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诡村

第一百三十三章 谶花

    杨大宇悲伤的注视着黑洞洞的空间,难过的摇着头,随后他指着床铺下方,惊诧的说:“你们看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我朝着床铺下方看了眼,不由得瞪大了眼睛,只见那个黑洞洞的空间正在逐渐缩小,慢慢变成了一个小黑点,转瞬间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阴阳面具人瞄了眼,极其镇定的说:“不用大惊小怪,只是有人封了这个阵眼而已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慌乱的说:“那女老板的尸体岂不是要一直就在那了。”

    我沉重的说:“她受了诅咒,身体已经消失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想到她死前所说的话,我想到了那朵鲜艳欲滴的玫瑰花,我快速走出房间,准备返回家里,把那朵花拿出来。

    杨大宇在身后嘀咕:“这是什么诅咒,能把一个人变消失。”

    我快速回到卧室,桌面上的那朵花在玻璃瓶中已经枯萎了,此刻看上去再没有了玫瑰的样子,花瓣分成了三部分,赤红如血,我甚至怀疑是不是看错了,这明明是另一种花。

    阴阳面具人吃惊的看了眼,忙走上前端详了起来,他拿起玻璃瓶子眯着眼说:“竟然是这种情况,怪不得她会有那种遭遇,真是不敢相信,这辈子我还能见到这种花。”

    我紧张的问:“这是什么花?”

    阴阳面具人摘下花瓣,并没有回答,他靠近我,兴奋的说:“你快把它吃了,要不然一会凋零了就没了。”

    我狐疑的看了眼花瓣,不太敢尝试,这朵花太奇怪了,不知道吃了有没有什么副作用。

    他见我不肯吃,阴冷的看了我一眼,快速扣住了我的脖子,硬生生的塞进了我的嘴里,又拍了下我的胸口,我咯噔一声咽了下去,一股冰凉的触感传入了心里。

    他松开我,笑嘻嘻的说:“小伙子,我这是为你好,这东西有些人穷尽一生也找不到。”

    我俯下身子剧烈的咳嗽起来,那朵花在我的身体里沸腾着,我觉得全身燥热,像是火烧一样。

    我急促的问:“这到底是什么花,你为什么要给我吃?”

    阴阳面具人严肃的说:“这朵花叫做谶花,传说生于西溟幽海之畔最高的悬崖上,百年一开花,花瓣三分,赤红如血,以此花花瓣服下,可预见他人将遇之祸,也可做成延年益寿的良药。”

    我震惊的看着那个空荡的玻璃瓶子,没想到这个世界上竟然会有这种东西。

    阴阳面具人继续说:“你那个朋友肯定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那朵花,两者产生了微妙的联系,所以才中了此花的诅咒,也相继得到了预言和诅咒的能力,正所谓一语成谶。反之,花灭人生。”

    我算是明白她为什么说自己预言很准了,也终于知道保护好那朵花就可以保护她的涵义,只是这一切太过奇妙和震撼,我有些缓不过神来。

    杜伟韬喃喃:“我明明记得那朵花是玫瑰,它怎么突然间变成了这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阴阳面具人说:“那是因为,她用玫瑰把它伪装了起来,那朵花对她来说太重要了,关乎性命。”

    我心头颤动着,回想着女老板以前和我说过的话,她把那朵花递给我的时候曾说物归原主,难道说这朵花是我送给她的?是我把她推向了命运的深渊,最终走到了这一步?

    我已经不敢想了,脑子里一团乱麻,我看到了一副画面,我单膝跪地,手拿鲜花面对着她,好像她才是我的未婚妻。

    我捂住疼痛的头,跪在地面上,全身抖动着,一连串的疑惑将我吞噬,多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?我的记忆何时才能回来?真相又是如何?

    杨大宇扶着我,紧张的问:“明哥,你怎么了?你可千万别有事啊。”

    阴阳面具人在一旁说:“他大概想到了某些东西,记忆发生了碰撞,你们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他刚说完,面具就被取了下来,阿顺在一旁晃了晃手中的阴阳面具,得意忘形的说:“让你不给我摸,现在是我的了。”

    阴阳面具人快速捂住脸,不过那一瞬间我已经看到了他是谁了,我惊讶的站起来,注视着他,难以置信的说:“我真没有想到竟然是你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疑惑的说:“原来你们认识。”

    阴阳面具人摆着一只手说:“我们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他的另一只手覆盖在脸面上,大半的脸孔都暴露了出来,再看他衣衫褴褛,脚下的鞋都破了洞,这个人和我以前所见的那位大师重叠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见过他两次,第一次是在灵水村的村头,当时他只说了两句话就不见了,第二次在马路边给我算卦,说我不能见血月,否则将有大劫,虽然只有两面之缘,但我对他印象深刻。

    我说:“你不用掩饰了,我们见过两次,你叫做王破军对吧,王大师,你隐藏这么久,究竟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王大师放下手,一改吊儿郎当的样子,摸着下巴说:“老夫看你天赋异禀,身怀阴阳之眼,命星闪亮,以后绝非一般人,我刚好缺个徒弟传承衣钵,不知小伙子你有没有兴趣啊?”

