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诡村

第一百一十九章 诡异的怪物

    我看杨大宇滔滔不绝说起来,没完没了,忙摆手:“行了,我们还是看看往哪里走吧。”

    女老板也打开了手电筒,照了照四周说:“一目了然,貌似只有石柱底下能走了,其余的地方都是石头,没有路。”

    我看石柱底下倒是没有雾气了,只是远处的黑暗空间里,隐约有什么东西,它们立在一旁,一动不动,我指着前面:“你们看,那里是人吗?”

    杨大宇身体一颤,朝着远处喊了声:“喂,前面的是人吗?”

    我被他的问话逗的哭笑不得,不过在这种严肃当头,只笑了一下便安静了下来,那边并没有回复,看样子应该不是人。

    女老板猜测说:“兴许是石像。”

    我也觉得这种可能性比较大些,便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,光线照亮了那些东西,我随之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些虽说不是石像,但也差不多,是一些陶人,类似秦始皇兵马俑里面的人俑,不过两者形象相差很大,这些陶人被刻画的凶神恶煞,在光线下,十分的吓人。

    我记得那个神秘人就是附身在陶人身上的,想到这,我不禁距离这里陶人远了些,这些东西很让人忌惮。

    杨大宇啧啧两声,赞叹着说:“你看这工艺,你再看看这色泽,如果带出去的话,搞不好就发大了。”

    虎子严肃的说:“这里的东西不能带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摆着手,笑了两声:“这里的东西自然不能带,要带也得带里面的宝藏啊。”

    虎子阴冷的看了大宇一眼,杨大宇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,我以为他被虎子吓到了,谁知他忙往后退了两步,一屁股坐在了地面上,然后他又快速爬起来,躲在我身边,指着远处的一个陶人。

    “明,明哥,那个陶人的眼睛在动。”

    我心头一颤,忙拿着手电筒照过去,我看那陶人很正常,双眼闭合,眼睛并没有在动,便问:“你是不是看错了?”

    杨大宇紧张的说:“我没有看错,它确实动了。”

    我更靠近了些,手电筒光线照射到一个陶人身上,那个陶人全身笼罩着一层灰尘,唯有眼睛部位灰尘脱落,由此看来确实眼睛有问题。

    发觉出异常,我们面面相觎,杨大宇不知从哪捡来一个石子,扔到了陶人身上,只听啪嗒一声,我的心也随之一紧。

    我忐忑的问:“你要干嘛?”

    杨大宇说:“我看它眼睛还动不动。”

    我暗骂了声,你看就是了,为啥还要扔石子,他这一扔,地面震动起来,那几个陶人顿时睁开了眼睛,血红色的鬼眼吓得我全身一抖,我忙说:“快跑。”

    那些陶人手中握着长枪,机械性的跟着,地面的震动加快了心跳,我们拼命向前跑着,身后不断有长枪落下,有一根长枪落在我面前,差点没有击中我。

    我已经想到了自己脸色煞白的样子,心扑通扑通乱跳,真没有想到这些尘封已久的陶人竟然复活了。

    杨大宇不时往后面瞥一眼,看到飞过来的长枪,顿时吓得屁股尿流,比谁跑的都快,我们在石柱中间来回转悠,转了几圈,总算甩掉了那些陶人。

    杨大宇扶着巨大的柱面,气喘吁吁的说:“我说的没错吧,那东西睁眼了,它复活了。”

    阴森森的空间,有凉风吹来,我脊背顿时爬上了一股凉意,我手一抖,颤悠悠的拿着手电筒朝着身后照去,巨大的石面在视线里泛着冰冷的光泽,好在并没有东西,不过我想不通这个空间里怎么会有风。

    突然冰凉的石柱后面露出来一只干枯的手掌,我的心头一紧,手电筒晃了几下。

    杨大宇说:“难道你们就对刚才的事情不感兴趣吗,我在这说了半天了,怎么没见你们有啥反应。”

    女老板把手指放在嘴角,嘘了声,示意杨大宇不要再说话了,杨大宇也不是傻子,立刻惊恐的朝着四周观望,小心翼翼的说:“咋了?有什么东西过来了吗?”

    我用手电筒照着那个方向,冰冷的石柱旁什么都没有,那只枯瘦如柴的手掌不见了,不过可以看到石柱上留下来的黑色手印。

    那手印一直蜿蜒而上,我照着上面,光线一直上移,紧张的注视着周遭,突然黑影一闪,有什么东西跑到了另一边,我再次转移手电筒,什么都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杨大宇抽了口气,怯生生的问:“刚才那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不知道,不过大家最好小心,这种地方不一定会冒出来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摸出自己的猎鬼枪,我们四个背靠背,慢慢的移动着,尽量远离这个地方。

    四面全是巨大的石柱,黑暗中有雾气涌来,光线渐次朦胧了起来,手电筒出了问题,忽闪忽灭的,我看大家的手电筒都是这样,觉得事情不太对,心里不由得更加紧张了。

    我闻到了一股腥臭的味道,这气味越发浓郁,十分冲鼻,我忍不住打了个喷嚏,正要嘀咕,虎子先开口了,语气里满是抱怨:“这边怎么越来越臭了。”

    女老板也说:“确实很臭,这种气味简直就像放置了很久的尸体,腐败糜烂散发的尸臭。”

    尸臭味我闻过,但是这么浓烈的,还是第一次遇到,我继续后移,不安的感觉变得更加强烈起来。

    杨大宇边退边说:“这里是不是漏水了?”

