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诡村

第八十七章 再无瓜葛

    婷婷都这么说,金大诚应该很危险,我紧张的拍着手,不时拉开窗帘看一眼窗外,他派人盯着这里,应该怕我们逃走。

    我从腰间掏出一把匕首递给婷婷,希望她可以用来防身,婷婷担忧的问:“那你呢?”

    我掏出了另一把匕首,婷婷惊讶不已:“你这把匕首是从哪里得来的?”

    我说:“新队长送给我的。”

    婷婷思考了会,皱起眉头,疑惑的说:“新队长?”

    我说对,他从物证室里拿出来的,这个队长很奇怪,非常神秘,他好像知道很多事情,而且他的身体应该有问题,我打过他,发现的脸部可以变形,不过很快就会恢复原样。

    婷婷紧张的说:“等什么时候有空了,你一定要带我见见他,这种人突然来到这里,什么目的还不知道,如果心怀不轨,我们就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我点头,这个事情我看的比较清楚,一直留有防备,不过眼前这种情况,我们已经陷入了危险之中,看这阵仗,金大诚随时都有可能动手,我回来的时候,那两个开车的面具人就想杀我,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人。

    我把目前的情况和婷婷说了下,婷婷握紧了匕首,说:“这样下去,我们一直陷入被动也不是办法,不如以进为退,抓住那些人问清楚情况。”

    我觉得这个想法比较犯险,不过目前似乎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了,我们换了身衣服带着帽子走出门外,在一楼后面的另一个通道出去,转了一圈到了最前面一栋楼里。

    我们走到正对面的房间门前,婷婷小心翼翼的拍了拍门,然后我们快速躲了起来,不多会一个带着面具的人探出了头,婷婷眼疾手快,快速卡住了门口,匕首伸了过去,利刃距离那个人的脖子只有一毫米。

    那个人瞬间不动了,举起了双手,我们侧身走近屋里,啪嗒一声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我盯着他问:“说,你到底是谁?为什么一直监视我?”

    婷婷补充:“如果你不说实话,我立刻就能要你的命。”

    眼前人咯噔一声咽了口吐沫,抖索着说:“明哥,是我啊,我是大宇。”

    我快速把他脸上的面具拿下来,这一看确实是他,心头无比震撼,婷婷准备拿下刀子,我对她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我记得有些面具人是可以变脸的,眼前这个到底是不是真正的杨大宇还不好说,杨大宇紧张的说:“明哥,你快让嫂子把匕首放下吧,我怕,你说这万一手一抖,我这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我眯着眼打量着他,问了他几个问题,杨大宇一一回答,都很正确,包括我们在一起的时候,所经历的一些尴尬事,他都记得一清二楚,这时我才对婷婷点头,婷婷拿下了刀子。

    杨大宇松了口气,我上去拍了他一巴掌,问:“你为什么在这里监视我,还带着面具,面具谁给你的?”

    杨大宇摸着头说:“是队长让我来监视你的,他说你会遇到危险,如果发现什么情况让我立即汇报。”

    “那面具呢?也是他给你的?”

    杨大宇伸了伸脖子,说:“面具不是他给我的,我进来的时候,这个脸谱面具就在这个房间里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拿着面具朝我晃了晃:“你看,这面具多好看。”

    我朝他又来了一巴掌:“好看个屁,你知不知道带这种面具的人都想着害我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摸着头,一脸惊慌:“这不可能吧,难道说在我进来之前,这里的人想害你?”

    我问:“这里的人是谁?”

    杨大宇摇了摇头,说:“这房间是队长租来的,我不知道之前是谁,不过应该能查出来。”

    我摆了下手,如果真有人要杀我恐怕不会留下证据的,我拿起桌子上的望远镜,朝着对面看了眼,我发现我家的房门开了。

    我心头一紧,忙说:“婷婷,快回去,我们中计了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一脸懵逼,还不知道怎么回事,我们跑了老远了,他还在后面喊:“明哥,咋回事啊?”

    我实在没空搭理他,快速跑到了家里,房间里很凌乱,看来进来的人翻箱倒柜在找东西,婷婷跑到卧室,检查了一圈,说:“没有丢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我心头一颤,难道说……

    我快速打开了另一个房间里的冰箱,发现里面空空如也,佳佳已经不见了,我狠拍了下冰箱,操,原来他们调虎离山,是想带走佳佳。

    杨大宇带着面具走了进来,环视一圈,问:“明哥,你这房间里怎么这么乱啊,是不是遭贼了?”

    我烦躁的把他的面具拽下来扔到一边,怒气冲冲的问:“队长是怎么知道我有危险的?”

