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诡村

第一百四十七章 一场恶战

    对面的鬼猫你望我我望你,似乎也很焦急,那个领头的鬼猫呜呜着,扫视着身后的鬼猫,不多会,总算有一个鬼猫跳了出来,我看那个鬼猫胡须凌乱,双眼带着妖异的亮光,不正是之前那个害杨大宇的鬼猫。

    此刻那只鬼猫似乎精力很旺盛,走起路来轻飘飘的,它很不情愿的走到杨大宇身边,围着杨大宇转了两圈,杨大宇惊恐万状,动也不敢动,只是那双眼睛一直盯着鬼猫不放。

    那只鬼猫眯着眼,猛然一跳跃到了杨大宇脖子上,我顿时抽了口气,心也随之提了上来,杨大宇就更怕了,双手胡乱的扒拉着,声音呜咽,都已经老泪纵横了。

    管德柱严肃的说:“不用怕,它不会害你的。”

    虽是这样说,但其实我们心里并没有底,万一这只鬼猫一激动把他咔擦了,这还是有可能发生的,所以大家都很紧张。

    那只鬼猫摁住杨大宇的头,瞪了杨大宇半天,绝望的闭上了眼睛,然后对着杨大宇的嘴亲了下去,杨大宇已经被吓傻了,估计他怎么都不会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我膛目结舌的看着这一幕,如果不是手机没电了,我真想拍下来,他们就这样持续了几分钟,之后那只猫从杨大宇身上走下来,它瞬间变得苍老了许多,走起路来非常吃力,就连呼吸都很沉重。

    我轻呼了口气,这应该是成了。

    杨大宇哆嗦着站起来,快速朝我们走来,脸上的皱纹正一点点消失,远处的鬼猫喵了一声,示意我们该履行承诺了。

    管德柱系好麻布袋,放在眼前的地面上,朝对面大声说道:“你们暂时不能过来,必须得等我们走了才行。”

    对面的鬼猫轻点了下头,管德柱拽着我们就走,他的速度越来越快,到了前面竟然不要命的跑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追上去急切询问:“管叔跑这么快干嘛?”

    杜伟韬猜测说:“可能是鬼猫报复心理强,管叔怕它们报仇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一边跑一边说:“这还不是最主要的,刚才我把那个袋子放下去的时候,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注意,那个袋子不动了,我怀疑那两只鬼猫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一咯噔,我靠,这下是真的玩大了,刚才做交易的时候,我就看对面的那只鬼猫很焦急,说不定这两只鬼猫通灵的时候,不能被打扰,这一耽搁,它们回不来就死了。

    刚想到这,身后已经传来了凄厉的惨叫声,这是无数只鬼猫呜咽的声音,我的心彻底凉透了,猜测成了事实,那两只鬼猫一定在它们之中有很大作用,或者影响力,它们死在我们手里,鬼猫一定会追来报仇的。

    管德柱跑的飞快,不要命的往前冲,我一看这架势就知道大事不好了,杨大宇心慌意乱的说:“这是咋回事?”

    我看他一脸懵逼的样子,说:“别问为什么了,抓紧时间逃命吧,一会鬼猫就会追上来了,说不定我们就会死在它们手里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脸色一白,加快了速度,竟然比我跑的都快,这才一会,他的身体机能已经恢复如常,我的好奇心又在作怪,不禁猜测刚才那诡异的现象到底是怎么回事,难道说两个人之间真的能够交换吗?准确的说应该是一人一猫?

    正跑着,身后已经传来了沙沙的声响,我回头看了眼,大惊失色,那些鬼猫瞪大血红色的眼睛,不要命的冲了过来,我记得刚才它们的眼睛还不是血红色的。

    我喘着气说:“管叔,它们来了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停了下来,拍着胸口说:“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,终究我们还是走到了这一步,罢了,既然这样,我们就来个了结吧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紧张的说:“咋不跑了?”

    这时,几只鬼猫已经围住了我们,我叹着气说:“这是你想跑就能跑掉的吗?”

    杨大宇忐忑的说:“那总比停下来强吧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严肃的说:“如果真的跑不掉,其实停下来比跑着要好,至少不会被各个击破,现在我们全都在一起,不至于没有胜算。”

    虎子撸起袖子,说:“反正都这样了,奋起一搏吧,什么样的危险我没见过,到最后不都化险为夷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心态很好,想到之前他在水底的经历,我到现在都心底发麻,上一次可比这危险多了。

