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诡村

第一百一十三章 死穴

    施老鬼是婷婷的师傅,他一定忍受不了婷婷的背叛,所以才这么针对她,婷婷应该感受到了他的气息,故意引他出去,以此来保证我们的安全。

    这太出乎意料了,我怎么都没有想到施老鬼也在,以他的能力,婷婷哪里抵挡的住。

    我在通道里寻找着,心急火燎的四处张望,突然一道房门破开,婷婷飞了出来,倒在地面上,吐了大片的鲜血。

    我听到了施老鬼嘿嘿的笑声,他从房间里走出来,阴森森的说:“为师待你不薄,既然你想找死,那我就只能成全你了。”

    我对着施老鬼放了一枪,铜钱刚好击中他的面具,施老鬼取下面具,一双血红色的眼睛瞪着我,他的脸部布满了密密麻麻的伤口,像是一道道填满皱纹的沟壑,非常恶心。

    他咧着嘴,脸部抖动了下,诡异的笑着说:“没想到你自己送上门来,这样也好,省的我找你了。”

    婷婷大叫:“阿明,你快走。”

    我掏出匕首,哆嗦的对着迎面而来的施老鬼,大声说:“我不会走的,我不能让你遇到危险,之前都是你保护我,现在让我保护你一次。”

    婷婷悲伤的说:“你不是他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施老鬼猛冲过来,纵身一跃,眼看就要跳到我的面前,这时我的前面顿时出现了一道木墙,我只听到扑通一声,施老鬼应该撞在了上面。

    女老板快速把我拉到了一边,紧张的说:“还好赶的及时。”

    她把我拉到了隔壁的房间里,关上了门,此刻的外面轰隆一声,应该是施老鬼打破了木墙走过来了,脚步声越发清晰。

    女老板打了个禁声手势,走到一面墙边,摁了下机关,面前的木墙顿时裂开了一个豁口,女老板快速把我拉了进去,我们成功的进入了另一个房间,这时我才知道,原来这里房间的墙壁都是可以移动的。

    我们再次往前走动了下,来到了婷婷所在的房门前,我把婷婷轻轻拉了进去,女老板检查了下婷婷的伤势,皱起眉头说:“没想到那个老东西出手还挺很辣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你认识施老鬼?”

    女老板说:“以前有过一次接触,就是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我。”

    这时施老鬼的话在身后的墙边冷冰冰的响起:“你这么出众,自然记得。”

    啪啦一声响,身后的木墙伸出了一只手,然后是一只脚,施老鬼撕开木墙,诡异的笑着探出了头。

    女老板皱起眉头说:“你先带着婷婷离开,这里我来对付。”

    我担忧的问:“你能行吗?”

    女老板把装着玫瑰的玻璃瓶子递给我,轻声说:“我尽力吧,这个东西物归原主。”

    我身体一颤,物归原主什么情况,难道说这朵玫瑰本身就是我的?正在我思考的边缘,女老板把我推到了一边,这时面前竖起了一道木墙,遮住了我的视线。

    我抱着婷婷沉重的走出房间,眉头紧锁,心里忐忑不安,婷婷无力的问:“你们两个是不是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我忙说:“哪能有什么关系,昨晚是我第一次见到她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你去了她的房间?还有那朵玫瑰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我心头一凉,把婷婷抱的更紧,坚定的说:“你可不要怀疑我,我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,我对你的心天地为证,日月可鉴。”

    婷婷说:“我觉得你们应该认识,我能感觉的出来,她对你很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难道这就是女人的直觉吗?我倒是没有别的想法,只是女老板说那朵玫瑰物归原主的时候,我有些疑惑不解,她说那朵玫瑰她已经放了五年了,难道说五年前我们认识?而我刚好四年前失忆,忘掉了一切。

    我抱着婷婷走出了这个房间,一直朝着外面走,这时我才想到杨大宇他们还在里面,脱离了危险,我把婷婷放在一个安全的角落,说:“我不能抛下杨大宇他们不管,你在这里等我一下,我带他们一起出来。”

    婷婷无力的点头,眼神中带着一丝痛苦的神色,她的嘴角带着血迹,看来伤的很深,我担忧的问:“你现在还好吗?”

    婷婷摆着手:“你放心,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我摸了摸她的脸,深情的说:“等我。”

    婷婷点头,我反身快速跑进了宾馆里,走到二楼,我找了半天并没有发现杨大宇他们的身影,只有几个面具人坐在地面上紧紧盯着我。

    突然一个面具人说话了:“明哥,你干嘛呢,怎么在这里来回转悠?”

    我一听这声音正是杨大宇,不解的问:“这是怎么回事,你怎么变成面具人了?”

