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诡村

第九十章 救命神秘人

    杨凝快速转移方向,我这一看,发现金大诚已经不见了,那些面具人猛冲过来,大家扭打在一起,整个空间里十分凌乱。

    我掏出匕首,对着迎面而来的面具人,它们似乎比较畏惧这个匕首,一时不敢靠近我。

    另一边,杨嘉乐和金大诚已经交上手了,两个人打的不可开交,不多会杨嘉乐就被扔了过来,我忙扶着他,焦急的问:“兄弟,行不行啊?”

    杨嘉乐吐了口血,摆着手说:“不行,我打不过他。”

    看来婷婷说的没错,杨嘉乐确实不是他的对手,这会杨嘉乐的一脸傲气已经消失不见了,整个人一脸黑线,金大诚已经走了过来,眯着眼说:“刘明,我们做个交易如何?”

    我问:“什么交易?”

    金大诚笑着说:“你跟我走,我放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我看了眼凌乱的场面,杨凝已经被抓住了,婷婷还在奋力抵抗,不少面具人朝她扑了过去,她已是强弩之末,估计也坚持不了多久,杨嘉乐已经是他的手下败将,胜负已分,再这样下去,只怕他们都有危险。

    我思考再三,咬着牙说:“我可以跟你走,但是你要答应我,把他们放了。”

    金大诚笑着说:“你放心,我说话算话。”

    只见他拍了拍手,所有的面具人都停了下来,慢慢向他这边聚集,杨嘉乐伸出手,做了个请的姿势,我叹息了声,看了眼婷婷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婷婷冲了过来,大叫着:“阿明,你不可以离开,我不会放弃你的。”

    金大诚无奈的摇了摇头,只见他转身快速朝着婷婷而去,速度快的不可思议,婷婷动作敏捷,一个回合下来,婷婷把匕首插入了他的胸口,婷婷也受了一掌飞出老远。

    我心头一紧,想追过去看看情况,金大诚甩出胸口的匕首,阴冷的对我说:“难道你忘了刚才的话吗?”

    我顿时定在原地,怔怔的看着婷婷,心头酸痛难忍,金大诚继续说:“如果你放弃了这个交易,我也只好把他们都杀了。”

    我忙举起手:“等下,我跟你走。”

    金大诚嘴角勾起一抹阴冷的笑意,婷婷躺在地面上不时的朝我爬过来,她的眼睛已经溢满了泪水,杨凝被绑住了,她在原地也对我摇着头。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实力差距太大,我没有选择的余地,走出地下一层停车库,金大诚带着我上了车,把我铐在了车上,那些面具人各自离开了,不知道去了哪里。

    金大诚看了下手表,发动车子行驶在夜色里,他似乎很开心不时的哼着歌,我问:“你要把我交给谁?”

    金大诚咧着嘴说:“一个你永远也想不到的人。”

    我又问:“他要我的眼睛干嘛?”

    金大诚看了眼窗外,说出了两个字:“复活。”

    我疑惑的问:“我的眼睛能帮他复活?”

    金大诚摇了摇头,说:“如果他想复活谁都拦不住,只不过他想要一个好的器官,你的眼睛只是其中之一。”

    我心头猛地一跳,喉咙顿时发紧,难道多年前小钰的心脏被取走也是这个原因?小钰说杨凝、虎子、婷婷、雪茹他们也会被杀,会不会也和这件事相关?如果是的话,他为什么只抓了我自己?

    我小心翼翼的问:“那他所需要的器官都准备好了?”

    金大诚摇了摇头:“还没有。”

    还有一点我疑惑不解,继续问:“如果他想取我的眼睛,为什么非要等到今天,以前不可以吗?”

    金大诚阴森森的说:“当年为了把你制做成阴阳眼耗费了大量时间,当时你的阴阳眼还不成熟,所以必须要等,现在已经差不多了,所以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惊呼:“当年的事情果然是你做的。”

    金大诚诡异的笑了,做了这样一件事他似乎非常自豪,我问:“在灵水村的时候,婷婷被杀是不是也是你做的?”

    金大诚面色一沉,摇了摇头,恶狠狠的说:“如果让我抓到那个人我一定要他的命。”

    我紧皱着眉头,如果当时不是他会是谁,杨嘉乐也说不是他,不过从他凶狠的回复中可以猜出,婷婷也是他的目标,但是他还没有下手,估计还不到时候,就像我一样,等了这么久才动手,现在我终于可以把我们几个联系起来了。

    我冷笑起来:“你们竟然为了这件事计划了这么久,从彩蝶,小钰再到我,时间跨度太大了,我实在没想到你们竟然这么能忍。”

    金大诚诡异的笑着,阴冷的笑声让我头皮发麻,他沙哑的说:“为了一个好身体等多久都是可以的,主人已经活了太久了,这点时间对他来说根本不值一提。”

