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诡村

第一百一十四章 水底计划

    我看这字体并不像她的,很可能是她奶奶刻下,把她强行带走了,如果是婷婷,她一定不会扔下我不管,不过走了也好,至少不用面对接下来的危险。

    看到她留下的信息,我安心了不少,杨大宇看了眼玻璃瓶子,喃喃:“原来是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又问了句:“那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我说:“找到管叔,进行接下来的计划。”

    刚说到管德柱,他就出现在面前,不过他是从楼上摔下来的,地面上凹陷了一个大坑,管德柱爬出来,不时的咳嗽着。

    金大诚从远处走来,带着一脸笑意,讥讽的说:“难道你觉得我还和上次一样吗,我告诉你,你已经不是我的对手了,今天,你们都要死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回过头,虚弱的说:“你们快走吧,我确实不是他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我坚定的说:“不行,我们不能把你一个人丢下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叹了口气,重重的说:“你们留下来,纯粹是送死,太不值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不管值不值都要拼一把,你能束缚住他吗,两分钟就好?”

    管德柱犹豫了下,说:“如果我拼尽全力倒是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我放松了些,如果这样就可以,我已经知道了金大诚的命门,只要束缚住他,我就能让他有来无回。

    管德柱还不太清楚怎么回事,我正准备小声告诉他,金大诚已经到了近前,两个人再次交手,我们在一旁站着根本插不上手,杨大宇自不量力跑上前,被一脚踹飞老远,直接昏倒了过去。

    杜伟韬忙扶着他,试了试他的鼻息,把他拉到了一边,正在掐他的人中,过了不多会,杨大宇喘了口气,总算苏醒了,不过双眼迷离,看来也是伤的不浅。

    管德柱和金大诚打的难解难分,两个人抱在了一起,躺在了冰冷的地面上,管德柱冲我们大喊:“快点过来。”

    我看时机来了,掏出匕首火急火燎的跑上前,快速脱掉了金大诚的鞋子,金大诚全身一震,双眼瞪大,满是惊恐,他嘶吼一声,用尽全力挣脱了管德柱的束缚,更是把我们震飞老远。

    金大诚走到我身边,掐住我的喉咙,直接把我提了上来,我看他双眼血红,青筋毕露,看来是发怒了。

    金大诚愤愤的说:“是谁,是谁告诉你的?”

    我的脖子被勒紧了,已经说不出话来,身后飞过来几根银针,击中了金大诚的后脑勺,他似乎没有任何感觉,拔掉了银针,怒瞪着身后的女老板。

    女老板尴尬的对着金大诚挥了挥手,笑了笑很快躲到一边,金大诚暴怒,使劲勒着我,我已经听到了喉咙咯咯作响,我双眼瞪大,完全呼不出气来。

    金大诚眯着眼诡异的笑了,他握紧银针,盯着我的眼睛,轻轻移动着双手,我大概知道他想要做什么了。

    我使劲的蹬着双腿,可是却无法使力,金大诚冷笑一声,手中的银针就要刺入我的眼睛,就在电光火石间,一颗石子扔了过来,击中了金大诚的额头。

    金大诚转过身,当即定在原地,就连握着我的手都松了不少,我瞥了眼远处,这才发现远处一个人正慢悠悠走来,他带着阴阳面具,穿着拖鞋,衣服十分破旧,虽然身材不高,但是气势十足。

    我心头一喜,这不正是那天救我的人吗?

    他指着金大诚,轻声说:“把他放下来。”

    金大诚看了看我,冷冷的说:“不放。”

    那人又扔出一颗石子,金大诚手一软,把我放了下来,金大诚怒气冲冲的转过身,还没来得及发火,那人已经到了面前,对着金大诚的下巴来了一拳,这一拳格外用力,金大诚直接飞出老远。

    我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,难以相信竟然有这么厉害的人,杨大宇瞪大了眼睛,一动不动,像是一个僵硬的木偶。

    金大诚教了两招,再次被摔在地面上,地面都被他砸出来一个窟窿,金大诚的下巴都脱臼了,脸部扭曲成怪异的形状,非常诡异。

    只见金大诚抬了下下巴,咔擦一声,脸部恢复如常,他朝我们扔了一个球状物,嘭一声冒出了大量的烟雾,我的视线被遮挡了,只能听到那个人说哪里逃,随后再也没有了声响。

    等烟雾散去,他们已经不见了,空荡荡的地面上,只有坑坑洼洼的几个洞,杨大宇咽了口吐沫,喃喃:“这还是人吗?”

