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诡村

第一百三十九章 劫后余生

    杨大宇为了不显得那么尴尬,打开话题:“明哥,那个小鬼呢?”

    我打量了一圈,并没有发现那个小鬼,他刚才还说上来的,难道说临时改变了主意?

    这时,只听一个稚嫩的声音回答:“我累了,想休息会,没事不要喊我了。”

    我听这声音是从杨大宇身上发出来的,忙朝他那里看去,杨大宇惊慌失措,不时的拍打着衣服,一遍遍的询问:“你在哪呢。”

    小鬼随意的回答:“还能在哪,在你的身体里啊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猛咽了口吐沫,胡乱的拍打着衣服:“你快出来,不准进入我的身体。”

    小鬼说了句我睡了,就再也没有说话,杨大宇在原地嘀咕了半天,最终无可奈何,接受了这个现实。

    杜伟韬紧张的询问我情况,我和他大致讲了下,杜伟韬忍不住笑了起来,其实我们知道,这个小鬼就是为了捉弄杨大宇。

    我驾车火急火燎的赶往尚乡村,路过巫水河的时候,不禁朝下看了眼,幽暗的河水死寂沉沉,再也没有了前段时间的澎湃和狂野,风吹过,也只是惊起了一丝微波。

    四周空旷的让人心酸,如今管叔和虎子下落不明,也不知道他们究竟如何了,就连阿顺都失踪了,如果见到他们,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    杨大宇打量着幽暗的河面,感伤的说:“转眼之间没了几个人,真是太难过了,尤其是女老板,前几天还在一起有说有笑的,怎么突然就没了呢。”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:“世事弄人,有些事我们左右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无力的摇着头,双手扶着巫水河的栏杆,用脚揣着破旧的巫水桥,样子非常沮丧。

    这时,我听到了咔擦一声巨响,这声音逐渐放大,一直延伸到了我耳边,我惊慌的转过身,发现桥上裂出了一条缝,这条缝正逐步扩大,向我们这边延伸。

    杨大宇瞪大了双眼,张口结舌的说:“大,大家快,快跑啊。”

    裂缝蔓延的速度超乎了我的想象,我虽然拼命往前跑,但还是晚了一步,巨桥坍塌了,我身体一晃掉了下去,好在紧急抓住了悬挂下来的扶手,才没有掉入水中。

    杜伟韬跑的最快,躲过一劫,杨大宇就没有那么幸运了,危机到来的时候,明明是他的呼喊声最大,却没见他有一丝一毫的行动,最终的结果就是落入水中。

    好在杨大宇找到了悬浮的木板,他趴在上面跟着水波荡漾,还没来得及说话,污水就灌入了他的口中,所以我只能听到乌拉拉的声响。

    杜伟韬把我拉了上去,我们走到河边准备把杨大宇拽上岸,杨大宇也往这边扒拉着,距离在逐渐接近。

    杜伟韬撸了撸袖子,刚准备下去,突然皱起眉头,指着前面说:“老刘,你看大宇后面是什么东西,密密麻麻的一片,是鱼吗?”

    我仔细看了眼,顿时大惊失色,他后面哪是什么鱼啊,看那身形,很明显是水底的鱼怪,那天我们被这些鱼怪在水底追踪,就是虎子献身才救的我们。

    我朝杨大宇大声呼喊,示意他快点划,注意身后,杨大宇紧张的朝后面看了眼,眼神里瞬间填满了惊恐,使出来吃奶的劲往岸边划,只是那些鱼怪已经极速接近,很可能他还没过来,就已经被拉下水大卸八块了。

    杜伟韬掏出身上悬挂的绳子,使劲朝着杨大宇甩了过去,杨大宇快速拽住绳子,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,大声呼喊:“你们快点拉。”

    我和杨大宇一起用力,使劲往岸上拽,速度加快了不少,那些鱼怪不时在杨大宇身边窜出来,水中浪花飞溅,好在他所攀附的木板很大,可以支撑他整个人,要不然他就真的掉下去喂鱼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下面的木板正在承受鱼怪的攻击,杨大宇摇摇晃晃,估计也坚持不了多久,所幸已经快到岸边了,杜伟韬紧张的跑过去,刚拉住杨大宇,水底冒出来一双漆黑细滑的手臂,也在此刻拽住了杨大宇。

    杨大宇一哆嗦,大叫一声,使劲的往后踹,那个鱼怪已经被拉上岸下部分,可能是受不了陆地上的干燥和粗糙,又缩回了水中。

    杨大宇可能是被吓傻了,一直在那自言自语,不时哆嗦着,就像是中了什么魔咒,我给了他一巴掌,他才醒过来。

    杨大宇指着幽暗的水面,哭唧唧的说:“那里,有怪物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行了,你又不是第一次见到了,这不是已经安全了吗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吸了吸鼻涕,刚把手放下来,透过蒙蒙的水雾,我仿佛看到了对面的两个人,他们隐藏在树林里,身穿黑衣,正窥视着我们。

