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诡村

第一百零二章 鬼猫

    我朝着身后看了眼,只见一个人影一闪,快速跑了出去,我毫不犹豫跟着追出去,那个人跑的很快,从他的侧脸来看确实像杨嘉乐,不过似乎比杨嘉乐低了些。

    跑了不远,我从地面上捡起一张面具,软软的像是人皮,我心头再次被揪紧了,我只希望杨嘉乐暂时不会有事。

    杨凝追了上来,问我:“他在哪?”

    我快速把面具收起来,指着前面:“他好像去了溪水的方向。”

    我们赶到溪水边的时候,我才知道原来这个人是施老鬼,他的面目狰狞,对着我诡异一笑,纵身一跃,只听轰隆一声,跳入了溪水里。

    管德柱他们都赶来了,溪水中冒出了大量的水泡,很快几个藤蔓伸了出来,不过我并没有看到施老鬼的身影,他跳下去一定是想治好自己身上的病,不过他并不知道这棵优昙婆罗已经中毒变异了,只要跳下去就是九生一死。

    藤蔓伸上了岸边,试图攻击我们,婷婷掏出匕首,砍断了伸过来的枝条,我看下面的藤蔓逐渐增多,快去把她拉到了远处。

    到了安全地带,杨凝盯着我问:“我哥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不是看到了吗?刚才那个人不是你哥啊,他是施老鬼。”

    杨凝阴冷的说:“我刚才看到了,他确实不是,但是你似乎有什么事瞒着我,刚才你听到我哥进去的时候,为什么这么慌张,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我装作不知情的样子,摆着手安抚说:“你先别激动,他没有事。”

    杨凝紧紧盯着我,严肃的说:“你骗不了我的,快告诉我,他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面对她咄咄逼人的眼神,我叹了口气,说:“他之前离开的时候,被施老鬼绑架了,一直在那个诡异的空间里。”

    杨凝脸色一凌,气愤的说:“那先前我们都在里面的时候,你为什么不救他?”

    我无力的说:“先前我们都已经自身难保了,怎么救他。”

    杨凝气色非常不好,眼神也更加冰冷,她在原地踱了两步,回过头说:“告诉我那个空间怎么进去,我要去找他。”

    我忙拉住她,劝说:“你先别激动,我并没有打算丢下他,只是想准备好再去救他,那里你也进去过了,危险程度不用我说你也感受到了,想要进去救他,必须要有所准备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说:“这个确实要三思而后行,没有妥当的准备,去了很有可能是送死,这样吧,大家一起去,不过要先跟我回家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疑惑的问:“家不是被烧了吗?”

    管德柱转过身,平静的说:“并没有被烧完。”

    我们跟着管德柱再次回到了大火弥漫的园子,管德柱带着我们走到最后的一个屋子,这个屋子依山傍水,融于竹林深处,距离别的房间较远,并不容易被发现,管德柱似乎对这里很熟悉,轻车熟路,走的很快。

    我问:“管叔,你在这里住过吗?”

    管德柱枕着脸说:“这里有我很难忘怀的一段回忆,我在这里住了很多年。”

    我看了眼婷婷,婷婷诧异的摇了摇头,这里是婷婷的母亲生活的地方,按理说婷婷应该很熟悉,但是她并不知道管叔在这里居住过,难道说是在婷婷母亲出事后,他才搬进来这里?

    正在我思考的时候,管德柱已经推开了屋子的门,伴随着吱呀一声,房间里飞出来许多灰尘,里面的景象也随之映入了眼里。

    很简单的陈设,桌椅摆放的很整齐,不远处还放着一个小木马,奇怪的是那个小木马晃晃悠悠,一直在动,还发出咔哒咔哒的声音。

    杨大宇缩了缩脖子,小声说:“这个房间里是不是闹鬼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扶着门口,转身笑着说:“并不是什么闹鬼,这是用了一种机关术做成的,我的祖先是偃师的徒弟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不解的问:“偃师是谁?”

