去,杨嘉乐点头说:“她确实受了重伤,不是假的,看这样子应该是没有希望了。”

    我慢慢靠近,小声问:“你这是怎么了?谁干的?”

    佳佳不时吐出鲜血,说话都很费力,我靠近她耳边,才听到她在说:“金,金大诚,害的我。”

    我心头猛然一颤,难道说金大诚就在这个城市里?

    她继续说:“我一直在为他做事,他要害你,我,我不能让你受伤害,因为,我们是同一类人……”

    她支支吾吾,试图努力拉开自己的内衣,可惜试了半天,头一歪,双手无力的下垂,再也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我怔怔的看着她,还没准备问话呢,杨嘉乐说:“她死了。”

    我僵在原地,心跳的剧烈,就这样死了?一切也太突然了吧,刚才她说和我是同一类人,这是什么情况?金大诚一直躲在背后,他为什么要害我?金大诚在哪?

    我茫然的看着佳佳,她闭上眼睛,死的时候表情非常痛苦,似乎带着不甘,杨凝眼尖,她走到佳佳身旁,嗤一声拉开了佳佳的内衣。

    我惊讶的问:“你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杨凝说:“难道你们没有发现她快死的时候一直拉她的衣服吗,我觉得她的身体上或许有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杨嘉乐舔了舔嘴唇,眯着眼打量着佳佳,杨凝阴冷的看了我们一眼,快速站到佳佳身前,挡住了我们视线。

    杨嘉乐咳嗽了声,若无其事的摸着下巴,问我:“你猜她的身体上会有什么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伤口。”

    杨嘉乐大有深意的摇了摇头:“如果是伤口的话,我觉得她没必要让你看,再说她是女儿身,哪有随随便便让男人看她的身体呢,这说明她的身体上一定有很重要的东西,至少对你而言是非常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他的猜测倒是有一定的道理,不过我实在猜测不出来,难道说她的身体上隐藏着什么秘密?

    杨凝脱掉她的衣服,把她翻过来,随后再也不动了,杨凝侧过身,指着她的背后:“你们看,她的背后上有个图案,会不会是想让我们看这个。”

    我看了眼佳佳后背上的图案,心头一紧,怔怔楞在了那,这个图案我再熟悉不过了,因为我的身上也有个这样的图腾,那是一头狼,野性十足的一头狼。

    怪不得她和我说我们是同一类人,不过我身上的图腾是昨晚才出现的,她又是怎么知道我们是同一类人的?我很疑惑,可惜这个秘密随着她的死,可能永远被埋葬了。

    杨凝盯着我问:“你认识这个图案?”

    我摸着头,尽量转移自己专注的神色:“这个图形是一头狼,是个明眼人都能看出来,难道你们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杨凝无奈的看着我: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想知道这个图形寓意,她为什么会在佳佳身上。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表示我也不知道,杨嘉乐仔细看了眼,说:“这应该是个图腾,说不定是某一个家族,或者部族的象征。”

    我紧张的看了眼佳佳,难道说她和我有什么关系?我们是同一个家族的人?我觉得这件事有必要等父母回来以后问清楚。

    杨凝问:“那现在她怎么办?”

    我思考半天,说:“我要把她放起来,有很多事情需要弄清楚。”

    杨嘉乐诧异的看着我,在我身边看了半天,指着手说:“你该不会和她一样吧,莫非你的身体上也印着一头狼?”

    我扬了下手,苦涩一笑:“你想多了,我怎么会和她一样。”

    杨嘉乐笑呵呵的靠近我,快速伸手把我的衣服拽开了,我使劲挣扎,却打不过他,只能任由他把我的衣服撕破,杨凝也不帮忙,估计也对这件事很感兴趣。

    很快我的胸膛、后背都露了出来,我看了眼胸膛位置,惊讶的发现那个狼图腾已经不见了,杨嘉乐呐呐说:“哎呀,看来是我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我生气的穿好衣服,走到了佳佳身旁,这时杜伟韬已经醒了,我看他精神了不少,看来杨嘉乐的方法确实有用。

    我向杜伟韬要了车钥匙,转身抱着佳佳走出了房间,回去的路上,车流拥挤,我透过后视镜才发现有两辆车一直在跟着我。

    到了宽阔的路面,后面两辆车加足了马力,猛冲过来,差点没有把我的车子撞翻,我转弯加速,快速驶向另一条道,然后踩了下急刹车,成功和他们保持了平行的距离。

    透过车窗我看到了另外两辆车里面的人,他们带着面具,穿着厚厚的衣服,和那天在诡异空间里的面具人一样,我心头一紧,难道说他们是来杀我的?

