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诡村

第一百二十六章 雪茹复活

    他的声音极其沙哑,每一句话透露着凶狠的气味,管德柱趴在地面上,看样子伤的不轻,不知道还能不能交手,他都败下阵来,我们就更不用说了,只有等死的命。

    眼看神秘人就要走上前来,虎子纵身一跃,与之交手打了起来,只一下虎子就倒在了地面上,更是不济。

    杨大宇举起斧头大叫着起来,看他的样子似乎要冲过去,我暗自为杨大宇加油,谁知那神秘人看了杨大宇一眼,杨大宇双腿一抖,把斧头扔在了地面上,哆嗦着说:“我不杀你,你也别杀我。”

    我拍了下额头,杨大宇真特码窝囊,那个人笑的更加狂妄,他走到管德柱身旁,扼住管德柱的脖子把他举了起来,只听咔擦一声,管德柱的手臂也被拽下来一只,管德柱惨叫一声,全身哆嗦了起来。

    那个人笑着说:“这种撕心裂肺的感觉如何?”

    我看不下去了,掏出匕首冲了过去,那个神秘人不屑的看了我一眼,伸出手挡在我面前,我毫不犹豫插上了匕首。

    那个人身影一颤,忙把管德柱放了下来,他踹了我一脚,我和匕首各自飞了出去,我觉得我的胸口像是碎裂了一般,噗的一声吐出来大量的鲜血。

    手电筒摔到一边灭了,杨大宇摸到我身边,紧张的问:“明哥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我颤巍巍的坐起来,无力的说: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刚说完这话,女老板也飞了过来,我听到了她吐血的声音,看样子也是伤的不轻。

    那个人嘿嘿的笑着朝着我走来,脚步声非常沉重,他在黑暗中指着我:“我上次还没问清楚这把匕首到底从哪里来的,这次必须搞清楚,我要清理掉所有能伤害我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原来这把匕首能伤他,怪不得他如此气愤,可惜匕首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,管叔他们又都受了伤,难道说我们终究会死在他的手里?

    他狂笑着走来,每走一步,死亡的命运便会逼近一分,正在生死关头,神秘人身后突然出现一个人影,我只听到神秘人撕心裂肺的一声惨叫,他瞬间倒了下去,慢慢消失了,只留下了一身黑色的衣服。

    管德柱不知从哪摸到了手电筒,光线照着这边,我才看到这人的身影,她穿着杨大宇的衣服,低着头,手中紧握的正是阴阳眼匕首。

    杨大宇惊喜的说:“就是她,就是这个美女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你是谁?为什么救我们。”

    她仰起头,精致的脸蛋让我为之一颤,我没想到竟然是她。

    她不屑的说:“我没有想过要救你们,我只不过是想要了解了他,要不然他会杀了我的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你是怎么复活的?”

    她指着自己,疑惑的问:“你认识我?”

    杨大宇我诧异的问:“明哥,你认识她?”

    我仰起头说:“我当然认识,你叫做雪茹,生长在灵水村,当年被金大诚骗了,所以才被他害死的。”

    雪茹哦了一声,背过身带着匕首朝着黑暗中走去,管德柱无力的喊着:“雪茹,是你吗?”

    雪茹没有回头,越走越远,逐渐消失在了黑暗里,管德柱用手锤了下地面,悲伤的叹着气说:“没想到这么多年了,她还是不肯认我。”

    我一脸懵逼,诧异的打量着管德柱,难道说他和那个雪茹有什么关系?看他懊恼的神色,我越发好奇起来,心头猜测一下子涌了上来,女儿?情人?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觉得哪个都不太对,雪茹的实际年龄也不小了,应该不是他女儿,况且管德柱和那个丑陋的老太婆应该不会在一起,她们两个貌似有隔阂。情人的话,应该更不会吧,如果是的话当年也不会被金大诚骗走了心。

    杨大宇朝着远处喃喃:“就这样走了吗?真的好想再看她一眼。”

    我拍了下杨大宇的后脑杓:“别特码胡思乱想了,有这个闲心,你刚才还不如问问她到底对你做了什么,你怎么变成了两个人?”

