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诡村

第八十八章 惊魂夜店

    我提醒杨嘉乐,杨嘉乐皱起眉头说:“说实在的兄弟,我真的没有见过这么大阵仗,如果你不是我的命中人,我一定撒腿就跑。”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目前我所能寻求帮助的人也只有他了,我沉重的说:“我已经找到救治你的办法了,如果这一劫能够过去,我一定能救好你。”

    杨嘉乐拍了下我的肩膀:“放心吧大兄弟,就算我拼了这条命,也会保你周全。”

    我们随着杨大宇走进了夜总会包厢,金大队长抽着烟,看到我来了,忙站起来,笑着说:“你总算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顺势握住他的手,只觉得全身冰凉,我震惊的看着他,一般人的体内哪有这么大的寒意,金大队长快速抽出自己的手,把烟头扔到一边,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,指着旁边的美女说:“快,倒酒。”

    我在金队长身旁坐下,金队长端着酒杯,笑呵呵的递给我,我仰起头问:“今天我听大宇说,你知道我有危险,特意让他来保护我,我想问一下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金队长笑容瞬间僵在脸上,把酒杯放到一边,高深莫测的说:“既然我说知道,就肯定知道原因了。”

    我强颜欢笑,侧过身问:“是什么原因呢?”

    金队长眯着眼说:“什么原因不重要,只要能救你不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我大有深意的问:“你到底是要救我呢,还是想要害我呢?”

    金大队长阴森的笑着说:“其实我只是想向你借一样东西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金队长在我耳边小声说:“你的眼睛。”

    我全身一震,心跳加速,我快速往一旁靠了靠,这时才发现房间里的各个美女都变了红色的眼睛,呲牙咧嘴的样子,像极了魑魅魍魉。

    杨嘉乐忙不迭拉着我,说了声:“快走。”

    我把杨大宇也拽上了,大宇整个人吓傻了,还不知道什么情况,金队长坐在原位置,安静的喝着酒,眼神里带着诡异的亮光,他在诡异的笑着,注视着我们。

    通道里跑出来许多鬼魂,她们追上来不断的撕扯着我们,我们的衣服都被拽破了,杨大宇更是摔了一跤,面对着这么多鬼魂,杨大宇脸色苍白,全身哆嗦着:“明,明哥,这是什么情况啊?”

    我愤怒的说:“什么情况你还看不出来吗?那个金队长有问题,他要害我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紧张的往外跑,不时回头看一眼,随后猛地甩过头,使出了吃奶的劲往前冲,突然杨大宇停了下来,我看前面站着两个妖娆的女鬼,衣不蔽体,时而发出银荡的声音,勾引着我们。

    杨大宇咽了口吐沫,情不自禁走了过去,我叫了他两声,他根本不理我,杨嘉乐说:“那是勾魂术,一般人看到那两个女鬼的眼睛都会上当的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很快被那两个女鬼拽住了,那两个女鬼妖媚的脸顿时变了样子,原本清纯动人的脸面变得惊悚可怕,杨大宇清醒了过来,吓得屁股尿流,对着我这边颤巍巍的呼喊:“明哥,你要救我,快来救我啊。”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心里积压了一肚子火,每次遇到事,都是他在拖后腿,我掏出匕首,快速朝前冲去,杨嘉乐也跟上来,只见他掏出塔罗牌,对着那两个女鬼甩了出去,顿时那两个女鬼尖叫一声,灰飞烟灭了。

    我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幕,竟然没有想到他这么厉害,杨大宇一屁股蹲下,捡起塔罗牌,看了许久,我拍了他一下:“特码的别看了,如果想要活命就快走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忙站起来,紧紧握着塔罗牌往前跑,这仿佛就是他的护身符,身后的诡异声响越来越强烈,我回头看了眼,发现有不少女鬼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我们一直在这个通道里穿梭,结果跑了半天,一直没有发现出去的路,这个阴暗的通道里处处透露着不对劲,怪不得金队长并没有追我们,他知道我们跑不出去。

    我停下来,喘着气问杨嘉乐:“你发现了吗?无论我们怎么跑,都跑不出去。”

    杨嘉乐打量着四周说:“这里确实有问题,如果我猜测没错,应该是个异度空间,就像之前那个忘川小区一样。”

    我担忧的问:“你能找到出口吗?”

