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诡村

第九十一章 毒针

    没有人回答,凉凉的夜风吹在脊背,带来了一股透心凉,夜下无人,四周静悄悄的,黑暗的阴影笼罩在我们头顶,多少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,僵硬的身体猛然一颤,快速招呼大家上车,估计我火急火燎的样子把大家吓住了,杨大宇咽了口吐沫,手指抖了抖,问我:“明哥,又咋了?”

    我忙说:“大家快去杜伟韬家里,他可能要出事了,我们现在赶过去,希望可以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大家快速钻进车里,杨凝又跑到地下车库,把另一辆车也开了出来,闪耀的灯光刺破了黑暗,道路通行无阻。

    我在前面加速而行,二十分钟后,总算来到了杜伟韬家里,刚好赶的及时,我看到几个面具人正拉着他们,似乎正要离开。

    我按了下鸣笛,开着车子冲了过去,那些面具人惊慌失措躲在一边,各个掏出了武器,严阵以待的注视着我们。

    杜伟韬走下车,拽住一个冲过来的面具人,使劲一拧,只听咔擦一声那个面具人的头部掉落在地面上,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方法,只见他把面具人往地面上一扔,那个面具人身上燃起了蓝绿色的火光,我听到了凄厉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其余的面具人再也不敢冲过来了,他们颤巍巍的注视着我们,彻底乱了阵脚,我走出来,说:“你们把杜伟韬和小钰交出来,我们就不会为难你们。”

    一个面具人说:“如果我们交出来,我们也会死的。”

    我劝说:“不会的,金大诚已经跑路了,暂时没有人可以伤害你们。”

    几个面具人面面向觎,似乎不太确信,犹豫了许久,狐疑的问:“你这话是真的?”

    我说:“如果不是真的,我还能安然无恙的站在这里吗?”

    面具人在私下议论纷纷,说了好大会,一个面具人站出来说:“你说话可要当真,我们放人,你放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我郑重的说:“你们放心吧,我说话算话。”

    面具人把杜伟韬拉出来,我看他全身都被捆绑,嘴也封住了,忙把他接了过来,面具人又扔过来一个瓶子,我打开一看,确实小钰没错。

    坐上车,我把大家带到了我家,杜伟韬鼻青脸肿,看来经过了一番抵抗和挣扎,小钰从瓶子里钻出来说:“看来我不该回来的,我就知道那个人不会放过我。”

    我安慰说:“你放心,那个人我已经查清楚了,他叫做万金诚,目前他已经跑路了,暂时不会有什么危险。”

    小钰疑惑的问:“他为什么要杀我。”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沉重的说:“他好像要帮一个人复活,他杀害我们只不过是想拿走我们的器官,大概是想拼接成一个完美的身体。”

    杨凝惊讶的捂住嘴,一脸的不可置信,杨嘉乐眯着眼说:“怪不得夜总会会有一间实验室,我觉得就是用来做这个人体实验的。”

    小钰的眼神里填满了惊慌,想是经历了当年的事情心有余悸,往事涌上心头有些害怕,小钰忐忑的说:“我觉得这个地方不能再呆了,再这样下去,恐怕我们都会死的。”

    小钰指着我、婷婷、杨凝,一字一顿的说:“至少你们会死,因为当年他说过,他也会杀害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杨凝不可置信的指着自己:“我,我也在选定的名单里?”

    小钰确信的点头,杨凝脸色一白,紧张的问:“为什么?我有什么值得被取走的东西吗?”

    杨大宇扭过头,舔了舔唇角,又捏了捏脖子,眯着小眼睛,口干舌燥的样子格外猥琐,他咳嗽了声,盯着杨凝说:“杨大警花,我听说你在学校的时候好像是校花吧。”

    杨凝一向对杨大宇没有好感,冷冷的回答:“那又如何?”