    他们再次冲了过来,车子之间的撞击响起了巨大的轰隆声,考验车技的时候到了,我握紧方向盘,加速,再次来个急刹车,成功跑到了他们后面。

    我快速后退,再次转向另一条道,后面的车不断涌来,他们被堵在了另一条道上,已经退不了了。

    我手心冒出了大量的汗水,车子前面被撞的不成样子,已经着火了,下了立交桥,我快速抱着佳佳下了车,刚走出不远,只听轰隆一声,老杜的车爆炸了,我听到了不少女的在尖叫。

    火急火燎的赶回家,我整个人已经累的虚脱,就连敲门都很无力,婷婷见到我,忙把我拽了进去,我把佳佳放下。

    婷婷诧异的问:“你带她回来干什么?她好像受伤了。”

    我喘了口气说:“她不是受伤了,而是死了,她的身上出现了狼图腾,我觉得很可能和我有关,我需要搞清楚。”

    之前我就买了一个大冰箱,原本是为了保存婷婷尸身的,现在终于有了用处,我把佳佳放进去,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婷婷说:“我发现我们已经被监控了,现在四面全都是看我们的人,我觉得我们这里已经不安全了。”

    我紧张的问:“这是什么情况,怎么会有人监督我们?”

    婷婷摇了摇头,说:“我也不知道,不清楚对方是谁。”

    她拉着我走到窗户边,轻轻拉开了窗帘,指着对面的楼层:“你看正对面的窗户。”

    我仔细看了眼,发现正有一个人拿着望远镜注视着这里,那个人竟然带着诡异的面具,我握紧了拳头,这些面具人太可恶了,一直纠缠不休,到底要干嘛。

    婷婷又指了指远处的电线:“你看,那里停着几只乌鸦,它们应该也是在监控我们,如果你仔细观察,你会发现还有好几个地方都有人监控。”

    我紧张的观望着外面,视线掠过一扇扇窗户,确实发现了监控,我快速把窗帘拉上,问:“这是什么时候开始的?”

    婷婷说:“大概两个小时左右。”

    那个时候我还在杜伟韬家里,后来佳佳跑了过来,她说是金大诚杀害的她,难道说外面的人是金大诚派来的?他怕佳佳泄露了什么秘密,所以不想再等了,准备除掉我?

    我始终想不通他为什么要害我,我在房间里踱着步,突然一个念头击中了我,万村长一直在为一个人做事,那个人后来杀了他,如果万村长背后的人是万金诚,当年的事情他很可能才是幕后主使,也就是说他是冲着我的眼睛而来的。

    婷婷静默了会,再次拉开窗帘看了眼,问:“你知道是谁吗?”

    我说:“应该是金大诚。”

    婷婷眼神跳动了下,心神不宁的放下了窗帘,很明显她很震惊,准确的说有些畏惧,因为她扶着窗户的手在发颤。

    婷婷慌乱的看着我:“他怎么会在这里,他让人盯着你干嘛?你见过他了?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没有见过他。”

    婷婷问:“那你怎么猜测是他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佳佳和我说的,她一直在为金大诚做事,金大诚想要害我,她就是被金大诚杀害的,我觉得万村长身后的人就是他,他应该想要取我的眼睛。”

    婷婷握住了我的手,眼神焦灼不安,我问:“怎么?那个金大诚很可怕吗?”

    婷婷深深地点了下头:“他这个人很狡猾,我以前见过,表面和蔼可亲,私下心如蛇蝎,阿明,我们恐怕有大麻烦了。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