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诡村

第一百二十章 棺中女尸

    杨大宇惊奇的看了眼匕首,喃喃道:“这匕首有什么名堂?”

    我们都没有回答,有关这把匕首,其实我也不了解,更是对这把奇怪的匕首充满了疑惑和好奇,原本我以为这把匕首是婷婷的祖祖辈辈传下来的,看来并不是,因为那个神秘人看到以后也很吃惊,听金大诚说那个神秘人活了很久了,久的我也想象不到。

    我握紧了手中的匕首,那些怪物慢慢后退,消失在了黑暗的角落,等一切安静下来,杨大宇呼了口气:“不管什么原因,我们总算安全了。”

    虎子皱起眉头走到一边,尽量离他远一点,我咳嗽了下,也尽量和他保持距离,实在太臭了,再这样下去,我恐怕也坚持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杨大宇嚷嚷着:“喂,大家不用这样吧,你们这样,我遇到了危险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还是赶紧找个地方洗洗头吧,这个空间在水底,里面肯定有水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无奈的摆着手:“我也想啊,关键找不到啊。”

    我晃了晃手电筒:“行了,大家一直向着前面走,这里只有一条路,我们还是抓紧时间找到管叔吧,再待下去,我们真的可能会搁在这。”

    过了巨大的石柱,前面再次出现了一个漆黑的空间,我拿着手电筒小心翼翼的走进去,光线所及之处,尽是一些奇怪的建筑,这里倒是像极了一个森罗万象的宫殿,只不过刚走进去就给人一种鬼气森森的感觉。

    我们被眼前的东西震撼到了,仿佛迷失在了一个恐怖的世界里,漫无目的的走着。

    杨大宇突然指着前面,惊慌的说:“你们看,那里也有好多棺材。”

    我拿起手电筒看了眼,忙说:“那不是棺材,那是石椁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撇了撇嘴:“这能有多大区别,反正都是放死人的。”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实在无心和他解释,其实那里是有棺材的,只不过棺材在石椁里面,这样可以避免木材日久腐烂,也是一种身份的象征,很明显,到了这里,这些死人的身份变得尊贵了。

    我走上前,看这椁座及椁壁四周雕有丰富的浮雕图案,并施以彩绘或描金,?精美绝伦,石椁椁顶为罕见的歇山顶式样,为皇亲贵族的标志,仅次于庑殿顶。

    我随之一惊,难道说这里面竟然是哪个朝代的皇亲贵族?可我注视着周边的东西,越发觉得不像,因为这里的图像太诡异了,远不像祭奠死人所做的雕刻。

    就拿石椁旁边的龛子来说,目测只有半米的高度,材质看起来非石非木,非铁非金,似乎还冒着烟,里面供奉的是一条张牙舞爪、目露凶光的恶龙,龙的周边铺满了蝙蝠,血红色眼睛十分的妖异,这应该是一个妖龛。

    最奇怪的是,在那条龙的脊背上还骑着一个诡异的怪物,这个怪物和我们先前所见那些有些相像,只不过它穿着铠甲,目露凶光,手拿镰刀,好像要去作战。

    杨大宇抽了口气,指着那条龙和怪物,问:“明哥,这是啥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我摆了下手,这东西我还真不知道,这个空间果然和我想的一样,出乎意料的东西非常多,虽然进来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,但我还是被面前的东西震撼到了。

    杨大宇摸出自己的手电筒,灯光胡乱的照射着,狡黠的眼睛闪烁着不知名的光,我知道他一定有了鬼心思,想要摸出什么宝贝。

    一遇到宝贝,他把刚才的事情忘的一干二净,甚至连头发上腥臭的粘液也不管了,我忙说:“大宇,你可别乱动东西,这里才是最危险的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不时点头,保证道:“你就放一百个心吧,我哪能胡来呢。”

    我还是不放心他,一直盯着他,杨大宇胡乱的转悠着,一直走到最中间,杨大宇顿时定住了,惊喜的指着前面:“明哥,你看。”

    我朝他手指的方向看去,发现前面的石棺泛着光泽,一看就是玉石做成的,椁座下四周各垫两个兽头,面部朝外、背负椁座,造型生动,只不过上面刻画的人物却十分诡异。

    杨大宇搓了搓手,笑呵呵说:“看吧,这里面确实有宝藏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兴奋的走了过去,看样子是啥也不顾了,我叹了口气,真不知道他这是穷了多少代,非要从这里摸点东西赚钱,只是这里最好的石椁哪能轻易让人摸过去。