    杨凝说:“偃师是古代传奇中最神奇的机械工程师,他曾献给周穆王一个非常出色的木偶人,会唱歌会表演,当时惊吓所有人。”

    我笑着说:“肯定是当时的人什么都不懂,一定是那个木偶人里装着一个灵魂,要不然哪能如此厉害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干笑了下,说:“古时候很多机关术确实很厉害,有些我们至今都无法超越。”

    我记得正史《三国志·蜀志·诸葛亮传》中评说:亮性长于巧思,损益连弩,木牛流马,皆出其意。推演兵法,作八阵图,咸得起要云。不知道当时诸葛亮的木牛流马是不是真的,亦或者也用了诡异的术法,让死人为他作战。

    管德柱带着我们进了屋子,分别递给我们一把枪,我看这枪枪口扁平,里面装着铜钱,不正是猎鬼枪。

    管德柱又找出来不少东西,挎着一个布包,里面装的密密麻麻,我看到了八卦镜,铜钱剑,还有一些瓶瓶罐罐。

    杨大宇惊的目瞪口呆,舔了舔嘴巴说:“管叔,你看能不能再多给我两件,我这也好防身。”

    说着杨大宇伸出手,想摸进挎包里去拿,突然杨大宇脸色一白,挣扎着想要拽出自己的手,却无论怎么也拉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杨大宇惊慌的指着管德柱的挎包,哆嗦着说:“里面,里面有东西拽住了我,快帮我,我的手拿不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笑意吟吟的打量着杨大宇,嘴角一歪,说:“小伙子,以后不要乱摸人家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点头如捣蒜:“管叔你放心,我再也不摸了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拍了拍自己的包,杨大宇快速拉出自己的手,我看他的手背上乌黑一片,俨然是一个手印,不由得朝着管德柱的挎包多看了两眼,难道说他的包里有脏东西?

    管德柱仰起头,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,沉声说:“行了,一切准备妥当,我们出发吧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一马当先走出门外,步子迈的很稳,走起路来虎虎生风,真没想到这么快他就恢复了,简直和在那个空间里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我赶上前,小声询问:“管叔,你的身体这么快恢复了,有什么妙方吗?”

    管德柱眯着眼打量着我说:“你想知道?”

    我点头,期待的看着他,管德柱摸了摸下巴,踌躇了片刻,说:“我不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我身体一软,差点没有倒下去,看他释然的神色,我本以为他要告诉我的,我死缠烂打,磨了半天没有一点用处,这不知不觉就来到了他原来的房间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这一路虎子和阿顺格外安静,他们两个走在最后面,似乎不太开心,我猜可能是突然经历了这种事情,一时有些无法接受,毕竟施老鬼用管德柱的身份陪伴了他们几年,这几年来一直很正常,多少留下了感情。

    管德柱转身迈进了破烂不堪的卧室,我先前就一直住在这里,他走到卧室最里面,推开了那个残破的小木门,黄色的小纸符在地面上飘荡着,落满了灰尘。

    杨大宇惊讶的说:“竟然是这,太不可思议了。”

    杨凝说:“我也没有想到。”

    看着门外的断壁残垣,还有房间里破旧荒芜的场景,我心中有些疑惑不解,便问管德柱:“为什么这里的房间突然变得这么破旧,就好像很多年没有人来过似的,我记得我们之前还有人住啊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叹息着说:“可能是受了这空间的影响,难道你没有发现里面的东西都在走向荒芜吗,我和你说过,原本里面应该是一个很美好的家园,慢慢的就什么都没了。”

    我不禁好奇起来,对这个诡异的空间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这个村子里埋藏着太多秘密,让人忍不住一窥究竟。

    管德柱继续带路,大家全都进入了深不见底的黑暗里,我们打开手电筒,小心翼翼的深入,杨大宇慌里慌张的走着,不时东张西望。

    我正走着,杨大宇从身后拍了我一下,我没有搭理他,继续往前走,杨大宇再次拍了我一下,紧张的说:“明哥,你等等。”

    我烦躁的转过身,却见杨大宇一脸惶恐的注视着远处,我顺着他的视线看去,只见黑暗之中,突然冒出来一双幽绿色的眼睛,那双眼睛瞪的很大,正在注视着我们。

    我心头一紧,当即立在原地,手电筒随之转了过来,光线覆盖下,一只大肥猫正趴在墙头,诡异的是,它的眼睛竟然和人眼一样,刚才我还以为是一个鬼魂。

    阿顺欣喜万分,冲了过去,一边跑一边说:“我要抓住那只猫给我当宠物。”

    那只猫一蹿跑远了,快速消失在了黑暗里,阿顺跑的飞快,爬过墙头,眼看着也要脱离我们的视线。

    管德柱严肃的说:“快把他带回来,不能让他乱走。”

    我和虎子当即追了过去,他们在身后跟着,我和虎子爬过墙头,一股尸臭传了过来,光线照射下,我猛然一惊,墙头后面竟然是几具尸体。

    这些尸体都已经腐烂了,看样子死了好多天,有些人脸上遍布深深的爪印,尸体残缺不全,不知道是不是那只猫干的,想到它这么肥,我心头泛出一股寒意,那只猫该不会吃尸体生存的吧?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