    管德柱眯着眼说:“没想到隐藏着一位高人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这位高人已经是第二次救我了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问:“你认识他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说:“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诧异不解:“那他为什么救你?”

    其实我也很诧异,我和这人素不相识,他却救了我两次,这到底是为什么?如果只是偶然路过拔刀相助,也不可能两次都恰巧刚好碰到吧。

    我望着远处,凉风吹过,视线里空荡荡的,杨大宇跑过来说:“等我见到他,我一定要拜他为师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这话提醒了我,我一直想要增强自己的能力,却一直苦无良师,如果我拜他为师,那我岂不是就可以保护婷婷了。

    我兴奋的拍了下杨大宇:“说得对,这种人确实可以拜师学艺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思绪良久,说:“既然目前的危机解除了,我们该考虑一下接下来的事情了,如果这件事不解决,我们将永远陷入危难之中。”

    我知道他的意思,便说:“大家找个地方,好好商量下。”

    女老板带着我们去了快要毁坏的宾馆里,她找了一个较好的雅间,给我们美人沏了一杯茶,熬了一夜,大家都困了,喝了杯茶,才精神了些。

    管德柱说:“这次行动,他们伤亡惨重,今晚水底的那个人肯定还会过来杀你们的,我准备潜伏在巫水河边上,等他出来后我就潜水下去砸掉那个陶瓷人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说:“那我们就需要好好躲藏起来,不让他找到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继续说:“等我砸掉陶瓷人,他肯定受了重伤,一定会不顾一切的返回,到时候你们可以继续跟进,我们一起捣了他的老巢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冷静的说:“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跟着那个人也潜入水底?”

    管德柱郑重点头:“对,大家人多力量大,我顺便让你们见识一下水底宫殿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思考良久,随后点了下头,我说:“如果大家都同意的话,我就去买潜水用品。”

    大家均点了下头,只有阿顺嚷嚷着:“我不去,我不去那里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呼了口气说:“阿顺在那里受到过惊吓,就不要去了,虎子你留下来陪他吧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说:“那我们几个行吗?”

    管德柱阴冷的扭过头:“不好说,毕竟那里太诡异了,到底有多少奇怪的东西,我也说不清楚,我从来没有转过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紧张万分:“那岂不是太危险了,万一我们出不来了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我咳嗽了声,说:“大宇,做事情不能畏首畏尾,这样是不可能成功的,水底那个人我们必须要杀掉他,要不然等他恢复过来,我们一样得死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低下头不说话了,最后大家达成了一致,管德柱收拾好东西,一个人走出了门外。

    我让大家先休息片刻,带着杨大宇去买潜水器材,售卖潜水器材的是我之前认识的朋友,叫做陈亮,以前在警队帮过他的帮,一来二往,熟络了不少,他是什么东西都卖,听说黑白两道都有交情,平时做点黑生意,过着小日子。

    刚进屋他就迎了出来,笑呵呵的说:“呦,明哥,稀客啊。”

    由于时间紧急,我开门见山,压低了声音问:“有潜水器材吗?我要全套。”

    他脸色一沉,问我:“你要这个干嘛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下水。”

    他很为难的说:“要几套?”

    我说:“5套。”

    陈亮的脸色越发难看,在原地踱了两步,让我们先坐下,给我们倒了杯水,等了许久,他才说:“不瞒您说,我这店里刚好就剩下五套了,本来怕晦气,打算不要了,如果你要,我可以白菜价给你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刚喝口水,估计是听到晦气两个字,顿时坐不住了,好奇的问:“好好的潜水器材,怎么和晦气沾上边了呢?”

    陈亮叹了口气,摆着手说:“你是不知道啊,之前有一些做地下生意的朋友,说是看上了尚乡村巫水河下的宝藏了,非常买潜水器材下去,这不昨天刚接到消息,他们全死啦,飘在水面上,样子老吓人了,你说这不晦气吗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心慌意乱,手中的杯子抖动了起来,我拍了他一下,杨大宇才把水杯放在桌面上,眼神惊恐的瞟着四周。

    陈亮小声问:“你们不会也去那里吧?”

    我忙摆手:“不是,我们又不是做那档子生意,怎么会去那里呢。”

    陈亮呼了口气:“那就好,如果你们是去那里,说什么我都不会卖的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伸着头,问:“那个地方有这么邪乎吗?”

    陈亮瞪大眼睛:“那可不是,有句话说的好,尚乡村,巫水河,大鬼小鬼常跳河,生人靠近易犯错,一命呜呼见阎罗。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