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诡村

第一百二十九章 地狱空间

    我打量着四周的环境,这个房间很整洁,正中央放着一架钢琴,旁边是书桌,桌面上放着不少书籍,正对面的墙壁上挂着一副字,上面写着书山有路勤为径,学海无涯苦作舟。

    这个场景很熟悉,脑海中的片段不时闪烁,像极了小时候生活的场景,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一幕,脑子疼痛欲裂,旁边的卧室里似乎有什么在吸引着我的心。

    我颤巍巍的跑过去,推开了卧室的门,结果却来到了另一个房间,后面的房间一个接一个,似乎永远也走不完,像极了管德柱家的卧室。

    我被困在了这个房间里,无数场景在脑海中翻飞,凌乱,突然啪嗒一声,最里面的卧室自动打开了,我情不自禁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我看到了温暖的小床,还有墙壁上的照片,父母站在我身后,温和的笑着,充满慈爱,多年未见,他们的音容笑貌早已变得模糊,渐渐消散在记忆里。

    我深情的注视着那张悬挂在墙壁上的照片,喃喃:“原来这就是他们。”

    在回忆的过程中,我的心头涌出了许多不解和疑惑,为什么我小时候居住的房间会出现在这里?为什么这里会出现这么一个诡异的空间?刚才那只诡异的手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我头痛欲裂,昏昏欲睡,那张小床在我的视线里模糊起来,墙壁上的照片也渐渐消失,我慢慢倒在了一侧,眼前陷入了黑暗。

    “喂,明哥,快醒醒,快醒醒。”

    “阿明,你可千万别出事。”

    我从模糊的呼唤声中醒来,朦胧的视线里,我看到杨大宇焦急的样子,他的嘴一张一合,好像呼唤我,旁边还有女老板,杜伟韬他们。

    等了片刻,我的身体机能才算恢复如常,我抽了口气,无力的坐起来,迷茫的看着周围,这是我们先前进来的卧室。

    我问:“我是怎么出来的?”

    杨大宇摸着头,疑惑的说:“什么情况,明哥,你不是一直在这吗?”

    他们几个也都诧异的盯着我,我指着一旁的衣柜,忙问:“我刚才不是从衣柜里进去了吗?”

    杜伟韬说:“没有,我们一直在这个房间里,刚走进卧室你就晕倒了,现在才醒过来。”

    难道说我刚才是在做梦?我隐约觉得不太对,因为那种感觉太真实了,可是他们并不像说谎,也不可能一起欺骗我。

    我快速站起来,拉开了破旧的衣柜,谨慎的往里看了看,里面散发着潮湿发霉的气味,但是并没有什么东西,也没有我期待的枯瘦鬼手。

    我试探着往里推了推,衣柜很正常,也没有所谓的空间,我回过头问:“阿顺,你所说的那些房间呢?”

    阿顺说:“有啊。”

    说着,阿顺转了下床头的台灯,床铺随着跃了起来,床铺下面竟然冒出来一个空间,里面黑洞洞的,透露着阴森森的气味。

    杨大宇伸着头看了眼,惊奇的说:“这是个地洞吗?可我们是在三楼啊,这也太奇怪了,如果够深的话,它应该通向一层,但是看样子并不像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皱起眉头说:“总觉得会通向某个不知名的地狱空间。”

    女老板同样十分严肃,她说:“这个地方,我们最好不要轻易下去。”

    阿顺笑呵呵的说:“没事,我之前已经下去过了,里面只有空荡荡的房子,可好玩了。”

    我本不想下去,可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吸引着我,阿顺为了让我们确信里面没危险,他朝我们一笑,径直跳了下去,随着啊的一声,瞬间没了身影。

    我心慌意乱的趴在床铺露出的洞口位置,朝着下面喊了两声,阿顺并没有回复我,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杨大宇叹息着说:“小孩子就是太冲动,啥也不顾,这下好了,是死是活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撸了撸袖子,准备爬下去,女老板拽住我说:“让我先下去吧,至少能先试探下。”

    女老板深呼了口气,随之也跳了下去,她就像沉入了水中的石子,一下子没了踪影,我朝下呼喊,一样没有人回应我。

    杨大宇紧张的说:“明哥,我看还是算了吧,这下面不正常,搞不好有什么怪物,就像在巫水河底一样。”

