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诡村

第一百零七章 他回来了

    这时,巫水河翻腾起来,大量的黑水冒起了气泡,呼啦一声浪花击的老高,惊涛骇浪像是一张无形的巨口,瞬间可以将人吞没。

    我看巫水河中间的黑水翻滚旋转着,不多会竟然呈现出一个怪异的脸形,有鼻子有眼,嘴巴一张一合非常吓人,最出奇的是,水底竟然发出了声音:“岸上的各位,请记住,总有一天,我会亲自取你们命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吓得直打哆嗦,不时的喃喃着:“这到底是什么鬼?”

    管德柱阴冷的说:“是那个人,她就在水底,看来她忍不了了,准备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巫水河沸腾了会,很快平静了下来,四周无比静谧,好像刚才的事情从未发生过。

    我轻声问:“难道她不需要我们的器官了吗?想直接出来?”

    管德柱慌张的说:“有这个可能性。”

    我从来没有见到管德柱慌乱过,不过可以从他惊慌的眼神可以猜测出这个人确实不一般,管德柱所拥有的一切,很可能就是那个神秘人给的。

    杨大宇慌里慌张的说:“那我们岂不是等死了?”

    管德柱重重的呼了口气,阴冷的注视着波澜不惊的水面,深邃的眸子闪动着,等了片刻,说:“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天无绝人之路,到时候再说吧,没有合适的身体,我不信他出来了还这么厉害。”

    我看了眼幽暗的水面,始终有些担忧,头顶的天空被乌云掩盖,我置身于阴影之下,感受着嗖嗖的凉风,心里越发不安。

    婷婷握着我的手,轻声说:“你放心,阿明,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。”

    我郑重的说:“我也不允许你受到伤害。”

    阿顺欢快的跑到了巫水桥上,一路蹦蹦跳跳,不时转身朝我们招手,杜伟韬提醒:“我们该走了。”

    我紧握着婷婷的手,慢慢朝着巫水桥走去,我看了眼下方的水面,深邃的巫水河正呈现着怪异的姿态缓缓流去,我仿佛看到了水面上潜伏的无数面具,它们在对着我诡异的笑着。

    婷婷拍了我一下,疑惑的问:“你怎么了?感觉你不太正常。”

    我指着水面,问:“你看到了吗?”

    婷婷看了眼水面,不解的说:“看到什么?”

    我说:“面具,有很多的面具漂浮在水面上,很怪异的面具。”

    婷婷摇了摇头,一脸担忧的看着我:“阿明,你是不是看错了?下面什么也没有啊。”

    我朝着下面看了眼,发现那些面具还在,可是他们却看不到,不知道为什么,我的眼睛有些疼痛,灼热的痛感正在麻痹我的神经。

    杨大宇探过头,慌乱的捂住嘴说:“明哥,你的眼睛又有问题了,布满了血丝,天啊,简直是一双血眼。”

    我痛苦的蹲下来,揪心的痛感让我全身抽紧,婷婷紧张的问:“管叔,他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管德柱在我身旁蹲下来,撑开我的眼皮,深沉的说:“他的眼要进化了,这双阴阳眼就要彻底融合了。”

    杨嘉乐问:“那他这是好事还是坏事?”

    管德柱叹了口气,说:“福兮祸兮,谁又能说的准,目前这情况,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他们架着我离开,我隐约觉得自己的双眼正在流血,疼痛抽紧了我的身体,我又不能睁开眼睛,过了巫水桥,这种状况才好转不少。

    刚才的一幕还在我脑海中回荡着,密密麻麻的面具,仿佛每一张都有一双血红诡异的眼睛,为什么会有那么多面具?又为什么只有我才能看到?

    那条巫水河好像一直以来就有问题,听尚乡村村民说,那里常常闹鬼,河里的水不能用,这会不会和那个神秘人有关?

    一连串的疑惑涌上心头,我甚至怀疑,那些面具正是水底的神秘人让我看到的,我的阴阳眼正是他密谋做成的。

    一路匆忙,回到家里,我坐在沙发上,视线依旧很模糊,映着朦朦胧胧的光线,我看到大家伸着头,正担忧的注视着我。

    杨大宇惊奇的瞪大眼睛,凑近了些,呐呐的说:“明哥,你这眼睛太神奇了。”

    我虚弱的说:“哪里神奇了?”

    杨大宇咽了口吐沫,说:“你的瞳孔里带着些黄色的光,就像是一个黄金瞳。”

    我心头一紧,不确信的问:“你看清楚了吗?”

    杨大宇郑重的点头,再次咽了口吐沫说:“我看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我问他们,他们也纷纷点头,我心中忐忑不安,难道说我的眼睛出了什么问题?为什么转眼间变成了这样?如果出去了岂不是会被别人当成怪物。

    我问:“管叔,你可知道这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管德柱捏着下巴说:“我想先问一下,你有没有觉得视线和之前有什么不同?”

