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诡村

第九十八章 抓住小鬼

    难道说施老鬼就是婷婷的师傅?这名字一听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,肯定整天做一些不干不净的事情。

    我又问:“我刚才见你的时候,你那是咋了?尤其是那张脸,狰狞不堪,不时的变换着,吓坏我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又不由得看了他一眼,发现他一切如常,我这才放心。

    管德柱无力的说:“刚才我被鬼魂上身了,它们一直在这里折磨我,我让灭的那盏灯是引魂灯,是老鬼专门放来折磨我的。”

    我轻呼了口气:“还好他没有杀掉你,要不然我可能永远也见不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阴沉的说:“他在没有得到那个秘密之前,是不可能杀掉我的,他起初接近我,就是为了那个秘密,不过还好,我把那个秘密藏了起来,他永远也别想知道。”

    难道说施老鬼就是为了这个,才对付管德柱?他一直呆在这个村子里,就是为了这个秘密,这到底是什么样的秘密,才会让他如此费尽心机,藏在这个村子长达多年。

    我不确定的问:“你在这里呆了是有很多年了吧?”

    管德柱沉重的点头:“是有很多个年头了,久的我都快忘记外面的世界了。”

    我全身一颤,也就是说四年前我第一次来到这个村子,当时见过我的管德柱是施老鬼,也就是说真正的管德柱并没有见到过我。

    我猛然一惊,紧张的问:“你好像从来没有见过我,那你是怎么认识我的,我记得上次进来的时候,隐约听到你在喊我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扶着我,一字一句的回答:“因为我在你很小的时候就已经见过你了,就算你变成了另一个人,我也能感受到你身上熟悉的气息。”

    我喉咙一紧,我靠,这也太离奇了吧,这也能感受的到?我不由得想起了杨嘉乐,他好像就是感受到他师傅的气息,才惊慌失措的离开,可是他们两个有很深的瓜葛和羁绊,这才给杨嘉乐造成了极其敏锐的感觉,管德柱只是在我小时候见过我,他哪来这么熟悉的感觉?

    管德柱喘着气,每一步都走的十分艰难,他扭头看了我一眼,说:“我知道你很诧异,我给你的解释确实也有些牵强,不过以后你一定会知道的,早晚有一天我会告诉你一切。”

    我的好奇心蠢蠢欲动,迫不及待的想知道一切,不过我知道他不会告诉我的,所以只能叹了口气,继续带着他往前走。

    管德柱问我:“你的眼睛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?如果顺利的话,应该是阴眼,但是你现在怎么变成了阴阳眼。”

    我心头一紧,拽着他问:“你什么意思?当年的事情你是不是也参与了?”

    后来我一想觉得不对,四年前他还被关在这里,但是他的话确实很有问题,如果顺利的话,应该是阴眼,这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管德柱拍了拍我的手,咳嗽了声,无力的说:“你别激动,我说了以后会告诉你的,你放心我是绝对不会害你的。”

    我把他放下,叹息着摆了摆手,害不害我哪能一句话就行了,这一路上,我被多少人骗了,有时候就连承诺都可以变成一纸空谈,又何况随随便便一句话呢。

    管德柱走不动了,我把他背起来,他整个人轻飘飘的,手臂枯瘦,如果不是脸庞有点像,我还真认不出来,不知道施老鬼是怎么做到的,竟然和他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我突然想到杨嘉乐还被锁在那里,立刻停了下来,说:“我需要回去救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无力的说:“我们都已经自身难保了,还是赶快逃命吧,等我恢复过来,在陪你去救也不迟,现在回去等于自找死路,老鬼就等着我们送死呢,说不定他已经派什么东西出来找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管德柱说:“应该是小鬼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下头,管德柱确实养了两只小鬼,还用木藤雕成了木偶,我拍了下自己的额头,当初我在万村长的家里也发现他用勾魂达法饲养的小鬼,后来我就怎么没有想出来,他们两个会有什么关系呢?

    阿顺给我的照相机里,那张老鬼和万村长的合照足以证明他们两个确实有关系,当年的事情,老鬼肯定也有参与,但他一直没有害我,还不断帮助我,又是为了什么呢?真是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管德柱拍了拍我,小声说:“先别走了,快躲起来。”

    我快速躲到一旁,把管德柱放下,小声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管德柱指着前面:“你看?”

