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诡村

第一百四十一章 小鬼兄弟

    杨大宇咬紧牙齿,十分紧张,我不经意看了眼杨大宇那棵树,心头再次一颤,只见杨大宇上面还悬着一个人,准确的说应该是一个女鬼,她的长发在空气中飘荡着,正慢慢下移。

    我哆嗦了下,小声朝他那里呼喊:“杨大宇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紧张的朝我看了眼,我惊恐的指着他头顶上方,杨大宇很是不解,疑惑的看着我,似乎想搞明白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我慌乱的摆动着左手,一直指着他的头顶,杨大宇像是明白了什么,慢慢抬起了头,这时,那个女鬼就在他面前,他们面对着面,相互看着对方。

    突然杨大宇传来了一声尖叫,从树上掉了下去,只听轰隆一声,他应该掉落在了地面上,我叹了口气,终究还是暴露了。

    等我再回头看去的时候,那个女鬼已经不见了,对面的那棵树空荡荡的,雾气缠绕,树梢一片朦胧,什么都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金大诚在下面哈哈大笑:“我说去哪里了,原来你们在树上藏着呢。”

    金大诚眯着眼注视着我们,继续笑着说:“你们是自己下来,还是我请你们下来。”

    既然被发现了,我也没必要隐瞒,只好爬了下去,施老鬼虎视眈眈的看着我,眼神里充满喜悦和贪婪。

    杜伟韬在我耳边小声说:“现在怎么办,我们肯定对付不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我看他们一共五个人,除了金大诚和施老鬼,另外三个人都带着脸谱面具,以我们能力确实以卵击石,我说:“先静观其变吧。”

    施老鬼咧着嘴,笑嘻嘻的说:“你们今天遇到我,算你们倒霉,不过我今天心情好,不杀人。”

    他指着我,重重的说:“我只要你一个人的眼睛就够了,其他人可活。”

    兜兜转转又是我的眼睛,真不知道我的眼睛对他而言到底有什么用,我也不傻自然不会给他。

    施老鬼搓着手,跃跃欲试着,就要走上前来,我灵机一动指着他身后大声说:“小心,鬼王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本想趁他们转身的当头,悄悄溜走的,谁知施老鬼一动不动,眯着眼笑呵呵的说:“你当我三岁小孩呢,这种鬼把戏也想骗我,再说那个女鬼算什么东西,也能拿她来吓唬我。”

    我心乱如麻,哪能想到这招刚用就失策了,眼看施老鬼渐渐逼近,杨大宇一屁股坐起来,慌乱的指着他身后说:“鬼,你身后真的有鬼。”

    我朝前面看去,映着朦胧的语气,他们身后确实冒出来不少鬼魂,有一个还被八抬大轿抬着,我透过轿子门帘一看,心头快速跳动了起来,这可不就是鬼王吗?

    施老鬼原本还不信,身后传来了吹唢呐的声音,他才惊恐的转过头,不过这时已经晚了,身后方穿过来一根细长的竹竿直接贯穿了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这一幕太过惊恐,看的我不寒而栗,施老鬼被固定在地面上,慌乱的扭动着身体,金大诚也是一脸惶恐,忙转过身。

    八抬大轿里有声音传来:“我当是谁呢,连我也不放在眼里,原来只是两个不出名的小喽啰。”

    我心头一颤,金大诚和施老鬼都是小喽啰的话,那他们背后岂不是还有更深的势力,之前管德柱说,那个和我一模一样的人偶水底那个人造不出来,还有一直在那个诡异小区里窥视我的人,这一切一直是个谜,会不会真正的幕后主使还没出来?

    我已经不敢想了,因为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接下来的危险要比料想中严重的多。

    杜伟韬轻轻拉了我一下,小声提醒:“趁这个当头快跑吧,让他们狗咬狗。”

    我反应过来,拉着杨大宇悄悄摸了出去,身后的树林非常茂密,几乎没有路口,我们在杂草和拥挤的树林里急促穿行,我的衣服都被划破了。

    杨大宇走的更快,生怕被后面的恶鬼跟上,一连摔了好几个跟头,额头被杂草划破,流出了鲜血。

    我大惊失色,在这种地方流血可是很严重的后果,好在出来时我带了创可贴,忙给他贴上。

    艰难了行走了一会,前面是真的走不下去了,怪石嶙峋,山林像是一堵深厚的墙,雾气弥漫下,一切都显得模糊而隐秘,我们被困在了这里,走投无路。

    杨大宇在原地转了两圈,小声问:“那个小鬼呢,他应该知道路吧。”

    这时,那个小鬼早已不知所踪,阴暗的树林下,两边像是未知的深渊,我找了半天,并没有发现那个小鬼。

    正手足无措,不知该怎么走下去,那个小鬼突然从树上跳了下来,直直落在我面前,我看他一脸血红,阴森森的样子,吓了一大跳,忙问:“你去哪了?”

