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诡村

第一百零八章 她死了

    难道是张阳?准确说应该是附身在张阳身体里的那个人,既然管德柱他们都进不去,如果他想要取我性命的话轻而易举,可他并没有动手,他到底要干嘛?

    杨大宇打量了我一圈,焦急的问:“杨凝呢,她怎么没有和你一起出来?”

    我晃了晃杨凝的手,烦躁的说:“这不是在我身边吗,你是不是眼瞎了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揉了揉眼睛,疑惑的说:“不对啊,我没有看到她啊,明哥,你是不是搞错了啊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一紧,颤巍巍的扭过头,杨凝脸带疑惑,正打量着杨大宇,杨大宇同样诧异的看着她所在的方向。

    杨凝的手十分冰凉,还在抓着我不丢,我心头涌出一个大胆的猜测,这个猜测让我全身一震,双手不停的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管德柱叹息着说:“姑娘,难道你还不知道你已经死了吗?”

    杨凝松开我的手,不可置信的摸着自己的脸,随后无助的蹲下来,悲伤的啜泣着,她喃喃:“我竟然死了,我竟然死了。”

    杨嘉乐悲愤的看了眼楼层的方向,不顾一切的冲了上去,婷婷大呼:“师兄,别冲动。”

    杨嘉乐很快消失在了楼道里,他能进去,这说明门口的限制已经解除了,我心情沉重的抬起头,只见楼顶最上方站着一个黑衣人,映着月光,他的背影十分明朗,只是他的眼睛空洞洞的,不是张阳又是谁。

    我朝我诡异一笑,很快消失不见了,不过我看他手中提着一个东西,像极了血淋淋的头颅。

    啪,一滴液体掉落下来,砸在我的额头上,我知道那不是水而是血液,我心头酸痛难忍,再也控制不住,眼泪滑落而出。

    婷婷说:“我们快上去看看吧,杨嘉乐一个人上去不行的,他可能也会出事。”

    我拽起杨凝,摸了下她的脸,稳重的说:“别怕,有我们在呢。”

    杨凝双眼湿润,梨花带雨的样子让我的心头又是一沉,如果我刚才没有说出张阳在对面,她就不会过去,也就不会死了。

    杨凝悲伤的说:“我不怕,我只是没有想到他会杀我,只是能死在他手里,我也没有任何遗憾了。”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又是一个自欺欺人者,有太多人为了感情,付出了太多。

    婷婷已经跑上楼去,管德柱离开的时候,扭过头说:“记得带上她,她的灵魂也很重要,那个人肯定还会回来取的。”

    我紧紧拽着杨凝,心酸的带着她朝着楼上走去,到了六层,血腥味越加刺鼻,刚走到楼梯拐角,杨嘉乐气冲冲的走了下来,拦住我说:“凝儿不能过去。”

    杨凝疑惑的说:“哥哥,我为什么不能过去。”

    杨嘉乐脸色一沉,悲伤的说:“因为场面太血腥了,我不想让你看到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从一旁走过来,幽幽说道:“那个人还算有点良心,抹去了杨凝被杀时的记忆,所以她根本不记得当时发生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我松开杨凝,带着忐忑紧张的心情走到了楼层处,婷婷她们站在不远处挡住了我的视线,我可以看到大宇发抖的身体,他只看了会,就很快转过身来,可能太过害怕了,手指含在嘴里,眼神惊恐。

    我深呼了口气,走到婷婷身旁,看了眼面前的地面,我顿时僵在原地,再也动弹不得,地面上流着大片鲜红的血液,那些血呈现出诡异的形状,似乎是恶魔的爪子,朝着我脚下蔓延。

    杨凝的身体就倒在不远处,她的头已经不见了,空洞洞的脖子上满是血红,我好像看到了碎裂的骨头和经脉,看来还真被杨大宇说对了,背后的那个人看到了杨凝美丽的脸,所以取走了她的头颅。

    通道尽头的灯光时闪时灭,鲜血淋漓的恐怖场景就像一个噩梦,瞬间把我吞噬,我发现就连走路都在打寒颤,婷婷扶着我说:“你别怕,有我呢。”

    我心酸的说:“可惜杨凝成了这个样子,恐怕接下来就是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猛然转身,惊恐的注视着我,不时问:“什么接下来我们了,难道说我也会这样,我也会死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杨大宇瞪大了眼睛,声音都在发颤,尾音在通道里回荡着,让我有一些紧张和不安,我能感受到他的恐惧。

