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诡村

第一百一十一章 小丑

    我内心深处无比慌乱,杨嘉乐出去之后,肯定必死无疑,我准备把大家叫出来,这时女老板从身后走来,打了个哈欠说:“这么晚了,怎么还不睡觉,慌里慌张的,你在干嘛?”

    我急促的说:“杨嘉乐跑了,他去见那个人了,我们快去救他吧,要不然他会被杀死的。”

    女老板似乎很不在意,轻描淡写的说:“命运的巨轮已经转动了,我们救不了他的,他命中注定有此一劫。”

    我慌乱的问:“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?”

    女老板无奈的摊开手,摇了摇头,像是看淡了一切,释然的说:“这种事情我遇到的多了,生死无常,你还需看开点,再说了,人死只要灵魂不灭,那还有救。”

    我担忧的说:“万一那个人不肯放过他的灵魂呢?”

    女老板抽了根烟,别在嘴角,哧拉一声划破一只火柴,明亮的光线下,脸色略有阴沉,只听她阴冷的说:“那可由不得他,我说可以就一定可以。”

    看她自信满满的样子,我倒是放松了不少,不过想到杨嘉乐接下来的遭遇,心头依旧忐忑不安,女老板推开最角落的房门,吐了口烟雾,撇了我一眼,说:“要不要进来聊聊?”

    我不确定的看着她,她妩媚的笑了下,对我勾了勾手指,这个女的神秘感吸引着我,也不知怎么的,鬼使神差的跟着她走了进去,她在门口伸手拉上了门。

    门吱呀一声关上了,我觉得仿佛心头被什么撞击了下,有种心旷神怡的感觉,就像偷偷做坏事的孩子。

    她的房间很香,盈满了香水的气味,头顶四处挂着许多塔罗牌,墙壁上贴着一些中国山水画,老旧的欧洲式灯光悬在头顶,散发着昏黄的光晕,一切都很有情调,我却觉得有些不太对,至于哪个地方不对,我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她指着四处问:“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我说:“挺好的,中西结合,房间的布置格局给人不一样感觉,按理说这样应该很突兀,不过我觉得很舒服。”

    女老板挑起眉头问:“有没有觉得有那么一丝熟悉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不懂她什么意思,难道说我曾经来过这样的地方?

    女老板苦笑着喃喃:“看来这几年来,你的记忆确实失去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女老板回过头,舒了口气,笑着说:“没什么,这里你可以到处看,喜欢什么也可以拿走。”

    我看了眼房间四处,走到窗户边,看到了一朵鲜艳欲滴的玫瑰,它插在玻璃瓶里,就像刚刚采摘下来的,可是上面挂着一个标签,我看了眼时间,竟然是五年前。

    这夺玫瑰保存的如此完好,倒是出乎我的意料,我想把它送给婷婷,便伸手指了指,女老板苦笑着说:“你可真会挑,不过我不能给你。”

    我无奈叹息了声,觉得还是算了,毕竟是人家的东西,拿了也不好,女老板抽着烟,对着烟灰缸弹了弹烟灰,失神的看着我,我尴尬的转过头,只听轰隆一声,窗外传来了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女老板手指一颤,烟头掉落在地面上,她快速跑到窗户边,拉开窗帘望了眼昏黄的窗外,我也朝着窗外看去,这一看心头顿时一紧,只见杨嘉乐躺在一辆私家车上,那辆车已经凹陷了下去,地面上血流不止,场面十分惊悚。

    女老板脸色阴沉的可怕,她紧紧握着双手,手指嵌进了肉里,她很生气。

    突然窗户出现了一个惊悚诡异的面孔,顿时吓得我心头狂跳不止,全身发抖,女老板惊吓之下,快速拉上了窗帘。

    窗口贴着的是一个小丑,它的表情很诡异,眼睛是血红色的,想到他刚才猛然出现的一幕,我到现在都回不过神来。

    女老板沉默了下来,眼神转动着,我忐忑的说:“要不要出去把杨嘉乐带回来?”

    女老板摇着头:“不行,一旦出去了,就会遇到危险,那些东西绝非善茬,它们没有人性的,很可能会杀了我们。”

    我盯着她:“那些东西你见过?”

    女老板叹了口气,缓缓说道:“是我在美国的时候惹到的东西,我没想到它竟然追到了这里,真是阴魂不散。”

    我心头一紧,问:“那,杨嘉乐是被它杀害的?”

