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诡村

第一百二十七章 死里逃生

    我们一路前行,几分钟后,总算来到了那口破旧的棺材旁,棺材密封完好,发霉的木棺散发着腐烂潮湿的臭味。

    杨大宇紧张的走近前,小心的抚摸着那口棺材,眼神中透露着担忧,我说:“你呆在那干嘛,快把棺材打开啊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紧张的咽了口吐沫,回头说:“我不敢打开。”

    虎子皱起眉头问:“有什么不敢打开的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心神不定的回答:“我怕他不在里面,因为我感受不到他的心跳了。”

    我忙说:“那就更应该打开啊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踌躇片刻,深呼了口气,双手扣着棺材盖,咬了咬牙,啪嗒一声拉开了棺材,我在一旁拿着手电筒,照着棺材里面。

    看到里面的一幕,我们都愣了下来,只见棺材内部空空如也,另一个杨大宇不知所踪,杨大宇目光呆滞,喃喃:“难道他跑走了?”

    女老板猜测说:“会不会他复活了?”

    杨大宇扭过头激动的说:“他本来就不是死人,如果他是死人,那我是啥了。”

    我忙安慰杨大宇让他冷静下,我们可以慢慢找,大不了把这个墓穴空间翻一遍,一定能找到另一个他。

    杨大宇捂着头蹲在地面上,感伤的说:“之前你们都看到了,他和我是有某种联系的,我就怕我们共有一条生命,如果那样的话,他在墓穴乱跑死掉了,那我岂不是也完了。”

    我拍着杨大宇肩膀说:“你放心,肯定不会有什么事的,我们可以再找找。”

    我刚说完这话,脚下的地面突然颤动了起来,我身体一晃差点没有倒下去,然后远处传来了巨大的轰隆声,这声音越来越强烈,不断向我们这里逼近。

    杨大宇吓了一大跳,忙问:“这是咋了?”

    管德柱面色凝重,忐忑的说:“很可能是某个地方塌陷了,而且正朝着我们这边而来。”

    只听咔擦一声,脚下的地面裂开了一条巨大的豁口,下方有水喷射出来,我看的目瞪口呆,惊的一头冷汗,身体摇摇晃晃,站立不稳,头顶上方不断有石头落下,烟尘纷飞。

    女老板慌张的说:“看来这个空间要塌掉了,我们快走吧,要不然就会被埋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我不解的问:“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,怎么突然之间就这样了?”

    管德柱猜测说:“很可能是谁触动了毁坏墓穴的机关,所以才造成了这种情况,我们快走,要不然真的会被埋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失魂落魄的站在棺材面前,哆嗦着说:“可是另一个我还没有找到,他死在这里面怎么办?”

    有一块石头从头顶落下,差点没有砸到杨大宇身上,还在我眼疾手快,把他拽到了一边,我说:“还是保命要紧,那个人和你什么关系还说不清楚,兴许没有想的那么严重,你要不要赌一把,反正留在这里必死无疑了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朝着远处看了眼,略一犹豫,叹息着说:“好吧,目前也只能赌一把了。”

    我们几个人商定好之后,快速的朝着出口的方向跑去,身后的轰鸣声越加强烈,怪石纷飞,稍有不慎就可能会被砸到。

    冒出的河水很快弥漫在空间里,跑着跑着,地面上的河水已经蔓延到了脚脖,冰凉的触感让身体不由自主抖动起来,我回头的一瞬间,好像看到了一个诡异的黑影,他在黑暗中注视着我们,那双眼睛呈现出怪异的血红色。

    我全身一紧,在心中喃喃:“难道说那个神秘人还没有死?”

    等我回头再看的时候,那个黑影已经不见了,彻底融入了黑暗中,我甚至觉得刚才的一幕是幻觉。

    虎子拍了拍我:“明哥,别犹豫了,快把装备换上。”

    我打了个激灵,原来我们已经来到了出口处,他们几个把潜水器材拿了出来,正在火急火燎的换装备。

    我快速把潜水器材戴上,发现管德柱并没有装备,我担忧的看了他一眼,还没开口,管德柱便说:“你们不用管我,我不需要。”

    背好氧气瓶,身后的河水已经蔓延到了腰部,黑暗中有不少东西冲了过来,我随意看了眼,有破碎的棺材木板,陶瓷人,甚至还有死尸,空气中散发着浓重的臭味。

    虎子摆了摆手,示意我们赶快下潜,他潜入水中,一马当先钻进了那个水洞里,我们一个接一个,鱼贯而出。

    游到了巫水河中,我打开手电筒,小心谨慎的注视着周边,昏黄的河水中十分安静,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,我稍微放心,打了个手势,大家快速上游。

