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诡村

第一百四十六章 长明灯

    杜伟韬说:“那些死人是哪来的?”

    管德柱阴冷的说:“以前倒是有不少人进来,尤其是施老鬼,他曾经带来了很多人,就是想进入一个地方,后来那些人都死了,鬼猫把死人拖进了洞穴里,存放当做食物,日积月累,死人越来越多,就变成了死人窟。”

    我若有所思的点头,记得以前救管德柱的时候,施老鬼说要得到我的阴阳眼,然后要进一个地方,原来那个地方就是在这里面,我不禁好奇起来,到底是什么样的地方,才能让他费尽心机,非要过去。

    管德柱边走边说,我们在身后跟着,经过了一会交谈,倒是了解了不少这里的事情,走着走着,管德柱停了下来,指着前面说:“我们到了。”

    我顺着前方看去,幽暗的空间里,隐约可以看到一个散发着幽绿色光芒的洞口,看上去就像一个阴森可怖的鬼洞。

    管德柱立在一边,谨慎的观望了片刻,指着我说:“你跟我进去,其余人留下。”

    我不确信的指着自己,管德柱解释说:“你有阴阳眼,可以带路,里面阴气太重,他们进去的话,恐怕难以承受。”

    我轻点了下头,不过对自己依旧没有任何底气,我虽然有阴阳眼,但是至今除了能看到鬼魂之外,对于其余的作用一无所知,听他的话,那里面阴气极重,也不知道我能不能适应。

    管德柱说完,带着我轻手轻脚的摸了进去,融入了黑暗之中,我的心里七上八下的,不时瞄着周边,洞穴里不时飞出来幽绿色的光芒,看上去就像鬼火,正是这点微不足道的光亮,让我看清了洞穴中的场景。

    洞里面坑坑洼洼,时高时低,越往里走,越发觉得寒冷异常,扑朔的冷风让我不由自主哆嗦起来,难以忍受的腐臭味也从里面溢出来,令人作呕。

    管德柱倒像是没事人一样,轻手轻脚的前行,我渐渐看到了腐烂的尸体和死人骨架,有些骨架被放在墙壁里,就像它们的珍藏品,这些死人骨架,从大到小,不一而足。

    这里就像一个修罗场,走到哪里都是死人的阴影,我正看着残忍恐怖的骨架,管德柱拍了我一下,指着前面问我:“你觉得该从哪里走?”

    我看前面出现了两条道,站在分叉口,我感受着迎面扑来的寒意,指了指左侧,左边的阴气更重一些。

    管德柱皱起眉头,走了进去,我不知道自己选的对不对,等进了这条道之后,我发现这里有很多黑洞洞的窟窿,看其大小,足以让一个人钻进去。

    那些窟窿里面冒着幽绿色的光芒,有东西在里面一闪一闪的,很像萤火虫,管德柱小声提醒:“接下来就比较危险了,一定要谨慎些,千万不能疏忽大意。”

    我自然明白他的意思,已经深入腹地,这里就是鬼猫的老巢了,我小心翼翼的前行,到了另一处拐角,管德柱当即停了下来,探出头谨慎的注视着前面。

    我发现拐角另一侧有灯光在亮,前面似乎明亮了不少,管德柱一动不动,似乎看的很入迷,我好奇的走上前,探过头去,看到了两只鬼猫。

    那两只鬼猫趴在平整的石头上,上面放着一盏灯,我看那灯是双层结构,里面的应该是一个容器,中间的灯芯很长,烧起来有一股腐臭味。

    两只鬼猫盘坐在一起,双眼紧闭,手拉着手,好像在做什么事情,火光虽然扑闪着,但是燃的很亮,这一幕非常怪异,我说不清楚它们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腐臭味越来越浓重,我仔细打量着四周,却并没有发现尸体,也就是说这股臭味很可能是从那盏灯里传出来的。

    我小声问:“管叔,你闻到了吗,随着那盏灯的燃烧,臭味越来越重了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小声说:“那是用尸油做成的长明灯,自然会很臭。”

    我心头一紧,原来那就是传说中的长明灯,不过这种东西传说不是在坟墓里吗?

    听说坟墓被密封前,习惯于放一盏灯在里面。而富贵荣华之家就要奢侈一些,放上一盏不熄的灯,永远为死者照亮。千百年以后,当这些坟墓的拱顶被打开时,挖掘者发现里面的灯还在好好地燃烧着。但是这些是以前的事实,如今这仍是个未解之谜。

    史记中记载在秦始皇陵墓中就安置有长明灯;中国人有视死如生的传统,人死后的陵墓也对应称作阴宅,君王尤其重视陵墓,作为死后的居所,他们也希望像生前的宫殿一样灯火长明,因此也就有了长明灯。

    那两只猫用尸油做长明灯,莫非它们要通灵?

