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诡村

第一百二十一章 图谋不轨

    女老板抽掉虎子脖子处的飞针,虎子抽了口气,一屁股坐了起来,迷惑的问:“我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被女尸迷惑了,刚才一直在那一动也不动,就像中邪了一样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也坐了起来,同样一脸疑惑,我来不及给他们一一解释了,忙拽着他们就跑,回头的一瞬间,我发现棺材上的鬼手不见了,我心里惴惴不安,跑了一阵,感觉安全了,我才停下来。

    四处的棺材错综复杂,走了半天,我甚至忘了出口在哪,只能漫无目的的到处走,杨大宇说:“我怎么觉得我的眼睛这么疼呢,还有我的手。”

    他们两个晕倒后,手电筒落在了那边,时间紧急,我也没来得及拿,听到他这么说,我把手电筒移过去,这一看,顿时怔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只见杨大宇的眼睛血红一片,他伸出手晃了晃,我看他的右手呈现大片的黑色,仔细观察,好像是个黑色手印。

    我忙问:“你是不是摸什么东西了?”

    杨大宇摸着头说:“没有啊,难道说是那个棺材,我好像摸了下那口玉石棺材。”

    我气愤的说:“我不是说过了吗,这里的东西不能碰,你说你非要摸那个干嘛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哆嗦着说:“我也没想到这么厉害啊,好冷啊,这该咋办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拽着我,紧张的问:“明哥,我不会有事吧,我还没结婚呢,连个女朋友也没有,我可不想死。”

    虎子在一旁说:“你不会死的,看你这样子顶多是中邪了,等找到管叔,肯定能帮你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拍着手:“那还等啥,快去找他吧。”

    女老板呼了口气说:“我们要是知道他在哪,还会在这里乱转啊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在原地转了两圈,看样子十分焦急。四周被黑暗吞噬,根本分不清方向,我打量着周遭,正要朝着前面走,远处依稀有脚步声传来。

    杨大宇一喜,扭过头说:“是不是有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虎子说:“是不是人还不好说。”

    我快速关了手电筒,带着大家躲在一边,眼神一直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,远处慢慢有光线转了过来,好像有人拿着手电筒,正在往这边走。

    杨大宇兴奋的跑出去,对着远处挥手:“喂,是管叔吗?”

    那边的人想必也是一愣,顿时定在了原地,只听一个人哆嗦着说:“你是谁?是人吗?”

    杨大宇说:“当然是人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那边不是管德柱,不过既然能说话,又开了手电筒,想必肯定是人了,我随之打开手电筒走了出去,那边的人很快赶到了面前。

    他们是两个人,穿的破破烂烂,蓬头垢面的,一人拿着铁锹,一人拿着破旧的长剑,看到我们之后,他们惊喜的走上前,激动的说:“奶奶的,终于找到活人了,真不容易啊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你们怎么跑这里来了,是怎么进来的?”

    领头一人比较肥胖,他把铁锹扛在肩头,叹息着说:“还不是被忽悠过来的,听说这里有宝藏,就跟着进来了,奶奶的,我要是知道这里的情况,打死我也不敢来啊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人比较瘦弱,拿着长剑都举不稳,他附和:“是啊,这里太可怕了,我们一共进来十几个人,现在就剩俺们俩了,俺想回家。”

    原来他们是做地下生意的,应该是和之前那几个人一样,一起下来的,根据报道,有不少人飘在巫水河面,看样子被淹死了,还有一个我们之前刚见,是被鬼火烧死的,这么一说,还真有可能就剩他们俩了。

    肥胖的那个人放下铁锹,仰起头问:“你们是咋进来的?”

    杨大宇正要答话,我忙说:“我们和你目的差不多,也是听说这里有宝藏,想下来看看,不过真没想到这里这么危险。”

    瘦子叹了口气:“可不是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看到了瘦子手握的长剑,忙走上前,用手弹了一下,一声脆响传了过来,杨大宇欣喜的说:“这是你们摸到的宝藏吗?”

    瘦子无力的说:“这个时候哪还想着宝藏啊,能活命就不错了,这东西是我用来防卫的,我们之前遇到了不少尸体,见人就咬太可怕了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咽了口吐沫,抬起头的一瞬间,瘦子一哆嗦,吓了一大跳,他怯生生的盯着杨大宇问:“兄弟,你的眼睛咋了?”

