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诡村

第一百二十四章 死尸群袭

    突然他竖起铜钱剑,说了声起,那个稻草人顿时从地面上跃了起来,管德柱面色凝重,又说了声走,那稻草人一蹦一跳的朝着前面而去。

    管德柱挥了挥手,示意我们跟着,到了一处石墙面前,稻草人停了下来,浑身颤抖的注视着错综复杂的路口,我一看这地方我们来过,就是之前那个胖子带我们来这里,想要图谋不轨。

    我心头不禁狐疑万分,难道说大宇被人带进了这里面?这个迷宫里到底会有什么呢?

    管德柱皱起眉头,走了进去,石墙一人多高,遍布四周,一道接着一道,如果不知道出路,很可能会被困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管德柱轻车熟路,走的很快,他从旁边摸了个火把,点燃后瞬间照亮了整个空间,为了减少消耗,我快速关上手电筒。

    管德柱又转了几圈,停在了原地,似乎在踌躇,那个稻草人哆嗦着,好像也不想走了,女老板不知从哪摸了个火把,照着一边的石墙说:“你们看,这里有壁画。”

    我盯着那些壁画看了看,搞不明白这究竟是哪个朝代的。更奇怪的是,这些壁画上的东西十分惊悚诡异,全都是一些赤面獠牙的怪物,还有一些骷髅头的恶魔,它们的眼中仿佛冒着火光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凡是大型的墓室壁画都是颂扬墓主人生前丰功伟绩的,好比带兵打仗,驱除蛮夷,保家卫国。或者说兴修水利,开仓放粮,造福百姓。壁画大多数都会刻画一些宣扬自己在位时的文治武功,自己的为之自豪的作为和贡献。

    但是这些诡异的怪物图片,十分残忍凶暴,这种情景在历朝历代都不曾出现,也不曾描绘,所以这里绝对不是一个正常的地方。

    女老板问管德柱:“你怎么不走了?”

    管德柱说:“我刚才就是从这里面出来。”

    我紧张的看了眼阴暗的前方:“也就是说,你就是在这里面受的伤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点头:“对,这里面凶险莫测,绝非你们所能想象。”

    我焦急的说:“不管多么危险,也得把大宇救出来啊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呼了口气:“确实应该进去,毕竟那个人还没处理掉,留着他,以后会是一个很大的祸患。”

    虎子说:“那这里面就是这个空间的中央?”

    管德柱再次点头,前面竖着一道古迹斑驳的石墙,穿过这道石墙,我们应该就能到达中央位置。

    怪不得我们一直不知道中央位置在哪,原来还要穿过这一道错综复杂的迷宫。

    那个稻草人躺在地面上不走了,全身一直在抖动着,我问:“难道说这个东西还会害怕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阴冷的说:“不是它害怕。”

    虎子问:“那会是谁?”

    管德柱把稻草人收起来,瞳孔被一大团漆黑笼罩,他置身在阴影里,重重的说:“是杨大宇,可以确定,他非常害怕,而且躺在了某处。”

    我全身一紧,忙说:“我们快去救他吧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沉吟了声,皱起眉头,迈着步子在前面带路,他的背影很沉重,火把的火苗变得非常暗淡,微不足道的火苗在空间里只能照亮一小片天地。

    女老板在我旁边手拿火把,小心翼翼的张望着远处,她手中的火把忽闪着,红色的火苗逐渐变成了幽绿色。

    女老板神色紧张,小声说:“阿明,这里确实很不对,我们必须得万分小心了。”

    她把火把熄灭,身边再次陷入了黑暗里,我的心也随之沉了下去,大家都掏出了防身武器。

    我刚摸出手电筒,还没打开,管德柱突然返回摁住了我的手,轻声说:“不要打开,这里的东西不能见光。”

    我看他手中的火把也变成了幽绿色,只是管德柱依旧用着火把来照明,幽绿色的光线照射在脸上,感觉整个人都变得可怕起来。

    我压低声音说: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带着我们走了几步,我们来到了棺材旁,四周有不少棺材,阴暗的光线里,棺材散发着光泽,我仔细看了眼,看样子这些都是玉棺。

    管德柱喃喃自语,说着我们听不懂的话,很快他挎包里的稻草人跳了出来,一下跃到了其中一个棺材上,一直在上面蹦蹦跳跳。

    管德柱摸了下胡须,指着那边,对我和虎子说:“你们两个把那口棺材打开。”

    我和虎子相互看了眼,略一犹豫,走了过去,一人一边,扣住了棺材盖,我们一起发力,只听滋拉一声,棺材盖滑动了起来,棺材露出了大半个豁口。

    我有些紧张,口干舌燥的,不敢朝里面看,也不知管德柱用意是什么,这样的棺材我们先前就见过,那个女尸不就是从这里面出来的吗,想到这,我的内心里更加惶恐不安。

    管德柱把火把伸过来,小声说:“你们不用怕,看看里面是谁。”

    我咽了口吐沫,紧张的探过头,瞄了眼棺材里面,稍微一看,我顿时往后退了一步。只见里面这人身穿奇怪的古代女装,长发凌乱,本应该是一个女子,长相却如男人一般,十分的丑陋。

    不过转念一想,我又觉得这人非常熟悉,我再次看了眼,全身一怔,这不就是杨大宇吗?他怎么变成这样了?