    我心头一跳,巫水桥坍塌这件事绝对不是偶然,说不定正是对面的人干的,他们想害死我们。

    很快他们消失在阴森的树林里,没了踪影,只是对面飞过来一只乌鸦,扑闪着翅膀一直在头顶徘徊,我顺势掏出猎鬼枪,只听嘭一声响,乌鸦一声惨叫掉落在地。

    杜伟韬紧盯着对面,谨慎的说:“看来我们被人跟上了。”

    我严肃的说:“是不是人还不确定,这座桥塌陷或许就和他们有关。”

    此刻的巫水桥正在缓慢下沉,暗黑色的水缓缓浮动着,阳光照耀下,显得波光粼粼,桥断后,两岸连接的纽带就没了,不知道王老头子还能不能过来,我们回去也成了困难。

    我反身望着阴暗茂密的山林,巨大的阴影笼罩着尚乡村,在阳光的另一面,扭曲的阴影像是怪物张开的血盆大口,吞没了这个残破的村落。

    杜伟韬注视着身后的小村庄,诧异的说:“今天这个村子太安静了,感觉不太对,巫水桥断裂这么大的事情竟然没有一个人出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抹了把鼻涕,说:“可能是他们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说:“刚才声音这么响,都已经震耳欲聋了,他们怎么可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听完,惊讶的注视着尚乡村,我也有些好奇,目视着错落有致的瓦房,有段时间没来,他们这里显得更加破旧了,就像一个被遗弃的村子,没有人居住了一样。

    身后的巫水桥慢慢沉入了水中,只有两头的断尾不合时宜的悬在那,非常的突兀。

    我沉重的转过身朝着尚乡村走去,万村长家门前的那条小河还记历历在目,我就是在那里看到女尸,才一步步走到现在。

    杨大宇跑进了村子里,挨家挨户的敲门,并没有一个村民走出来,有个房门被杨大宇一拍,啪嗒一声,摔落在地面上,我径直走了进去,询问:“有人吗?”

    没有人回答我,院落里落满了灰尘和树叶,看样子应该很久没有人居住了,堂屋门上挂着蜘蛛网,房檐的瓦片已经掉光大片。

    我正想再往里看看,小鬼从杨大宇身体里钻了出来,立在我面前说:“你们别白费功夫了,他们这个村子里早没人了。”

    小鬼这句话让我全身一震,我说:“怎么可能会没人呢,前一段时间我还见到了呢?”

    小鬼眯着眼说:“你确定之前见到的是人吗?”

    我的心再次一紧,我记得第一次见到这个村子里的人是这里发生命案的时候,好多村民都出来了,还有那个假的万村长,不过我当时中了幻香,也不知道看到的一切是真是假。

    再后来我们去了万村长屋子里,有两个村民发现了我们,并且交谈了一会,他告诉我们说万村长早死了,我才明白一切。

    难道从始至终这个村子里就没有人?我有点不信,如果不是人,那天晚上的两个人是谁?

    我说:“杨大宇,你不是从这个村子走出来的吗,你应该最了解情况,这个村子还有没有人?”

    杨大宇拍着手说:“这我哪能知道,我小的时候确实在这里,但是你也不看看我离开多少年了,这里的联系早没了。”

    我无奈的走出门外,刚走不远就被两个人叫住了,其中一个人指着我们吆喝:“哎,哎,你们几个干嘛呢,为嘛跑我们村了,是不是想偷东西?”

    我看这两人穿的破破烂烂,非常朴素,他们两个置身阴影里,有一个人手里还拿着手电筒,我忙说:“我们不是偷东西的,就是刚好路过,就过来看看,你们是这里的村民吗?”

    这两个人快速走到了眼前,我看这两个人非常熟悉,很像上次晚上,我们在万村长家的时候见到的那两个人,于是不由得多看了两眼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人看到我,惊讶的说:“竟然是你,你怎么又来了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认识我?”

    他摸着头说:“难道你忘啦,上次你们几个在万村长家,我还以为是小偷呢,就和你们聊了起来。”

    我拍了下手,果然是他们,我指着周边问:“你们村子里的其他人呢?”

    这人指着村落,笑呵呵的说:“他们不都在吗?”

    我们快速转过身,只见不少家的院头处冒出了村民,他们谨慎的注视着我们,看样子非常紧张。

    刚才还没有一个人呢,突然间冒出来这么多村民,多少让人诧异,小鬼无奈的对我说:“现在你看到了吧,他们早已经死了。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