    那些鬼猫停在我们周边,来回转动着,领头者阴冷的瞪着我们,眼神里带着涛涛怒意,血色的眼神让我心神惶恐,仿佛随时都能把人吞噬。

    杨大宇摆着手:“有话好好说,君子动口不动手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逗比,他不说还好,刚说完一只鬼猫猛地朝他蹿了过去,直接把他吓得尿了裤子,虎子拉了他一把,那只鬼猫在杨大宇面前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管德柱掏出铜钱剑,递给我们几张纸符,其余的鬼猫早已等不及了,一起涌了上来,我眉头紧锁,面对这么多鬼猫,一时不知道该从哪里出手,远处还有接踵而至的死尸。

    管德柱剑风凌厉,看似动作轻柔飘逸,出手却很快,电光火石间,两个鬼猫惨叫着落下了地面。

    那些死尸跑了过来,其中一具腐烂的死尸一直追着杨大宇不放,杨大宇跑了半天,一直大叫着救命,我忙说:“扔纸符啊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在兜里掏了半天,终于摸出来皱巴巴的纸符,他慌乱的朝着死尸身上扔了过去,无火自燃,只听轰隆一声,尸体身上冒出了大量的火光。

    杨大宇一击得逞,幸灾乐祸的站在一旁,笑的像个傻子,殊不知危险正悄悄蔓延,我大声呼喊:“大宇,注意你的身后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慌乱的转过身,顿时吓得身体一抖,坐了下去,我看下面全是石子,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感受。

    他的身后悄然出现了另一具庞大的尸体,这具死尸五大三粗,一看就知道生前营养过剩,他的手臂已经没了,身上全身血口,估计早已成为了鬼猫的食物。

    杨大宇哆嗦着后退,地面上被他爬出了一条印子,我慌忙赶过去,朝着死尸身上扔了两张纸符,那具尸体燃烧了起来,不过他依然在往前走,巨大的身体晃动着,脚步凌然,杨大宇退的太慢了,死尸最后一脚从他下部经过,就差那么一点,他就要断子绝孙了。

    好在这时,死尸已经无力再走了,他轰隆一声倒在了地面上,刚好砸中了杨大宇的腿,杨大宇尽力的挣扎着,可怎么都出不来。

    我无奈的摇了摇头,只好跑上前去,把他拽了出来,迎面而来的恶臭味刺激着我的嗅觉,刚把杨大宇拉开,我就把他推到一边,呕吐起来。

    杨大宇顶不住了,也在一边吐,边吐边脱衣服,他的衣服上全是尸臭味,尸体上的液体已经把他的裤子弄湿了,再加上他的尿液,两者融为一体,简直浓烈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另一边,管德柱腹背受敌,好在出手凌厉,倒还能打个旗鼓相当,虎子赤手空拳,一向喜欢肉搏,这就吃了亏,一只鬼猫咬住了他的胳膊,正狠狠地往外撕。

    我看的惊心动魄,正要上去帮忙,那只鬼猫突然掉落在地面上,抽搐了起来,像是得了羊癫疯,这时,我才想起来虎子身上带有麒麟血,可辟邪,这些邪物是不能碰的。

    我定睛一看,那只浑身抽搐的鬼猫,竟然是它们的领头者,虎子踹了它一脚,直接把它踢飞老远,那只鬼猫落在远处,一瘸一拐的爬起来,嘶吼了两声,快速消失在了黑暗里。

    再回过头的时候,其余的鬼猫也不见了,只能看到不少死尸躺在冰冷的地面上,那股臭味像是无孔不入的风,不断的往鼻孔里钻。

    杨大宇的衣服已经脱的还剩下裤衩,整个人站在寒风扑朔的空间里,像是一条傻狗,杜伟韬把外套递给他,走到他身边的时候,也忍不住呕吐起来。

    杨大宇气愤的嘟囔:“我已经把所有衣服都脱了,哪还有这么臭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边吐边说:“你还是洗洗澡吧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说了声卧槽,披上衣服,把头扭向一边,不再搭理我们,我在一边忍不住笑起来,虽然披上外套,他这个样子也真够犀利的。

    我用手电筒照射着四处,那些鬼猫都已经消失不见了,周遭再次被安静吞噬,管德柱喘了口气,仰起头说:“总算安静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多亏了你们,要不然我们可真要死在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叹了口气:“这些鬼猫是不会善罢甘休的,下次再来的时候,恐怕要格外小心了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身后的黑暗空间,真希望以后永远也不要再来这里,这个地方太诡异了,这次得到他们相助才化险为夷,下次可就没那么幸运了。

    管德柱摆着手说:“行了,既然已经解决了,我现在就带你们出去,我们去把阿顺救出来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还有婷婷,她也被鬼王抓走了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蹙起眉头,疑惑的说:“怎么就连她也被抓走了,这不太对啊。”

    我诧异不解:“什么意思,为什么婷婷被抓了就不太对呢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扭过头,大有深意的问我:“你觉得鬼王像谁?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