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诡村

第一百零九章 奇怪宾馆

    我被这个人偶吓到了,真的难以想象,竟然可以有人做的如此出色,和我一模一样,如果有了灵魂,声音再和我一样的话,恐怕很难有人能分辨出来。

    我问:“是不是水底那个人制作的?”

    管德柱观察了半天,随后摇了摇头:“不像,这是实实在在的人偶,你们可以看看。”

    说着管德柱把手插入了人偶的身体里,掏出了一把棉花,朝我们面前晃了晃说:“如果是那个人的话,他制作的人偶,其实是半人半偶,就像金大诚,其实他的重要器官和血液仍在,两者融合在了一起。”

    那会是谁呢?真相像是一团迷雾悄无声息的降临,蒙蔽了我的双眼,我低下头,脑中思绪纷杂,这么说的话背后还有一个人,他隐藏在黑暗里,隐藏的非常深。

    管德柱脸色阴沉,背着手走出了卧室,阿顺把没有灵魂的人偶丢在一边,人偶孤零零的躺在地面上,幽亮的眼睛直勾勾的对着我,我心头一颤,又把人偶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杨大宇说:“明哥你带这个干嘛?”

    我停下来说:“我要把它带回家,省的有谁利用它,到时候把它弄活了,谁能分的清我们哪个才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点头,摸着下巴说:“确实有道理,不过你为啥不把它烧了呢,这样不是一了百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我也想过这个方法,不过有些不舍得,这个人偶制作的太逼真了,我要搬回家好好研究研究,再说哪有自己把自己照片烧掉的,这不是犯了忌讳吗。

    我摆了摆手,坚决不烧,杨大宇挑了下眉头,只得作罢。

    他们在房间里检查了许久,再也没有任何发现,下楼的时候,隐约可以看到楼道上流淌的血迹,杨凝惨死的一幕再次呈现在我的脑海里,让我全身一震,无比难过。

    我在死亡的阴影里徘徊着,整个人开始魂不守舍,没有一点精神,无力的走下楼后,我抬起头看了眼楼顶,那里空荡荡的,冷风呼啸,带着呜咽的声音。

    今晚月明星稀,上方突然覆盖下来大片的阴影,一大群乌鸦从头顶飞过,发出嘎嘎的叫声,我躲在楼下的阴暗角落里,小声问:“管叔,是不是又有人来了?”

    管德柱眯着眼打量着头顶上方,皱起眉头说:“兴许是的。”

    我再次变得紧张起来,心中忐忑不安,那些乌鸦散落在楼顶,血红色的眼睛盯着四处,看的我背脊发寒。

    管德柱挥了挥手,带着我们从一处角落里走出去,我本想回家,管德柱说:“你就不要回去了,那些乌鸦一直在盯着你的住处,估计是看你的。”

    我记得上次也是这种情况,难道说金大诚回来了?

    我们顺着阴暗的小道,一直走出小区,这一路上我都惴惴不安的,总觉得有什么在背后盯着我。

    虎子问:“我们要去哪?”

    我思前想后,说:“既然不能回家,那就去杨嘉乐所在的位置,在那里找几间宾馆,刚好可以盯着他,如果他们遇到危险,随时都能支援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说过,没有灵魂的器官不是最好的,背后的那个人一定会再回来,取走杨凝的灵魂,只是我一直疑惑不解,他为什么没有当即取走她的灵魂,也没有伤害我。

    不过想到杨凝惨死的场景,我已经处于恐惧之中了,就像一句话说的那样,等待死亡才是最可怕的。

    我们准备在杨嘉乐房子对面租几间屋子,老板娘抽着烟,打量了我们半天,说:“没位置了,房间全被包了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忙问:“生意有这么好?被谁包的?”

    我也很诧异,这种地方位置并不好,环境也够呛,看她这里的装修,更是老气十足,早已经过时了,哪还有人愿意过来住。

    我疑惑的往里走了走,抬起头朝楼上看了眼,老板娘对着我吐了口烟雾,眯着眼说:“小帅哥,还有个房间你要不要啊。”

    我看她不时对我抛媚眼,觉得事情不太对,正准备离开,老板娘拉住了我,问:“真的不准备考虑了?”

    我问:“哪个房间?”

