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诡村

第一百四十五章 死人窟

    杜伟韬脸色一白,我看了眼杨大宇爬满了皱纹的脸,心里更加忐忑不安了,如果是借尸还魂还能理解,但是他这是真正的复活啊。

    我紧张的凑近前,小声问:“大宇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杨大宇扭过头,脸上的皱纹更密集了,说话时声音依旧很暗哑,只是皱纹抖动着,阴暗的光线映照下,多少有点可怕。

    他说:“我觉得好多了,可能是喝了水,没有那么渴了,就是身体很虚弱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指着自己心:“这里像是被什么掏空了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怔了下,紧张的指着水潭:“可能那里的水也不正常,要不然大宇不会变成这个样子的。”

    水潭里漆黑一片,确实不正常,以前进来的时候,我根本没有发现水潭,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出现的。

    似乎我们来到这里后,水滴声嘎然而止,四周被安静吞噬,这时的水面起了一层薄雾,一切都显得朦胧而不可捉摸。

    杜伟韬站起来,拍了拍衣服说:“此地不宜久留,我们还是快走吧。”

    我搀扶着杨大宇,他慢悠悠的移动着,像极了步履蹒跚的老人。

    等离开了水潭,我松了口气,还没来得及歇歇,突如其来的一幕又让我的心头一紧,只见远处站着两个女鬼,她们正静悄悄的注视着我们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女鬼拍着手,欣喜的说:“找到了,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女鬼笑嘻嘻的说:“你们跑不掉了。”

    我暗骂了声,妈的,这一路真够惊心动魄的,根本没有喘息的余地,这种感觉就像进了鬼屋,惊悚一轮接着一轮席卷过来,我的小心脏都快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我默默掏出猎鬼枪,藏在身后,就等它们过来,然后给它们个痛快,不过它们并没有动,似乎在等更多的鬼魂,我们也不是傻子,自然不会给她这种机会。

    我挥了挥手掉头就走,走不几步,两个女鬼忍不住了,飘了过来,想要拖住我们,我和杜伟韬对视了眼,一起掉头放了两枪,两个女鬼凄厉的惨叫一声,消失在暗无天日的空间里。

    她们这声惨叫太过凄厉,在这空荡荡的地方传的格外遥远,我都被震慑到了,杨大宇嘿嘿又笑了,咧着嘴说:“死的好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拽紧了杨大宇,眉头一凝,忙说:“快跑吧,别得意了。”

    我没弄明白怎么回事,朝着远处看了眼,大惊失色,两个女鬼虽然死了,但是她们的惨叫引来了更多的鬼魂,我和杜伟韬边撤边打,又不少女鬼随之消散了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鬼魂依旧前赴后继的涌来,杨大宇走的太慢了,很快我闷就被困在了这里,那些赤面獠牙的鬼怪把我们包围了。

    杨大宇缩着头,颤巍巍的移动着,想要藏到我们身后,只是四面八方都有鬼魂,他是藏不住的。

    鬼魂之中有一个领头的,我看这个女鬼分外妖娆,眼神中泛着冰冷的寒光,心头一颤,这女鬼我见过,在市区的时候,就是她带着鬼魂袭击的我,后来只有她逃掉了,没想到她竟然跟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她阴冷的目视着我们,大声说:“小钰,再给你一个机会,如果你能取出来他的眼睛,鬼王就会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这时我才想起来小钰还在杜伟韬身上,这么久了她一直没有出来,不知道是不是在养精蓄锐,想要杀掉我。

    我的心里再次忐忑起来,杜伟韬给了我一个坚定的神色,我稍安心,等了半天,小钰一直没有出来,估计是不会动手了。

    那个女鬼见没戏了,气急败坏的挥了挥手,四周的鬼魂涌了过来,这些鬼魂之中有老有幼,它们双眼血红,好像被什么控制了一般,不顾一切的往前冲。

    我们不时放着猎鬼枪,奈何鬼魂太多了,根本应付不过来,那个女鬼笑嘻嘻的跑到我面前,速度飞快,血红色的指甲伸到了我面前,距离我的眼睛只有咫尺之遥,她笑的很狂妄。

    这时我已经躲闪不及,眼看就要被她刺伤,电光火石间,远处飞过来一个火团,直接砸落在那女鬼身上,女鬼尖叫一声,倒了下去,在地面上滚了好几下,幽绿色的火光才灭。

    我定睛一看,熄灭的火光下竟然是一张未燃尽的黄色纸符。

    远处有人笑呵呵说道:“所幸来的及时。”

    我朝着远处看了眼,心头一喜,大喊了声:“管叔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身后跟着虎子,他们两个不急不缓,正慢慢走来,看到他们安然无恙,我总算松了口气,这些天来,我一直很内疚,活在了深深的自责之中。

    管德柱随手掏出一把铜钱剑,那些鬼魂畏惧的退后了,管德柱大喝一声:“如果再不走,我让你们连孤魂野鬼也做不成。”

    那女鬼咬牙切齿的爬起来,愤恨的说:“你等着,我要把你施加在我身上的痛苦统统还给你的弟弟。”

    女鬼说完这话,带着众多鬼魂消失在黑暗里,管德柱走过来,皱起眉头问:“阿顺呢?”