    杨大宇猜测说:“会不会那个人看上了你这张精致的五官,想要把它取走。”

    杨凝脸色刷的一白,快速摸着自己的脸,整个人格外慌张,我从来没有见过她如此恐慌过,杨大宇得意的偷笑了两声,只听啪一声响,挨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杨凝站起来,说了句胡说八道,一个人走进了洗手间,杨大宇憋屈的看着我,我叹了口气:“自作孽不可活。”

    房间里顿时安静下来,阴暗的光线下,每个人的心情都分外忐忑,我不安的朝着窗外看了眼,整个人再次抽紧,我看到对面的楼层里有一双血红色的眼睛注视着这边。

    我一屁股坐起来,靠近窗户再次朝对面看了看,发现那里很快陷入了黑暗,什么都没了,婷婷问我:“阿明,怎么了?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好像在对面的楼层里看到了一双血红色的眼睛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惊讶的说:“不会在我之前呆的房间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除了那个房间还能有哪个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倒吸了口气:“我靠,我一早就觉得那个房间有邪气,金大队长果然没安好心。”

    不提金大诚我的心情反而会好点,我终于弄清楚了一切,当年我们四个在灵水村应该都是被他害死的,万村长也参与其中,如果那张照片是真的,恐怕管德柱也很难置身之外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。”

    敲门声突然响起,我不由得紧张万分,大家面面向觎,我们几个都在这里,我实在想不起来还会有谁。

    我摆了摆手,示意大家先安静下来,我走到门口,透过猫眼朝外看了眼,喉咙一紧,太过紧张,往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杨大宇张着嘴小声问:“是谁啊?”

    我说:“是一个面具人。”

    小钰紧张的靠在了杜伟韬身后,紧张的喃喃:“他一定是来抓我们的,一定是来抓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婷婷掏出匕首立在门边,严阵以待,杨嘉乐透过猫眼看了下,指着四周的位置,让我们做好准备,我拿起匕首,立在一旁,只要它敢动手,面对我们一连串的进攻,绝对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杨嘉乐再次摆了下手,快速拉开了门,那个面具人刚伸了下脖子,就被杨嘉乐拽了进来,同一时刻,我们把匕首也架到了他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面具人惊慌的说:“是我啊,你们别杀我,我是来投靠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我仔细一看,原来这个面具人就是在停车库时,婷婷抓走绑起来的那个,我问:“你是怎么找到这的?”

    面具人惊慌的说:“我之前在对面监视过你,自然知道你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又为什么投靠我们?”

    “你可能不知道,我们一旦被抓就会被杀掉的,我被你们抓走的消息已经在内部被传开了,我回去了一定会死的。”

    婷婷阴冷的问:“我们怎么才能相信你?”

    面具人思索了下,说:“我可以告诉你们一些秘密。”

    我忙问:“什么秘密?”

    面具人小心的看了眼四周,小声说:“万金诚是被改造出来的,这也是他这么多年一直保持原貌的原因,但是他有一个死穴,在他的脚……”

    我看面具人突然不说话了,身体一软倒了下去,不知何时在它的后背上多了一个飞针,我朝门外看了眼,对面的楼层里,一个人正注视着我,不过很快他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面具人很快瘪了下去,杨嘉乐把他翻过身来,取下面具,我们看到了一个扭曲惊悚的面孔,杨大宇吓了一大跳,拍着胸口说:“原来他是有面孔的。”

    杨嘉乐戴上手套,小心翼翼的取下飞针,阴森森的说:“每个人的灵魂都是有面孔的,他的灵魂已经和布偶身体融合在了一起,所以死的时候会体现在布偶身上,由此可见,刚才他死的非常痛苦。”

    杨嘉乐眯着眼,凌厉的看着手中的飞针,我看针头散发着明晃晃的光泽,应该非常锋利,不可思议的是,我发现针的后部分是两条扭曲在一起的阴阳鱼。

    我不由得看了眼手中的匕首,两者在设计上似乎有异曲同工之妙,我不禁怀疑这两者的出处。

    观察了半天,杨嘉乐沉重的说:“这上面应该有一种剧毒,针对灵魂的剧毒。”

    我凑近看了眼,发现明晃晃的针上似乎有一股红黑色的烟雾闪动着,我说不上来那是什么东西,不过应该很危险。

    婷婷看了眼外面,又看了眼死去的面具人说:“很明显,有人想要杀人灭口,不想它泄露出什么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紧张的说:“会不会是金大诚干的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:“金大诚刚遇到高人修理,一时应该不会回来,刚才我看那人的身形也不像,不过我觉得应该是和金大诚一伙的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坐在远处,冷静的说:“从它刚才的话里可以得出一点,金大诚的弱点在脚部,如果他下次再来,我们要对症下药。”

    杨嘉乐小心的把飞针收好,然后把干瘪的面具人拉到了房间中央,他盘膝坐下,点了根蜡烛,然后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,把手心对准了面具人的头部。

    那个面具人抽搐了下,杨大宇一时好奇靠的最近,吓得猛一哆嗦,紧紧拽住了我,我烦躁的推开他,这家伙总是一惊一乍的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