    杨嘉乐沉重的说:“我不确定,不过既然是出口,就肯定有风。”

    杨嘉乐看着通道里的无数包厢,随便找了一个推门走了进去,包厢里非常黑暗,杨嘉乐点了根蜡烛,放在包厢的玻璃桌上,这里才算明亮了些。

    杨大宇伸长了脖子紧张的注视着周遭,我看这个房间普普通通,并没有什么异常,目前还算安全,不过想到刚才的一幕,心头起伏不定,还是无比恐慌,如果走不出去,我觉得我们很可能会被那些女鬼撕的粉碎。

    杨嘉乐打了个禁声手势,随后指了指门口,我看了眼半玻璃门,透过那一小块玻璃,看到了门外飘荡的女鬼,她在那里盘旋着,迟迟不肯离开,那双血红色的眼睛窥视着房间里。

    杨大宇紧张的捂住嘴巴,惊恐的看着门口位置,我小声说:“这个房间亮着,她们一定会发现的,要不把蜡烛灭了吧。”

    杨嘉乐摆了摆手,说:“不用,这根蜡烛她们看不到。”

    杨嘉乐轻手轻脚的走到了门口,也不知道从兜里掏出了一个什么东西,握在手中,轻轻贴着玻璃门,竟然把那个女鬼拽了进来。

    杨大宇惊慌失措,急忙问:“你这是干什么?”

    杨嘉乐紧紧握住女鬼的脖子,兴奋的说:“能不能出去就靠她了。”

    他快速咬破手指,在女鬼的额头上轻点了下,嘴角微微勾起,又开始念着听不懂的语言,我看那女鬼非常痛苦,整个身体颤抖的厉害,杨嘉乐却非常兴奋,似乎很享受,不多会,那个女鬼竟然莫名的枯萎了,就好像被什么抽干了血肉。

    杨大宇惊的目瞪口呆,双手含在嘴角,惊恐的看着杨嘉乐,杨嘉乐把女鬼扔到一边,眼神闪烁着精光。

    我急忙问:“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杨嘉乐笑着说:“我知道出口在哪里了。”

    我心头一喜,正准备让他带我们出去,却见门口处趴着好多女鬼,密密麻麻全都是血红色的眼睛,看的我心头发慌,起了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杨大宇惊呼:“这么多,我们怎么出去?”

    杨嘉乐皱起眉头,说:“看来我们已经被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玻璃门已经传来了晃动的声响,门锁咔擦咔擦的转动着,她们试图强行破开。

    杨大宇急得原地打转,一直拍着手:“这下完了,这下完了,我们都要死在这了。”

    我上去给了他一巴掌,拖后腿就算了,还在这个时候扰乱军心,他这一说让我觉得出去更加无望。

    杨大宇终于安静了下来,我心头沉重,想着怎么才能出去,突然杨嘉乐打了个响指,分别递给我们一张塔罗牌。

    我发现这张塔罗牌竟然没有图案,有些迷惑不解,杨嘉乐说:“我给你们的塔罗牌有隐身功效,不过只有两分钟,两分钟之内那些女鬼看不到,我们在她们进来之后,一定要成功冲出去。”

    我点头表示明白,这时啪嗒一声,玻璃门开了,有不少女鬼跑了进来,她们伸长了脖子,张牙舞爪的在四周扩散,应该是在找我们。

    我摒住气息,轻手轻脚迈过众多女鬼,成功的走了出去,接着是杨嘉乐,他就比较轻松了,很容易通过。

    杨大宇非常害怕,他在鬼群中穿梭,走起路来全身颤抖,那些面目惊悚的女鬼正对着他,可以说脸贴着脸。

    我紧张的看着手表,两分钟时间已经所剩无几,杨大宇惊恐不安的走着,总算到了门口,有惊无险,他深呼了口气,突然一只苍白的鬼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我心头一紧,时间已经过了,我快速把他拽了过来,那个女鬼拉扯着他,凄厉的尖叫声,房间里的女鬼听到了声响,齐刷刷的转过身来,注视着我们。

    我心里顿时凉了半截,这下彻底完了。

    杨嘉乐猛拽了把大宇,把那个女鬼也拽了过来,他迅速卡住了女鬼的脖子,猛一用力,那个女鬼立刻倒了下去,身体随之枯萎。

    “还愣着干嘛啊,快跑啊。”杨大宇对着我们大喊。

    我缓过神来,拽着杨大宇继续往前跑,杨嘉乐快速跟上来,指着前面的屋子:“跟我来,那里就是出口。”

    他快速拉开了一个包厢的门,我们钻了进去,这果然是出口,外面霓虹灯闪烁,朦胧的夜晚,不少人来来往往,在马路上穿梭。

    杨嘉乐拍了我一下:“别犹豫了,还不快走。”

    我们快速跑到路边,刚好有一辆车开了过来,一个女的带着帽子朝我们招手,我仔细看了眼,竟然是婷婷。

    我们急忙走进车里,婷婷猛地一加油门,车子驶向前去,后面还有不少女鬼在追赶,不过距离逐渐被拉远,慢慢的就看不到她们了。

    婷婷开着车,整张脸被帽沿的阴影覆盖,看不出喜怒哀乐,我只觉得她置身黑暗里,格外的阴冷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