    我伸长脖子,朝着前方瞄了眼,隐约看到黑暗里有两个小胖孩走过来,他们不时打量着四周,还不断的用鼻子闻,好像在找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我仔细看了看,心头一紧,这两个小胖子可不就是施老鬼饲养的小鬼吗,没想到它们找到这里了,我记得还有一个小鬼在寒冰洞受了伤,不得不感叹小鬼恢复速度真快。

    我正打量着,突然两个小鬼猛然转身,嗅着鼻子朝我们这边而来。

    管德柱紧紧握着我,不安的说:“那两个小鬼能闻到我身上的味道,我们快走。”

    我焦急的说:“这也不是办法啊,如果那两个小鬼能闻到你身上的气味,我们跑到哪不都会被找到的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掏出那块破布,阴冷的说:“你放心,我不是没有准备。”

    我看那块破布,就是他先前咬破手指画上八卦图纹的那块,心想这个不起眼的破布一定有大作用。

    管德柱把破布放到地面上,紧紧拽着我:“快走,躲远点。”

    我背起管德柱,快速往后跑,退到了一面废掉的墙壁后面,那两个小鬼兴许是闻到了什么,靠近了破布之后,停在那好奇的打量着,突然那块破布发出一道光,猛然间变大,把两个小鬼包了进去。

    我看的目瞪口呆,没诚想这破布如此厉害,管德柱心急火燎的站起来,一瘸一拐的跑了过去,把那块破布攥在手中,使劲一勒,那俩小鬼顿时不动弹了。

    管德柱把破布小心的揣进腰间,呼了口气说:“行了,我们快走吧,施老鬼过一会就会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背着管德柱,顺着他手指的方向跑,这一路不停,我也不知道跑了多远,实在跑不动了,我停了下来,气喘吁吁的问:“我们带着小鬼,施老鬼不会追过来吧?”

    管德柱眯着眼说:“用我这乾坤八卦图文包住,谅他本领高强,也感受不到,有这小鬼在手,接下来够他受的了。”

    我疑惑的说:“他不就是丢了两个小鬼吗,没了还可以再养啊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拍了拍腰间的布袋,说:“他这两个小鬼是用他心头血养的,之间有很强烈的联系,等我恢复了,我可以想办法让小鬼反噬,一定能让他痛苦的死去活来。”

    我若有所思的点头,原来是这样,我看这四周广阔无边,一切黑乎乎的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走出去。

    我问:“这个空间是你创造的还是施老鬼创造的?”

    管德柱拍了下手:“你也太高看我们了吧,我们哪有这样的能力,这空间是不是人搞出来的还说不定呢。”

    我靠,看来施老鬼骗了我,之前躲进来时,他还说是他搞的。

    我心惊胆颤的看着周遭,这个地方太诡异了,凉风呜咽,不时抽打着身体,我的脊背一片冰凉。

    管德柱掐了掐手指,高深莫测的说:“这个地方阴气极重,尽是些鬼灵精怪,就像是十八层地狱。”

    我哆嗦了下,被他这句话吓到了,我们呆在这里面,岂不是时时刻刻都会面对各种危险。

    管德柱叹息了声,说:“其实我第一次发现这个地方的时候,那时还没有这么荒芜,后来不知道怎么了,就变成了这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为什么这个空间的通道在你一个卧室里,我就是从那里进来的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说:“我第一次发现这里的时候,就建了一间屋子,刚好承接这个空间,自己可以进来探寻秘密,也省的别人进去。”

    我激动的说:“那你肯定知道怎么走出这个鬼地方,我们快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叹息了声:“其实我也忘了,我被关在这里好多年了。”

    我的心里顿时凉了半截,无力的蹲下,默默抽了根烟,这里太广阔了,如果他也不知道,我们岂不是出不去了。

    管德柱拍了下我的后背,笑着说:“你别着急,也不是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我忙问:“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管德柱掏出腰间的袋子,眯着眼说:“这两个小鬼一定能带我们离开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狐疑不定,不知道这两个小鬼是不是真的认识路,最主要的一点是,小鬼如果跑了,或者被施老鬼感知到了,我们到最后还不是完蛋。

    我心慌意乱,越往下想越害怕,我问管德柱他也不说话了,我诧异不解,扭过头,发现他正竖起耳朵,好像在听什么声音。

    等了好久,管德柱才幽幽说道:“你听到了吗?”

    我问:“听到什么?”

    管德柱说:“粗重而又诡异的喘息声。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