    女老板阴沉着脸说: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我内心里越发不安,这一下出现了两股势力,我们的形式恐怕更加危机了,女老板再次抽了根烟,她还没点燃,我们就听外面响起了凄厉的惨叫。

    她快速拉开窗帘,我们看到那个小丑和张阳打在了一起,小丑头都被扭断了,它还在剧烈的挣扎着,死死的咬住张阳的手,我不知道它是怎么做到的。

    张阳猛一使劲,只听噗嗤一声,小丑的头顿时落在了地面上,小丑全身瘫软倒了下去,我看的心惊胆颤,看来这个异域的恶鬼死在了冰冷的路面上。

    张阳拍了拍手,刚转身走到私家车旁边,谁知那个小丑再次站了起来,快速抱着头跑远了,一溜烟消失在了黑暗的拐角。

    张阳并没有追上去,而是朝着我们这边看了眼,他的眼睛非常黑暗,黑乎乎的眼球在黑暗里显得不伦不类,异常诡异。

    女老板快速放下窗帘,慌张的说:“我们快走吧,我从来没有感受到这么强大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我担忧的说:“怎么?难道我们的房子抵挡不了他的攻击吗?”

    女老板惊恐的说:“我不知道,他是我感受到的最强的东西,如果我和他对打,瞬间就可以被秒掉。”

    我猛的一惊,实在没有想到他竟然会这么厉害,怪不得我家对面的那层楼,管德柱他们之前都进不去,我想起了在过巫水河的时候,河底有个神秘人说他要出来杀掉我们,附在张阳身上的是不是就是他?

    他故意杀掉杨凝,却没有杀我,看来他只是想一替一个杀,他想要给我们的不只是死亡,还有无休止的恐惧。

    女老板扔掉香烟,慌乱的说:“轻而易举就能打败小丑,这种力量,比我见过的所有巫婆都厉害,这里我们不能再呆了。”

    女老板拿起桌面上的玻璃瓶子,鲜红的玫瑰在视线里闪耀着,散发着光泽,她温暖一笑,对我说:“阿明,跟我走,下面有一个躲藏空间。”

    我脑海有些凌乱,依稀觉得这声音很熟悉,我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她拉了出去。

    刚走到门口,一声轰隆巨响在耳边响起,我们惊吓之下,快速转身,只见杨嘉乐的身体被扔了过来,窗户已经被破开了,杨嘉乐身上全是伤口,他一动不动,应该是死透了。

    女老板紧紧的拉着我,急促的说:“快走。”

    我挣脱她,说:“还有我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我快速在二楼敲着房门,把他们都叫了出来,可能是刚才的巨响,他们也被惊醒了,杨大宇慌里慌张的问我:“明哥,这是咋了?”

    我说:“别问了,赶快逃命吧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脸色一白,抽了口气,不由分说,就往后跑,女老板他们也往我这边跑来,我朝着前面看去,不知何时,已经涌进来不少面具人。

    女老板跑到我身边,摁了下墙面,身后瞬时竖起了一道木墙,她一脸焦急的说:“快走,这里已经守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似笑非笑的说:“我还以为你这里有多厉害,原来竟然是纸糊的老虎,根本不堪一击。”

    女老板怒眸冷对,气愤的说:“如果不是来了一个高人,你觉得我这里会被这么容易攻破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盯着木墙的方向,原本十分镇定,突然间也变得慌乱起来,他紧张的说:“是他,他竟然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是谁?”

    管德柱眼神惶恐,忐忑的说:“巫水河底的那个人,他竟然亲自出马了,完了,我们跑不掉了。”

    女老板讥讽道:“瞧你那点出息,比我还不如,刚才不还是镇定自若,嘲笑我的吗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慌乱的说:“那是我不知道他来了,你们不知道他的实力,我们对他根本毫无胜算。”

    女老板嘴角勾起一抹微笑:“所以我们必须要逃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摆着手:“逃?往哪里逃?很少有人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逃走。”

    女老板背过身去,沉重的说:“你们跟我来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跑了一圈又转了回来,气喘吁吁的指着身后说:“那,那边也有人。”

    女老板推开杨嘉乐的房间,让大家走了进去,随后她拉开衣柜,一个熟悉的衣箱呈现了出来,她打开衣箱,指着里面,急促的说:“往里跳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瞪大了眼睛,指着衣箱:“你这不是开玩笑吧,这东西能塞的下一个人?”

    女老板非常焦急,没有时间向他解释,拽起杨大宇就把他塞了进去,我们接连跳入了里面,陷入了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女老板点了根蜡烛,小声说:“大家都不要说话,我们只需要安静的等待,他们找不到我们,自然会离开的。”

    里面的空间非常拥挤,这就像一个异维空间一样,非常奇特,杨大宇不时小声嘀咕:“我的天,这简直是奇迹。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