    小鬼阴冷的说:“我去探路了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紧张的说:“是遇到危险了吗,你脸上好可怕啊。”

    小鬼用舌头舔了舔脸上的血迹,笑嘻嘻的说:“确实碰到危险了,不过你们不用怕,跟我走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他转身走向一侧最阴暗的小路,那个小道里透露着嗖嗖的凉风,这风冰凉刺骨,让人背脊发寒,我狐疑的跟着,总觉得有哪个地方不太对。

    杜伟韬警惕性比较高,不断注视着周遭,小声对我说:“这条路很阴森,你有没有觉得非常冷,我快被冻僵了,他到底要带我们去什么地方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打着哆嗦,说话都不流利了:“这寒气感觉就像是过冬一样,奶奶的,我不想走了。”

    小鬼背后抖索着,我隐约听到了他小声嬉笑的声音,我顿时定在原地,让他们都停了下来,小鬼转过身,阴冷的问我:“你们怎么不走了?”

    他指着前面:“过了那道门我们就安全了。”

    透过朦胧的雾气,我发现前方有一个阴暗的石门,这寒气似乎就是从那里面冒出来的,我隐约听到了毛骨悚然的呜咽声,那里到底是出口还是地狱,我不确信。

    我说:“我们还是回去吧,别向前走了,我有种不好的预感。”

    小鬼怒瞪着双眼,气愤的说:“都快到了,你们怎么能不走呢,只要过了那道门,一切都安全了,再也不用担心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他循循善诱的话,杨大宇哆嗦了下,咬了咬牙说:“就差这一步了,算了,我们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我把杨大宇拉了回来,杨大宇说完这话时,小鬼眼神中透露着狡黠的亮光,虽然这光亮一闪而逝,但还是被我捕捉到了,他带我们来这里,我觉得意图不轨。

    我坚定的说:“绝对不能进去,那里面不太对,很可能是个陷阱。”

    小鬼阴冷的注视着我:“你不相信我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根本就不是他,你应该是他的双胞胎弟弟。”

    小鬼哈哈笑了起来,脸上的笑意消失后,那张脸变得扭曲可怕,密密麻麻的牙齿露出了口外,他的声音沙哑而呜咽:“今天你们必须进去,我的朋友们已经等待很久了。”

    那道石门里传来了凄惨嘶吼声,这像是忍受了多年的折磨所发出来的哀嚎,我透过那道阴暗的石门看去,发现又不少恶鬼趴在那。

    它们面目惨不忍睹,用狂热的眼神注视着我们,虽然它们用力挣扎,但是那道石头像是置了一道无形的枷锁,它们根本出不来。

    杨大宇吓得面色惨白,哭嚷着说:“明哥,我们快走,要是进了那里面,我肯定会被它们分吃了的。”

    小鬼笑嘻嘻的盯着我们,猛冲了过来,我拿起猎鬼枪,飞射的铜钱打到他的身上,根本不起任何作用。

    我慌忙后退,杨大宇跑的最慢,那小鬼一下扑到了他身上,眼看血盆大口就要咬住杨大宇的脖子,这时杜伟韬开了一枪,铜钱刚好射到小鬼的口中,小鬼尖叫了声放开了杨大宇。

    我们得到了机会,忙不迭后退,小鬼哪肯放过我们,他的速度飞快,蹿了几下就落到我们面前,双手的指甲像是利刃一般,再次扑上来。

    我已经没辙了,又不肯干站着等死,只能胡乱的放着猎鬼枪,就在他扑到眼前的一瞬间,另一个小鬼从远处跑来,死死的扣住了他,硬是把他拖出了老远,两个人扭打在一起,地面上掀起一阵灰尘和落叶,由于他们两个非常相像,根本分不清谁是谁。

    跑来的小鬼说:“你们快走,这里交给我了。”

    我们忙不迭朝远处而去,再次回到了分叉口位置,前面被茂密的树林挡住了,后面又有大量的鬼魂,左侧是恶狠狠的小鬼,我们只能朝着右边走。

    杨大宇一边走一边嘀咕:“不管怎么说,这地方我也来过两三次了,以前上山的时候,我怎么就没有发现这条路呢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这里山林太茂密了,根本分不清楚哪是哪,尤其是在迷路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心惊胆颤的注视着周遭,又扭头问:“那你们知道这是走到哪了吗?”

    杜伟韬说:“经过我的计算,应该是到半山腰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岂不是快到灵水村了。”

    我四处观望着,可惜雾气太大了,加上山林茂密,根本看不到灵水村的踪迹,我们目前所要做的就是尽快走出这里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