    卧槽,看来竟然被我猜对了,小钰说的果然是他们,金大诚眯着眼说:“这些一定是小钰告诉你的吧,这些年她一直藏在灵水村鬼林里,没能杀掉她始终是我的遗憾,不过好在她活不过今晚了。”

    我紧张的问:“你什么意思?你是不是派人去了杜伟韬家里。”

    金大诚嘿嘿嘿一直在笑,并不回答我,从他狂妄的笑声中可以得出,我又猜对了。

    我在座位上使劲挣扎起来,突然车猛然停下,惯性力差点没有把我甩出去,我以为是他生气了,一看前面,原来站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那个人个头很低,带着诡异的半截阴阳鱼面具,抽着旱烟,灯光照射下,可以看到他穿着拖鞋,不时的晃荡着,那副模样就像一个破要饭的。

    金大诚生气的拉开车门,说了声:“卧槽,你个要饭的连我的车都敢拦,不想活了。”

    前面那个人吐了口烟,我看烟雾飘荡着快速钻进了金大诚衣服里,金大诚全身一荡,快速捂住了裤档位置,等了会,他直直站起来,愤怒指着前面的面具人:“操,你玩我?”

    那个人收好旱烟,对着他伸了伸舌头:“我就是玩你,你能把我怎么样?”

    金大诚气急败坏,握紧沙包大的拳头就过去了,我心头一紧,默默为那个面具人默哀,碰到金大诚恐怕他不死也得丢下半条命。

    谁知这时,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,那个人拽住金大诚,上去就是一个过肩摔,轰隆一声把金大诚甩在了地面上,我看那片地面竟然凹陷了下去,这一击力量惊人。

    我瞪大了眼睛,长大了嘴巴,难道说我今天遇到高人了?

    金大诚还没站起来,又被摔了两下,地面上凹陷了三处地方,石板碎裂了大半,要是一般人早死了。

    面具人踩在金大诚胸口上,吐了口痰,问:“服不服。”

    金大诚忙说:“我服了,我服了。”

    面具人把金大诚扔到了一边,掏出旱烟再次抽了口,吐了口烟雾,咧着嘴说:“行了,你走吧?”

    金大诚缩着头,准备走进车里,面具人大喝一声:“没让你上车,我让你滚。”

    金大诚摸着头,不时点头哈腰:“好,我不上车。”

    他解开我的手铐,准备带我走,面具人又发话了,指着我说:“他,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金大诚愣在原地,结结巴巴的说:“这,这个不太好吧,我这不把他带走,不好交差啊。”

    面具人冷冷的问:“你是想要交差,还是想要活命。”

    金大诚面色一沉,紧张的看了面具人一眼,又看了看我,说了句我还会回来的,然后灰不溜秋的走远了。

    等万金诚消失在黑暗里,我才松了口气,这时我再次抬起头,发现那个面具人已经不见了,眼前一片空荡,只有微弱的灯光照耀着坑坑洼洼的地面。

    寒夜的凉风吹来,我哆嗦了下,快速走上了车,跑到了地下停车库,这时婷婷他们刚出来,杨大宇惊喜的说:“明,明哥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走下车,婷婷扑了上来,紧紧的抱住了我,我摸了下她的嘴唇,担忧的问:“你还好吧?”

    她的唇角还带着淡淡血迹,酸楚的眼神让我心头一疼,我紧紧抱住她,看着星光璀璨的夜空,仰头呼了口气,总之没事就好。

    婷婷锤着我的胸口,哽咽的说:“我以为你不要我了。”

    我皱紧眉头,无力的说:“这还不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吗。”

    婷婷松开我,幽怨的小眼神看的我心头发慌,她又打了我一拳:“就知道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伸长脖子憋了半天,这才插上话,忙问:“明哥,你是怎么回来的?那个金大诚放过你了吗?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被一个戴面具的神秘人救了。”

    杨凝迷惑的喃喃:“又是一个戴面具的神秘人,最近遇到的面具人也太多了吧。”

    杨嘉乐略有惊讶,吸了口气,说:“能打的过万金诚,那这个人岂不是很厉害,他大概什么样子,能不能和我们说说。”

    我略一回想,说:“那个人个头很低,带着诡异的半截阴阳鱼面具,抽着旱烟,衣衫褴褛,就像一个破晚饭的。”

    婷婷脸色一白,全身颤抖了下,怔怔的看着我说:“阿明,我见过他。”

    我忙问:“你在哪见过他的?”

    婷婷嘴唇抖了抖,不安的说:“在灵水村的时候就是他杀害的我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像是一道晴天霹雳瞬间将我击中,我僵在原地,脑子里彻底凌乱了,如果他杀害了婷婷,又为什么要救我?

    杨凝看着四周,视线转移到我身上:“他人呢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他救了我之后就不见了,我找了半天没有发现他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婷婷喃喃:“这到底是什么人,他为什么要救你。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