    我大喊:“那里危险,千万别过去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跑的飞快,停下来的时候,他已经到了石椁面前,我惊呼了口气,他跑的真快。

    更让我感到不可思议的是,他竟然没事,如果是这样的墓穴,尤其是在主棺面前,肯定会设下大量机关的,但是并没有任何机关被触动。

    我小心翼翼走过去,杨大宇突然转过身,惊恐的对着我们摆着手:“明哥,你们千万不要过来。”

    我忙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杨大宇哭哭叽叽的说:“这个棺材是开的,里,里面有东西,我腿发麻,走不动了。”

    虎子急忙问:“是啥东西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哆嗦着说:“是一具女尸,她正看着我呢。”

    我全身一紧,就知道这里面不会有什么好东西,他还像个傻逼一样往前冲,结果倒了霉运,连自己也陷进去了。

    我本想骂他两句,杨大宇突然低下头不说话了,虎子跑上前去准备把他拉回来,谁知杨大宇转过身之后,虎子顿时定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我看他们两个对视着,一动不动,忙摆手:“怎么了,快过来啊。”

    虎子紧张的说:“杨大宇出问题了,他不会跟我走的。”

    女老板皱起眉头,问:“出了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虎子忐忑的回答:“他正拿着枪对着我,眼睛充血,好像中邪了。”

    我全身一哆嗦,果然他还是出事了,他们两个站在石椁旁,就这样僵持着。随后杨大宇笑了起来,这笑声有些毛骨悚然,在空荡的墓穴中显得十分可怕。

    杨大宇这种情况是非常危险的,我不能任由他们这样下去,不过又有些犹豫不定,我想了半天,刚准备去他们那里,女老板立刻拽住了我:“你不能去。”

    我疑惑的问:“我为什么不能去?”

    女老板指着那口石椁,严肃的说:“你听。”

    我竖起耳朵,谨慎的注视着那边,原本安静的石椁,这时传来了细微的声响,随后声音更加明显,这是沉重的呼吸声,我的心不由得揪紧了,难道说棺材中的女尸活了?

    我紧紧盯着棺椁,心里七上八下,他们两个在那旁边,如果有危险,会是最先受到波及的人。

    棺椁中的呼吸声响了会,很快没了声音,黑暗的墓穴中重新归于静寂,我松了口气,脑子极速转动着,这个时候必须想办法。

    在我手足无措的时候,又一道难题从天而降,只听啪一声响,棺材旁探出了一只苍白的手,光线下,那只手十指如葱,十分纤细,指甲却是很长,而且呈现血红色,更诡异的是,她的手指头好像在冒血。

    我紧张的抽了口气,大喊:“虎子,快想办法,把大宇拽回来。”

    这时虎子也不回复了,他们两个立在那,身体僵直,我心里凉了半截,现在这种情况不用说也知道,他们两个都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我心急如焚,脑子里一片乱麻,根本不知道怎么办才好,女老板拍了我一下,冷静的说:“你别紧张,我可以让他们两个昏睡过去,然后你去把他们两个拽回来。”

    我忙说好,女老板从兜里掏出两根飞针,素手一挥,飞针朝着虎子他们而去,刚好击中他们的脖子,啪嗒一声两个人倒在了地面上。

    我抽了口气,急促的向着那口白玉石椁走去,刚走到一半,棺材中的呼吸声又响了起来,女尸的另一只手探出了棺材,她的这只手蓄了一寸多长的指甲,金黄色的指甲看的我眼神一晃。

    我的双眼迷离,情不自禁的朝着她走了过去,她好像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,一直引导着我向前,我仿佛听到细微急促的呼喊:“来吧,到棺材里来。”

    我觉得身体已经不是自己的了,意志很混乱,我强烈的挣扎着,试图反抗,却没有任何作用,我好像听到了女老板的呼叫:“阿明,别过去,千万不能过去。”

    我挣扎着把手放到嘴边,使劲一咬,全身一抖,顿时从迷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,不过这时我发现已经到了棺材旁,里面的女子正盯着我,眼角带着诡异的笑意。

    恐惧瞬间吞噬了我,我的心快要跳到了嗓子眼,这棺材中是一个连体女尸,她们有两颗头,却只有一双手,我瞪大了眼睛,哆嗦着退后,急忙把虎子和大宇拉走。

    石椁中响起了咚咚的声音,女尸的头发散布在了石椁四周,这一幕十分诡异,我抽了口气,咬紧牙拽着他们。

    女老板走上前来帮我,紧张的说:“你终于回来了,刚才真是担心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我忙说:“那个女尸有问题,必须快点走。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