    我快速把手探进棺材里,把他拽了出来,女老板眉头一皱:“这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我掐了掐杨大宇的人中,又拍了他两巴掌,杨大宇悠悠转醒,迷迷糊糊的说:“美女,美女你别走。”

    卧槽,这个时候了,还有心情想美女,我再次给了他两巴掌,杨大宇才清醒了不少。

    他迷惑的看着我们,又摸了摸自己的衣服,恐慌的说:“我这是咋了?为啥穿成了这个样子,还有我为啥在棺材里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还想问你呢,你怎么突然跑到了这里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一屁股站起来,慌忙爬出棺材,他本想脱掉古装,却发现自己的衣服不见了,只好继续穿着,他的衣服是血红色的,就像是古时女人结婚时穿的喜服,看上去不伦不类,把女老板都逗笑了。

    虎子问:“难道你就没有一点印象吗?”

    杨大宇拍了下脑门说:“我醒来的躺在冰冷的地面上,你们都不见了,然后迎面朝我走过来一个美女,我看傻了眼,一时被她迷糊,然后就晕倒了。”

    女老板说:“看来是那个女的把你放进了这里,而且和你换了衣服。”

    我诧异不解:“那这事就奇怪了,如果是女鬼的话,为什么要和他换衣服,而且把他放在了这里,难道说是想让他做鬼夫?”

    杨大宇说:“那个女的不是鬼,我摸她的手了,很温暖,是个大活人啊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笑嘻嘻的喃喃:“难道说是她看上我了?”

    我吐了口吐沫,这个地方怎么会有活人,如果是活人,又是大美女,怎么可能会看上杨大宇这样的屌丝,我看他又异想天开了,搞不好又在想入非非,都这种关头了还在想这种事情,也算是个奇葩。

    女老板说:“我们别在纠结这些无意义的事情了,接下来要干嘛?”

    管德柱说:“我带你们去个地方,杀死一个残活多年的鬼魂。”

    看来最棘手的事情到了,我呼了口气,那个隐藏在阴暗空间里的神秘人,终于到了解决一些时候,虽然他受了伤,可是我们的能打的过他吗?

    管德柱一脸黑线,原本从容不迫的他,似乎变得紧张的起来,我的心也开始慌张不安,管德柱准备往前走,刚踏出一步,只听啪嗒一声,四周的棺材晃动起来,有不少棺材盖掉落在地。

    管德柱晃了晃火把,一道道诡异的身影出现在棺材旁,幽绿色的火光扑闪着,远处人影绰绰,张牙舞爪的影子看的我心惊胆颤。

    大家摸出自己的防身武器,迎接着他们的进攻,杨大宇吓坏了,畏畏缩缩躲在我们身后。

    那些怪物像是发疯了一样接踵而至,女老板射出几根飞针,顿时倒下了几个死人,我掏出猎鬼枪,不时的射击着,只是远处的死人越来越多,根本应付不来。

    管德柱严肃的说:“跟我走,这里的死人太多了,我们必须撇开他们。”

    我们快速后退,管德柱把我们带到了那个迷宫里,兜兜转转,转了好几个圈,那些死人跑了进来,不时嚷嚷着,诡异的呼喊声让人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由于死人太多了,偶有死人跟了过来,虎子拽着死人,出手凌厉,只听咔擦一声,死人尸首分家,杨大宇看的目瞪口呆,双腿发颤,哆嗦着说:“虎子,你太厉害了,以后你就是我的偶像。”

    虎子拍了拍手,扬起眉头,双手一甩,自顾自往前走,杨大宇在他身后屁颠屁颠的跟着,阿谀奉承的媚态不禁让我想到了古时候的太监。我无奈的摇了摇头,他确实是没救了。

    管德柱带着我们转了几圈,总算甩掉了身后的死人,我们从迷宫另一个出口走出来,再次回到了原来的地方。

    管德柱把熄灭的火把重新点上,明亮的光线照耀着四周,除了那几具玉棺,其余的棺材全都打开了,里面空空如也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