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诡村

第八十九章 背后主人

    我问:“你为什么要过来?”

    婷婷面朝前方,说:“如果我不过来,我一定会愧疚一辈子,因为你们那个队长,你们应付不了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你知道我们队长?”

    婷婷严肃的说:“你们的新队长,你也听说过,他叫做金大诚。”

    我全身瞬时绷紧,坐立不安,原来他就是金大诚,实在难以置信,他竟然这么年轻,隐藏如此之深,其实我早该想到的,佳佳一直在为金大诚做事,她又和金队长关系匪浅,稍微猜测一下,就能想到这回事,只是我还是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我问: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婷婷说:“当你赶我走之后,我调查了你们的队长,我看到了他的照片,和金大诚一模一样,他在背后做了这么多事情,应该是想要你的阴阳眼,其实在他身后还有一股强大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杨嘉乐忙问:“小师妹,什么力量?”

    婷婷重重的说:“一种你无法想象的力量,这和当年杀害阿明的力量非常相似,我怀疑那天我们所在的忘川小区,就是那股力量形成的。”

    杨嘉乐沉默了下来,婷婷开着车带着我们在市中心穿梭,闹市的街头,非常热闹,人流涌动,马路上车辆川流不息。

    杨大宇紧张的问:“我们为什么不找个地方躲起来,一直开着车瞎转悠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婷婷说:“我正在想办法,目前混迹在其他车群里可以掩人耳目,希望这样可以脱身吧。”

    我心头再次一紧:“你的意思是说,我们已经被跟踪了?”

    婷婷点头,这时车窗处落下了大片的阴影,杨嘉乐打开车窗朝着外面看了眼,忙把头缩了回来,惊慌的指着头顶处说:“我们上方的天空飞着好多黑色乌鸦。”

    我心急如焚,越发忐忑不安,之前在家门前,我就看到了这些乌鸦,没想到它们追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婷婷冷静的说:“你们别紧张,既然甩不掉,我一会开到地下停车场,我在那里安排好人了,只要我们一进去,大门就会封住,那些乌鸦进不来的。”

    我靠在车坐上,心乱如麻,我深情地说:“婷婷,你不该来的,我不想你趟浑水。”

    婷婷握紧方向盘,猛转了下弯,上了另一条道,她呼了口气说:“为了你我必须要来。”

    那些乌鸦等不及了,不少乌鸦怒瞪着血红色眼睛俯冲下来,它们撞击在车窗上,咚咚的声响刺激着耳膜,玻璃窗也随之裂开了缝隙。

    婷婷加快了车速,快速驶向远处的停车场,我们进入了地下一层,轰隆一声后面的大门关闭了,我们陷入了黑暗里,前车灯闪烁着,也不知道是不是坏了。

    “啪”应该是谁开了灯,整个地下一层瞬间明亮起来,一个美女从后面走来,穿着紧身衣,身材高挑,我定睛一看,竟然是杨凝。

    她走到我们面前,打了声招呼,杨大宇都已经看呆了,双眼发直,我拍了他一下,杨大宇才没出息的转过视线,尴尬的摸着头。

    我看了眼婷婷:“没想到你的帮手竟然是她。”

    杨凝露出一丝笑容,今天的她干练凌厉,给人一种雷厉风行的感觉,她扬了下手:“你们跟我走吧。”

    婷婷私下和我说:“其实是她找的我,原来她也一直在保护你的安全,时刻留意着你。”

    我心头一紧,不由得多看了眼杨凝,没想到她在私下做了这么多事情,顿时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杨嘉乐靠近我身边,眯着眼说:“我这妹妹怎么样?”

    杨大宇立刻竖起了大拇指,笑眯眯的盯着杨凝不时点头,杨嘉乐把他推到一边,咳嗽了声:“没问你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咧了咧嘴,笑的像个傻子,我叹息着摇了摇头,我看他是没救了。

    一直走了这么久,我这时才发现手中还握着杨嘉乐给我的塔罗牌,我摊开一看,原本没有图像的塔罗牌牌面上出现了一个吊人。

    杨嘉乐快速从我手中抽出那张塔罗牌,在我面前晃了晃:“物归原主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觉得塔罗牌是个好东西,一直藏在兜里,不肯交出来,杨嘉乐从他身上搜了出来,他还紧紧握着,我看杨嘉乐拽了半天,才把那三张塔罗牌拿回去。

    杨大宇哼哼唧唧,说了声小气,杨凝带着我们来到了最里面一间隐蔽的屋子,这个房间并不大,里面摆放着好几台电脑,屏幕闪动着,可以看到外面的情景,原来她在这里安装了监控,其中有一个监控正是我家门前。