    我打了个寒颤,不时猜测着,这两只鬼猫到底要干嘛。

    管德柱搓了搓手,从腰间取出一个麻布袋子,静悄悄的走了过去,那两只鬼猫像是睡着了,双眼紧闭,一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管德柱快走上前的时候,两只鬼猫哆嗦了起来,全身上的毛发都竖了起来,管德柱随之定在原地,见它们没有苏醒的迹象,才抖了抖手,快速把麻布袋子套了上去,两只鬼猫被他装进了袋子里。

    这时,长明灯啪嗒灭了,这个洞里瞬间陷入了黑暗之中,我心里顿时一凉,暗想管德柱该不会做了什么错事吧,心里七上八下的,很不安稳。

    管德柱猛然回头,急促道:“快跑。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什么情况,只能跟着他往前冲,这时,死人窟的幽绿色火光都不见了,四周黑乎乎的,窒息的氛围压了过来,让我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到了拐角处,我惊讶的发现,洞穴里原本的尸体也不见了,管德柱手中的麻布袋子剧烈的晃动着,扑棱的声响加速了心跳。

    “喵”一只鬼猫不知从哪跳了过来,落在我们面前,又尖又细的牙齿白森森的露在外面,眼睛里带着幽绿色的光,它就那样怒视着我们。

    我忙提醒:“管叔,不能看它的眼睛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急促的说:“不是它,是它们。”

    我猛然一惊,这才发现各个窟窿里冒出了一只鬼猫,管德柱拽着我,慌乱的说:“犹豫什么啊,还不赶紧跑。”

    我反身向后跑去,却被腐烂的尸体拦住了去路,远处的鬼猫凄厉的叫着,它们的声音很像小孩子的哭泣,沙哑又阴森,很快死人窟被这种声音填满了。

    我紧张的问:“管叔,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管德柱说:“什么也别管,只管往前冲。”

    我腿直打哆嗦,说话都在发颤:“这不是你说冲就能冲过去的,我们腹背受敌,而且都不是人,说不定还没过去,就死在那了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咬着牙说:“没事的,它们一时不敢对我们怎么样,如果它们敢动手,这袋子里的两只猫可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远处的鬼猫大叫了声,估计听到了管德柱和我的对话,一下子跳到了近前,其余的鬼猫一步步逼近,直勾勾的盯着管德柱手中的袋子。

    管德柱晃了晃扑棱的麻布袋子,阴冷的说:“你们最好放我们出去,这样对大家都好。”

    我忙插话:“我们无意伤害你们,我的一个朋友被你们下了蛊,我们来这里的目的也是为了救他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继续说:“我们可以做个交换,你们帮忙把那个朋友救了,然后我放了你们的伙伴。”

    那只猫停在我们面前,似乎在沉思,它的眼睛又大又圆,身体比其它的鬼猫高大了不少,看样子应该是领头者。

    随后它立起来朝着身后嘶吼了声,那些鬼猫很快让出来一条路,我心头一喜,这意思是同意了我们的条件?

    管德柱严肃的说:“别犹豫,快走。”

    我毫不迟疑,顺着那条小道往外跑,鬼猫一个个怒瞪着恶狠狠的眼神,不时发着呜呜的声音,从它们身边过的时候,我的心快跳出了嗓子眼。

    一路马不停蹄的跑到了外面,杜伟韬从一旁走出来,欣喜的问:“你们成功了吗?”

    他这话刚说完,整个人都定在原地,变得异常紧张,我回头看了眼,原来那些鬼猫追了出来,一起跟着出来的,还有那些腐烂的尸体。

    一股浓郁的臭味也被带了出来,杜伟韬捂住鼻子,慌乱的说:“这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管德柱握紧手中晃动的麻布袋,急促的说:“你别问原因了,快点把杨大宇带过来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拽着面容苍老的杨大宇,慢吞吞的走来,杨大宇一脸惊恐,似乎不太愿意过来,不过他已经没有反抗的能力,杜伟韬提着他,就像老鹰捉小鸡一样,很轻松的带到了我们面前。

    杨大宇哆嗦着,嘴巴上下合拢,脸上的皱纹微动着,酝酿了半天,沙哑的问:“你们要干嘛?”

    管德柱把他推了过去,杨大宇置身于我们和鬼猫之间,他眯着眼看着对面,小腿抖动的厉害,似乎想爬回来。

    我说:“你别动,我们这是救你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趴在冰冷的地面上,微愣了下不动了,但是他的眼里依旧填满了惊恐,管德柱晃了晃手中的麻布袋,说:“交换开始了,你先把我们的朋友救了。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