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诡村

第一百一十五章 泰山府君

    杨大宇咕咚一声咽了口吐沫,可能是被吓到了,失魂落魄的坐在沙发上,脸色惨白。

    我说:“你这话是从哪听说的?”

    陈亮说:“这个你难道不知道吗,我很小的时候就听说了,巫水河一直很邪门,小时候奶奶常拿这件事来吓我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缩了缩头说:“其实这句话我也听过,只不过过去这么多年了,突然有人说出来,有一种莫名的恐惧。”

    我安慰了两句,让陈亮给我拿潜水器材,他把东西帮我送到车上,我刚把钱递给他,陈亮摆了摆手说:“算了,等你们回来再给吧,我被之前的事弄怕了,你们回来再给我,我也好图个吉利。”

    我拉上后备箱,陈亮拍着我的肩膀说:“一定要平安归来啊。”

    我轻点了下头,狐疑的看着他,他的脸色阴晴不定,眼睛里却带着亮光,我觉得他很可能通过杨大宇看出了我们的目的,说好了不卖,搞不好是想故意卖给我们。

    我坐在驾驶位置,思绪凌乱,一直在想这个事情,杨大宇探出头说:“明哥,你觉得巫水河下面能有宝藏吗?”

    我说:“应该有可能,如果猜测没错的话。搞不好下面还是个大陵墓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喃喃:“怪不得他那几个做地下生意的朋友要下去,不过这一下去,不知道还能不能上来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就别胡思乱想了,我们这一路遇到的灵异事件还少吗,不一样都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傻笑着说:“也对。”

    回去之后,我把潜水器材发给大家,昨晚劳累度过,大家都去休息了,我躺在房间里,不知不觉也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是杨大宇把我拍醒的,由于应激反应,我猛地坐起来,忙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杨大宇说:“明哥,你都睡了一下午了,快醒醒吧,外面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是出什么事了吗?”

    杨大宇指着窗口:“你拉开窗帘看看。”

    我狐疑的拉开窗帘,只见外面的天色已非常昏暗,不少乌鸦盘旋在对面的楼层里,嘎嘎的叫着。

    我快速拉上窗帘,没想到它们这么快就来了,我问:“你通知大家了吗?”

    杨大宇紧张的说:“都通知了,美女老板说,我们还是躲在衣箱子里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些面具人不是在里面吗?”

    杨大宇说:“它们被处理掉了,为了保险起见,我们需要穿上他们的衣服,然后再钻进衣箱里。”

    我跟着杨大宇走到那个房间里,大家换好衣服,一起钻进了衣箱子里,融于黑暗之中,我们在里面等了大概一个小时,总算有凌乱的脚步声传来。

    我听一个人说:“主人,这帮人非常奸诈,上午就被他们溜了,这次我们必须要检查清楚。”

    这声音非常熟悉,应该就是金大诚,没想到今天中午他还是跑掉了,也不知道那个高人现在在哪。

    另一个人回答说:“你放心,这次他们跑不掉了。”

    金大诚继续说:“要是那个高人再出来闹事?”

    回答的声音冷冰冰的,毫无感晴色彩:“那就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声音透过空气传进衣箱里,我不由得紧张起来,心头颤动着,那个高人和水底神秘人决斗,究竟会谁胜谁负呢?看他们的表现,似乎水底神秘人更厉害些。

    外面的脚步声非常杂乱,说话的声音慢慢传远了,大概他们去了别处,四周渐渐安静下来,我们在黑暗的衣箱里等待着,非常忐忑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过去了,我本以为他们走了,这时又听金大诚说:“我们找遍了所有的房间,都没有发现他们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里面带着满满的丧气味道,那个神秘人没有说话,突然房间的门吱呀一声响了,脚步声越加清晰,好像是有人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我更加紧张不安,就连呼吸都慢了下来,双手紧握着,抬起头看着黑暗的头顶上方,那里是我们生存的希望。

    我在焦灼不安中度过了几分钟,外面再次没了动静,突然有人发出来一声冷笑,朝着我们这边走来,并且拉开了衣柜,我心想这下完了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有人贴近衣箱嘿嘿的笑起来,说了句:“我找到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夹带着狂喜,十分沙哑,分辨不出男女,这应该就是那个神秘人。

    大家慌了神,杨大宇哆嗦着问:“这下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女老板说:“别出声,看他想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有人提出了箱子,朝着外面走去,我们狭窄的空间里摇晃着,头晕目眩,最终那人停了下来把箱子放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金大诚惊讶的说:“真没有想到他们就在这个箱子里。”