    我感激不已,欣慰的看了眼杨凝,没想到她为了我的安全煞费苦心,计划了这么多。

    杨凝指着另一个侧间说:“我有份礼物要给你们。”

    我疑惑的看了眼那个房间,破旧的木门映在视线里,门口的锁链锈迹斑斑,一看就是荒废多年的屋子。

    杨大宇期待的搓着手说:“杨大警花准备的礼物一定很别致,我已经等不及了,大家快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杨凝伸出手,做出请的姿势,杨大宇迫不及待的打开铁链走了进去,我忙跟着,房间里很黑暗,带着一股潮湿发霉的气味,我们摸了半天才找到照明灯。

    随着啪的一声响,房间里瞬间明亮了,我看角落里绑着一个人,这个人带着面具,惊恐的望着我们,他的面具我很熟悉,正是那天晚上追杀我的面具人。

    杨大宇诧异的问:“杨大警花,这个带着面具的人不会就是你的礼物吧?”

    杨凝轻点了下头,说:“没有什么比这个礼物更好了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摸着下巴:“莫非这个人有什么特别之处?”

    我走上前,慢慢取下这人的面具,不由得一怔,只见这人没有五官,脸上就像蒙上了一层白布,杨大宇全身一震,张口结舌的说:“这,这还是人吗?”

    杨嘉乐嘿嘿笑了两声,指着地面上的面具人:“你看他哪里像人。”

    婷婷说:“这应该是布偶,他的体内注入了灵魂,这才可以行动自如。”

    杨嘉乐摸着下巴,用探究的神色盯着面具人:“不过我很诧异,到底是怎样才能把布偶做的如此灵活,它们是怎么融合的。”

    杨嘉乐诡异的笑着走了过去,在面具人身旁蹲了下来,那个面具人死劲摆着手:“你不要过来,你不要过来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惊呼:“他还会说话。”

    杨嘉乐拍着面具人的头,从兜里掏出蜡烛,刚点上准备咬破手指,我忙说:“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杨嘉乐诧异的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我摆了下手,示意他先停下来,我对面具人说:“如果你肯告诉我想要害我的人是谁?背后都有哪些主使,我可以考虑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面具人不假思索的说:“害你的人是金大诚,背后的主使我不清楚,反正我们都是被迫在为金大诚工作,要不然他会杀了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我再次问:“那天在忘川小区的楼顶上,是不是就是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们,当时我还看到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天空上的那颗眼睛是谁的?”

    面具人停顿了下来,使劲的摇着头: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我打了个响指,示意杨嘉乐可以做了,那个面具人剧烈的挣扎着,忙摆着:“行,我说,我说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是谁?”

    面具人紧张的说:“应该是我的主人,他很厉害的,虽然他是幻体,但他一直想复活。”

    婷婷迷惑的问:“难道你的主人不是金大诚?”

    面具人不屑的说:“金大诚哪有这个能力,他只是一个下属。”

    我心头一颤,金大诚都只是一个下属,那他的主人该多厉害,我问:“那你的主人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面具人摇了摇头:“这个我真不知道,他把我们制造出来后就送给了金大诚,他是虚幻的,在一个瓷人身上。”

    杨嘉乐再次走上前,面具人尖叫起来,颤抖的指着我们:“你们说话不算话。”

    我摆着手:“算了,他应该就知道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我本想把他放了,这时,房间里的报警器响了起来,刺耳的声音吓了我一跳,杨凝面色一沉,快速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我心里十分忐忑,这报警器来的太过突然,也跟着走到了外面的房间,杨凝紧张的看着监控画面,严肃的说:“有人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看了眼监控,发现地下一层的大门被破开了,有不少面具人冲了进来,领头人正是金大诚。

    我说:“看来他今晚是非要动手不可了。”

    杨凝叹了口气:“没想到还是嘀咕了他,门口带着千斤闸,一般来说是打不开的,我觉得我们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杨嘉乐眯着眼说:“我正想会会他,看他到底有多厉害。”

    婷婷摇着头说:“师兄,你打不过他的。”

    杨嘉乐心高气傲,说了句我就不信了,摔门走了出去,我快速拿出匕首,跟着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由于没有别的出口,我们也只能硬碰硬了,杨大宇撸了撸袖子,不知道从哪里找出来一个大锤,跃跃欲试着,不过到了现场彻底焉了。

    前面站着许多面具人,各色脸谱面具在灯光下十分诡异,杨大宇躲在我们身后,咽了口吐沫:“我靠,刚才看监控还没有这么多人呢,现在怎么突然冒出来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金大诚一挥手,那些面具人冲了过来,杨凝掏出手枪,一枪命中第一个面具人的额头,只听噗一声响,那个面具人只晃了下,又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忙说:“子弹对他们没用,打金大诚。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