    这个河里有怪物,先前来的时候我们就遇到了,面对这么多凶残的河怪,我们可对付不了,所以不得不谨慎行事。

    我算是明白周边的村民为啥常说这里闹鬼了,单是这些黑不溜秋的河怪,也可能被他们误认为吃人的水鬼。

    管德柱没有潜水器材,游的最快,超过了我们一大截,我快速往前冲,到了中游,河水翻滚起来,我突然觉得不太对,往下看了眼,只见密密麻麻的怪物正极速靠近。

    杨大宇双腿发抖,游都游不好了,一激动喝了不少水,我忙过去帮忙,只是那些怪物快速逼近,看到密密麻麻的它们,我全身一抖,就连自己也开始心慌意乱起来,这样下去,我们谁也跑不掉。

    大概是意识到了这个问题,虎子往上推了把杨大宇,我刚才拽住了他,杨大宇戴上呼吸器,脸色十分惶恐。

    虎子朝我们挥了挥手,脸上露出一丝笑意,笑容中带着从未有过的苍凉和无力,我心头一颤,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只见虎子快速掏出匕首在手上划了一道血口,鲜红的血迹从他手上溢了出来,他取下呼吸器,抱着氧气瓶快速下沉。

    那些怪物感受到血腥味,快速朝着他围去,密密麻麻的怪物把他包围了,一起冲下水底。

    我想对着他大喊,口中溢满了肮脏的河水,我想冲下去,却被女老板拽住了,她对我摇着头。

    我挣脱她,把潜水器材都拽开了,我往下而去,却没有呼吸器,很快被河水灌满了口腔,我瞪大了双眼,越发无力,视线逐渐朦胧,只感觉好像有人拽了我一下,身体飘了起来,慢慢没了知觉。

    也不知何时,我的耳边充满了嘈杂的声音,好像有人在哭,然后大吵大闹,我仿佛大睡了一场,做了一个甬长的梦。

    等我慢慢睁开眼睛,我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洁白的床上,窗外的阳光很是明亮,透过窗户照射进来,整个房间里亮堂堂的,窗台上还放着两个盆栽,生机勃勃的常青藤很是养眼。

    杨大宇坐在一旁,扶着额头,看样子劳累过度睡着了,我看我的手腕上插着输液管,头顶上的液体瓶子正在下移,看来我是在医院。

    我无力的坐起来,可能是听到了声响,杨大宇猛然惊起,朝我这里看了眼,惊喜的说:“明哥醒了,明哥醒了。”

    随后病房的门被快速推开了,女老板他们走了进来,她身后还跟着杜伟韬和阿顺,女老板惊喜的跑到我身边,语气充满担忧:“你终于醒了,我们等了很久了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我昏睡了多久?”

    女老板说:“有两天了。”

    我皱起眉头,没想到在水中淹了一下竟然昏睡了两天,我打量着他们,急促的问:“虎子怎么样?”

    问完他们都没有说话,脸色非常阴沉,看到他们的样子,我的心情也失落了起来,门外依稀可以听到有人在吵架,可能是患者家人和医生,这两年医患闹得比较厉害。

    想到虎子在水底的一幕,我重重叹了口气,其实我知道当他决定拖住那些水怪的时候,就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准备,因为在那种情况,是不可能活下来的。

    那种勇气真的可歌可敬,我们几个的命都是被他救下来的,想到他的舍身取义,我心里揪成一团,满是愧疚。

    我抬起头,无力的问:“那管叔去哪了?”

    杨大宇悲伤的回答:“管叔去找虎子了。”

    我心头一喜,忙问:“难道说虎子没死?”

    杨大宇摇了摇头,压低声音说:“我们也不太清楚,那种情况,生还的几率很小,不过管叔说无论如何都要找一找。”

    阿顺非常伤心,站在一旁脸色很差,他一直没有说话,双手紧紧攥在一起,扭动着手指,随后他抬起头,坚定的说:“虎子不会死的,我相信他。”

    我在心中祈祷,但愿阿顺所说的话可以成真,我也不希望虎子有事,要不然我会内疚一辈子的。

    房间里很快安静了下来,大家各自沉默着,氛围很凝重,杨大宇转了转眼睛,把电视机打开了,回过头说:“明哥,我给你放个娱乐节目,你好好放松下。”

    我让大家都坐下,女老板给我削了个水果,大家打开了话匣子,这一会气氛好了很多,杨大宇调着电视频道,突然停了下来,然后怔怔的看着电视屏幕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