    杨大宇说:“我也不知道,好像碰到了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胖子紧张万分,小声说:“你这没救了,在这种地方,一旦沾染了不干净的东西就会死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他们故意和杨大宇岔开了几分距离,眼神惊恐的样子,一看就是经历过类似的事情。

    杨大宇被他们的话吓到了,不时问虎子还有没有救,这一会喋喋不休,哭哭叽叽的,虎子心烦意乱的说:“别问我,一切看你的命了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失魂落魄的站在那,半天没有说话,那两个人问我们知不知道出口,其实我们转了一大圈,已经分不清方向,只好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胖子仰天长叹:“看来要死在这了。”

    女老板说:“也不一定,兴许能找到出口,总之不能放弃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盯着女老板看了半天,两个人对视了眼,咽了口吐沫,猥琐的笑了,我想可能是见到了女老板的美貌,有了不好的想法。

    女老板倒是见怪不怪,不屑的把视线瞥到一边,胖子搓着手说:“要不你们跟着我走吧,这里的路我还是比较清楚的,虽说出不去,但至少能保证安全。”

    说着胖子向瘦子使了个眼色,瘦子忙附和:“对,后面的路我们都清楚,保证不会让你们遇到危险。”

    虎子问:“你们从后面过来有没有发现有陶人的地方?”

    胖子忙说:“有,你们要去吗?”

    虎子说:“对,我们要去那里。”

    胖子拍了拍胸口,毫不犹豫的说:“那行,你们跟着我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胖子笑嘻嘻的看了眼女老板,他咳嗽了声,拿着铁锹往前而去,我们在他身后跟着,我小声对女老板说:“你要小心他们两个,他们两个可能想对你图谋不轨。”

    女老板诡秘一笑,不屑的说:“我倒要看看他们想耍什么鬼把戏。”

    这一路走着,杨大宇也不说话了,我看他一路上浑浑噩噩的,不知道是不是听到那句话,被打击到了,我在一旁劝说:“大宇啊,凡事要想开点,天无绝人之路,一切都会好的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不时点头,抬起头时,我才发现他的脸色很苍白,虽然他的眼睛已经没有了血色,但是却充满迷茫,甚至有些呆滞,我隐隐觉得不太对,还没来得及问,虎子已经发话了。

    “前面两位兄弟,你们带我们来这里干嘛,这里对吗?”

    胖子回头,笑呵呵的说:“你们就放心吧,过了这个地方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我看他笑容中带着一丝奸诈,心头沉了下来,我用手电筒照了照前面,那是一道道石墙,看样子错综复杂,搞不好是迷宫。

    两个人二话不说走了进去,很快消失在了视线里,女老板迈了一步,我忙拦住她,提醒:“这里恐怕不安全。”

    女老板摆了下手:“没事,进去看看他们想玩什么鬼把戏。”

    女老板走进了石墙后面,我们也很快跟了进去,穿过几道石墙,我并没有发现他们在哪里,心头不免狐疑万分。

    女老板倒是走的很坦然,虎子皱起眉头说:“这不对啊,他们人呢?”

    这时身后有人说:“你们怎么走的,我在这呢。”

    我回过头,原来是瘦子,他眯着眼,在光线下很是猥琐,他朝我们摆了摆手,快速钻进了另一道石墙后面,我们快速跟上去,却发现他已经不见了。

    我朝着前面喊了两声,并没有人回复。等我们返回远处,女老板也不见了,前面无缘无故多了道墙。

    虎子气愤的说:“我们被骗了,那两个人一直就有坏心思,他在玩弄我们。”

    我担忧的说:“我之前就感受到了,他们一直对女老板图谋不轨,现在女老板不见了,我只希望她不会出事。”

    我们在前面转了两圈,并没有发现他们,反而陷在了无数道墙里,自己也走不出去了,这和我之前猜测一样,是个迷宫。

    我在墙壁上做了标记,走了几圈之后再次返回原地,虎子拍着石墙说:“完了,我们陷了进去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迷迷糊糊的趴在墙边,状态很糟糕,他的眼神迷离,脸色苍白的可怕,如果再找不到管叔,他很可能会出事。

    我焦急万分,面对这种情况却又无可奈何,虎子唉声叹气的蹲在一边,蹙起眉头。

    就在我们不知所措时,女老板从一旁走来,跟着她的还有刚才那两个人。

    我看那两个人鼻青脸肿,走起路来一瘸一拐,看来坏心思不但没有得逞,还被揍了一顿。

    女老师对两个人冷冷的说:“带我们出去。”

    那两人身体一抖,哆嗦着说:“好。”

    他们两个走的很慢,瘦的那个一边走一边擦眼泪,我小声问女老板:“你把他们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女老板眯着眼说:“没怎么,就是练了练拳脚,顺便锻炼一下身体。”

    虎子竖起大拇指,笑呵呵的说:“对付这种人就应该这样,不给他们点颜色瞧瞧,他们是不会知道你的厉害的。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