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言情 > 诡村

第一百四十八章 食人树

    这个问题我还从来没有考虑过,不过管德柱既然这样问我,就肯定有一定用意,说不定这之中,有什么疑点。

    我想了半天,尽量回想见到鬼王的时候,这么妖艳的女鬼会像谁呢,想到婷婷,我猛地打了个激灵,不可置信道:“这不会吧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眯着眼问我:“怎么,想到谁了?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怎么觉得那个鬼王和婷婷有些相像呢?”

    管德柱笑呵呵的说:“这么久了,你才反应过来啊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从来没有往这方面想过啊,再说了那鬼王太妖艳了,一时也看不出来啊,最主要的是,这也太奇怪了吧,她为什么和婷婷有点像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敛去笑容,沉重的说:“因为鬼王所用的那具身体,正是婷婷的母亲。”

    我抽了口气,有点缓不过神来,这是什么情况,婷婷不是告诉我说,她的母亲被鬼王落在了一个阴冷异常的地方,只有我才能去吗?难道说她是骗我的?而且上一次婷婷见到鬼王的时候,也没有见她多激动,反而怒意暴涨。

    我忙问:“管叔,这是怎么回事,你一定要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阴冷的说:“鬼王夺取了她母亲的身体,然后把她母亲的鬼魂放在了一个地方,一直出不来,不过她母亲是自愿的,条件是,鬼王永远不能伤害婷婷。”

    怪不得管德柱如此诧异,这也就是说鬼王反悔了,违反了当初的承诺,我心头的气愤如滔滔江水喷涌而出,这种背信弃义之人,不对,应该是鬼,就应该打入十八层地狱。

    管德柱说:“你也别太激动,我们想要进入那片诡异的林子救人,需要从长计议,毕竟如果面对鬼王,就算是我也无济于事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能懂,今天金大诚和施老鬼两个人都不是她的对手,正面对决确实不理智,何况我们只是救人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眉头再次一皱,疑惑的问:“金大诚和施老鬼也来了?”

    我说:“对,他们为了我的眼睛而来,刚好碰到了鬼王,施老鬼被抓了起来,金大诚被雪茹害死了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眼神一跳,紧张的说:“雪茹也来了?”

    我轻点了下头,管德柱喜悦之情溢于言表,不时的搓着手,似乎很高兴,我一直对他们两个的关系很好奇,当时施老鬼假扮他的时候,提起雪茹,他非常平淡,由此看来,施老鬼并不知道管德柱和雪茹的关系。

    我好奇的问:“你和雪茹有什么关系吗?”

    管德柱抬起头,咳嗽了声,略有严肃的说:“这个事情你不需要知道。”

    我看他不愿意说,也没再问,毕竟这是人家的秘密,人活在世,谁能没点小秘密。

    管德柱敛去笑容,带我们走了出去,从小间里出来,管德柱又用纸符把门封上,这才放心的拍了拍手。

    杨大宇在卧室里找了半天,总算摸出了一条裤子,忙不迭的给自己穿上,已经深秋了,外面的树叶泛黄,从窗户外看去,一股沧桑感颖然而生。

    凉风透过破旧的窗户钻进来,杨大宇哆嗦了半天,总算把衣服勒紧了,只是他身上难闻的异味越发浓重,大家都是敬而远之,不过管德柱像是没有事的人一样,和杨大宇靠的很近,丝毫不受影响。

    我暗自猜想管德柱是不是没有嗅觉,杨大宇扭过头,嚷嚷着说:“你看管叔都没事,你们一个个都在骗我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对着他的后脑勺来了一巴掌,喉结动了动,说:“我不是没事,我只是忍耐力比较强,我以前经历的环境,比这还要糟糕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无力的低下头,心火旺盛的他瞬间像焉了的茄子,再也不叫换了。

    管德柱眯着眼说:“不过你这还是有办法除去异味的。”

    杨大宇快速抬起头,眼神里充满喜悦的光彩,忙问:“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管德柱从兜里掏出一个陶瓷瓶子,这瓶子虽小做工却很精细,上面印着一朵美丽的曼陀罗,瓶口被被一块红布塞住。

    我心头一惊,以前看电视,这种瓶子一般装的都是鹤顶红、断肠散,砒霜之类的,不知道这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管德柱打开瓶口,一股香气弥漫了出来,他在杨大宇身上撒了点,粉末状的颜料粘在了杨大宇身上,管德柱收好瓶子,看到我们期待的眼神,幽幽说道:“这是我配置的香料,不但能除去异味,还能让人神清气爽。”