    我心头一沉,不安的说:“他和我们走丢了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叹了口气:“看来是被它们抓走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我心里沮丧万分,很有可能是那天晚上鬼魂突袭我们的时候,那些鬼魂把阿顺吸引了,然后趁机抓住了他。

    管德柱无力的说:“算了,等会我们去救他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管叔,你们怎么跑到这里了,脱离危险后,怎么没有和我们联系,我们都担心死了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说:“还不是虎子受了伤,我把他拖到这里,用一种秘法给他疗伤,期间不能被人打扰,我想来想去,也只有这里最安全了。”

    我忐忑的注视着周遭,浓浓的黑暗,似乎四处掩盖着杀机,血一般的气味从远方飘来,呼吸口空气,都带着久违的压抑感,让人心神不宁,我实在感觉不到这里哪里安全。

    看到安然无恙的虎子,我即惊奇又兴奋,当时他在水底划破手掌,被需求鱼怪包围,这种情况下都能活下来,简直是奇迹。

    我忍不住问:“你们当时是怎么逃生的?”

    管德柱眯着眼说:“还不是虎子身上的麒麟血,那些水底的怪物怕他,是不敢咬他的。”

    我大有深意的看了眼虎子,到现在还没有搞懂麒麟血是什么东西,我听说过稀少的熊猫血,但是麒麟血好像还从来没有人提起过,只有一位中药叫做麒麟竭,真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,他的身上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?

    虎子对我的探究淡然一笑,露出两颗长长的虎牙,脸颊两侧带着浅浅的酒窝,看上去就像一个充满阳光的孩子。

    杜伟韬从一旁站出来,咳嗽了声,把话题转移到正事上:“管叔,我们遇到了些事情,不知道你能不能帮忙解决一下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问:“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杜伟韬把杨大宇拉了过来,叹息着指着杨大宇说:“你看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微皱眉头,疑惑的问:“这是谁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他是我的兄弟杨大宇,大家都见过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打量着杨大宇,愣了片刻,缓了缓说:“他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我解释说:“我们之前被鬼魂追杀,就藏了起来,哪曾想身后有一只苍老的鬼猫,杨大宇和鬼猫靠在了一起,等起身的时候就变成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摸着胡须,大有深意的看了杨大宇一眼,眼睛转了转,似乎在思考怎么回事,等了半天,抬起头严肃的说:“可能是那个鬼猫对他下了蛊,你们是不是对那只鬼猫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我说:“其实也没做什么,就是当时杨大宇有点气愤,就拿了个石头,准备砸过去,不过他也没成功,那只鬼猫逃跑了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阴沉的说:“这就对了,鬼猫记仇,杨大宇想害它,它自然不会放过杨大宇,所以对他下了蛊毒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诧异的说:“一只猫也会下蛊吗?”

    管德柱阴冷的说:“你可不要小看那只猫,毕竟它不是一般的猫,虽说是猫身,但是里面确实人的灵魂,而且它是吃腐尸生存的,阴气非常重。”

    阴气重这点确实是,我记得那只猫全身冒着寒气,杨大宇靠在那的时候,一直说冷,那只猫确实不一般,还能让人产生幻觉,害人性命,估计人死了之后,又成为它的食物了。

    我紧张的说:“那杨大宇有治吗?”

    管德柱沉重的说:“有的,只要找到那只鬼猫就行,只要找到源头,一切都能迎刃而解。”

    我注视着茫茫空间,这里漆黑一片,道路繁杂,想找到一只鬼猫谈何容易,如果一不小心走错了路,很可能就搭在里面了,这个地方毕竟太邪门了,就像阴间的鬼道,人在里面很难生存。

    管德柱大概看出了我的担忧,捋着胡子说:“你也不要太过担心,我倒是知道有一处地方,那里应该是有鬼猫的。”

    我忙问:“哪里?”

    管德柱面色凝重,深沉的说:“死人窟。”

    我身体一抖,光听这名字就吓一跳,死人窟,顾名思义就是存放着死人的洞穴,不过这种地方哪来的这么多死人?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