    我无力的说:“你放心,没有你,如果你置身事外的话,恐怕永远也不会有事了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轻呼了口气,喃喃: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随后他又疑惑的抬起头,问我:“你刚才那话什么意思?置身事外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走吧,不要再和我有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我是真的觉得他们不应该在和我有所联系了,本来他们有些人就和这件事没有任何关系,跟着我只会陷入危险之中,哪天丧命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杨大宇脸一绷,气愤的说:“明哥你这话就不对了,兄弟是这种人嘛,虽然我平时胆子小,但也不会为了活命弃兄弟而不顾,出来混最重要的就是义气。”

    我欣慰的点头,正想夸他两句,杨大宇又问:“如果我走了,真的能脱离危险?”

    我苦笑着点头,杨大宇瞬时不说话了,我们在这层楼呆了许久,一个个都很沉默,想必心里都很难过。

    这栋楼很奇怪,一直到现在都没有人出来,楼道里的灯坏了,也没有人修理,杨嘉乐不知给谁打了电话,不多会走上来两个人,其中一个人五大三粗,带着面具,我认识他,他是杨嘉乐的奴仆,另一个人也是带着面具,但我不认识,以前杨嘉乐好像说他只有一个奴仆,不知何时又多了一个。

    那两个人拿着白色的布单把杨凝的身体包起来,抬了下去,杨嘉乐拽着杨凝的灵魂,转过身说:“我们走了,你们不要再来打扰我,我不想凝儿再和你们有什么瓜葛。”

    我呐呐的张了张嘴,管德柱使了个眼色,示意我不要说话,我无力的低下头,默默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杨凝说:“哥哥,你怎么可以这样,他们可是我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杨嘉乐拽着她走下楼去,一边走一边说:“他们害的你还不够吗,如果你不和他们扯上关系,兴许你就不会落到今天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怪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等他们的声音渐渐远去,楼道口再次恢复了原有的静寂,我问:“管叔,那个人肯定还会回来取走杨凝灵魂的,杨嘉乐一个人带她走,恐怕不安全,我比较担心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摸着胡须说:“我早已想到了这个问题,你不用担心,我会一直监视他的,等那个人一出来,我们就可以将他拿下。”

    看到管德柱有心无力的样子,我也很沉闷,上来之前他就已经说清楚了,他不是那个人的对手,将那个人拿下不太可能,除非有高人相助。

    我再次想起了那天救我的面具人,可惜我不知道他是谁,更不知道他何时会出现,我不相信自己会这么幸运,毕竟这个世界是残酷的,不是所有遇到危险的时候都能有人出手相救。

    身后的地面依旧血淋淋的,楼道里散发着刺鼻的血腥味,这环境让人窒息,我在这里一刻也待不下去了,说了声:“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问:“阿顺和虎子呢?”

    我打量四周并没有发现他们两个人,之前太过慌张,也没有注意到他们上来没有,我猜测说:“他们两个会不会在楼下等我们呢?”

    管德柱稍一思索,说:“他们刚才还在这里呢,应该不是下去了,虎子比较懂事,如果下去的话,他肯定会告诉我的。”

    我正诧异他去了哪里,这时虎子从通道不远处走了过来,我疑惑的问:“你们刚才去哪了?我看通道里没有你们啊。”

    虎子说:“我和阿顺看一个房间开了,就忍不住走了进去,一直没有出来,你们快过来看看吧,我们在里面发现了些东西。”

    我狐疑的跟着虎子走进了那个屋子,这个房间里非常阴暗,透露着阴森森的气息,应该是没有人,要不然他们也进不来,就算进来了也会有人大呼小叫。

    走到窗户旁,我才发现这家住户我来过,因为透过窗户刚好可以看到我的房间,上一次杨大宇就是在这里监视的我。

    我观察了一周,并没有发现出奇的地方,同样也没有看到阿顺,我问:“你们发现了什么?阿顺呢?”

    虎子说:“阿顺在卧室。”

    我快速走过去,发现阿顺立在床边,正在打量着一个人,那个人背着身子,衣服竟然和我的一模一样,看身形也和我差不多。

    见到我们进来了,阿顺欢快的抱着那个人转过来,惊喜的说:“明哥你快看,这个人和你一样。”

    我一看这人,大吃一惊,这个人和我太像了,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,我上前摸了摸,触感真实,貌似是一个活生生的人。

    我被这人震撼的无以复加,心跳加速,管德柱靠近了些,眯着眼打量着这人,又摸了摸,回过头说:“这是一个精制的人偶,不过好像没有灵魂。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