    自从给杨大宇撒上香料之后,他身上确实没有那股臭味了,整个房间里充盈了香气,整个人显得更有精神了,管德柱说的没错,这香料确实很有作用。

    杨大宇洋洋得意起来,不多会又变得奇臭无比,而那股臭味正是从杨大宇身上散发出来的,杨大宇脸色一沉,忙问:“管叔,你这香料是不是只能顶一会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老脸一红,心虚的说:“可能是我没有调制好,算啦,事已至此,我就把这瓶香料都送给你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管德柱把那个小瓶子递了过去,然后捏着鼻子离开了房间,我们再也忍受不了这股异味,也纷纷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穿过破旧的房屋,呼吸到新鲜的空气,整个人神清气爽,虎子感叹道:“还是大自然的空气好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目视远处,眼中多了一丝伤感之色,不知此刻又在想些什么,看着落叶纷飞,久违的苍凉感攥紧了我的心,想起那晚的噩梦,我开始惶恐不安,不知婷婷还好不好。

    等了片刻,杨大宇总算出来了,管德柱扬起手指,爽朗的说:“好了,我们现在出发吧。”

    我呼了口气,终于要走了,管德柱一马当先走在最前面,带着我们慢慢走进了那片阴森莫测的暗林里,本就是黄昏,落日的余光在大山深处很不显眼,进去了之后就更黑暗了。

    杨大宇摸着头始终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,我怕他丢了不时回头看一眼。身边的树木越来越密集,道路复杂,就像一个迷宫。

    我记得上次来的时候,这里还是比较空旷的,突然间变成了这个样子,不禁让人诧异不解。

    一个大胆的想法在我脑海中油然而生,我问:“管叔,这些树可以移动吗?”

    管德柱摸着胡子说:“说不准,我对这不是特别了解,不过看情况,倒是有可能的,我发现每次来,这里的路都不一样,树的排列方式也很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我惊恐的注视着周边,难道说这里的树都是鬼树?如果这样的话,那我们的一举一动岂不是都被人监视了?

    我回头看了眼,突然发现杨大宇不见了,身后是茂密的树林,原本的小路也悄然消失,我的心狂烈的跳动着,忙问:“大家有看到杨大宇吗?”

    杜伟韬回过头也是一惊,诧异的说:“刚才还在我们身边,后面的路怎么没了?”

    一股凉飕飕的冷风吹过来,我的背脊发凉,心里也凉了半截,这才转眼的功夫,一个人就没了,我之前还一直看着他,真是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树林里起了雾气,我喊了两声,一直没有人回复,盘根错节的大树连成了一道密不透风的墙,阻隔了身后。

    管德柱严肃的说:“我们可能暴露了。”

    杜伟韬说:“不管怎么样,还是先把杨大宇找到吧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略一沉思,掏出了随身携带的罗盘,他在四周转了一圈,最后停在了身后一棵树旁,那是一棵再普通不过的树,泛黄的树叶在风中摇曳着。

    管德柱掏出一张纸符贴在了那棵树上,那棵树剧烈的摇晃起来,树上面显现出了一张诡异的人脸,这张脸带着树皮扭动,感觉比杨大宇变老的时候都可怕。

    管德柱嘴中念念有词,故意把音量提高了不少,那棵树晃动的更厉害了,扭曲的鬼脸说话了:“别,别杀我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眯着眼说:“告诉我,我们身后的那个人在哪?”

    鬼树犹豫了下,张口结舌的说:“他,他刚才还在我后面,现在不知道,可能被困在哪个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管德柱厉声说:“那你还不快点把路让开。”

    那棵鬼树脸部抽搐了下,摇摇晃晃移动开,我看地面上的土层起起伏伏,却没有任何声响,怪不得它能谁不知鬼不觉的做好这一切。

    四周的树都移开了,一条阴暗的小道呈现在视线里,我们全都走了进去,进去了之后我才发现再往前就没路了,四周的树快速把我们包围,我们相当于进了一个密不透风的圈子。

    身后那棵鬼树阴谋得逞,嘿嘿笑了起来,脸部抖动着,一张一合的嘴巴里竟然还有牙齿,我心头一寒,这东西是不是还能吃人?

    毕竟食人树的传说近些年还是层出不穷的,柬埔寨蛇树,印度尼西亚爪哇岛上的奠柏树,亚马逊原始森林的食人花等,听说这些都能吃人,虽然目前世界范围内没有人亲眼目睹到,但是其吃人的消息还是不胫而走,越传越烈。

    虽然这鬼树是人的灵魂融进去才成的,可是看到那白森森的牙齿,我还是有些惶恐不安,在这种地方,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。
Back to Top