    杨大宇打了个禁声手势,小声说:“不止是我,我们几个都变成面具人了,我们和面具人换了衣服,只要我们不动,就没有人会发现我们。”

    说着阿顺他们纷纷取下了面具,我问:“那其余的面具人呢?”

    杨大宇说:“把他们装进那个箱子里了。”

    我松了口气,总之他们没事就好,他们拍了拍屁股站起来,杨大宇伸了伸懒腰,问:“现在什么情况,外面安全了吗?”

    我呼了口气,说:“其实我也不太清楚目前是什么情况,你们别呆在这里了,还是跟我一块走吧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说了声好,正准备离开,只听对面的木墙咔擦一声裂开了,杨大宇一哆嗦快速戴上了面具,把我扣了起来,杨大宇小声说:“明哥,对不住了,配合演场戏吧。”

    木墙裂缝逐渐扩大,轰隆一声落了下来,女老板随之飞了过来,噗一声吐出了大量的鲜血,木板四处飞溅的都是触目惊心的血红色。

    杜伟韬他们顺势把女老板摁住,拖在了一边,施老鬼笑嘿嘿的走进屋子里,打量了我一眼,眯着眼对面具人说:“你们做的不错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不时点头哈腰,施老鬼自然非常高兴,走到我面前,扼住了我的咽喉,瞪着眼睛说:“就是因为你,我的计划才没有成功,今天我必须要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我艰难的说:“你杀了我,就没有人能带你去那个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施老鬼嘿嘿笑起来,阴冷的说:“不用了,只要我取走了你的眼睛放在我身上,我就可以自己去了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猛一哆嗦,被施老鬼看出了端倪,我知道他们再也藏不住了,忙说:“快动手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他们松开了我和女老板,我腾出手拽住施老鬼的手,他们一拥而上,把施老鬼死死摁倒在地,不过施老鬼力量大的惊人,我们几个扣住他十分废里。

    杨大宇额头青筋暴露,流出了大量汗水,心慌意乱的说:“明哥,这样也不是办法啊,我们快控制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女老板无力的走到近前,掏出三根银针,快速插入了施老鬼的额头里,我只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,施老鬼顿时软了下去。

    女老板说:“这样坚持不了多久的,我们快走吧。”

    我想起一个面具人曾说金大诚的弱点在脚下,忙说:“大家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我蹲下来,快速脱掉了施老鬼的鞋子,杨大宇好奇的蹲下来,凑近问:“你要干嘛?”

    我说:“等会你们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施老鬼的鞋子脱掉之后,一股难闻的臭味弥漫了出来,这种味道令人作呕,杨大宇捏住鼻子退了老远,我屏住呼吸,再次脱掉了施老鬼的袜子。

    我发现他的脚心位置,有一个扭曲的伤口,便拿出匕首朝着伤口位置捅了下,他是面具人没有痛感,应该没事。

    这时,一大片鲜血冒了出来,施老鬼浑身抽搐,慢慢干瘪了下去,他趴在地面上,惊恐的注视着我们,此刻的他就像一个怪物。

    杨大宇惊的目瞪口呆,慌乱的说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女老板说:“他的身体里应该有什么在支撑着他,如今那个东西没了,所以变成了这个样子,好比一个气球没了气体。”

    施老鬼一下子苍老了很多,他身体内的血在极速流失着,他无力的攀爬着往前走,挪动一分都十分费力。

    杨大宇笑哈哈的说:“没想到他还会有这么一天,真是活该。”

    我看他没了威胁,便说:“大家走吧,婷婷还在等着我呢。”

    婷婷受了重伤,快要步入冬天了,外面冷风呼啸,越来越冷,我心急火燎的跑出去,发现婷婷已经不见了,阴冷的的地面上放着一个透明的玻璃瓶子,鲜红的玫瑰在空气中摇晃着,像是含了血,带着触目惊心的红。

    他们都跑了出来,杨大宇打量了一圈,疑惑的问:“嫂子呢?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也不知道,刚才她还在这里呢。”

    我找遍四周,始终没有发现她的身影,冷风呜咽,悲鸣的呼啸在耳边来来回回,我站在空荡的路面,从未觉得如此失落。

    杨大宇说:“兴许嫂子暂时有点事离开了,应该一会就会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我站在冷风中,一直在等,可她始终没有回来,女老板捡起地面上的玻璃瓶子,深情地注视着那朵玫瑰,脸色苍白。

    随后女老板愣了下,走到我身边,把瓶子递给我说:“阿明,你看。”

    我定睛一看,发现玻璃瓶子上刻着几行字,“我先和奶奶回老家一趟,勿念。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