    我眨巴眨巴眼睛,这时顿觉眼睛清凉无比,就连视野也开阔了不少,看东西更加清晰了。

    我说出了这种状况,管德柱笑呵呵的说:“可能是阴眼和阳眼完全融合了,你这双眼将会无比珍贵,任何鬼魂都逃不过你的眼睛。”

    我摸了摸自己的双眼,再没有任何疼痛,整个人身心舒畅。我跑到洗手间,对着镜子照了照,眼中间带着一丝金黄色,那抹金黄色闪烁着亮光,看上去就像戴了美瞳。

    天色已晚,外面的天空逐渐变暗,昏黄的路灯照耀着斑驳的路面,我趴在窗口,朝着对面的楼层看去,一眼就看到了楼层中徘徊的鬼魂,它们看到我,惊恐的逃离,直接从楼上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管德柱在身后拍了我一下,大有深意的说:“你身上的潜力很大,还有很多没有开发出来,以后肯定很厉害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看来你知道我的眼睛是怎么回事了,我记得你在那个空间里时,你曾说过一句话,你说我的眼睛本该是阴眼的,那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管德柱扭过头,皱起眉头说:“你真的想知道?”

    我重重的点头,管德柱笑了下:“我不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我被他勾起了兴趣,本以为他会告诉我,到最后还是一点没说,我烦躁的摆了摆手,接下来就没什么好谈的了,谁知刚转头的一瞬间,不经意瞥了眼对面,我全身一震,顿时僵在原地。

    管德柱发觉不对劲,快速朝着对面楼层看去,不过他很快转过视线,诧异的问:“刘明,怎么了?”

    我紧张的说:“我看到了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惊奇的问:“是谁?竟然能把你吓成这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是张阳。”

    由于眼睛发生了重大改变,一切都看的非常清楚,虽然距离有点远,但只一眼我就认出了他,熟悉的脸庞有些苍白,鬓角在风中凌乱,他整个人变得阴冷异常,不过眉清目秀的样子依旧让我印象深刻。

    在一旁聊天的杨凝听到这句话冲了过来,她趴在窗台紧张的询问:“张阳在哪?他在哪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他刚才在对面的楼层里。”

    杨凝二话不说,摔门而出,我怕她有危险,也跟着冲了出去,要知道张阳没了灵魂没了眼睛,对面的那个人肯定不是他,只是占据着他躯壳的魔鬼。

    杨凝跑的飞快,一溜烟跑进了对面黑暗的楼层里,原本可以看到对面楼层住户亮起的灯光,等她进去后,一下去全灭了。

    我心头紧张万分,这特码很可能是一个圈套,我快速跑进了对面的楼层里,在黑暗里摸索着,自从眼睛发生变化后,我在黑暗里也能看的清楚了。

    一楼透露着阴森森的气息,所有的住户房门紧闭,隐约可以闻到纸质烧焦的刺鼻味道,远处的窗口被风吹开了,一些纸片在楼道口纷飞凌乱。

    有一片半截的纸片落在了手中,我看了眼,竟然是一张还未烧完的冥币,一个孩子拿着冥币嬉笑着跑上楼,扭过的一瞬间,我发现他的脸狰狞的可怕,绿色的眼睛像是瞪大的玻璃球。

    想到杨凝的安危,我心中紧张万分,快速追了上去,那个孩子跑的很快,不多会就没了踪影,我只能听到他的声音在楼道口盘旋着。

    我忐忑不安的继续往上走,却不知为何,婷婷他们一直没有追来,我记得我跑下楼的时候,他们也都冲了出来,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越往上走,我越觉得不对劲,楼道缝隙里不断有水低落下来,啪嗒啪嗒,在寂静的楼层里,每一声都敲打着心脏。

    我闻到了一股刺鼻的血腥味,直到一滴水珠落在我的额头,我擦了擦,摊开手掌一看才发现,手心中是触目惊心的血红。

    我更加慌张不安,不顾一切的往前冲,到了中途,杨凝跑了下来,一脸惨白的看着我,慌里慌张的拽着我说:“快跑,有人要杀我。”

    我跟着她往楼下跑去,急促的脚步声在楼道里回荡着,一如狂烈振动的心跳,我觉得她的手非常凉,全身不由得打起了哆嗦。

    我甚至有一种念头,她该不会是假的杨凝吧?可是我看她的五官,表情,甚至语言都没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惶惶不安的跑到了楼下,婷婷他们还在门口焦急万分,看到我出来,婷婷才舒了口气,我急促的问:“你们为什么不进来,刚才吓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婷婷叹了口气:“我们进不去啊,楼道的门口像是被什么封住了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管叔也进不来吗?”

    管德柱摇了摇头:“我也进不去,这说明来了一位高人,他的能力应该在我之上。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