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诡村

第一百二十八章 诡异衣柜

    我听到一个主持人在说话:“今早八点左右,桥东区发生了一起绑架案,通过当时监控可以看出绑匪是一个青年,受害者是一名花季少女,年仅18岁……目前警方正在大力搜索中,如果有群众发现绑匪,请一定要拨打热线电话……”

    我被这个报道吸引,看了眼电视屏幕,整个人顿时僵在了床上,刚咬一口的苹果还没有咽下去。

    通过电视屏幕可以发现,那个绑匪竟然和我一模一样,杨大宇扭过头,张了张嘴,忐忑不安的说:“明,明哥,你不会和我一样,在那个诡异空间里也出现了另一个你吧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喃喃道:“应该不会吧,再说那里已经塌陷了,就算有另一个我他也出不来啊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疑惑的说:“这太不可思议了,难道有人要陷害你。”

    我再次摇了摇头:“我觉得没必要,之前我就被陷害过,这样起不了多大作用的,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绑架那个小姑娘,可能是有别的目的。”

    我诧异的喃喃:“只是为什么会出现一个和我如此相似的人呢?”

    阿顺笑呵呵的说:“明哥,会不会是你带回家的那个人偶,他不是和你一模一样吗?”

    我心头一颤,他这句话算是点醒了我,我在家对面的住户里曾带回来一个人偶,他和我一模一样,只是没有灵魂,难道说他被人注入了灵魂,复活了?

    我快速拔掉输液管子,穿好衣服站起来,这个地方不能再呆了,兴许警察一会就会过来的,刚想到这,杜伟韬看了眼楼下,提醒:“警察已经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真是说什么来什么,杜伟韬把帽子递给我,说:“这样不引人耳目。”

    我戴上帽子,快速走了出去,女老板跟着我,他们几个去周旋警察,我们沿着楼道急匆匆跑下楼,等坐上车,我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女老板问我:“要去哪?”

    我说:“先去我家,我要看看到底是不是那个人偶在作怪。”

    女老板点了下头,发动车子快速冲出了医院,在宽阔的马路上飞驰,她的技术很好,不断的加速超车,很快就来到了我家里。

    我急促的打开门,找遍了房间四处,并没有发现那个人偶,看来阿顺说的没错,确实是那个东西在作怪,他复活了。

    看着空荡荡的房间,我不由得想起了婷婷,过去几天了,她还是没有回来,我不知道她过的好不好,想到最近的遭遇,多少有点心酸。

    女老板打量着四处说:“你的房间很整洁,看来你这几年过的很不错,如果叔叔阿姨看到了,一定会很欣慰。”

    这些年来,第一次有人提起我的父母,我转过身,紧张的问:“你知道她们在哪?”

    女老板蹙起眉头,摆着手说:“我现在不知道,当年离开的时候,他们好像说要找到救治你的办法,然后远走他乡,这些年其实我也去了很多地方学习本领,不过并没有遇到他们。”

    原本怀有的希望突然破灭,心头仿佛被一块大石压住了,我失落的叹了口气,女老板安慰说:“相信我,等时机成熟,他们都会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女老板递给我一个玻璃瓶子,瓶子中的玫瑰依旧鲜艳欲滴,被她保护的很好,她说:“喏,物归原主。”

    我忍不住问:“这以前是你的?”

    女老板郑重点头,深情的注视着我,感伤的说:“确实是你给我的,可惜你什么都忘了,不过也没关系,只要我记得你就好。”

    莫名被她这句话所触动,我的心里涌出了一股感伤的暗流,我接过玫瑰,注视了很久,这朵花像是具有生命一样,原本冷艳无比,在我接过之后,微微低下头,突然间变得乖巧温顺起来。

    女老板严肃的说:“把这朵花交给你,你一定要保护好。”

    她小声喃喃:“有了这朵花,相当于我的命也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你说什么,我没听清楚。”

    女老板苦笑着摆手:“没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她看了看四周,说:“走吧,这里已经不再安全了,我们需要换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我在房间里停留了会,深呼了口气,正要离开,杜伟韬他们跑了进来,杨大宇慌乱的说:“警察快来了,现在就在楼下。”

    我忙说:“那我们快点去楼顶,等他们离开我们再走吧。”

    我们快速爬上楼顶,深秋的风十分萧瑟,望着楼下,满眼肃杀和苍凉,树边的梧桐在阳光下挥动着金灿灿的叶子,我记得上次来的时候是和婷婷一起,如今又换了一番景象,不禁感慨良多。