    老板娘凑近了些,轻柔的说:“我的房间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当即举手:“我,我要那个房间。”

    老板娘不屑的看了他一眼,把烟头扔到一边,厌烦的摆着手:“你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婷婷阴冷的注视着老板娘,眼神里带着挑衅,我看火药味十足,忙说:“我们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老板娘叹了口气,走到柜台玩起了塔罗牌,我眼神一跳,不由得多看了她一眼,那些卡罗牌已经很破久了,看样子玩了很久了,就是不知道她是不是也会某些奇怪的秘术,不过随后我摇了摇头,不可能每个玩塔罗牌的人都像杨嘉乐一样吧。

    我们刚走出这家宾馆,老板娘跑了出来,一边走一边摆着手说:“哎,你们等等哈,跑这么快干嘛。”

    我停下来,诧异的看着她:“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老板娘笑呵呵的说:“那个包房间的人说了,他可以腾几间屋子给你们,你们啊,可以住了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那个人是谁?”

    老板娘摆了摆手,笑着说:“你们见到了不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我狐疑的看了眼宾馆,这房间太过破旧,楼上的窗户紧闭,全都拉上了窗帘,给人一种神秘感,这大晚上的,我怕是陷阱,一时不敢进去,为了保险起见,还是另找一家比较好。

    老板娘见我要走,又把我拉了回来,呼了口气说:“行了,我告诉你们是谁,他叫杨嘉乐,说是你们的朋友,你们爱住不住。”

    她这一说,大家都愣了下,没想到杨嘉乐自己房子好好的不住,非要住在这家破旧的小旅馆里。

    我带着好奇的心,跟着老板娘走进了旅馆,老板娘给我们安排好房间,刚拉开门一股发霉的气味弥漫了出来,我看里面有些脏乱,应该很久没住人了,果然不出我所料,她这旅馆里确实不怎么样,甚至比我预想中还要差很多。

    杨大宇捏着鼻子说:“你这还能住人吗?”

    老板娘哭丧着脸说:“我这已经很多年没有开业了,要不是杨嘉乐找我帮忙,我也不会重新开张,你们将就下吧。”

    我疑惑的问:“你认识杨嘉乐?”

    老板娘咳嗽了声,眨巴眨巴眼睛说:“何止认识,太熟悉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怪不得他们都喜欢玩塔罗牌,老板娘的塔罗牌年份更久些,不知道她会不会更厉害,我把东西收拾好,正准备问杨嘉乐在哪,这时才发现老板娘已经不见了。

    我找了半天,始终没有发现她的身影。更奇怪的是我竟然走不出这家旅馆了,我本想走到一楼,可是走着走着,竟然跑到了二楼,就这样一直循环着,从一楼到二楼,再从二楼到一楼,永远也走不出去,非常奇怪。

    管德柱他们从房间里走出来,我忙说:“管叔,你快来看看,我走不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慢悠悠的走过来,问:“啥情况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总是在一楼和二楼徘徊,从二楼下去后又跑到了一楼的入口,往复循环,似乎永远也走不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婷婷猜测说:“会不会是鬼打墙?”

    管德柱皱起眉头说:“应该不是,以刘明现在的能力,如果是鬼打墙他一眼就能看出来。”

    婷婷喃喃:“那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管德柱眯着眼打量着楼道口,慢慢走了下去,我们也跟着他往前走,走了不久,我们再次跑回了二楼。

    我问:“管叔,搞清楚怎么回事了吗?”

    管德柱阴沉的说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我心头一沉,如果他也搞不清楚,那我们更不可能了,我在房间门口踌躇着,心乱如麻,那个老板娘该不会有问题,想对付我们吧?

    这时,只听吱呀一声,隔壁房间的门被打开了,我慌忙回头,一眼就看到了杨嘉乐,他阴沉着脸,脸上像是带了一层寒霜,眼角略带湿润,像是刚哭过。

    我还没来得及说出心头的疑惑,杨嘉乐扶着墙壁说:“你们为什么要过来?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不放心你们,如果那个人再过来,恐怕你们应付不了。”

    杨嘉乐不屑的说:“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,他害死了我妹妹,我一定要让他陪葬,让他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里。”

    他此刻正在怒头上,我知道劝说也没什么用,不过我必须得盯着他,不能让他太过冲动做了傻事,杨凝已经出事了,他不能再出事了。

    婷婷说:“你们为什么搬到这里?”

    杨嘉乐阴冷的说:“那个人肯定会来找我的,我住在对面刚好可以观察家的情况,一旦那个人来了,我就要他有来无回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伸长了脖子说:“那个人这么厉害,就连管叔也不是对手,你又有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杨嘉乐抬起头,冰冷的眸子带着锐利的光,看的杨大宇快速低下了头,他不屑的笑了声,说:“那你们进来这么久了,找到了出去的方法了吗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杨嘉乐继续说:“你们几个人都找不到出口,如果那个人进来了,也不一定能出的去,我只要把他困在这里面就好,到时候我可以想尽千方百计来折磨他。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