    那人沙哑的说:“你没想到的事情还很多,接下来的事情不用我教你了吧。”

    金大诚忙说: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有人在外面使劲敲打着衣箱,大概是想破开它,我听到了咔擦的声响,不知道是不是锁坏了。

    杨大宇焦急的拍着手:“这下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女老板说:“这个箱子不是那么容易打开的,可以撑一阵,我们就看管德柱那边能不能早些得手了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丧气的说:“我看难,那个巫水河里可不简单,那里死了很多人了,搞不好连他自己都回不来。”

    阿顺附和:“那里面确实很可怕,我再也不想去了。”

    我靠在一边,暗自祈祷一切可以顺利,要不然我们可就真的死在这人手里了。

    头顶的轰隆声更加响亮,破空的声响让我耳熏目眩,我摇摇晃晃,尽力扶住支撑物,突然啪嗒一声,衣箱被打开了,一道昏黄的光亮照射进来,透过头顶的出口,依稀可以看到金大诚得意的笑脸。

    杨大宇拍着手:“完了完了,彻底完了。”

    他刚说完这话就被金大诚拽了出去,杨大宇蹬着腿,嚷嚷着:“我不出去,我不出去。”

    金大诚诡异的笑着:“你说不出去,我就偏抓你,我最喜欢看到别人恐惧的时刻,尤其是逃命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不是太过害怕,杨大宇顿时不说话了,金大诚抱紧衣箱把我们倒了出来,我晕头转向,坐在地面上快要呕吐了。

    站在我面前的是张阳,他的眼睛是血红色的,脖子处隐约有缝补过的痕迹,映着惨淡的月光,他的脸色格外苍白,像极了恶鬼。

    他阴冷的注视着我,吸了口气说:“为了你这双眼睛,我等了很多年了,今天终于亲眼见到了,确实很不错,融合的很好,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摘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厉声问:“我的眼睛是不是你搞得鬼?”

    他嘿嘿的笑着:“没错,是我计谋的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他高傲的回答:“我是泰山府君。”

    我心头猛地一抖,难道说他是传说中才有的泰山府君,管辖鬼魂的人。

    根据中国古老的阴阳五行学说,泰山位居东方,是太阳升起的地方,也是万物发祥之地,因此泰山神具有主生、主死的重要职能,并由此延伸出几项具体职能:新旧相代,固国安民;延年益寿,长命成仙;福禄官职,贵贱高下;生死之期,鬼魂之统。

    我猛烈的摇了摇头,这不可能,泰山府君是绝对不可能存在的,如果存在的话,他也不会在黑漆漆的巫水河低了。

    我说:“你不是他,他只是一个传说。”

    他哈哈大笑起来,阴冷的说:“虽然我不是他,但我却想成为他,我想成为主宰鬼魂的人,我要你们都做我的奴隶。”

    阿顺仰起头,大声说:“你放屁。”

    他打量着阿顺,看了良久,眯着眼说:“我见过你,你来过我的府邸,我本想让你做我的奴隶,可惜你跑了。”

    阿顺嚷嚷着说:“你就是一个怪物,我才不要做你的奴隶。”

    他怒瞪着阿顺,露出了白森森的牙齿,那双眼睛布满了血丝,我被他吓了一大跳,这样一看,他确实像个怪物。

    金大诚忙说:“主人,您别生气,马上我就要他的命,你说怎么杀,我就怎么杀。”

    他阴森森的说:“我要放完他的血做成人偶,然后做我的奴隶。”

    金大诚低下头,诡异的笑着说:“马上我就去办。”

    金大诚挥了挥手,小眼神透露着一股凶狠,旁边的面具人把阿顺提了出来,金大诚搓了搓手,掏出一把细长的匕首,笑嘿嘿的指着阿顺:“一会我就会让你知道什么是残忍。”

    我看那匕首散发着明晃晃的光亮,锋利的刀刃带着寒光,心头不由得一紧,阿顺面不改色,立在金大诚面前,并没有一丝慌乱。

    金大诚吹了下刀刃,正要动手,我忙站起来说:“你们不能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金大诚眯着眼问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我慌乱的说:“如果你杀了他,我们就不会给你们想要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自称泰山府君的人说话了:“你们不给,我可以抢。”

    我咬了咬牙,说:“那我们也可以毁掉。”

    说罢我拿出匕首对上自己的眼睛,他直直盯着我,微愣了下,等了半天,才激动的说:“你那把匕首是从哪里得来的?”

    我说:“哪来的不重要,重要的是它能破坏你辛辛苦苦做成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他的喉结动了动,紧张的说:“你别冲动。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