    说到巫水河,我想到了虎子,他为了大家舍弃了自己,也不知道管叔找到了他没有,我心头一酸,虎子已经出事了,阿顺可不能再出事。

    我郑重的说:“你们两个在这上面守着,呆会找一根长绳子放下去,如果我们在下面拽的话,你们就死劲往上拉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没头没脑的说:“你要是上来,在下面喊一声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:“我们在上面喊下面听不到,反之也有可能出现这种情况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摸着头忙说好,我和他们交代好,准备爬下去,谁知道下方的壁面十分光滑,还没等我抓住攀扶物我就掉了下去。

    我身体仿佛被摔散架了,全身酸疼,女老板站在一旁,忙把我扶起来,叹着气说:“你怎么也下来了,我刚才不是朝着上面喊了吗,让你不要下来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在下面听不到你的声音。”

    女老板蹙起眉头,严肃的说:“那这里确实有问题,这样的高度应该听不到的。”

    我也觉得很奇怪,不过既然下来了,还是弄清楚比较好,我看了眼四周,这里并不是所谓的房间,倒像是漆黑的下水道,而且小顺也不见了,我忙问:“阿顺呢?”

    女老板摆着手说:“我也不知道,刚下来的时候就没有发现他,我看这孩子挺爱玩的,搞不好跑走了。”

    我再次叹了口气,只好和女老板往前走,我掏出随身携带的手电筒,光亮覆盖了四周,黑漆漆的空间总算明亮了些。

    女老师指着四处说:“从床铺底下是不可能进入这样一个空间的,现在你该相信了吧,这个世界上是存在异度空间的。”

    我面不改色的说:“我当然相信,因为我之前就已经去过这样的空间。”

    女老板忙问:“在哪?”

    我说:“灵水村。”

    女老板顿时脸色一白,紧张的看着我,惶恐的不安的说:“你怎么去那个地方了?那里不能去的,尤其是你,就更不能去了。”

    我疑惑的问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女老板严肃的说:“你别管为什么,反正我说的就是对的,你要相信我,我骗谁也不会骗你。”

    我疑惑的问:“你为什么这么确定?”

    女老板盯着我,沉重的说:“如果我说我有预言的能力你信吗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虽然她可以用塔罗牌推测别人的命运,但毕竟是外国的玩意,到底有多准说不清楚,况且不用塔罗牌她就说自己可以预言,这个更不可能。

    女老板阴冷的说:“既然你不信就算了,不过我说的话,你一定要记住,那个诡异的村子,你不能再去了,否则总有一天会死在那里的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让我心头一凉,这句话倒是挺准的,因为我确实在那个诡异的村庄里死过两次,四年前一次,还有之前在寒冰洞里又是一次,那个地方就好像我的葬身处,我极力想摆脱关系,却又总是因为各种事陷进去。

    女老板大概看出了我的担忧,温柔的说:“你不用怕,只要不去那里,应该就不会有什么事,你的命格很不一般,凤凰涅槃,不会那么容易死掉。”

    听到她这么夸我,心里多少有点自豪,我的命格,我记得杨嘉乐也说过,凤凰涅槃,这也大概是我这么多次与死亡擦肩而过,也没有死掉的原因吧。

    我刚要回复两句,女老板快速打了个禁声手势,示意我不要说话,她谨慎的注视着远处,我隐约听到了有脚步声传来,我快速关了手电筒,小声问:“怎么办?”

    女老板指了指头顶上方,很平淡的说:“爬上去。”

    我看上面布满了钢管,这里确实是下水道,女老板身手敏捷,只两下就爬了上去,我在下面十分吃力,就是爬不上去,女老板伸出手,笑呵呵的拉了我一把,我才勉强上去,支撑在钢管上。

    随后有两个人走了过来,我在上面心惊胆颤,就怕被它们发现,这两个人带着面具,走的非常安静,一直从我身下过去,我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我看那两个人走过去了一段,本以为没事了,谁知啪嗒一声,手电筒掉落在了地面上,前面的两个人顿时立在那,然后转身返回远处。

    他们捡起了手电筒,刚抬起头,女老板顿时跳了下去,坐在了一人身上,下面凌乱成一团,我失去了平衡,也跟着掉了下去。

    等我站起来,女老板已经把那两个人解决了,我快速拾起手电筒,打开后照了照他们,发现他们所戴的是脸谱面具,看来河底神秘人死了之后,他们这些人一直躲藏在这里。

    女老板拿下其中一人的面具,顿时怔在了原地,我侧过身子看了眼,心头一沉,同样定在了那,这个人不是别人,正是她的徒弟杨嘉乐。

    我不解的问:“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女老板在杨嘉乐额头插了一针,摸了摸他受伤的下巴,随后回过头说:“这是他的身体,应该暂时被别人控制了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他的身体里是不是有别的灵魂?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