    我看了眼对面的楼层,不禁怔了下,只见我对面的住户里,窗户边立着一个人,他戴着帽子,穿着一身黑衣,隐藏的非常好,一只乌鸦靠在他的肩头,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,视线极具穿透力。

    女老板紧紧盯着那边,喃喃着说:“施老鬼。”

    我皱起眉头,没想到竟然是他,看来上次破了他的命门后,他又恢复了过来,这人阴魂不散,肯定是冲着我的眼睛来了,没想到过去了这么久,他还是不放弃。

    他一个人呆在灵水村数年,潜伏了这么久,在那个诡异村子里,他到底要去那个空间里干嘛,有什么吸引着他?才会让他如此煞费苦心。

    我疑惑不解,等我回头再看的时候,他已经不见了,空荡荡的楼层里,在阴影下散发着诡异的光泽。

    杨大宇吸了口气,说:“为啥那些人都喜欢呆在那个房间?”

    其实我也很诧异,所有的怪事都是在那里发生的,包括那个和我一模一样的人偶,难道说他们之间有所联系?

    阿顺笑呵呵的说:“那个房间可好玩了,可以捉迷藏,里面有好多好多房间。”

    我眉头一紧,忙问:“里面有好多房间?”

    阿顺笑着说:“是啊,很隐蔽的房间。”

    这下我就更加好奇了,我记得那个屋子很正常,并没有发现什么蛛丝马迹,看来有必要让他带我去一趟,好好看看。

    我正想着,楼顶的铁门响了,是急促的敲门声,铁门另一面有人在吆喝:“快开门,刘明,我们知道你在上面,你已经跑不掉了,我劝你不要做无谓的反抗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眯着眼睛,紧张的伸着头说:“应该是警察,他们上来了。”

    敲门声更加急促了,我听到了强烈的撞击声,看来是要破门进来了,我有些焦急,他们手中都有枪,万一误伤了对谁都不好。

    女老板镇定的说:“大家不用紧张,我自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我扭过头说:“你可千万不能伤害他们。”

    女老板说:“你就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这时轰隆一声,铁门被撞开了,几个人拿着手枪走了过来,领头一人大摇大摆,笑意吟吟的看着我,用手指着我们这边:“看来你们是同伙啊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小声说:“这位是警局刚来的队长。”

    金大诚出事后,没想到这么快就换了队长,我已经辞职了,杨大宇也有好多天没有回警局了,目前也就只有杜伟韬知道情况,我看这队长带着一脸痞子笑,估计不是什么善茬。

    女老板二话不说甩出去几根飞针,队长刚抬起手,脖子就中了一针,他瞪大眼睛指着我们:“你,你……”

    队长话没说完就倒了下去,其余几个人也都一样,纷纷躺在了冰冷的地面上,我惊诧看了眼女老板,明明说了不让她伤害这些人,她的针上有毒,万一他们死了,这事情可就大了。

    女老板含蓄的笑着说:“你不用担心,针头没有毒,他们昏睡一会,很快就会醒来的。”

    我呼了口气,这样就好,我看了眼地面上的警员,有两个还是熟悉的同事,这件事发生后,恐怕杜伟韬也没法做了。

    杜伟韬大抵看到了我担忧的神色,摆了摆手:“我早就不想做了,你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我带着他们走下去,快速迈过一个又一个台阶,本想到了楼下直接离开的,最终还是没有忍住走进了对面的楼层里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这栋楼的住户越来越少了,短短时间内,这栋楼发生了太多事情,我竟然从没有调查过,多少有些后悔。

    阿顺兴奋的跑到了那个房间里,似乎这个房间的门从来没有关过,我刚进去就闻到了一股腥臭味,我打量四周,一切都很空荡,也不知道这刺鼻的气味是从哪里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我问阿顺:“你所说的其他房间在哪里?”

    阿顺跑进了卧室,指着一旁竖立的衣柜,说:“那,就是那个衣柜。”

    我看这衣柜十分老旧,油漆都脱落了,上面落满了尘埃,就像一个老古董,观察了半天,也没有发现它的奇特之处,难道说空间就在这个衣柜里?我不禁想起了纳尼亚传奇里那个衣柜,拉开之后,可以进入另一个世界。

    我狐疑的拉开了衣柜,里面黑乎乎的,什么都看不到,我往里探了探头,突然一只枯瘦细长的手拽住了我,把我拉了进去。

    我大惊失色,想要返回,却发现已经到了另一个房间里,后面的门已经关闭了,无论我怎么用力都打不开,我大声呼喊也没有人回答我,刚才那只诡异的手也不见了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