    杜伟韬疑惑的问:“你是为了徒弟而来的?”

    王大师重重的说:“正是为此而来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激动的举起手,紧张的说:“我愿意,大师,我愿意。”

    王大师看了眼杨大宇,尴尬的说:“你就算了吧,太平庸了,不过关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低下头,原本烈焰高涨的火苗瞬间熄灭了,他一脸憋屈的跑到一边,拿起阿顺手中的面具,在远处拍打着面具不时嘟囔着,估计在骂大师有眼无珠,这番指桑骂槐的功夫让大师一脸黑线。

    其实我一直想找个师傅,每次婷婷遇到危险,我没有能力保护她,很是自责,如今他不请自来,我忙说:“那既然这样,你就做我的师傅吧。”

    王破军非常高兴,激动的搓着手,已有声泪俱下的模样,拍着我说:“哎呀,我终于找到徒弟了,小伙子,以后跟着为师,保准你前途无量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在远处不时瞥一眼,眼中填满了嫉妒的怒火,双指使劲的插着阴阳八卦面具的眼睛,杜伟韬看到他这种滑稽的行为,笑的前俯后仰。

    王破军咬破手指在我额头点了一下,也不知道他要做什么,我问:“拜师需要什么仪式吗?”

    王破军摆着手说:“不用,我这人比较随便,不喜欢那些条条框框,以后我们两个以师徒相称就好。”

    我问他在我额头点血用来干嘛,他却含糊其辞不愿意告诉我,我隐隐觉得或许有什么别的用意,到底是什么,需要好好琢磨。

    王破军笑呵呵的拍着我的肩膀,说:“今天高兴,走,陪为师出去喝两杯。”

    我被他拉了出去,杨大宇他们在身后跟着,杨大宇戴上了面具,在路面上晃荡着,路人投来诧异的眼光,七嘴八舌,说什么的都有。

    杨大宇听不耐烦了,取下面具对着一个妇女破口大骂,结果引来了一群人的围攻,我看他被人拳打脚踢,哭爹喊娘的委屈样子,忙让王大师把他拉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个群还在那里围在一起,继续拳打脚踢,殊不知杨大宇已经出来了,我看那些人给人一种病态的感觉,多少有些怪异,仔细看了眼才发现,其中一个人身体里藏着一个影子,再看其他人也是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我慌乱的说:“师傅,你看到了吗?”

    王破军眯着眼睛问我:“看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我指着那群人,紧张的说:“他们都不正常,像是被鬼上身了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一听顿时哆嗦了起来,取下的面具快速被他戴在脸上,伸着头朝着那群人看去。

    王破军咂了咂嘴,大有深意的说:“难道你只发现了他们几个吗?”

    我心头再次一颤,朝着四周看去,只见来来往往的人群里,不时可以发现有人身上贴着一个漆黑的影子,他们如平常人一样,融入了这个社会,看上去非常正常。

    我迷茫的问:“这是啥情况?”

    王破军眯着眼说:“从今天开始,你的世界观正式被打开了,其实在这座诡异的城市里,有很多这类人,他们被鬼魂附体,有的是偷尸借命,只是你一直没有发现而已。”

    我惊诧不己,不解的问:“为什么我以前没有发现?”

    王破军笑呵呵的指着我的额头,我顿时恍然大悟,难道说之前他用血在我额头点了一下所产生的作用,类似于开天眼之类的?或者激发了我阴阳眼所隐藏的能力?

    我转过视线,发现那群围攻杨大宇的人已经不见了,听到我们之前的对话,深处这个罪恶的都市里,他们多少有点怕,杨大宇不时喵着周边,盯着人家看个不停。

    一个肥胖的女人大摇大摆走过来,对着杨大宇吐了口吐沫,说了句变态。

    杨大宇咽了口吐沫,小声问:“明哥,这个也是吗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屁颠屁颠的跑上前要联系方式去了,那女的一改之前的冷淡,和杨大宇有说有笑的,两个人聊的挺火热,杜伟韬皱起眉头说:“这么重口的他都行。”

    王破军笑嘻嘻的说:“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嘛,不过,徒儿,你为什么骗他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他这种人不多骗他两次是不会长记性的。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