    杨大宇无奈的摊开手:“这个我也不清楚,他只是说让我来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我在房间踱着步,脑子里一团乱麻,我越来越觉得这个队长不对劲,听杨凝说,佳佳和他的关系好像很好,会不会他们两个都在为金大诚卖命?

    杨大宇提醒说:“要不今晚我们问清楚,我不是请你去夜总会快活吗,今晚金大队长也去啊。”

    我毫不犹豫的说:“行,就这么定了。”

    如今事情已经到了间不容发的地步,不能再走一步看一步了,只有主动出击,才能获得主动权。

    送走杨大宇,我拉开窗帘,发现窗口位置窝着几只乌鸦,听到声响,它们扑闪着翅膀飞走了,嘎嘎的叫声格外刺耳。

    我被它们吓了一跳,险些摔倒,婷婷扶着我说:“这些乌鸦一定隐藏很久了,它们在角落里窥视着一切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是不是你奶奶放过来的?”

    婷婷摇了摇头:“不是她,如果真是她放来的,一定不会让你发现的。”

    我注视着窗外,外面的天空阴暗下来,乌云翻滚,仿佛暴风雨来临前的征兆,我看到天边飞过来不少乌鸦,黑浓浓的一片,盘旋在对面的楼层上,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。

    婷婷悲伤的说:“看来背后的那个人是非要你的命不可了。”

    我喃喃:“他终于要出来了吗?”

    婷婷痛苦的说:“他应该来了,我感受到了一股压迫性的力量,这股力量和当年在灵水村时一样,就是它,它害了你们。”

    我全身绷紧,怔怔的注视着婷婷:“当年我出事的时候,你是不是就在旁边?”

    婷婷一脸惨白,呐呐的说:“你为什么会这么问?”

    我说:“如果不是在害我的当头,那股力量又怎么会出现,既然你能感受的到,这说明你就在不远处,或者说就在我旁边。”

    婷婷紧张的说:“阿明,你千万不要乱想,有些力量遗留下来,也是能感受到的。”

    我无力的呼了口气,径直朝着房间里走去,原本以为她不会再骗我,没想到我还是猜错了。

    我走到床头柜拿出了那个照相机,翻出了一些照片,其实婷婷看到照相机相册脸色苍白的时候,我就知道她一定看到震撼的一幕,或者说让她害怕的一幕,不过当我拿起照相机时,看到的是管德柱和万村长的合影,但是以她的性格,对她来说那张照片还远远不够震撼,所以我私下藏好相机,翻看了所有的照片,一直看到我手脚冰凉。

    我调出了一张照片让她看,婷婷彻底僵在原地,那张照片是在灵水村下的那片树林里拍的,当时婷婷抱着我,她亲手把匕首插入了我的胸膛。

    我愤怒的摔了下相机:“你还有什么话说。”

    婷婷摆着手,落下眼泪,哽咽的说:“阿明,你要相信我,事情绝对不是你想的那样。”

    我难过的注视着她,冷冷的说:“没想到你一直在骗我,你是不是想骗我一辈子,骗到我死。”

    婷婷抱紧了我,因为哭泣,整个人都在颤栗:“阿明,你一定要相信我,无论如何,我都不会伤害你。”

    我把她推开,一直推到了门外,说了声你走吧,我们再无瓜葛,彻底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我听到了她在门外声嘶力竭的呼喊,我蹲坐在冰凉的地面上,仰着头哭泣,视线逐渐模糊,其实我知道的,她一定有自己的苦衷,但是原谅我不得不这么做。

    危机已经降临,这么强大的力量,当年的她无能为力,如今也是,如果让她继续跟着我,估计到最后只会连她也葬送进去。

    我擦干眼泪,收拾好所有东西,联系了杨嘉乐,今晚夜总会,我一定要让金队长和我说清楚,这一切都和他有所关联,他应该也是幕后黑手之一。

    窗外风声呼啸,纷飞的落叶起伏不定,我注视着远方的天空,心头像是压了一块巨石,我呼吸压抑,眼睛疼痛难忍,透过玻璃窗隐约可以看到自己血红的双眼。

    有个别乌鸦飞了过来,那些乌鸦盯着我,似乎十分畏惧,惊恐尖叫着又飞走了,我仿佛看到了那些乌鸦体内的灵魂,看透了它们的一切本质。

    我摸了摸自己的双眼,难道这双眼睛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?那些乌鸦畏惧的不是我,应该是这双眼睛。

    夕阳西下,夜晚如期而至,杨大宇开着车来接我,我戴上了杨嘉乐,一起前往夜总会。

    杨大宇欣喜的拉开车门,抽着烟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,我回头看了眼四处,不经意看到了各个角落里猩红的眼睛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