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诡村

第一百一十六章 得手了

    我看他的视线一直盯着匕首,并没有放在我身上,不免狐疑万分,难道说这个匕首有什么奇特的地方?

    我不由得多看了两眼,这个古朴的匕首,除了上面印着两条交叉的阴阳鱼,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同。

    相传太极阴阳鱼图是阴阳螺旋力场的直观显现,而阴阳螺旋力场是宇宙万物混化、运行、演变时普遍存在的规律。宇宙万物,无论是高维时空的存在,还是低维时空的存在,一律受到阳性正力与阴性反力的作用,存在于阴阳螺旋力场中。

    难道说这把匕首和巫水河底的那个空间还有莫大的关联?我看他紧紧盯着这把匕首,视线再也没有移动半分,不由猜测纷繁。

    金大诚迷惑不解,站在原地,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,杜伟韬他们立在身后,同样非常疑惑,就这样静默了会,倒是女老板先开口了:“你放我们走,我们自然不会伤了你想要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假泰山府君视线始终没有从我身上离开,金大诚说:“你当我们傻吗,放你们走,我们想要的东西不就更得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你们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金大诚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,我还没反应过来,他突然出现在了我面前,快速握住了我手中的匕首,他倒是挺大胆,手掌握住了利刃,我稍微一使劲,他的手掌便被切了下来,匕首也落在了地面上。

    我正要捡起匕首,假泰山府君已经赶在我前面,把匕首拿了起来,仔细打量着匕首,他的眼中闪烁着兴奋的神色,他激动的喃喃:“果然是你,我寻找了两百年,终于找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金大诚把手掌捡起来,又扣在断掌处,我看很快融合在了一起,他疑惑说:“这匕首我见过很多次了,之前还一直拿着,没想到你竟然要。”

    假泰山府君抽了金大诚一巴掌,气愤的说:“这匕首对我很重要。”

    金大诚摸着脸不说话了,沉着他沉迷匕首的当头,我们慢慢往后退,想着看能不能钻空子逃走,几个面具人拦住了我们。

    我快速戴上面具,大家和面具人扭打在一起,混在了一起,这下谁也分不清谁,我们朝着各个方向跑开,面具人分不清大家是谁只能胡乱的追。

    假泰山府君阴狠的说:“把他们都给我找出来,我要在这里杀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金大诚不敢怠慢,从身后追来,我看他追的方向竟然是我这里,心头一紧,跑的更快了。

    杨大宇就在我身后跟着,小声说:“明哥,这下咋办啊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分开跑,能坚持多久就多久,为管叔争取时间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刚要掉头,突然大叫一声,我回头一看,原来他被金大诚拽住了,我一咬牙,反身冲了过去,金大诚嘴角勾起一抹阴冷的笑容,说了声自不量力。

    他把杨大宇扔到一边,一脚踹到我的胸口上,我顿时倒在地面上,感觉胸口疼痛难忍,像是碎裂了一般。

    金大诚扣着拳头走到近前,准备把我提起来,这时几跟银针飞来,命中了金大诚的额头,金大诚仿佛中风了一样,眼歪嘴斜,全身发抖。

    我趁这个当头,忙把杨大宇拽走,女老板躲在一个角落里朝我挥了挥手,我快速钻了进去,只见女老板拍了拍墙壁,边上裂出了一个豁口。

    我们躲了进去,我诧异的问:“这是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女老板呼了口气说:“这是障眼法,就看金大诚能不能看的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金大诚跑到了阴暗的角落里,漆黑的夜幕下,惨淡的月光照耀着阴暗的地面,四周分外安静,金大诚小心翼翼的走着,眯着眼打量着四处。

    他知道我们在这里,却又一时找不出来,一会来了两个面具人,金大诚指着墙边说:“把他们找出来。”

    那两个面具人忙不迭点头,不时的摸着墙面,鼻子来回在嗅,我心里一凉,他们如果只是用眼睛还好说,障眼法能够迷惑他们,可是用鼻子的话,估计一会就能把我们找出来。

    两个面具人走到我们面前,沉静了下来,我全身绷紧,大气不敢出,一个面具人在我面前用手比划着,好像在做什么手势,一会他直直的指着我们这里。

    金大诚咧着嘴笑了,朝着我们这里走来,我心想这下完了,谁知金大诚刚靠近墙边,身后的两个面具人快速摁住他,把他推进了墙里面,女老板快速拉着我走了出去,她在墙边摁了几下,嘴角喃喃自语,也不知道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金大诚进去之后,一直敲打着墙壁,他在里面非常生气,可就是出不来,我诧异的盯着旁边的两个面具人,他们取下来面具,我一看竟然是虎子和阿顺。

    女老板笑着说:“你们配合的非常好,要不然让他上当可是非常难的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这东西能困住他多久?”