    杨大宇猛地一拍手:“是啊,我怎么没想起来,哎呀,现在怎么办,那个和我一模一样的人,我要不要带走啊。”

    虎子站起来,无力的说:“先去看看吧,这件事确实太奇怪了,闻所未闻,是需要搞清楚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叹息着站起来,不时的摇着头,我忙把女老板扶起来,她紧紧拽住我的手,依偎在我怀里,有气无力的说:“阿明,还好你没事。”

    我轻声说:“你没事就好,否则我会一直自责下去的,毕竟是我带你进来的,原本你可以不必淌这个浑水。”

    女老板紧紧握着我的手,郑重的说:“阿明,不管怎么样,我都不会让你受伤的。”

    她认真的样子让我为之一怔,在这个不合时宜的场所,我再次想起了婷婷,也不知道此刻的她过的好不好。

    我盯着女老板,疑惑的问:“我们以前是不是认识?”

    因为失忆,我四年前的所有事情都忘的一干二净,包括那时候的人和事,全部消失在我的世界里,所以我很期待对以前有所了解,很渴望见到以前的朋友。

    女老板温和的笑着说:“是的,我们认识,五年前我离开了你,远走海外,我们青梅竹马,度过了很多年的时光。”

    我心头一颤,当我听到这句话时,即惊喜又有点后怕,我怕她告诉我不好的过去,或者说我们有什么关系,比如说情侣。

    不过我随之摇了摇头:“你不是杨嘉乐的师傅吗?”

    女老板嘴角勾起一个弧度,笑着说:“难道杨嘉乐的师傅就不可以这么年轻吗?”

    我无言以对,有时候,能力和年龄确实关系不大,怪不得她看上去这么年轻美丽,她继续依偎在我怀里,郑重的说:“阿明,记住我的名字,我叫做郑秀红,千万不要再忘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名字很熟悉,恍然间让我想到了旧时光里的一个女孩,她站在篱笆墙前朝我招手,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,像是开出的花。

    我心跳的很厉害,这让我手足无措,我快速把她推开,慌乱的说:“我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离开我的怀抱,她似乎不太高兴,不过手一直紧紧拽着我,我根本挣脱不出来,我很不自在,生怕她说出始料未及的话来。

    这一路上都很沉默,她紧紧拽着我,慢条斯理的走着,一句话也不说。

    杨大宇倒是在后面喋喋不休,抓住管德柱问个不停,估计把管德柱问烦了,管德柱选择避而不答,杨大宇又转战虎子,虎子忙说:“我啥也不知道,你别问我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没头没尾的跑到我身边,看了我一眼,欲言又止,我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杨大宇靠近我身边,小声说:“明哥,你可别忘了嫂子啊。”

    我的心一紧,瞥了眼郑秀红,她识趣的松开了我的手,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,自顾自走着,不过脸上的表情却伪装不出来,她是非常伤心的,我能感受的到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悲伤的逆流从心头涌出,一路麻痹到了大脑,我整个人都不好了,失魂落魄的走在空荡荡的空间里。

    管德柱把手电筒递给我,从地面上捡起了一个火把,点燃火把后,身边更加明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们找了半天,并没有发现那个蝙蝠洞,所以只得原路返回,路过那些死人的时候,光线不经意照到了死人脖子处的飞针。

    我看飞针呈现出黑色,那个死人瞪大了双眼,死的非常恐怖,不由得蹲了下来,我仔细端详着飞针,这时才觉得这个针头越发熟悉。

    杨大宇弯下身子问:“明哥,你这是要干嘛呢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一根飞针让一个死人彻底死透了,我非常好奇,想要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我刚要揪出飞针,郑秀红的手突然拽住了我,她紧张的说:“你不要碰,这根针上面有毒。”

    我站起来,疑惑的打量着她,呼了口气问:“那天夜晚,有一个人偶跑到了我家门口,但是后来她被一根毒针杀死了,那根毒针和这个死人身上的一模一样,我想知道,那件事是不是你做的?”

    郑秀红想也没想,毫不犹豫的说:“是我做的。”

    我更加疑惑不解了,忙问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郑秀红蹙起眉头说:“我在偶然间发现,那个人偶和一个神秘人对过话,那个人偶最终的目的是想欺骗你,我不想让你受到伤害,那天晚上,我刚从海外回来,这么久没见了,我只想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我无法判断她说的真假,不过那个人偶死的时候,他确实很可怜,经历了这么多事情,我知道不能轻易相信任何人,无论是死去的人偶还是她。

    不过她这一路帮了我很多,如果想要害我的话,随时都可以出手,我还是比较倾向她的,我暗自祈祷,但愿不会出什么事吧。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觉得这件事可以到此为止了,有些事不应该死缠着不放。我对她并没有什么了解,只希望她不会骗我,在这个尔虞我诈的社会,我已经受到了太多的欺骗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