    我说:“没有啊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说:“我怎么觉得上面在滴水,而且这水好臭啊。”

    我和杨大宇靠的比较近,正在纠结哪里来的臭味,原来是从杨大宇这里传来的,只要靠近他,臭味便会更加明显。

    我忙说:“快,别在这呆了。”

    我们快速换个地方,我拿起手电筒照了下头顶远处,闪亮的光线中,一具腐烂的尸体呈现了出来,那具尸体正掉在石柱上,身上不时有液体掉落下来。

    尸体的脸部已经腐败的不成样子,身上全是密密麻麻的血口,杨大宇忍不住在一旁呕吐起来,想到他头部黏上的液体,我的胃里也开始翻江倒海。

    杨大宇吐完已经一脸惨白,眼睛里也布满了血丝,他仰起头,沙哑的问:“这里为啥突然冒出来一具尸体,刚才我们不是用手电筒照过的吗,我记得上面好像没有尸体啊。”

    他这样一说,我的心顿时被揪紧了,我们刚才来的时候,我拿着手电筒在上面来回照着,并没有发现尸体啊,那么这个尸体是什么时候出现的?

    我快速扬起手电筒,再次照了照头顶远处,灯光忽闪忽灭,朦胧的光线中,我在尸体背后隐约看到了一只枯瘦的手臂,似乎那只手一直拽着尸体,而那只手到底是什么东西,我也不知道,它隐藏在了石柱后面。

    显然女老板也发现了这个事情,她使出自己的绝技,一只飞针闪过,应该是命中了那只手,只听啪嗒一声,尸体落了下来,摔得稀巴烂,液体飞溅的到处都是,难闻的恶臭味再次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我不忍看地面上的尸体,捏着鼻子问:“你这是要干嘛,这不是找死吗?”

    那只手一直拽着尸体不放,肯定有它的用途,女老板把尸体搞了下来,又伤了那个东西,它肯定不会放过我们的。

    女老板说:“那东西是什么都不知道,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,它很爱死人,突然出现在我们头顶,你觉得他会放过我们吗?”

    我一愣,问:“啥意思?”

    女老板说:“那东西是想杀我们,而且很可能不止一个。”

    她这一说,我心里更慌了,之前我看到了一只枯瘦的手,那个东西并没有带尸体,这说明它是另一个。

    我再次抬起手电筒,有一个黑影顿时从上面跳了下来,闪烁的光线下,那个东西瞪大眼睛,黑色的细小手臂扒啦着地面,它的手臂很长,有点像猩猩的臂膀,但是很瘦小,又像极了指环王中的咕噜,看上去很是吓人。

    杨大宇大叫了声:“怪物。”

    那东西露出白森森的牙齿,嘿嘿的咧着嘴笑了,随后它的身边再次出现了几个怪物,它们眼神里透露着贪婪的神色,似乎跃跃欲试着就要冲过来。

    女老板快速拉住我的手,急忙说:“还犹豫什么啊,快跑啊。”

    我颤巍巍的朝杨大宇挥了挥手,杨大宇憋了口气,头也不回的朝着前方冲去,女老板向着身后扔了几根飞针,拽紧我掉头就跑。

    这时,手电筒恢复如常,前方的光线明亮了些,那些怪物跳到石柱面上,猛然一跃,落在了我们面前。

    杨大宇一惊,忙拿起猎鬼枪,只听呯呯几声,铜钱打到那些怪物身上又落了下来,猎鬼枪对它们不起任何作用,那些怪物扑上来,瞬间将我们包围。

    我慌忙掏出匕首,对着跃跃欲试的它们,这些怪物看到匕首之后,似乎很怕,血红色的眼睛顿时充满了畏惧的神色。

    杨大宇抱着头,小心的盯着怪物们,虎子站在最前面,镇定的说:“你们别怕,我就不信对付不了它们。”

    女老板皱起眉头说:“看现在的情况,怕的好像是它们,如果它们想杀害我们,早就扑过来了,但是没有,你看它们的眼睛,填满了惊恐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放下抱头的手,眯着眼说:“你别说,还真是,它们为啥怕我们。”

    女老板转过视线,盯着我手中的匕首,冷静的说:“它们怕的或许不是我们,而是这把匕首。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