    女老板说:“大概一个钟头。”

    我看了眼手表,已经九点多了,不知道管叔还需要多长时间,头顶的夜空黑漆漆的,只有半弯的月亮还在散发着惨淡的光。

    我说:“这不是障眼法吗?”

    女老板笑着说:“骗你的,这是一个阵法,可以困人。”

    金大诚怒气冲冲的盯着我们,不时的敲打着墙壁,不过他依旧出不来,只能在里面生闷气,阿顺扮起了鬼脸,对着他吐了吐舌头,看到金大诚无可奈何的样子,我不由得笑了。

    杨大宇问:“老杜呢?”

    虎子说:“我也不太清楚,刚才大家跑散了,没有见到他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外面响起了急促的呼唤声,我听这声音就是杜伟韬,快速跑了出去,他站在空荡荡小道里,到处张望着。

    我忙说:“老杜,我在这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欣喜的跑了过来,女老板从一旁跟过来,快速朝着杜伟韬射出几根飞针,杜伟韬当即定在原地,再也不动了。

    女老板从身后拽住了我,我慌乱的说:“你要干嘛,为什么要伤害老杜。”

    女老板冷冷的打量着杜伟韬,严肃的说:“他不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瞪大了双眼,喃喃:“这怎么可能,他的身形,声音都很像啊。”

    女老板冷静的说:“不管再怎么像,有一点不要忽略,在这种关头,他怎么可能会大声呼喊让我们出来,刚才我给他的飞针,如果是一般人的话早就倒地不起了,但是他并没有,这说明他并不是杜伟韬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猛地一紧,刚才我们还在玩弄金大诚呢,没想到刚转身就被别人阴了一道。

    面前的人嘿嘿大笑起来,取下了面具,我一看竟然是张阳,也就是那个自称泰山府君的人,他盯着我们说:“没想到被你们看出来了,不过目的已经达到了,我也无所谓了。”

    他拍了拍手,四周涌现出了不少面具人,杜伟韬被绑住了,正站在面具人前面,他的嘴角溢出了鲜血,明显受了伤。

    我握紧了拳头,目前的形势只有背水一战了,女老板小声说:“等会我拖住他,你们混入面具人之中,趁乱逃走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女老板说:“你放心,我等会也会趁乱跑进面具人之中。”

    说着她再次甩出几根银针,假泰山府君只一挥手,那些银针还没击中目标就落在了地面上,女老板显然一惊,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假泰山府君不屑的说:“小小伎俩也想伤我,太不自量力了。”

    他走了过来,看似闲庭信步,速度却非常快,我还没反应过来,他就已经到了面前,女老板他们还没还手就被击倒在地。

    敌我双方差距太大,我全身一颤,已经失魂落魄,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,他瞪着血红色眼睛盯着我,笑嘻嘻的说:“我最喜欢的就是你这双眼睛,你跑不掉的。”

    我本想反身逃走,他一伸手拽住了我,直接把我提了上去,然后伸出了两根手指,他阴冷的说:“少年,这是你的命,怨不得别人。”

    我大声说:“我的命是我的,不是让你肆意践踏,也不是你所能掌握的。”

    他讥讽的哦了一声,脸上的笑意更深,两根手指又近了些,就要插入我的眼睛,这时天空电闪雷鸣,乌云翻滚,夜幕笼罩下,漆黑一片,我们仿佛置身于万丈深渊。

    他全身一颤,猛地把我放下,捂着头跪在地面上,凄厉的惨叫起来,我看他双眼不时的流着血,身体慢慢软了下去。

    我看着漆黑诡异的天空,难道说管德柱得手了?

    张阳的身体出现了一个诡异的影子,那个影子一身乌黑,只在视线里停留一刻,快速跑远了。

    四周的面具人惊慌失措,也是四处逃窜,不一会,四周就没了人影,冷风吹过,一切空荡荡,唯有一只寒鸦伫立枝头,凄惨的叫着,我看了眼那只乌鸦,它快速扑闪着翅膀飞跑了。

    我把杨大宇他们叫醒,其余人都醒了,唯有杨大宇一直昏睡,女老板望了眼周边,疑惑的问:“他们人呢?”

    我说:“都跑了,应该是管叔得手了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一屁股坐起来,兴奋的说:“得手了?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